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八十二章 搭脈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34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林香很想告訴安寒煙真相,但是他知道,現在還不能,現在還不是時候。

林香趁安寒煙放鬆下來的時候,點了安寒煙的睡穴,在安寒煙睡下後,韓夜秋好,白千和星矢也問詢而來。

白千看著安寒煙,心中隱隱不安,他快速的走到安寒煙的面前,為安寒煙搭脈,臉色一片陰沉。

星矢本就是個爆脾氣,見白千沉默,一直不說話,狠狠的瞪了白千一眼後,親自去搭了安寒煙的脈,搭完脈後,他也沉默了。

韓夜秋看著兩人的樣子,自然是知道情況不樂觀,連忙問道:“情況怎麼樣了?”

白千推了推星矢,示意他來說,但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白千都不願做,星矢又怎麼願意了?

星矢學著白千推他的模樣,又推了推白千,白千又推了推星矢。

如此下去,韓夜秋終於忍不住了,不怒自威,聲音低沉而冷冽:“到底怎麼樣了。”

韓夜秋一開口,白千好星矢兩人終於安靜了下來。

白千是隱寒門的人,被韓夜秋這個門主鎮住也正常,但星矢……

反應過來後,星矢十分的不悅,覺得自己竟被一個晚輩的威嚴震懾住了……

所以,稟報情況的事情,自然就落到了白千的身上。

“公子,情況不太好,那毒必須在兩日內解開,琉璃竟然壓制了封鎖王妃記憶的藥,這是我們從未考慮到過的情況,這毒難解,但沒有時間了,只能硬著頭皮試試了……”

白千說到最後,白千的聲音不自覺的小了,他醫術了得,被世人稱為神醫,他還是第一次說出試試這種話。

白千說完後,整個房間的人都陷入了沉默。

韓夜秋起身,將安寒煙抱了起來,送回了左相府,一路上,安寒煙都睡的很沉,韓夜秋緊緊的將她抱在懷裡,仿佛下一刻就會失去她一樣。

韓夜秋一下一下的撫摸著安寒煙的長髮,心中若有所思。

韓夜秋把安寒煙送回悅雅苑後,默便出來稟報道皇上召太子,幾位王爺,和幾國使臣進宮。

這時候召他們進宮,韓夜秋自然是知道原因的,上次本想在宴席上當眾決定娶沉魚公主的人選,但沉魚卻裝暈逃避了過去。

幾國使臣本來因年後就返程回國的,但就是因為這一件事情,遲遲沒有落定,所以也耽擱了他們回國的時機。

看來這次,皇上是不打算繼續給沉魚公主逃避的機會了。

沉魚那邊聽到這個消息後,也是十分的心急,這次皇上召見,她自然是沒有辦法拒絕了。

沉魚在房間急的來回踱步,最後,她喚了一個隱衛進了房間。

“你去找東韓太子,問他上次的事考慮的怎麼樣了。”

“是。”

一旁的丫鬟忍不住問道:“小姐,為什麼一定要是太子殿下?直接將那安寒煙打暈,隨便扔到一個男人的床上不就行了。”

這個丫鬟是從小跟在沉魚身邊的,對她很忠心,沉魚也格外的信任她,見她疑惑,沉魚難得的一一為她解答了。

“東韓現在有三個兒子的年齡適中,太子,夜王,還有淩王,剛好三個人的正妃之位都還空懸著,上次宮中宴會,我本來想借此機會向皇上表明我的態度,但皇上……”

沉魚公主握了握拳,繼續說道:“皇上卻委婉拒絕了我,還好在他沒有說完時,我及時暈了過去,不然,皇上一定就把我賜給太子或淩王了。”

“太子都還好,畢竟他喜歡安寒煙,我還能跟他合作,只要能達成共識,一切都好辦,但淩王既沒有太子朝中的勢力,又沒有韓夜秋軍中的勢力,徒有野心,比起太子和韓夜秋,更在乎我的利用價值的是淩王。”

說到這裡,那丫頭瞬間就懂了,皇上如果給沉魚和太子賜婚,兩人沒有感情,只要有機會,兩人就會想辦法拆散安寒煙和韓夜秋,但如果是淩王,那一切都另當別論了。

這時,那個去傳話的隱衛也回來了。

“公主,太子說願意與你合作,請你儘快計畫。”

此言一出,沉魚瞬間勾起了嘴角,看來,計畫得提前了啊。

“再去通知太子,想辦法將今天皇上的召見拖後,我們明天就進行計畫。”

“是。”

“慢!”正當那人要走時,沉魚卻又喊住了她,沉聲吩咐道:“切勿忘記提醒太子,萬事要謹慎小心,千萬不要暴露了。”

沉魚吩咐完後,那隱衛才退了出去。

從隱衛退出去的那一刻開始,沉魚就開始惴惴不安的坐在房間裡等待消息。

只要今天的召見取消,明天的計畫就能順利實施……

太子的動作極快,半個時辰後,就聽宮中傳來消息,說皇后突然病倒,帝后情深,皇上過去探望皇后,召見取消。

這個消息傳出時,其他的人也沒有懷疑,畢竟雖然是年後了,但是天氣依然寒冷,這個時間段生病也實屬正常。

只有沉魚感覺如蒙大赦般松了一口氣。

但沉魚卻並沒有悠閒下來,反而派人去約見了安雨蝶。

在消息傳到安雨蝶那時,安雨蝶也十分的不悅,當初說好,如若不是特殊情況,不要相見,怎麼現在才過幾天就又開始約她相見了。

安雨蝶本想拒絕,豈料那隱衛見她遲遲不答,沉魚又吩咐的儘快,便一掌將安雨蝶打暈了過去,直接帶走了。

安雨蝶醒來時,人已到了沉魚住的驛館,她正想發作,沉魚卻搶在她前面率先開了口。

“我們的計畫要提前,明天就開始!”

安雨蝶一聽,完全忘記了剛剛所受的待遇,激動的站了起來。

“你瘋了?現在還不行,我們還沒有經過詳細的計畫,我也還沒有取得安寒煙的信任,現在這樣,根本就騙不出來她。”

沉魚沉思了一會兒,緩緩的說道:“那就硬闖左相府,將她劫出來。”

安雨蝶一邊想著事情的可能性,一邊嘴裡呢喃著:“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沉魚看了一眼安雨蝶,對她越發的不喜,這般成不了大事,難怪會被安寒煙壓成那樣子。

“你冷靜下來,太子已經答應了加入我們,所以你放心,計畫會成功的。”

安雨蝶的嘴角勉強扯出了一抹難看的笑容。

太子答應了,她都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太子已經喜歡安寒煙,喜歡到為安寒煙這樣冒險的地步了嗎?這樣一來,也就意味著她徹底失去太子了。

沉魚沒有看出安雨蝶的異常,依然琢磨著自己的計畫。

“我問你,你可能調遣府中的護衛?”

安雨蝶點了點頭,雖然她在府中已經是一個不受寵的小姐,但是護衛,還是能調動的。

“安寒煙身邊除了她那個丫頭,還有幾個隱衛?”沉魚繼續問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

沉魚的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她只覺得安雨蝶除了能提出這個計畫外,其他真是一無是處,枉她還在安雨蝶提出這個計畫時,高看了安雨蝶幾分。

沉魚來東韓時,她的母后不放心,曾給她派了多名隱衛,看來這次,還真是能派上用處了。

正在沉魚公主深思時,安雨蝶突然又開了口:“還有就是安寒煙,她本人的武功也是十分厲害的。她的身邊應該還有識毒的人。”

沉魚公主蹙眉問道:“識毒的人?”

“恩,當初,我表哥給安寒煙下過那種藥,無色無味,但一直沒有傳出過安寒煙中毒的消息,當初母親給安寒煙下了蟥毒,她死了,卻又活了過來,當時我也一直很不解,這些事,也是我後來才想通的。”

“看來安寒煙身邊的人,不簡單啊……”

安雨蝶將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後,便自己離開了。

離開時,沉魚公主叫她調開府中的護衛,午時就動手……

沉魚的計畫聽起來雖很完美,但安雨蝶回到左相府後,心中一直感到惶恐,這種機會只有一次,這一次,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安雨蝶回府後並沒有閑著,雖然天色也不早了,但安雨蝶也沒有放棄過她們之前的計畫,取得安寒煙的信任。

如果今天晚上安寒煙對她的態度有所變化的話,那便不用鋌而走險,強行從府中把人擄走了。

想通後,安雨蝶又帶上了自己做的糕點,去了安寒煙的院子。

然而這一次,是註定要讓她失望了。

因為白日安寒煙的失常,好不容易恢復了平靜,謹青不會讓任何人進去打擾她。

所以今天,在外面守著的是謹青,不是清兒。

如果是瘦弱的清兒,安雨蝶想硬闖,也闖的進去,可是謹青……安雨蝶就不敢亂動。

謹青會武,平時更是除了安寒煙以外誰都不放在眼裡,安寒煙又極為護短,誰都拿謹青沒辦法。

安雨蝶不悅的看了一眼背叛她母親的謹青。

“謹青,以前,你跟著我母親的時候,你可不是這般的目中無人,現在這是怎麼了?怎麼這般沒有規矩?”

謹青聽到安雨蝶的諷刺,心中並無感覺,安寒煙對她就如同親人一般,她從未後悔過自己的決定,跟著安寒煙,是值得的。

“二小姐的意思是我們家小姐不會教導下人嗎?”

“你……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安雨蝶本就是來討好安寒煙的,又怎麼會承認自己是這意思了?

謹青心中本就擔心安寒煙的狀況,現在,她已經習慣一直跟在安寒煙的身邊,她想進去看看安寒煙的情況,實在不想跟安雨蝶周旋了,於是,便直接下了逐客令。

“二小姐,我們家小姐已經休息了,二小姐你回去吧。”

“姐姐已經休息了?這才什麼時辰啊?你騙誰了?”

“小姐真的休息了,二小姐請回。”

安雨蝶見謹青一副油鹽不進的模樣,氣得牙癢癢,但又不能拿她怎樣,便轉身走了,看來,只能按沉魚說的辦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