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共識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43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安雨蝶緩緩的從地上站起來,目光渙散,心中似乎正想著什麼。

“蝶兒……”

大夫人出聲喊道,安雨蝶忙舉起手,阻止了大夫人要說的話。

她的腦海中突然出現出現了上次在聚會上,沉魚公主說愛慕韓夜秋,誣陷安寒煙潑她的事情。

左相現在之所以這麼有底氣,對她們母女態度反差這麼大,對定疆侯府態度反差這麼大,不過是仗著安寒煙要嫁給韓夜秋了,而韓夜秋剛好又聲名大振,前段時間又獲得兵權。

她的臉也毀了,沒辦法再講太子府,左相府,定疆侯府三府捆綁,便索性放棄了她們母女和定疆侯府,也讓左相在站隊之間有所動搖,越發的對他們肆無忌憚。

想清楚後,安雨蝶握了握拳,轉頭看了看大夫人的肚子,心情複雜。

“母親……”

大夫人似乎知道安雨蝶心中的想法一般,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摸著自己的肚子,自嘲的笑了笑。

“蝶兒,連你都不相信我了嗎?”

問出這句話後,大夫人也後悔了,畢竟有些錯事,她是真的犯了。

大夫人朝安雨蝶揮了揮手,眼中充滿了倦意,“好了,蝶兒,你回去吧。”

“母親。”安雨蝶看了一眼大夫人的肚子,用手摸了摸,堅定道:“母親,我信你,接下來的事情我來處理,我會想辦法保護你們的。”

大夫人看著安雨蝶,眼圈濕潤,這是她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女兒終於長大了,如果她這次犯的錯,換來的是女兒的成長,或許也是值得的,或許吧……

大夫人握了握安雨蝶的手,叮囑道:“蝶兒,不管做什麼,都要注意安全。”

“恩。”

說罷,安雨蝶便轉身走出了大夫人的院子,去了使臣住的驛館。

安雨蝶去驛館時,一路上都極為的低調小心,她命人準備了一輛陌生的馬車,也找了陌生的馬夫。

當她到驛館時,悄悄命人給沉魚公主傳了話。

當沉魚公主聽說有人找她的時候,心中也十分的疑惑,聽到是安寒煙的妹妹找她,更是乾脆俐落的說不見。

安雨蝶又命人傳了第二次話,說她和沉魚公主的目的是一樣的,沉魚公主笑了笑,安雨蝶是安寒煙的妹妹,他們能有什麼共同語言啊?但她又十分好奇安雨蝶的目的,便讓人帶安雨蝶進去談話。

安雨蝶進去後,見沉魚公主對她一直都是視若無睹的模樣,狂妄傲氣,完全不是平時那天真活潑的樣子,這樣的反差,讓安雨蝶對沉魚公主忍不住多了一絲懼意。

安雨蝶轉了轉頭,把視線從沉魚公主的身上移了開。

其他的幾個使臣,都是十分的好動,關係也很好,平常不愛在驛館呆在,就喜歡幾個人約在一起玩耍,所以安雨蝶的這一行,並沒有人發現她。

“沉魚公主,此次我來找你,是因為我們有共同的目的!”

“哦?”沉魚拿著手上的琉璃杯,漫不經心的答道。

安雨蝶抬起頭,鼓起勇氣去看沉魚公主那恐怖的眼神,她知道,這一刻她必須要勇敢,必須要明確提出兩人是合作關係。

“我知道,沉魚公主喜歡夜王,而夜王和我姐姐安寒煙不僅有婚約,還被皇上下旨賜婚。”

沉魚不悅的看了一眼安雨蝶,覺得安雨蝶這是來炫耀的嗎?還是來她傷口上撒鹽的?

正當她陰狠的看著安雨蝶時,安雨蝶卻直視著她的眼睛,沒有絲毫的畏懼。

“沉魚公主,你覺得若是我的姐姐安寒煙失了真,還被人捉姦,你覺得夜王還會喜歡她嘛?”

此言一出,安雨蝶的目的就再明顯不過了。

沉魚公主眯了眯眼,覺得安雨蝶雖然不對她胃口,但卻比安寒煙要好多了。

“你是她的妹妹?卻要幫我?”

“我是她的妹妹不假,但卻是同父異母,我們府中情況又特殊,想必沉魚公主也是知道的,我和她都算嫡女,一山不容二虎,我又怎麼能讓她順利嫁進夜府,抬高她的身份了?”

沉魚公主轉了轉自己手中的琉璃杯,重複這安雨蝶的話。

“一山不同二虎,這倒是說得好啊。”

沉魚公主腦海中突然浮現了那日在聚香樓,韓夜秋對安寒煙寵溺的笑的場景,又想起了她第一次和安寒煙見面,安寒煙便給了她難堪,和她一樣穿了紅色的衣服。

沉魚突然起身,狠狠的把手中價值千金的琉璃杯摔在了地上,沉魚公主的反應極為突然,安雨蝶嚇的渾身一震,險些叫出聲來,但還好,在聲音將要出嗓時,她及時忍住了。

一群奴婢更是都嚇得跪倒了地上,沉魚隨意的撇了撇給她倒酒的婢女,聲音平淡隨意的喊道:“來人,這個婢女打碎了我的琉璃杯,給我拖出去杖斃。”

“是。”

沉魚的聲音一出口,便立即有護衛回應。

那婢女見此,嚇得腿一軟,就癱坐在地上,地上的酒水撒了一地,那婢女慌忙的挪到了沉魚公主的身邊,拉著沉魚的衣角,求饒道:“公主,我沒有,我沒有,公主,求你了,放了奴婢吧。”

沉魚捏住了那婢女的下巴,看著她的眼睛,撫摸著她的柳眉,似笑非笑道:“你不要怪本公主,要怪就要怪那安寒煙,誰讓你的眉眼這麼像她了?”

說話間,已有護衛來抓人,兩個護衛扣住了那婢女的雙手,她卻還在掙扎著,嘴裡還大喊著:“公主,求你繞了我吧,求你了公主。”

安雨蝶坐在一旁,手指都絞在了一起,覺得自己真的是在與虎謀皮。

這時,沉魚公主的視線落到了安雨蝶的身上,安雨蝶努力的裝作鎮定的樣子,雙手卻早已在桌下絞成了一團麻花。

突然,沉魚公主欺身上前,一把掀開了安雨蝶頭上的面紗。

安雨蝶被嚇得緊緊的閉上了眼睛,身體忍不住微微顫抖。

沉魚在看到安雨蝶滿臉的傷疤後,臉色才稍微緩和了一些。

見安雨蝶緊緊的咬著嘴巴,才又把紗帽還給了安雨蝶。

“對不起,我只是想看看,你和你姐姐有幾分相似而已。”

很明顯,沉魚對安寒煙是恨之入骨,安雨蝶從小就嫉妒安寒煙的清雅高貴,但這是第一次,安雨蝶感到慶倖,她和安寒煙一點都不像。

安雨蝶把紗帽重新戴了回去,紗帽遮住了她受傷的臉,同時也遮住了她恐懼的眼神。

這時,沉魚公主才有了和安雨蝶談下去的興趣。

沉魚公主喝了一口水,不緊不慢道:“安姑娘,談談你的計畫吧。”

安雨蝶深深的吸了口氣,整了整心神,才一一道來。

“據我所知,太子也十分的喜歡安寒煙,曾在安寒煙和韓夜秋有婚約的情況下,向韓夜秋提出了公平競爭,只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便慢慢的沒了消息。”

“我是這個世界上最瞭解太子的人,從他的眼神,我可以確定,太子是還喜歡安寒煙的。”

沉魚公主認真的聽著安雨蝶的話,認真的思索著,“說下去。”

“我平時雖和安寒煙的關係不怎麼好,但畢竟我們是姐妹,我主動和她交合,她哪怕是為了在外的名聲,也會和我交好,再取得她的信任後,我會給她下迷魂藥。”

“至於太子那邊的配合,這就要看公主你的了,能為夜王殿下付出多少,這就要看沉魚公主你的誠意了。”

安雨蝶半低著頭,不得不說,這個方法,她的靈感來源還是她的母親和她的父親。

沉魚公主一直在思考著安雨蝶說的話的可行性,如果成功了固然是好,可是如果失敗了……

沉魚看了一眼安雨蝶,緩緩勾起了嘴角,失敗了也有替罪羔羊。

“不管成與不成,這終究是一個方法,那就試試吧。”

見沉魚公主答應,安雨蝶才終於松了口氣,想了想,安雨蝶說道:“對了,公主,有件事情,我想還是有必要提醒一下公主。”

“什麼事?”

“安寒煙的身邊,有夜王殿下的隱衛保護,還有她身邊的一個丫頭,以前是我母親的人,後來背叛了我的母親,也會武。”

聽到韓夜秋派隱衛保護安寒煙,沉魚的臉色又難看了幾分。

“這些人,到時候我會想辦法調開的。”

“那就謝謝公主了。”

“什麼時候能進行計畫?”

“我這邊隨時都可以,就要看公主那邊的進度了。”

沉魚在桌面上敲了兩下,就見兩人黑衣人從暗處走了出來。

“這兩人就專門賜給你,你有什麼消息或要做的事,都可以叫他們去解決。”

安雨蝶一聽,臉上充滿了喜意,忙向沉魚道謝謝恩。

這樣一來,什麼事情都無需她出面了。

最重要的是,看的出來這兩人武功不凡,她母親和她母親肚子裡的孩子的安全,她暫時不用擔心了。

安雨蝶和沉魚達成共識後,安雨蝶便開心的回到左相府,當然,同時跟在她暗處的還有沉魚給的那兩個隱衛。

一回府,安雨蝶便派了一個隱衛去保護大夫人,自己則只留了一個。

將一切都準備好後,安雨蝶又親手做了核桃酥,去了安寒煙的院子。

豈料她一走到門口,便被清兒攔下了。

“二小姐,對不起,我家小姐還在午休了,不見客。”

清兒眼睛也不眨的說著謊,安寒煙哪有午睡的習慣啊,她現在正坐在院子的搖籃上看著書,喝著茶了。

謹青耳朵好,聽著外面的對話,樂的捂嘴偷笑。

安雨蝶不悅的看了清兒一眼,早知道這個丫頭這麼麻煩,當初打她的時候就該用力一點,把她打死了,省得她現在在自己面前狗仗人勢。

雖是這般想著,但安雨蝶面上的表情卻是控制的極好的,一直都是一副親切又討喜的模樣。

但清兒看著這樣的安雨蝶,心中只有一句話,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清兒妹妹,我是真的有事找姐姐,麻煩妹妹通報一聲。”

安雨蝶知道安寒煙平常待清兒就像是親姐弟一般,所以就算心中惱怒,卻也不能對清兒發火。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