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八十四章 交代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19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當左相再次上前,想狠狠的給大夫人一腳時。

安雨蝶卻突然出口喊道:“不管母親的事,是我做的!”

左相一聽,收住了自己已抬起的腳,憤怒的問道:“那那些人了?那些劫走你姐姐的人了?都是你外祖父借給你的人?”

左相這一問,她突然又覺得自己衝動了,這件事,不能暴露了沉魚公主,更不能將她外祖父拖下水。

“我……我……”安雨蝶一直吞吞吐吐,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倒是旁邊的大夫人,看著安雨蝶這幅模樣甚是著急。

左相現在正在氣頭上,而安雨蝶又在這個時候說了實話,這時候,左相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蝶兒,你不用替母親遮掩,這件事與你無關,你快回自己的院子去吧。”

安雨蝶連忙搖頭,轉頭抱住了左相的大腿。

“不,不,父親,是我,這件事時蝶兒做的,與母親無關,蝶兒……蝶兒最近只是總做噩夢,常常半夜驚醒,十分的害怕,便將所有的護衛調去了我的院子。”

“蝶兒,你在胡說什麼啊?聽娘的,你快走吧。”

安雨蝶沒有管大夫人著急的臉色,對著左相說道:“父親,如果你不相信,你現在可以去問那些護衛,他們現在還在我的院子外面守著。”

左相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安雨蝶,他曾近也對這個女兒抱很大的期望,可安雨蝶總是讓他越來越失望。

安雨蝶調走護衛的事情,左相當然信了,但他不傻,他不相信安雨蝶會因為噩夢調走護衛,背後定有隱情!

而這件事,看情況,應該也和大夫人無關,她這一生,最在乎的人便是安雨蝶了,如果真的與大夫人有關,那麼她說什麼也不會把護衛調到安雨蝶的院子裡。

此時此刻,左相反而冷靜下來了,他坐在了凳子上,正想給自己倒杯茶喝時,卻突然想起這個房間進過另外一個男人,說不定這茶杯,那男人還用過!

想到這麼,剛剛平靜了下來的左相,又多了幾分努力,只見他直接一個茶杯砸在了大夫人的額頭上,大夫人的額頭瞬間鮮血直流。

大夫還沒有來,但大夫人的肚子已經讓她痛的感受不到額頭上的痛了。

大夫人仍然雙手捂著肚子,臉色越來越蒼白。

安雨蝶著急的在旁邊關懷著自己的母親。

“母親,你怎麼樣了?你再堅持一下,大夫馬上就到了。”

“你睜大眼睛看看,這就是你教出來的好女兒,你自己看看她都做了些什麼事,要大夫來幹嘛,那孩子就死在肚子裡不是更好。”

“父親……母親肚子裡的,是你的孩子啊!”

“閉嘴!”左相不耐的打斷,“我的孩子,只有環兒肚子裡才是我的孩子。”

說罷,左相看著安雨蝶,說道:“趁我還有耐心,跟我說實話吧,到底是誰帶走了煙兒,現在說出來,我們左相府就還有希望,你到底知不知道,如果煙兒出了什麼事,我們整個左相府都要跟著陪葬!”

“哈哈哈哈……”

安雨蝶突然大笑了起來,“陪葬?父親你放心吧,她不會有事的,你只需要耐心的等待就行了。”

話說到這裡,安雨蝶也不願再遮遮掩掩,直接承認了這件事情與她有關。

很快,一個丫鬟就帶著大夫進來了。

那大夫見大夫人和安雨蝶跪在地上,地上還有碎瓷片和斑斑血跡。

一眼就可以看出裡面發生了什麼。

見此,那大夫連忙退出了房間,在外等候。

這種事情很多府中都會發生,但一定不能被外人撞見,於是這大夫人很有自知之明的避了嫌,他可不想因為一次出診,便引來殺身之禍。

安雨蝶見大夫人來了,便跪在地上,挪到了左相的面前,哀求道:“父親,蝶兒求你了,這件事是蝶兒的錯,你就先讓大夫給母親診治可好?”

安雨蝶見左相讓無動於衷,便退了一步遠,開始一下一下的磕起頭來,那腦袋碰撞這地面,發出“砰砰”的聲響。

嘴裡還不斷的呢喃著:“父親,我求你了,我求你了,父親。”

這一刻,左相的心裡終於有了一點動容,畢竟是自己從小寵到大的女兒,終究是有幾分感情的。

“唉!”左相歎了一口氣。

“父親答應你,只要你肯跟父親說實話,父親便立刻叫大夫進來給你母親醫治。”

這已經是左相能做到的最大的讓步了。

安雨蝶回頭看了看大夫人,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她想救自己的母親,但又不能說實話,她眼珠一轉,對著左相說道:“父親,是太子!”

左相一頓,這個答案顯然讓他始料未及,他怎麼都沒想到,會是太子劫走了安寒煙。

“太子為什麼要劫走煙兒?”左相問道

“父親,你是知道的,太子殿下一直都喜歡姐姐……”

左相想了想,覺得想得通,又想不通,便問了出來,“可夜王和煙兒已經得皇上賜婚了,此事已成定局,並無法更改。”

安雨蝶抬起頭來,直視著左相的眼睛。

“不,父親,可以的,只要太子殿下和姐姐能生米煮成熟飯,皇上也不能因為此事就廢了太子,到時候,夜王也無法再接受姐姐。”

說道這,安雨蝶的眼睛似放光一般看著左相,“父親,這不是你所期望的嘛?讓府中的女兒,嫁到太子府做太子妃。”

“現在,你就要夢想成真了,這是一個互利的計畫,父親,你懂嘛!互利!”

思考了半天後,左相站了起來,卻不再看大夫人和安雨蝶一眼。

“蝶兒,你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言罷,左相抬腳就想往外走。

“父親。”安雨蝶喊住了他,“你說過,蝶兒說實話的話就讓大夫給母親醫治,父親不能騙我!”

左相沒有回頭,大步朝外走去。

他一出去,大夫便從外面走了進來。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左相便往悅雅苑去了,他知道,韓夜秋一定還在那裡。

只是這一路上,左相將腳步放的格外的慢,他也知道,安雨蝶口中的計畫,沒有那麼簡單,但是他卻總是忍不住去想。

於是,他又開始在太子和韓夜秋只見搖擺起來。

韓夜秋其實也沒有真的想從左相口中的得到答案,只是想借這次機會,警醒左相一下。

左相還沒有到悅雅苑,默卻先回到了悅雅苑。

韓夜秋一見到他,便上前問道:“事情查的怎麼樣了?”

“公子,查到了,雖然對方做了很多掩飾,但我們還是在其中一個刺客的身上找到了代表西戎的圖騰,這些刺客,是西戎人!”

說到西戎人,韓夜秋腦海裡便立刻浮現了沉魚公主的臉。

只聽他吩咐道:“走,去驛館!”

“公子,驛館時使臣住的地方,我們這樣帶人貿然前去,會不會不太好,如果……”

“我不在乎!”沒等默說完,韓夜秋便打斷了他。

“這個世界上,沒有比她更重要的東西了。”

說罷,一行人就跟著韓夜秋以最快的速度去了驛館,並且將驛館圍了起來。

這件事情一出,皇城很快便傳開了,大街小巷都在談論韓夜秋包圍驛館的事情。

但裡面的使臣,卻都很淡定,經過這麼久的相處,他們都知道,韓夜秋做事,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舒小侯爺,打開窗戶,對著下方的韓夜秋開心的招手。

但韓夜秋仍是目光渙散,目視前方,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子。

舒小侯爺十分的好奇,正當他想再喊的時候,韓夜秋已經下了馬,進了驛館。

很快,幾人都集中在了大廳,等候韓夜秋的到來,這些行為,幾人做的無比熟練,就如同往日那般。

韓夜秋一走進來,便徑直走到了烈王的面前。

看著韓夜秋的臉色,烈王認真的思考了一下,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得罪了韓夜秋,在想了一會兒卻定沒有後,才理直氣壯起來。

“你妹妹抓了煙兒。”韓夜秋開口道。

此言一出,廳中眾人的反應各不相同。

尤其是烈王,開始是一臉的難以置信,很快又轉變成內疚抱歉。

不管是沉魚公主還是沉魚公主的母親,都十分的受寵,所以在沉魚出發前,便給她配了許多隱衛。

這件事,烈王也是知道的,所以,沉魚公主綁走了安寒煙,他雖震驚了一下,但還是很快就想通了。

他抱歉的看了韓夜秋一眼,並鄭重的承諾道:“這個事情,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烈王說這句話,不僅是代表了他自己,也代表了整個西戎。

此時,舒小侯爺也知道為何韓夜秋會臉色鐵青了,臉上也是一片肅然之色。

獨孤原一向比兩人看到的東西要多一些,聽到是沉魚公主帶走了安寒煙,心中也十分的擔心。

沉魚做事十分的極端,安寒煙到了她的手裡,恐怕是凶多吉少!

烈王轉頭,對身後的一個小廝吩咐道:“去把沉魚公主找來。”

“是。”

沉魚公主早就聽到韓夜秋包圍了驛館的消息了,此時的她也充分的做好了心裡準備。

只要她先一直不承認,等把安寒煙送到了太子府,那一切都成功了。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正當沉魚要去大廳見韓夜秋的時候,一個隱衛便匆匆回稟道:“公主,安寒煙被另外一夥人劫走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