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九十章 奇跡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86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他也是真心希望兩個孩子能放下過去的事情,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以往,林香一直因為安寒煙身中琉璃,一直為了安寒煙的毒四處奔波,安寒煙也一直在另外一個世界生活,現在,兩個孩子要怎麼選擇,就看他們的了。

蕭林看了看安寒煙和林香,摸了默兩個孩子的頭,緩緩說道:“煙兒已經好起來了,義父希望你們能忘記過去的事情,好好的生活。”

說罷,蕭林便轉身走了,安寒煙的毒已解,他沒有愧對沐雅和沐老將軍的託付,此刻,蕭林心中的一塊巨石也終於放下了。

蕭林走後,白千和星矢也連忙走到了安寒煙的身邊,為她把脈。

兩人給安寒煙檢查的越久,就越是欣喜,他們本來只能就安寒煙體內八成的毒。

卻沒想到治療中途出了意外,安寒煙一度停止了排毒,才讓星矢的兩條竹葉青爬了進去,白千又叫清兒紮了安寒煙的百會穴,沒想到卻誤打誤撞的將毒全清了。

韓夜秋和林香看見白千星矢臉上申請變了又變,正急迫的想知道怎麼樣了,正當重憂忍不住想開口問時。

白千卻欣喜的開口喊道:“解了,解了,全解了,這真是個奇跡啊。”

此言一出,整個屋子都沸騰了起來,尤其是一直保持著緊繃狀態的清兒,這一放鬆下來,竟差點喜極而泣了。

韓夜秋上前,拉起了安寒煙的手,兩人相視一笑。

“煙兒,我們成婚吧。”

安寒煙紅著臉,點了點頭,現在她也已經恢復記憶了,也終於不用再糾結以前的事情了,最重要的是,她已經確定了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她喜歡,都只有韓夜秋。

“恩,好。”

見安寒煙點頭答應,韓夜秋高興的喚道:“默!”

“公子。”

“傳令下去,我和煙兒在十天后成婚。”

安寒煙一聽是十天后,驚訝的問道:“這麼快啊?”

韓夜秋撫了撫安寒煙的長髮,“以免夜長夢多。”

安寒煙突然想起了之前的齊陽郡主,現在的沉魚公主,這樣看來,的確是夜長夢多啊,想通後,安寒煙開心的點了點頭。

見安寒煙點頭,默那千年的撲克臉,也有了一絲欣喜,開心的回夜王府,去叫人準備了。

林香看著兩人這甜蜜的模樣,也欣慰的笑了笑,倒是旁邊的重憂,一臉的憂色。

“煙小主,你……”

“重憂!”似乎是知道重憂要說什麼,林香連忙阻止了他。

林香看了安寒煙一眼,對重說道:“你跟我過來一下。”

“是。”

安寒煙既然已經恢復了記憶,剛剛重憂又叫她煙小主,她大致也猜到了重憂的身份。

她母親死的時候,她年紀還小,只是聽大夫人在她母親面前提過,外祖父和舅舅們都死了,定國將軍府的女眷放不下他們,也都隨他們而去。

安寒煙的外祖父和各位舅舅嬸嬸從小就特別的疼愛安寒煙,當她聽到這個消息時,也難受了好一陣,只是為了不讓母親擔心,安寒煙一直沒有表現出來。

直到有一天,義父將沐易哥哥帶了回來,安寒煙無意間聽到了兩人說事實的真相,才知道原來外祖父曾是扶桑的太子。

被奸人所害,才跑來了離扶桑十分遙遠的東韓,並與當時的大公主,也就是當今皇上的姑母相愛,成了駙馬,後來成了定國大將軍。

林香將重憂帶到一邊後,就緩緩的說道:“重憂,我希望你不要干涉煙兒的生活。”

“可是易小主……”

還不待重憂說完,林香便冷冷的看了重憂一眼,僅僅是一眼,重憂便不敢再說接下來的話了。

看見林香那不怒自威的模樣,重憂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覺得林香生而不凡,又背負著家族的希望與仇恨,一定要將林香帶回扶桑,繼承大統,為沐家報仇!

林香沉默了一會兒,遠遠的看了安寒煙一眼,“等皇城的一切都安排好後,我就和你回扶桑,只是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做任何事,干涉煙兒的生活,她不適合回扶桑,就讓她開開心心的呆在東韓吧。”

重憂猶豫了一下,但想著林香竟主動答應他,和他一起回扶桑了,再三糾結後,還是點頭應了。

安寒煙和韓夜秋將在十天后成婚的消息,很快就在皇城中傳開了。

大部分也和安寒煙的第一反應一樣,覺得太快了

,但又想著之前兩人本是要成親的,只是因為戰事,才沒有讓婚期如約而至,這樣想,大家又能理解了。

這個消息,也很快就傳到了太子府和左相府。

真是苦了一直在府中等待的太子了,當時事發突然,太子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事,只是在府中等著沉魚的人把安寒煙送過來,再生米煮成熟飯就行。

在等待的期間,太子的內心也十分的掙扎難受,當聽到韓夜秋和安寒煙要成婚的消息後,心中更是十分的苦悶。

如果當初沒有沉魚給的那一絲希望,她還不至於這麼痛苦,但真的有那麼一時半刻,他是真的認為安寒煙將屬於他了。

想到此,太子手握成拳,惱怒的錘了下桌子。

正當他想去找沉魚時,才知道沉魚已經被韓夜秋帶到了夜王府,這件事在皇城鬧得沸沸揚揚,可太子卻是現在才知道。

太子正想責怪手下的人沒用時,皇后身邊的貼身丫鬟水森卻突然出現在了太子府中。

水森一見太子,連忙向太子行了禮,開口道:“太子殿下,娘娘派我來給太子殿下說一聲,說以後關於安姑娘的事,府中的人都不會再稟告你了,讓太子殿下不要再做多餘的事了。”

上次太子讓皇后裝病,皇后就察覺到了事有蹊蹺,派人一打探,才知道原來太子和沉魚合作,想拆散韓夜秋和安寒煙。

太子如果是想求娶沉魚公主,所以和她走近,皇后一定會十分的高興,並且支持,但如果是為了安寒煙,皇后便必須要制止太子的想法和行為了。

這一刻,太子才反應過來不是他手下的人沒用,而是皇后下令封了關於安寒煙的消息。

看水森傳完口令後並沒有走,太子不悅的看了一眼水森。

在太子的目光下,水森並沒有怯懦,而是直視太子的目光,回答道:“啟稟太子殿下,水森暫時還走不了,水森從小習武,娘娘叫我從此以後跟在太子身邊保護?”

“保護?”太子自嘲的笑了笑,“是保護還是監視了?”

人人都羡慕他是太子,擁有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利,卻不知道他沒有自由,做事從來都是小心翼翼,現在,就連喜歡一個人的權利都沒了。

太子想了想後,還是決定進宮去見皇后。

太子看了一眼水森後,便不再管她,同幾個侍從一同騎馬進宮了。

以往太子進宮,都會先去向皇上行禮,但這次,太子卻是徑直去了皇后的宮中。

太子看見皇后躺在美人榻上,還沒來得及行禮,皇后那淩厲的聲音便已經傳入了太子的耳朵。

“太子,水森已經把我的話傳給你了吧,難道本宮說的不夠清楚?”

此時,太子才不緊不慢的向皇后躬身行了禮,“母后,兒臣想不通。”

“哦?什麼想不通啊?”

太子抬頭,看著雍容華貴的皇后,說道:“母后,當兒子第一次進宮,向你說起我喜歡煙兒的時候,母親是非常支持的,現在母親又為何要千般阻攔我了?”

“因為她的心不在你身上!”皇后突然從美人榻上站了起來,聲音尖銳的說道。

太子依然不放棄的狡辯道:“母后,現在不喜歡,不代表以後不喜歡啊!還有十天的時間,一定有辦法的。”

“別傻了!他們不僅有皇上賜婚,更是互相喜歡,據我所知,你和西戎那沉魚公主的計畫已經失敗了,沒有什麼辦法了。”

雖然已經知道了結果,但被皇后直接這樣說出來,太子的心中還是忍不住失望難過,喃喃自語道:“失敗了?失敗了……”

皇后走到太子面前,替他整了整因為趕路,而有些淩亂的衣服,湊到太子的耳邊,小聲的說道:“太子,母后有沒有告訴過你,得不到的東西,哪怕是毀掉,也不能讓給別人。”

聞言,太子一慌,急忙喚道:“母親……”

“怎麼?怕母親對她動手?我的傻孩子啊,安寒煙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母親和舅舅都在她手上吃過大虧了,更何況,你心疼她,那誰來心疼你表妹齊陽?到現在,齊陽都還沒有找到。”

皇后此言一出,太子瞬間明白了皇后和齊王早就對安寒煙動過手,以安寒煙的聰慧,恐怕她早就知道了吧?難怪她每次拒絕他都那麼果斷。

太子低著頭,眼中多了一絲黯淡。

見太子不說話,皇后繼續說道:“當初,就是因為安寒煙,在永安寺時,葉軒才會躺在齊陽的床上,毀了名聲,才有了後續的一系列事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