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七十九章 示好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50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豈料,安雨蝶都這般低聲下氣了,清兒還是一臉堅決的把安雨蝶擋在門外。

當初,安雨蝶是怎麼欺負清兒和安寒煙的,清兒可是歷歷在目!

安雨蝶見軟的沒用,便給了後面的丫鬟一個眼色,後面的丫鬟忙把清兒圍了起來。

安雨蝶見勢就要推門而入。

清兒忙大叫道:“你們幹嘛啊?不許進去,不許……”

謹青聽到外面亂哄哄的一團,怕清兒不懂武功,被人欺負,忙想出去幫忙,安寒煙笑了笑,阻止了謹青。

“就讓她進來吧,我倒是想看看我這個妹妹每天這麼忙,怎麼突然有空來找我。”

安雨蝶的臉受了傷,母親又出了這樣的事,左相對他們的態度也是截然大變,安寒煙就想不通了,為什麼都這種情況了,這個妹妹還有精力來她這鬧騰。

還沒等她想通,安雨蝶便拿著她做好的核桃酥匆匆忙忙的走了進來,安寒煙看都沒看她一眼,仍然專注於自己手中的書。

又想著剛剛清兒還那麼大聲的說著安寒煙在睡覺,現在卻還不避諱的在院子裡看書,裝都不願意裝一下,看來是真的完全不拿她當一回事!

安雨蝶在石桌上放下了自己的餐盒,從盒中取出了自己做的核桃酥,殷勤的端到了安寒煙的面前,裝出了一副好妹妹的模樣。

“姐姐,這是我親手做的核桃酥,姐姐,你品嘗一下味道如何。”

一旁跟著沖進來的清兒,站在旁邊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這個二小姐怎麼變性了?

安寒煙挑了挑眉,卻是不打算去接那塊核桃酥,謹青見安寒煙如此,心中暗暗思考著,是不是這個核桃酥不對。

安雨蝶的手僵在半空,有些尷尬,安寒煙不接,她也不能收回來,這時,卻見安寒煙終於開了口。

“怎麼?今天不叫我安寒煙,改叫姐姐了?你今天又想玩什麼把戲啊?”

安雨蝶整了整心神,才慢慢說道:“姐姐,以前的事情,是妹妹不對,妹妹今天,是特地來給姐姐道歉的。”

說著,她走到了石桌旁,端起了一整盤的核桃酥,又走回安寒煙的面前。

“這盤核桃酥是妹妹我親手做的,希望姐姐你能大人有大量,就原諒妹妹以前的不懂事。”

安寒煙還沒說話,一旁的清兒卻握緊了雙拳。

難道以前安雨蝶犯的錯,安雨蝶坐一旁核桃酥,道個歉就能彌補了麼?她家小姐無數次死裡逃生,而她的母親和姐姐都死在了安雨蝶的鞭子下面,這些事情難道就是一盤核桃酥能彌補的嗎?

謹青察覺到清兒的情緒不對,連忙走到了清兒的旁邊,輕輕的握住了清兒的手。

清兒對謹青笑了笑,以示自己沒事。

“安雨蝶,你回去吧。”安寒煙強硬的開口,“以前的事,我可以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不再與你計較,從此以後,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不管你這次的目的是什麼,你走吧,趁你還沒動手,這次我就饒了你。”

此話一出,安雨蝶愣了一秒,隨即馬上裝出委屈可憐的模樣。

“姐姐,你是不是覺得這盤核桃酥有毒啊?我是真心想來和姐姐和好,姐姐不信的話我吃給你看。”

說罷,安雨蝶拿起一塊核桃酥便開吃,但安寒煙卻從未再看她一眼。

見此,安雨蝶也是滿臉的失望,就好像真的是一個渴望得到姐姐疼愛的妹妹。

安雨蝶把核桃酥放在了桌上,便帶著人往外走,走到一半時安雨蝶突然回頭道:“姐姐,我是真心想和你交好的,這段時間,府中發生了很多事情,很多情緒也是我以第一感覺到,尤其是母親出事的時候。”

安雨蝶還不避諱的說了出來,她就不信,這麼大的事,安寒煙會不知道。

“姐姐,我感到十分的無助,到現在,我才知道,親情是多麼的難能可貴,尤其是姐姐,我們兩從小一起長大,我不希望因為我們小時候的不懂事,毀了我們姐妹一生的感情。”

安雨蝶這話半真半假,竟說的府中其他伺候的下人都

有幾分動容。

他們以前對這個二小姐的印象就是任性跋扈。

但看到這一幕,又反而覺得安寒煙鐵石心腸了。

大家看到的就是二小姐毀容,她表哥受傷,母親被關禁閉,現在二小姐只是想來找自己的姐姐依靠一下,大小姐卻一直無動於衷。

這樣想著,下人們悄悄對視了一眼,紛紛搖了搖頭,都覺得安寒煙過分的冷血無情了,再怎麼,也是從小和自己一起長大的妹妹,現在要交給夜王了,一下就不把府中的人放在眼裡了。

謹青看了一眼眾人的反應,察覺到了不對,連忙走上前對安雨蝶說道:“二小姐,你先回去吧,我家小姐累了。”

安雨蝶見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也準備走了。

走前,她眼角含淚的看了一眼安寒煙,說道:“姐姐,蝶兒先走了,我明日再來看你。”

安雨蝶低著頭,走出了安寒煙的院子,那通紅的眼睛像兔子一般,顯得委屈極了,但眾人沒看見的是安雨蝶低下頭時,那嘴角的微笑。

就在安雨蝶走遠了後,白音從暗處出來,到了安寒煙的面前。

白音是隱衛,主人不召喚,一般是不會出現的,現在他主動出來,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而安雨蝶又剛剛從這裡離開,那麼事情就一定與安雨蝶有關。

“小姐。”

“怎麼了?”

“有隱衛跟著安雨蝶。”

安寒煙將手中的書一關,認真深思起來,左相府的人是沒有資格配隱衛的,除非是私自培養,而安雨蝶以前都沒有,怎麼會突然出現了?

難道是大夫人出了事,定疆侯府派來保護的人?

想到此,安寒煙又搖了搖頭,否定了自己的猜想。

“有幾個?”

“只察覺到一個的資訊。”

“武功了?”

“從身形看應該很高。”白音頓了頓,繼續說道:“不壓於我。”

“去查一查,看能不能查到什麼。”

“是。”

白音走後,安寒煙又打開了手中的書,但卻是怎麼也看不下去了,總覺得有什麼地方好像被她忽略了,但她就是想不起來,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

安雨蝶突然向她示好,身邊還有隱衛,定疆侯府難道會有大動作?

安寒煙仔細想了想,葉軒和大夫人接連出事,定疆侯府有所作為也是正常的。

想到此,安寒煙才放心了一些,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還沒有什麼事情,能難倒她安寒煙的。

尤其是在和星矢學了陣法以後……

安寒煙極為的有天賦,再加上前世的時候,不是是毒的方面還是武功的方面,安寒煙的底子都十分的穩。

所以對於星矢教的東西,安寒煙不僅學的快,同時還能舉一反三,常常還會讓星矢有一些小發現,觸發一些星矢的新想法。

就在這樣星矢白日與安寒煙思緒的碰觸中,晚上與白千的研究中。

終於又把安寒煙的解毒機會提到了七成。

每晚,星矢都會和白千兩人吵到半夜,常常都只是因為一個小細節或者是一味藥。

韓夜秋也經常加入他們的討論中,直接的影響便是從來都不懂藥材方面的韓夜秋,突然向白千學起了醫。

白千對於這個便宜徒弟,也是十分的滿意,本來他就和星矢一直鬥的厲害。

星矢已經找到了接班人,而他後繼無人,嘴上雖沒說出來,但心裡確實是不太舒服。

現在有一個韓夜秋這麼優秀的人,主動和他學了起來,他高興都來不及。

韓夜秋極為在乎安寒煙身上的毒,很多事情都是自己親力親為,他的付出,不管是星矢白千,還是蕭林林香,他們都看在眼裡,所以在為安寒煙解毒這件事情上,每個人都是不留餘地的在想辦法付出。

尤其是蕭林,機會利用了自己所有的江湖人脈,為安寒煙尋求護心丸,以求在解毒過程中,給安寒煙一個保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