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八十九章 應諾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60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清兒的手微微忍不住有些發抖,她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後,取出了白千給的那根針,輕攆針尾,慢慢的將針插近了三分之一的位置。

星矢一直在門外糾結著要不要阻止,甚至清兒已經把一系列的動作都做完了,星矢還坐著心裡鬥爭。

“前輩,我已經插好了……”

清兒這話一出口,星矢反而要放鬆了些,反正現在也沒其他的辦法,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百會穴位於頭頂正中心,這一插針插下去,也算是直接釋放了安寒煙所有被封印的記憶。

“好,你繼續注意水溫和王妃的情況,認真關注每一個小細節。”白千嚴肅的說道。

“恩。”

白千說完話後,清兒又認真的關注起安寒煙來,從剛剛開始,安寒煙便沒有一點變化。

屋外的白千和星矢兩人也變得格外的安靜,清兒記得白千和星矢說過,安寒煙會難受,會掙扎是因為毒素正往外排。

之所以會突然使用銀針,也是因為安寒煙突然安靜了下來,想到此,清兒忍不住多了一絲擔憂。

她知道,大家都在等,等安寒煙出現排毒的症狀。

安寒煙放在水中的手微微握緊,額頭上的汗液開始沿著她的臉頰,她的脖頸,流進了水裡。

清兒起身,想去拿個毛巾,幫安寒煙查一下額頭的汗液,然而清兒才剛剛站起來,安寒煙卻突然大叫起來。

聲音痛苦而絕望。

“母親!”

清兒立刻嚇得站在了原地,緊張的盯著安寒煙的一舉一動,生怕安寒煙下一刻從水中跳出來。

韓夜秋幾人,更是嚇得連忙跑到了門口詢問情況。

“發生了什麼?”

星矢和白千都極為緊張,說實話,他們兩個也不敢確定現在的情況。

星矢用手肘碰了碰白千,“你想的辦法,你來說。”

白千抿了抿唇,緩緩說道:“剛剛王妃在排毒過程中停了下來,這和我們之前預想的,有所偏差,所以……”

“所以怎麼樣了?”見白千的尾音拖得實在夠長,韓夜秋忍不住問道。

白千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說道:“所以我讓清兒給王妃紮了針……”

“扎針?清兒根本就不會!”林香著急的說道。

“沒關係的,就一根針,一根針……”說到後面,白千的聲音都忍不住越來越小了起來。

甚至不認真聽的話,根本就聽不見.

星矢站在白千的身後,這次,他難得的沒有當場拆白千的台,沒有告訴大家,其實那根針,只要稍微插錯了地方,安寒煙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想到此,星矢低了低頭,對眾人說道:“好了,先不要討論這個問題了,先安靜下來,聽聽裡面有沒有什麼動靜。”

此言一出,幾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房間裡,認真的聽著裡面的一舉一動。

清兒呆滯的看著安寒煙,心中暗暗懷疑是不是自己插錯了針……

“白千前輩,小姐她……小姐她……”清兒一句話支支吾吾的說著,倒是讓外面的人十分著急,以為裡面出了什麼事。

心急的星矢連忙問道:“發生了什麼?”

清兒撮著兩隻手,不安的問道:“我是不是插錯針了啊?剛剛小姐叫了一聲母親後,就沒有動靜了……”

白千的身體忍不住一軟,星矢連忙從後面扶住了他。

蕭林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臉上突然又充滿了喜色,他安慰的拍了拍白千的肩膀,便向樓上跑去了。

蕭林氣喘吁吁的回到了安寒煙的房間門口,看的出他心中十分的著急。

“清兒。”蕭林張嘴喊道,“你出來。”

清兒聽見有人喚她,仿佛找到主心骨了一般,連忙朝門口奔去。

一打開門,清兒就看見眾人都在門外,蕭林的手中拿著一個深色的實木盒子。

蕭林把盒子放到了清兒的手中,說道:“把裡面的藥丸喂給你家小姐。”

白千拉住了蕭林的手,“這是什

麼?”

這種關鍵的時候,安寒煙可是千萬不能用錯藥的。

“護心丸!”

說罷,白千才放心的鬆開了蕭林的手,盒子才遞到了清兒的手中。

清兒重新關上了門,連忙朝屏風後面的安寒煙跑去,打開了盒子,取出了裡面一顆紅色的藥丸,喂到了安寒煙的嘴裡。

門外,重憂埋怨的看著蕭林,忍不住罵道:“這麼好的東西,你怎麼不早點拿出來啊?你是不是想害死煙小主啊?”

林香眼神淩厲的看了重憂一眼,重憂立刻會意,馬上改口說道:“不是,不是,是安姑娘。”

蕭林看著重憂這麼大個人,竟被林香這般壓制,忍不住笑了笑,同時,又心中擔憂,擔憂等安寒煙好了後,重憂會不惜一切,帶林香和安寒煙回扶桑。

重憂見蕭林沉默,埋怨道:“你倒是說話啊!”

蕭林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太多,再加上昨天煙兒被擄走,我一時之間忘了,還好現在記了起來。”

把安寒煙從左相府帶走的雖不是重優,但聽到蕭林的話,重優還是羞愧的低下了頭,他帶走安寒煙的時候,是真的不知道安寒煙中了毒。

其實重憂不知道,幾人不僅沒有怪他,反而很慶倖。

安寒煙落在他的手上,至少不會傷害到她,但如果安寒煙真的被沉魚帶走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韓夜秋心中暗暗想著,左相府終究還是不太安全,百密一疏,看來還是應該早點把婚期定下來,把安寒煙接到夜王府去。

正當韓夜秋想的入神時,門卻打開了,眾人都以為安寒煙是有什麼情況發生,清兒出來詢問。

卻沒想到,一抬頭,竟發現是安寒煙,大家所擔心的人竟站到了自己的面前,一時之間,眾人都沒愣住了。

率先反應過來的韓夜秋立刻跑到了安寒煙的面前,一把抱住了她,真好,他的煙兒,又回來了。

安寒煙勾了勾唇角,回抱了韓夜秋,眼角含淚,充滿了鼻音的喚了聲,“夜秋哥哥……”

韓夜秋微微一愣,安寒煙喚他夜秋哥哥了?安寒煙終於想起他了?

韓夜秋像哄小孩子般說道:“煙兒,再叫一次。”

看著平時孤傲冷漠的韓夜秋,突然變得像小孩子,安寒煙忍不住笑了起來。

“夜秋哥哥,煙兒來應諾了,以後,我們永遠不會再分開了。”

她很開心,這是她自己的身體,她沒有搶別人的身體,她不是一縷孤魂,從小和韓夜秋許下承諾的也是她。

安寒煙只要想到自己一直介意了那麼久的人,竟然是自己,安寒煙就忍不住想笑。

重憂不合時宜的在旁邊咳了咳,他此次來是要帶林香和安寒煙回去的,絕對不能再讓他們和東韓的皇室,扯上任何關係。

想著安寒煙剛剛才大病初愈,還需要讓白千和星矢給安寒煙把把脈,便放開了安寒煙。

蕭林看著安寒煙,知道安寒煙恢復了記憶,神色也是十分的複雜,當初,他封了她的記憶,除了是琉璃的因素之外,還有就是想讓她忘記以前不開心的事,活的安穩一點。

安寒煙轉頭看向蕭林,神色複雜,就在眾人的注視下,退後一步,跪在了蕭林的面前,真誠的行了一禮。

“謝謝義父。”

安寒煙雖是簡單的四個字,但蕭林和林香卻都知道安寒煙的意思,謝他當年在她母親去世時及時出現保護她,謝他在她中琉璃之毒時,沒有放棄她,更謝他在她換魂的時期,在另一個世界,盡心盡力的守護她。

這一刻,安寒煙終於知道了為什麼在現代時,蕭林從小就把她送到了熱帶雨林訓練,當殺手。

她曾經怨恨過,不理解過,但現在才知道,蕭林的用心良苦。

她是屬於這個世界,這個時代的,總有一天回回到自己的世界,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地方,她有自己的仇恨,有自己的經歷,必須要強大起來,她才能保護自己,才能幫母親報仇,才能幫外祖父一家報仇。

蕭林將安寒煙扶了起來,這麼多年以來,他早就把安寒煙當成了自己的女兒,把林香當成了自己的兒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