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七十六章 捉姦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42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第二天,左相收拾好一切,準備帶家人去宮中朝拜。

宮中的規則是帶上所有家人,而大夫人還在禁足,左相也打算去大夫人的院子裡親自告訴她,解了她的禁足。

正準備走時,左相府卻突然發出了一聲尖叫。

這聲尖叫來自大夫人的院子。

尖細的聲音幾乎穿透了整個左相府。

聽到這聲尖叫後,眾人都趕去了大夫人的院子,卻被大夫人的丫鬟攔住了。

“老爺,夫人……夫人正在休息,老爺不能進去。”

左相不悅得看了那個丫鬟一眼,看她嚇得瑟瑟發抖的樣子,說話也不利索,明顯裡面有問題。

他倒是想看看,大夫人又在玩什麼花樣。

左相給兩個小廝使了個眼色,那兩個小廝便把那攔路的丫鬟押了下去,同時還堵住了她的嘴。

當左相打開門時,看到的卻是衣衫不整的大夫人和一個同樣衣衫不整的相府護衛。

地上還躺了一個滿身是血的丫鬟。

跟著左相進房間的下人們看到這一幕,忙退了出去,生怕知道了什麼主家的秘聞,引來殺身之禍。

大夫人看到左相時,也愣住了,她不可置信的看著左相,嘴裡嘟囔著,“怎麼可能了?”

她明明在外面派了護衛守著,怎麼今天接二連三的有人闖入,都沒有人稟告了?

“賤婦!”左相怒駡道。

大夫人一直任性膽大,但左相從來都沒想過,大夫人竟然膽大到這一步!

正當左相要轉身走時,大夫人突然反應了過來,連忙撲到了地上,抱住了左相的大腿。

聲音顫抖道:“老爺,老爺,你聽我解釋,你聽我解釋我,我……”

還不等大夫人說完,床上的那個護衛便打斷了大夫人,也學著大夫人的模樣,抱住了左相的另一條腿,那哭訴的聲音,比大夫人還要悲戚幾分。

“老爺,是大夫人,是大夫人逼我的,我也是被迫的啊。”

大夫人看著那個護衛,眼神中充滿了震驚。

前一刻她還依偎在他的懷裡,聽著他的濃情蜜意,聽著他傾訴他對她的愛慕之情,但現在,這個男人竟毫不猶豫的把她推進了深淵。

左相厭惡的看了兩人一眼,一把推開了他們。

大夫人怔怔的坐在地上,卻忽然大笑了起來,這就是她這一輩子愛上的兩個男人,第一個,她不惜不顧家人的反對,不顧名利,也要嫁他為妾,幫他做了一切壞事後,扶為正妻,換來的卻是冷漠和囚禁。

第二個,她不顧家庭女兒,不顧身份地位,也要和他共結良緣,換來的卻是毫不猶豫的出賣和背叛。

忽然間,大夫人眼神一冷,笑聲戛然而止。

“老爺,你不能碰我,我的父親是定疆侯,你可別忘了,你是怎麼到今天這個位置的,也別忘了!”

她指了指地上跪著的男人,“現在,我只要他死!”

左相眼神中多了一絲淩厲,他這輩子最討厭的事情,就是被別人說自己是靠自己老婆的母家爬上這個地位的。

但大夫人完全還沒意識到左相的心裡變化,還繼續道:“我是和這個男人有染,我要和你和離,我要回定疆侯府。”

“和離,你和這個男人有染的事情一眼就看出來了,還需要你解釋嗎?和離?你做了這樣的事情,你還想和離?你覺得可能嗎?”

這時,大夫人的心中升起了一絲不詳的預感,當初,沐雅是怎麼被他逼死的,她仿佛還歷歷在目。

“你想幹嘛?我的女兒和侄兒還都在府中,如果我有什麼不測,定疆侯府是不會放過你的。”

“哦,是嗎?”

左相笑了笑,便大步走出了大夫人的房間。

還不等大夫人和那護衛有什麼反應,左相便命令道:“來人,鎖門!”

大夫人急忙向門口沖去,卻終究是晚了一步,門已經被緊緊的鎖上了。

這時,大夫人的心中終於有了一絲急迫感,她不停的用手拍打著門,卻沒有人搭理她。

“來人啊,開門啊?你們不能這樣對我,我是府中的主母,定疆侯府的小姐。”

大夫人以往本就人緣不好,這一刻落難,也是被不少的下人落井下石。

那護衛還愣愣的坐在原地,他對大夫人下手,不過是想看看大戶人家的女人有何不同,又看見大夫人被關禁閉,正是心情低落之時。

便出聲安慰,這般一來二去,兩人有了感情,乾柴烈火,自然也很難控制。

只是大夫人一向謹慎,每次做事之前都會派人守著,有什麼不對,那護衛就會及時從視窗撤退,不料,今日卻跑來這麼多人,大夫人和那護衛都覺得,那守門的人,必然是跑到哪躲懶去了。

大夫人看了看地上的屍體,又看了看那個沾了很多血的花瓶碎片,心中暗暗想著,反正有人死了,那就不妨再多死一個吧。

這般想著,她撿起一塊碎片,看了看那護衛,便慢慢向那護衛靠近了。

那護衛像是察覺

到什麼一般,忙站起身來,看著大夫人。

“蓮兒,我……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只是……只是我們倆中,必須要有一個活下去,我不那樣說的話,我們兩個都會死的。”

大夫人嘲諷的看著他,其實,她本來想告訴左相,讓他放他們兩個走,他們是真的兩情相悅。

但她還沒來得及說出來,那護衛便把大夫人推上了風口浪尖。

這一刻,大夫人的心中,除了滿滿的恨意,便是無盡的絕望。

“只有一個能活著?那為什麼不是我?你不是說你喜歡我,願意為我付出一切嗎?現在你這幅模樣,是害怕了嗎?”

這時,就見窗戶紙被竹筒捅破了一個洞,一縷青煙從竹筒裡冒了出來。

很快,大夫人和那護衛身上,便充滿了躁意。

這是左相在關上門後吩咐的,去紅牌樓找最烈的藥,用最多的劑量,放進放進房間裡面。

看來左相,是想讓兩人死於床榻之間。

下人們在聽到這個任務,並執行這個任務時,更是嚇得冷汗淋漓,不管怎麼,這個事情如果被傳出去了,傳到定疆侯府的耳中,那就是殃及全家的事情。

所以每一個知道真相的人,都由八卦變的小心翼翼起來。

同樣感覺到不對的還有大夫人和那護衛。

就在兩人的理智兵臨一線時,大夫人拿起了手中的碎片,劃破了自己的手腕,才瞬間理智了幾分。

那護衛見大夫人因此失了注意力,便一把沖向大夫人,奪過她手中的碎片,把大夫人手中的碎片扔的遠遠的。

大夫人想伸手再去撿,卻被那護衛粗魯的扔在了床上,撕開了她本就不完整的衣裳,露出了胸前的斑斑紅痕。

此刻,大夫人也再也無力抗拒那一縷青煙的藥性,慢慢的失去了理智,只是手腕的疼痛告訴著自己,現在自己很危險!

那縷青煙還不斷的流進房間,那護衛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在大夫人的身上再也不肯下來。

大夫人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就在這時,門卻突然被人撞了開。

“母親!”

“姨娘!”

安雨蝶和葉軒齊齊喊道。

安雨蝶看到這一幕後,忙轉身捂著臉跑到外面嘔吐,而葉軒則冷靜的找人將騎在大夫人身上的護衛拉開了。

葉軒在之前被就是風流的人,經常出入煙花之地,對房間的味道再熟悉不過。

他命人將門窗都打開後,看了安雨蝶一眼,也回自己的院子裡了,他想他在這種情況,還能做到這種地步,已經仁至義盡了。

在他有了變化後,以前的很多事,他都不願再計較了,他希望,有一天自己的姨娘和表妹也能放下一些東西,讓自己變得沉靜一點,只要安靜下來,才能悟的很多人生道理。

再葉軒走後,安雨蝶幫大夫人處理了她房間的那一具屍體,又幫大夫人穿好了衣服,正想也離開去請大夫時,卻看到了床單上那一灘異物。

安雨蝶皺了皺眉,從小到大,大夫人在她心中都是極其聰明理智的,她不知道她的母親這一次為什麼要做這麼愚蠢的事情。

安雨蝶還是一個未出嫁的黃花大閨女,對床榻上的那些東西,她實在下不了手,於是便叫了府中的嬤嬤來處理。

這不處理還好,一處理了,被左相封鎖的消息,又在左相府中滿天飛了。

當默將這件事情稟告給安寒煙後,安寒煙竟沒忍住,一口噴出了口中的茶,哈哈大笑起來。

“大夫人一向自視清高,卻沒想到看上了一個護衛,還失身於他,真是造化弄人啊。”

安寒煙感歎道,清兒聽到自己小姐這樣的感歎,連忙補充道:“不僅如此,那護衛再被老爺發現時,還第一時間把責任推開了大夫人了。”

安寒煙看了看清兒那講起八卦來那亮晶晶的大眼睛就想笑。

“小姐,你說,大夫人這是能活下來,還是不能活下來了?”

安寒煙手指一下又一下的瞧著桌面,認真分析道:“左相沒有第一時間把人搞定,被安雨蝶救了,那大夫人就死不了了,只是這日子,應該也不會再好過了。”

旁邊的默一聽,臉上瞬間帶了幾分喜意,“我們家公子也是這樣說的。”

安寒煙會心一笑,這麼重要的事,大夫人必給自己做好了準備的,現在這般被發現,默又是第一時間知道,那這事,就一定是韓夜秋搞的鬼。

“那護衛是你們的人?”安寒煙挑眉問道。

“不是!”

“嗯?”

見安寒煙疑惑,默便索性將所有事情都將了出來。

“是這樣的,上次,星矢前輩知道大夫人對王妃下了蟥毒後,便十分的氣氛,拉著公子去找夫人了,星矢大人除了給大夫人下了癢癢藥,我家公子還觀察出了大夫人不對勁,讓我暗中觀察。”

“我起初也疑惑,但後來,見這個護衛來過幾次後,便懂了,這次,公子只是請走了大夫人的護衛。”

安寒煙聽著,心中暗暗感歎,這個請的方式,也太特別了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