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八十八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39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韓夜秋正想的入神時,卻聽見裡面傳來了一聲大叫。

韓夜秋和林香以為發生了什麼意外,連忙朝裡面沖了進去。

沖到門口時,白千和星矢便將兩人攔了下來。

星矢本就因為看不到裡面安寒煙的情況,心中十分的緊張不安,現在韓夜秋和林香這一沖,讓他一顆本就懸著的心,更加七上八下了。

“前輩,裡面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韓夜秋忍不住問道。

星矢皺著眉頭,不悅的答道:“呸呸呸,你在說什麼了?什麼出事不出事的啊?能不能盼點好的。”

星矢十分的急躁,但白千卻耐心的對兩人講道:“你們放心吧,王妃沒事的,解毒的過程中,王妃在浴桶裡呆的越難受,說明逼成的毒性越多,這毒在王妃體內呆的太久,為了不傷王妃的體子,我們只能用這個方法慢慢的熬……”

對於白千耐心的解釋,韓夜秋和林香感謝的看了他一眼。

“你們兩先去大廳等候吧,這裡人多了,我怕沒法靜下心來觀察裡面的情況。”

聽星矢這一說,韓夜秋和林香都灰溜溜的坐回了大廳。

蕭林聽著安寒煙的叫聲,本想詢問一下韓夜秋和林香裡面的情況。

但他看見兩人的表情,他便猜到了,於是又將嗓間的話又咽了回去。

房間內,清兒看著雖閉著眼睛,但仍然痛苦掙扎的安寒煙,心中十分的不安,她默了默水溫,發現水溫竟然沒有一點變化。

不由向外喊道:“前輩,我是不是哪出錯了啊?會不會是藥草的分量不對?或者是其他的問題?為什麼小姐現在這麼難受啊?”

話才剛剛說完,安寒煙又是一聲大叫,正直覺的想要站起來。

“丫頭,這是正常現象,從現在開始,解毒才進入至關重要的關頭,你可千萬不要心軟就對你家小姐手下留情啊,記住,千萬不能出浴桶!”星矢在外面來回踱步,忍不住提醒道。

清兒一聽,連忙將安寒煙按住了,生怕她下一刻就站起來了。

掙脫不掉的安寒煙,已經痛得額頭上浸出了一層冷汗,嘴裡時不時的呻吟著,腦袋裡更是竄出了許多的記憶,腦袋就像要爆炸了一般。

正當安寒煙感覺自己腦袋要爆炸了時,腦袋突然又空了下來,再也想不起來任何東西。

同時,安寒煙的身體也終於安靜了下來,靜靜的坐在了浴桶裡。

見情況轉變,清兒才稍微松了一口氣。

但這跟白千星矢所計畫的有所不同,隨著安寒煙叫聲的停止,白千和星矢的呼吸,好像也跟著停了下來。

“丫頭,裡面什麼情況啊?”星矢立刻焦急的問道。

“小姐已經安靜下來了,請兩位放心。”

聞言,星矢瞬間暴躁了起來,“安靜下來了?都安靜下來了放什麼心啊?她會痛苦,本就是因為毒素正在慢慢排出,現在安靜了,就說明毒素暫停排出了,還怎麼放心啊?”

清兒一聽,剛放下的心,又懸了起來,“那……那兩位前輩,我現在應該怎麼做啊。”

一時之間,門外竟安靜下來了,清兒著急的急跺腳,偏偏自己又不敢亂來。

她試了試水溫,喊道:“兩位前輩,請準備熱水。”

清兒一喊,外面立刻就有人去辦了。

白千在外面來回踱步,不斷的思考著是否有補救的辦法。

這時,星矢的兩條竹葉青‘阿葉’‘阿竹’卻從星矢的袖間跑了出來,從門縫中留進了安寒煙的房間。

它們溜進去時,清兒剛好開門換熱水,並沒有注意到它們,當她走進為安寒煙倒熱水時,才發現浴桶裡有兩天青蛇,一看就有劇毒。

清兒立刻嚇得大叫起來。

這一叫,瞬間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又集中在了這間房間。

還沒來得及眾人發問,清兒便喚道:“有蛇,有兩條蛇在小姐的浴桶裡,怎麼辦?”

“蛇?”

星矢立刻翻了翻自己的袖子,發現自己的兩條竹葉青不見了。

“阿葉,阿竹!”星矢喚道,這一出口,便有一種念頭一閃而過。

這兩條竹葉青和普通的蛇不同,它們極通靈性,在這種時候出來,莫非……?

星矢想通後,星矢便開始安撫清兒來。

“丫頭,你別害怕啊,還是和剛剛一樣,正常照顧你家小姐就行了,阿葉和阿竹是我的寵物,不會傷人的?”

星矢這一說,清兒才想起,安寒煙確實提過星矢有兩條蛇,但這兩條蛇這般躺在浴桶裡,清兒實在是忍不住害怕。

“星矢前輩,他們在小姐的浴桶裡,你能不能叫他們先出去啊?”

“不行,這兩條蛇極通靈性,他們現在出來,就說明安寒煙的毒,他們有辦法。”

清兒聽這兩條蛇對安寒煙解毒有幫助,清兒只好咬牙堅持,克服心中的恐懼,將手中水桶中的手,緩緩倒入了浴桶中。

倒完後,她看了看那些草藥,又問道:“白千前輩,

接下來我該加什麼草藥啊?”

白千蹙眉,剛剛安寒煙那一停,將他也考住了,該放什麼草藥了?

白千還在思考,星矢卻突然開口喊道:“全放!”

“好。”裡面的清兒毫不猶豫的放了,但白千卻震驚的看著星矢,“你瘋了啊?你知道那些草藥一起放,藥效有多猛嘛?”

“剛剛的變化,已經和我們所設想的有所不同了,阿葉和阿青已經進去了,我們此刻必須用最大的藥力來壓制阿葉和阿青的毒。”

星矢這一說,白千覺得這說法確實是有幾分道理,越是這時候,越要鋌而走險。

清兒將所有的草藥都放進去後,兩條竹葉青便一左一右的咬住了安寒煙的手臂。

清兒嚇得差點大叫起來,但當她發現兩條蛇咬的位置一模一樣後,才放下心來,或許,兩條蛇真的有辦法。

此時,安寒煙體內的毒又開始重新排出,一些記憶又開始在安寒煙的腦袋裡紛飛,身體更是猶如針紮般疼痛。

“啊~”安寒煙大喊了起來,星矢和白千相互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出了喜悅之情。

真是太好了,安寒煙的毒又開始排出了。

而里間,安寒煙的手已經疼得要去捂頭,清兒連忙將安寒煙的手握著,忍住心中的恐懼,將安寒煙的手,放進了浴桶裡。嘴裡還不斷的呢喃著:“小姐,堅持一下,堅持一下,馬上就好了。”

這話,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安寒煙,還是在安慰自己。

隨著安寒煙的喊叫聲和掙扎,水漸漸的變的黑了起來,水溫也一直沒有變化。

看著兩條竹葉青要的位置不停的流出黑水,清兒心中多了一絲欣喜,她有預感,安寒煙應該要醒了吧。

清兒一直注意著安寒煙的一舉一動,她看見安寒煙的嘴裡小聲說著什麼,便湊上前去聽。

只聽安寒煙不停的喊著:“娘親,不要,不要啊,不要喝那杯茶……夜秋哥哥,救我啊,夜秋哥哥,煙兒好痛,好痛。”

昏迷的安寒煙,就像看電影般看著那些記憶,但那些疼痛,卻是那麼清晰,那麼熟悉。

她看見她的父親,娶了一個又一個的女人。

她看見自己的母親,總是看著左相為她種的那一院子的桃花樹發呆。

她看見現在的大夫人,當初的妾室,是怎樣一遍又一遍的告訴母親,外祖父一家是怎麼慘死。

又是怎麼一遍又一遍的告訴母親,父親從未愛過她的事實。

最後,在左相的默認下,在她母親情緒最低落的時候,給了她母親一杯毒酒……

浴桶中的安寒煙掉下了一滴眼淚,這時候的她,身體仍然疼痛,但都比不過自己心的疼痛,有什麼事情,是比看著自己母親的死,還要難受的?

原來她是有母親的,她的母親會給她穿漂亮的衣服,會拉她的小手,會抱著她在桃花樹下講母親自己的故事,會告訴她一個男人如果真的愛你,就一定不會讓第三個人插入這段感情……

想到這,安寒煙嘴裡突然噴出了一口血,嚇得清兒連忙彈了起來,兩條蛇更是灰溜溜的從門縫處跑了出去。

見此,清兒意識到情況不妙,連忙對著外面喊道:“前輩,小姐吐血了?”

“吐血?這一波三折的,這麼多意外,弄得我都想吐血了。”白千忍不住說道。

大廳中的幾人本就擔心不已,聽到清兒的大叫,幾人更是焦急不安,吐血了?那是好還是不好?

白千看了星矢一眼,星矢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一次,他是真的沒有辦法了。

白千咬了咬牙,取出了一根銀針。

“清兒,你會不會扎針?”

“我不會……我只見大夫紮過針……”

聽出了清兒的緊張,白千安慰道:“清兒,你聽我說,現在時間緊急,也來不及再教你了,你就跟著你記憶中的樣子紮就行了,你是個聰明的孩子,你要相信你自己。”

“白千老頭,你幹嘛啊?”星矢忍不住問道:“扎針本就難,更何況,我們之前商量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扎針。”

“那你還有其他的辦法?”

星矢沉默了一下,問道:“你有幾成把握?”

白千看也不看星矢一眼,回答道:“沒有把握,我只知道置之死地而後生。”

“你……”星矢一時語噻,竟不知道該說什麼,不得不說,白千有時候真的很有勇氣。

很快,清兒便打開了門,接過了白千手中的銀針,眼神十分的堅定。

“前輩,插哪裡?”

“百會!”

“好。”

說罷,清兒正想關門,白千卻攔住了她,說道:“不要緊張,這個只是一根針,失敗了也沒關係,你相信自己就好。”

白千說這話時,星矢在他身後拉了拉他的衣角,很想提醒他,插錯了安寒煙非死即傷……

清兒感激的看了白千一眼後,便退回到了房間裡,根據自己記憶中那大夫的模樣,給安寒煙紮起針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