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八十五章 消失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89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此刻的沉魚公主終於有了一絲慌亂,按照她的計畫,此時的安寒煙,已經被送到太子府了,可現在竟然被人劫走了!

韓夜秋就在下面大廳,沉魚的身體嚇得微微的發抖,她努力的使自己保持冷靜。

從容淡定的下了樓,這一刻,她一定打死都不能承認安寒煙是自己劫走的,反正人也不在她的手上了。

當她到大廳時,就發現韓夜秋看向她的眼神如同利箭一般,沉魚公主不自在的轉了轉頭,她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他啊,為什麼他就是看不見了?

沉魚裝出優雅大方的向大家見禮,卻沒有一個向她回禮,她的見禮換來的只是一個個質問的眼神。

沉魚低著頭,做了一個深呼吸,在臉上扯出一個可愛天真的笑容。

“大家都怎麼了?氣氛怎麼這麼沉重啊?”

說罷,就想去挽烈王的手,烈王身子輕輕後退一步,避開了沉魚公主的手,沉魚委屈的看著烈王,“哥哥?”

如果是以往沉魚沒犯什麼大錯,為了西戎的顏面,烈王也許還會陪沉魚演一下慈兄善妹的戲碼。

但現在,烈王實在沒有心情。

安寒煙是東韓的准王妃,是韓夜秋未過門的妻子,也是他的朋友。

他明知沉魚心思狠辣,又十分的不喜安寒煙,卻沒有刻意留意沉魚的行為舉止,以至於造成大錯。

作為西戎使臣,更是沒有處理好兩國的關係,導致現在整個驛館都因他們西戎而被包圍。

他對西戎有愧,對韓夜秋有愧,對安寒煙有愧!

“沉魚,別再裝了,夜王妃了?”

烈王口中的夜王妃,自然是安寒煙,他刻意稱安寒煙為夜王妃,就是想要提醒沉魚,不要再癡心妄想什麼,夜王妃的位置,只能是安寒煙的。

沉魚整了整心神,平靜的說道:“哥哥,你在說什麼啊?夜王妃?煙兒姐姐嗎?她怎麼了?”

聽沉魚這般出口否認,幾人都微微蹙眉,他們想不到,沉魚到這個地步了,還要出口否認。

“默。”韓夜秋雖是喊著默,但眼神依然在沉魚的身上,恨不得將她活剝了。

他們本計畫明日便為安寒煙解毒的,所有東西都準備好後,卻看到了白音的緊急信號彈!說到這,韓夜秋的心微微刺痛起來。

解毒的日子將近,他該更加謹慎的!

“將沉魚公主帶回府中審問!”

“是。”

審問?這兩個字狠狠的砸在了沉魚公主的心中,審問的意思是韓夜秋要對她用刑嘛?

沉魚看著默離自己越來越近,之前裝出的冷靜從容的假面也徹底崩塌。

沉魚聲音顫抖的說道:“你不能帶我走,我是和親公主,也是西戎使臣,你沒有那個權力帶我走,我要見皇上,我要見皇上!”

“現在西戎的狀況,想必以沉魚公主的聰慧也是十分瞭解的,不管你以往在西戎多受寵,現在,你在我東韓,犯了錯就要受到懲罰,更何況,西戎也不會因為一個公主,便與東韓開戰。”

韓夜秋冷聲說到,此刻,沉魚更加慌亂了,她不想受刑,她不想!

“我說實話,我說了實話後你能不能放了我啊?”

韓夜秋沒有說話,只是做了一個抬手的動作,命默先退下。

沉魚猶如抓到救命稻草般,連忙將真相說了出來,只是說出的話半真半假,竟把主要的責任推給了別人。

“不管我的事啊,我只是受安雨蝶所托,將煙兒姐姐劫出府外,她向我保證過,一定不會傷害煙兒姐姐,我才這樣做的。”

沉魚的說辭,引得廳中眾人一片譁然,竟是安雨蝶,安寒煙的妹妹!看來傳言中,兩人不和竟是真的。

“沉魚,你是不是傻啊?我看你是存心的,既然不想傷害大嫂,那把她劫出府中幹嘛?”舒小侯爺是個直腸子,別人心中所想的事情,他竟是毫不猶豫的說了出來。

“我……我……我真的不知道……”

沉魚本就緊張,一時之間,竟想不到其他說詞了。

“那安姑娘現在人了?”連一向儒雅的獨孤原,現在聲音都冷了幾分。

“被……被其他人劫走了,她現在真的不在我手上!”

沉魚以極小的聲音說出了這句話,但眾人卻都聽清了,被其他人劫走了?

“什麼人?”這一刻,韓夜秋的心中更加不安了。

“我不知道,他們武功都很厲害,很快就把

人劫走了,負責劫走安寒煙的隱衛們失去了聯繫,後來找到他們的時候他們都已經死了,沒有人知道是誰劫走煙兒姐姐的。”

聞言,廳中的人都沉默了下來,沒有目標的尋找,是何其的困難,尤其,安寒煙身上的毒還沒有解。

沉魚看著韓夜秋,眼神中充滿了希望,“你說過,我說了實話就會放過我的,你說過的。”

沉魚對著韓夜秋,臉上扯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

但從始至終,韓夜秋都沒有看過沉魚公主一眼。

“默,把沉魚公主請到夜王府住一段時間。”

沉魚一聽,整顆心都沉了下來,她看了看一旁的烈王,心中升起了最後一絲希望。

“哥哥,哥哥,你救救沉魚啊,沉魚不能去夜王府的,父皇吩咐你帶我來和親,我出了事,你回去也沒有辦法交代。”

烈王厭惡的看了沉魚一眼,覺得她簡直是丟盡了西戎的臉面。

他不動聲色的甩開了沉魚的手。

默看到烈王這一舉動,知道了烈王的態度,對沉魚公主更加的不客氣了。

沉魚公主不願意走,揮舞著雙手,推開了自己身邊的人,默一把抓住了沉魚的手,一個擒拿手,瞬間就制止了沉魚公主。

其他的護衛見此,連忙拿出繩子將沉魚公主捆了起來。

“慕容烈,等你回了西戎,我的母親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韓夜秋,你放開我,我要見你們東韓的皇上,我是西戎的公主,你們不能這樣對我。”

看著沉魚公主還在掙扎著,韓夜秋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她。

“去見了皇上也沒有用,除非找到了煙兒,不然誰都救不了你。”

這一刻,沉魚公主才真正的意識到,自己輸了,韓夜秋他孤傲,冷漠,只是因為他把所有的溫柔都留給了安寒煙……

看沉魚公主終於安靜了下來,護衛連忙把沉魚公主押了下去。

正當韓夜秋轉身想走時,獨孤原,舒小侯爺,烈王幾人相互看了一眼後,都喚住了韓夜秋。

獨孤原溫和的開口,“安姑娘也是我們的朋友,在下在皇城的人手雖不多,但願盡綿薄之力。”

烈王也上前了一步,“這次的事情,是因沉魚而起,和西戎的隱衛脫不了干係,我也來幫忙。”

“還有我,還有我,這種事情怎麼能少的了我了?”舒小侯爺也不甘落後的說道。

韓夜秋重重的點了點頭,緩緩開口,“謝謝。”

出了驛館後,韓夜秋第一個去的地方便是聚香樓。

蕭林雖然離開了多年,並且將隱寒門給了他,但是他知道,蕭林不管是在朝中,還是在江湖中,都還有不少的勢力。

再加上安寒煙很少出門,接觸的人著實不多。

安雨蝶沒有這樣的勢力,齊陽又失蹤了,皇后現在也不敢輕舉妄動。

除了這些人,韓夜秋實在是想不起還有什麼人會對安寒煙下手,也許,蕭林會有線索。

韓夜秋到聚香樓的時候,蕭林已經得到了消息,早就清空了聚香樓,等著韓夜秋。

韓夜秋一來,林香便上前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韓夜秋轉頭看了一眼蕭林,低頭說道:“煙兒失蹤了……”

說罷,韓夜秋又把事情經過再講了一次。

蕭林若有所思,心中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他抬頭看了看林香,莫非,他們的身份已經被發現了。

想到這,蕭林又想起了另外一種可能性,知道這個真相的還有一個人!重優!

蕭林緩緩的放開了握緊的雙拳,對林香說道:“這段時間你要注意,儘量不要出去,他們能找到煙兒,自然也能找到你,他們先去找煙兒,是因為暫時進不來這聚香樓。”

蕭林所說的,林香自然是懂得,只是韓夜秋,依然一臉疑惑。

蕭林看出了韓夜秋的疑惑,解釋道:“夜兒,可以把你的人都撤回來了,他們不會傷害煙兒的。”

“舅舅,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

“恩,他們是扶桑人!”

“扶桑?”韓夜秋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可是扶桑離東韓很遠,煙兒也與扶桑人沒什麼接觸,他們帶走煙兒是想幹嘛?”

扶桑是一個離東韓很遠的國家,扶桑國家流行巫術,所以被其他國家所不恥,也很少與扶桑接觸。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現在最重要的是,儘快把煙兒找回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