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八十三章 刺殺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81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第二天一早,清兒便去了奇宇軒查帳,走的時候,她總覺得府中有點奇怪,感覺跟平時不太一樣,但具體哪不一樣,她也說不出來,便沒有在意,直接走了。

同樣感到府中有點奇怪的還有白音,但白音卻不似清兒那般神經大條,在白音意識到奇怪的時候,便轉身提醒身後的白靈,白亦,白羽他們要小心。

一個上午,左相府仍然風平浪靜,安寒煙清閒的在院子裡研究象棋。

就在白音覺得自己是不是太多疑了的時候,屋簷上卻出現了兩個手持長劍的黑衣人影。

白音幾人見此,紛紛上前,與那黑衣人糾纏了起來,二對四終究是難以應付,那兩人見打不贏了,便轉身跑了。

白音看了看那兩人,吩咐道:“我和白羽去追,白靈白亦留下。”

“是!”

說罷,白音和白羽就朝那兩個黑影追了出去。

他們才剛走,另一方向又竄出了兩個刺客,白靈白亦相互對視了一眼,便紛紛拔出了腰間的長鞭,朝那兩人身上攻了過去。

豈料三招之後,那兩人便又開始轉身逃跑,白靈一看,連忙就追,動作極快,白亦想阻止都來不及,也只好跟上。

一時之間,院子裡便只剩了安寒煙和謹青兩人,上面鬧出的動靜,兩人自然也是知道的。

這時,又有兩個人出現在屋簷上,安寒煙緩緩的放下手中的棋子,勾了勾嘴角,“好一招調虎離山啊。”

聽了安寒煙的話,謹青往安寒煙的身邊靠了靠,以防有暗箭突襲。

屋簷上的兩個黑衣人,見安寒煙院子裡沒有隱衛了,才吹響了口哨,跳下了安寒煙的院子。

這口哨一傳開,四周埋伏的人便從各個方向湧進了安寒煙的院子,瞬間將兩人包圍了。

安寒煙看了一眼這些人,心中暗暗感歎,‘倒是挺看的起我啊,來了這麼多人,還布了這樣的局。’

又想到這些人進來,為什麼沒有聽到他們和護衛的打鬥聲,這一刻,安寒煙瞬間反應了過來。

安!雨!蝶!難怪安雨蝶這兩天這麼殷勤,原來是這還有個大禮等著她了……

黑衣人跳下院子後,謹青看了看他們,從腰間取下了軟劍,將安寒煙護在了身後。

黑衣人見此,也不廢話,提起手中的劍便沖了上去。

安寒煙手握成拳,往棋盤上狠狠一砸,那些棋子都從棋盤上彈了起來,安寒煙另一隻手拿起棋盤,往空中的棋子一擊,那些棋子便飛了出去,穩穩的擊在了那些黑衣人的身上。

謹青也不甘落後的拿著軟劍,沖進了黑衣人的人群。

眼見黑衣人的數量並沒有減少多少,安寒煙拔出了腰間的匕首,也加入了戰鬥。

與此同時,另一邊追出去的白音,白羽,白靈,白亦四人,在分別追出一條街後,那幾個逃跑的黑衣人便停了下來,但等待白音他們的,卻是十幾個黑衣人。

白音瞬間反應過來自己中了調虎離山之計,轉身便想離開,那十幾個黑衣人忙圍住了他,打在了一起。

交了幾招手後,白音發現這些人的身手了得,看他們出手,更是淩厲狠辣。

白音的心中越發的不安起來,他趁一個空隙,從懷中掏出了一個信號彈。

正想發出去時,身後卻突然竄出一人,割傷了他拿信號彈的手臂,信號彈瞬間掉在了地上。

白羽見大部分的人目標都在白音的身上,便故意讓那些黑衣人砍了幾刀,順勢倒在了地上,撿起了信號彈,發了出去。

正當安寒煙和黑衣人打的如火如荼時,她卻感覺頭突然痛了起來。

一個黑衣人趁這一瞬間,一劍刺在了安寒煙的手臂上,安寒煙的匕首瞬間掉在了地上。

但她卻意識不到手臂的疼痛,只一味的捂著腦袋。

“小姐。”謹青看著安寒煙受傷,也亂了陣腳。

一個黑衣人趁安寒煙不備,將她打暈了過去,將她帶走了。

“小姐,小姐。”謹青一直努力的向安寒煙身邊靠去,但對方人太多,她根本靠近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安寒煙被人帶走。

韓夜秋帶人趕到時,安寒煙已經被人帶走了,院子裡只剩下了渾身是傷,暈過去的謹青,和躺了一地的黑衣屍體。

默連忙跑過去,將謹青扶了起來,抱進了房間,並為他請了大夫。

在韓夜秋到沒多

久,白音四人也帶著傷回來了。

他們一進院子,就看見了韓夜秋,從韓夜秋鐵青的臉上,可以看出,情況並不好。

四人什麼都沒有問,便直接跪在了韓夜秋的面前。

“隱衛的職責是什麼?”韓夜秋冷聲問道!

四人相互看了一眼,異口同聲的答道。“寸步不離的保護主子?”

“那你們的主子了!”

韓夜秋這句話,幾乎是咆哮出來的,幾人跪在地上,將頭埋的更低了。

韓夜秋轉過頭不再看他們,看著滿地的屍體,轉身對默說道“查”。

“是。”默領命後,看了一眼白音四人便轉身走了。

“你們起來吧,我暫時不罰你們,既然我已把你們給了煙兒,你們就是煙兒的人,要怎麼處置你們,等她回來決定,如果她回不來了,你們便自行了斷吧。”

“是,公子。”

這一刻,他們的心中沒有任何的怨念,他們都清楚安寒煙在韓夜秋心中的地位,如果安寒煙死了,他們相信,韓夜秋也不會再肚子苟活,所以辦起事來,也格外的上心。

“白音,以最快的速度,將左相請來。”

幾乎是韓夜秋說出這一句話的那一瞬間,白音的身影就已經不在院子裡了。

很快,白音便將左相拖了過來。

白音在找到左相時,左相才剛剛下朝,還沒來的及換衣服,便被白音給拖來了,所以現在他仍舊是一身朝服。

一路上,左相都在問白音發生了什麼事,但白音卻一直守口不言。

現在左相看著院裡滿地的黑衣屍體,他大概也知道了。

左相忙整了整衣服,向韓夜秋行禮,韓夜秋正眼也不看他一眼,冷聲說道:“左相府中的護衛倒是好護衛啊,刺客都跑到院子裡面來了,都沒有一個人阻攔或者是稟告,不知道左相意欲何為啊?”

左相一聽,嚇的腿一軟,這個事情,他還真的不知道。

“回夜王,老臣一大早就去上朝了,府中的事情確實不瞭解啊?”

“哦?看來這一地的屍體還不夠多啊,左相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這些屍體中,就是沒有府中的護衛,不知他們的目標是我這個夜王了,還是煙兒這個王妃了?”

聽到韓夜秋說安寒煙是王妃,那意思是這頂帽子一定要給他扣上了?

左相眼珠子轉了轉,連忙說道:“夜王殿下,不知小女怎麼樣了?可有受傷?她不僅是王妃,也是我的女兒啊。”

左相不愧是個人精,一句話便將左相府和夜王府連在了一起。

韓夜秋冷眼看了一眼左相,“不管你是誰,這個事情,我給你半個時辰查清,否則,這刺殺夜王,夜王妃的罪名……”

韓夜秋欲言又止的模樣,說的左相心中“咯噔”一下,但面上卻依然恭敬的說著:“下管馬上就去,馬上就去。”

一邊說,一邊小跑著退出了悅雅苑。

這件事情,左相從進院子的那一刻開始,他就感覺到了不對勁,那麼對的刺客,卻只刺殺了安寒煙,而且沒有一個護衛通知或者上前幫忙,明顯就有問題……

左相毫不猶豫的去了大夫人的院子,進門就給了大夫人一個耳光,大夫人被打的摔在了地上,捂著肚子,腿間流了一絲紅跡。

聽到消息趕過來的安雨蝶,剛好看到這一幕,她連忙跑到了大夫人的身邊,想將她扶起來。

“母親,母親,你怎麼樣了?”

誰知大夫人疼的大叫,根本沒有力氣起來。

“我的肚子,我的肚子……”

這時,安雨蝶才反應過來,大夫人見紅了,她長大嘴巴,儘量使自己保持冷靜,對著外面喊道:“來人啊,快叫大夫,快。”

一丫頭偷偷看了左相一眼,便轉身跑去請大夫了。

“還請什麼大夫啊?難道我安家還要幫別人養孩子不成?沒了就沒了!”

左相這話說的絕情,聽的大夫人心中一陣刺痛。

左相又想起了安寒煙的事情,舉腳對著大夫人的肚子就想踢下去,安雨蝶忙擋在了她身邊。

左相一邊踢,嘴角一邊說著:“你怎麼就不能消停點啊?除了調開護衛你還做了什麼?人是不是你派出去的?”

這一刻,安雨蝶終於反應了過來,左相為何這麼生氣,原來是為了安寒煙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