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九十一章 欠我的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03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太子出了皇宮後,一直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除了在思考皇后和他說的話外。

還很擔心韓夜秋和安寒煙是否已經知道了他和沉魚公主的合作了,畢竟,現在沉魚公主已經被帶到夜府了。

太子前腳出宮,韓夜秋後腳便被皇上召到了宮中。

對於皇上的傳喚,韓夜秋早有準備,從他把沉魚公主帶回夜府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會被皇上傳喚了。

而且這傳喚……比他想像中,還要晚了一些。

韓夜秋一進禦書房,就看見皇上臉色鐵青的坐在暗前。

但韓夜秋仍然不慌不忙的向皇上行了禮,行完禮後,也不顧皇上的臉色,竟直接坐了下來。

看著韓夜秋的那張臉,又想起了韓夜秋的母親蕭惠,覺得自己終究是負了蕭惠,心中升起一絲愧疚,因此,皇上的臉色也緩和了不少,心中的怒氣也消失了大半。

“夜兒,你不打算向父皇解釋一下嗎?”

“父皇,如果你是指西戎沉魚公主的話,兒臣就沒必要向你解釋了,兒臣從不做沒有理由的事。”

聽此,皇上勃然大怒,使勁的拍了身前的桌面後,大罵道:“荒唐,你個逆子,你現在扣押的是西戎的和親公主,不是普通人,為何沒有和我解釋的必要?”

“父皇,你現在喚我來想必已經查過事情的緣由了吧,我這樣做既是事出有因,又何必解釋了?”

“我當時沒有立刻喚你來,已經很給你面子了,現在安寒煙也已經安全回到左相府了,你也該放人了。”

“再等等吧。”

“夜兒,你難道真的想激起西戎和東韓的戰爭嗎?你要知道,狗逼急了都會跳牆了,更何況是人,每一次戰爭,受苦的都是百姓啊。”

見皇上一直在叫他放人,韓夜秋實在不欲繼續和皇上說下去,站起身來轉身就往外走。

“夜兒!”皇上的聲音已有怒氣。

韓夜秋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回頭對皇上說道:“父皇,兒臣自有分寸。”

說罷,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皇上在韓夜秋的身後大喊道:“我給你五天的時間解決,如果五天內沉魚公主沒有回到驛館,那你和安寒煙的婚禮,也別想順利進行。”

韓夜秋聽到皇上的話,冷笑了一聲,放人他的確會放,但放回去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那就得看他的心情了。

這幾天,太子和韓夜秋都很忙碌,而安寒煙也沒有閑著。

解毒後,她就回到了左相府中,休息了兩天后,身體也算是勉強恢復到了之前的模樣。

謹青的傷,也徹底的好了起來。

只是左相府中,變得熱鬧了起來,除了白音幾人外,林香還派了人來保護安寒煙。

安寒煙醒來後,白音幾人就跪在安寒煙的面前,為自己的保護不力請罪,但那日的情況安寒煙看在眼裡,而且她也只習慣用熟悉的人,便沒有怪罪白音他們,讓他們繼續跟在了她的身邊。

既然安寒煙已經恢復了記憶,那麼之前的事情,大家就該好好的算算帳了。

想想自己解毒時,想起的那些事情,安寒煙的心就像針紮般難受。

安寒煙握了握拳,對謹青說道:“謹青,我們去會會大夫人葉蓮!”

“是。”謹青傷好後,也聽清兒說了,安寒煙此次被帶走,是安雨蝶和沉魚公主一起聯手的成果。

謹青心中暗暗猜想,既然是安雨蝶和沉魚公主一起下的手,那小姐為什麼要去找大夫人了?難道是想借此機會將大夫人和安雨蝶一起連根拔起?

安寒煙和謹青到大夫人的院子外面後,便被大夫人的人攔了下來,誰都知道安寒煙和大夫人不和,如今大夫人剛剛流產,還在養身子,現在放安寒煙進去,簡直就是自投死路。

雖然大夫人現在不受寵了,但畢竟她在府中那麼多年,在府中還是有不少的勢力,更何況,大夫人的背後,還有定疆侯府,他們可以心中暗暗嘲笑大夫人,但卻不敢在明面上忤逆她。

所以當安寒煙來的時候,誰都沒有想讓,都是盡全力擋住了安寒煙。

安寒煙向來不是個喜歡多說話的,她冷冷的看了一眼擋在自己的身前的那些人,十分不客氣道:“讓開!”

在她的眼神下,大夫人院子裡的人都嚇得低下了頭,手微微顫抖,但就是不敢給安寒煙讓路。

安寒煙給了謹青一個眼神,謹青立刻會意,上前便給了擋路那幾人一人一個耳光。

那幾人連忙跪下,身體顫抖,嘴裡支支吾吾的求情道:“求大小姐不要為難奴婢們。”

安寒煙沒有再理會他們,徑直走進大夫人的院子

,一小廝本想去抱安寒煙的腿,卻被謹青一腳踢開了。

此舉一出,卻是再也沒人敢亂動了。

大夫人聽著外面的聲響,也打開了門想查看情況,這一開門,卻看到了安寒煙和謹青正站在院子中間,眼神中充滿了怨恨。

這樣的眼神讓大夫人的心中隱隱不安,但大夫人還是強裝著從容淡定問道:“煙兒,你來我院子是來看望我的嗎?”

“呵呵。”安寒煙冷笑了一聲,看望?安寒煙在院子裡的石椅上坐了下來,緩緩的說道:“是啊,我就是來看望你的。”

安寒煙刻意把“看望”兩個字咬的很重,聽的大夫人忍不住一顫,她總覺得,今天的安寒煙似乎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了。

大夫人突然想起那日安雨蝶親口向左相承認是自己調開了府中的護衛,暗暗猜想,難道安寒煙就是為此時而來的?

大夫人警惕的看著安寒煙,“既然是來看望我的,那你就回去吧,我的身體已經無礙了!”

說罷,大夫人就想轉身朝房間裡走。

然後,才伸出腳,還沒來得及踏出去就聽見安寒煙說道:“葉蓮,你欠我母親的命,欠了那麼多年,你準備怎麼還了?”

聞言,大夫人臉色一變,轉身問道:“你不是失憶了嗎?難道你是裝的?真可怕,安寒煙,你竟然裝了這麼多年。”

“不管我有沒有失憶,你欠了我這麼多年的東西,是不是該還了?”

“你敢!我是這個府中的主母,定疆侯是我的父親,而你什麼都不是,我之後悔,當初聽了你父親的話,饒了你一命。”

安寒煙原本是打算直接殺了大夫人的,但現在,她改變主意了,她要大夫人體會一下當年她母親的感覺。

安寒煙緩緩起身,看也不看大夫人一眼,“你放心,我不會輕易殺了你的,你要走的路還長,要受的苦還多……我會讓你把欠我的,都一一還回來。”

說罷,安寒煙沒有理會後面大夫人失態的大罵聲,直接回了自己的悅雅苑。

定疆侯府?那她就毀了定疆侯府,看大夫人以後,還能有什麼依靠?而安雨蝶,安寒煙暫時也不想動她,安雨蝶將會是安寒煙給大夫人的致命一擊。

“白音。”

“小姐。”

“派人去留意定疆侯府每一個人的一舉一動,每天稟告。”

“是。”

大夫人和安雨蝶,安寒煙已經決定要先放一放,那麼接下來,就是在夜王府的沉魚公主了!

安寒煙畢竟馬上就要和韓夜秋成婚了,安寒煙直接就這樣過去也不太合適,難免會落人口舌。

於是安寒煙和謹青都換上了男裝,悄悄去夜王府。

到夜王府時,夜王的守衛攔住了安寒煙,但很快,他們就認出了以前經常來府中學武的謹青,自然而然的,他們也猜出了安寒煙的身份。

認出來後,兩個護衛連忙給安寒煙行禮讓行。

安寒煙滿意的點了點頭,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夜王府,這還是她第一次來她未來的家。

一進夜王府,一股喜慶的氣息便撲面而來,入眼的是滿園的紅,下人還在忙著佈置,沒有注意到府中多了兩個人,只有府中的暗衛,暗中稟報了韓夜秋,安寒煙來了。

暗衛去稟報時,韓夜秋正在畫安寒煙的畫像,一聽安寒煙來了,連忙放下手中的筆,朝前院跑去。

“煙兒。”

韓夜秋一叫,眾人才發現院子裡多了兩個男人,但看自家主子叫他煙兒,眾人立刻反應了過來,紛紛放下手中的東西行禮,“拜見王妃。”

“你們都起來去忙自己的事吧,不用在意我。”

“是。”

說罷,眾人便又開始忙活起自己手中的東西了。

韓夜秋走到安寒煙的身邊,打量了一下她一身的男裝,問道:“煙兒,你這是……”

“我這樣來比較方便,我這次來,是想看看沉魚公主的。”

聞言,韓夜秋勾了勾嘴角,“你來的正好,現在這個時機剛剛好。”

“什麼剛剛好?”安寒煙疑惑道。

“我已經讓人餓了她兩天了,現在她意志力薄弱,剛好可以借此機會問出他們上次的真正目的。”

安寒煙贊同的點了點頭,正想和韓夜秋一起去的時候,韓夜秋卻阻止了她。

“煙兒,你在門外等候就好,沉魚心高氣傲,如果知道了我們已經找回了你,一定不會再願意說出真相的。”

“好。”安寒煙尷尬的撓了撓腦袋,總覺得解了毒,恢復記憶以後,自己變笨了,這麼簡單的道理還要別人提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