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九十二章 扔出去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82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韓夜秋獨自走進了沉魚公主被關的房間,沉魚公主一見到韓夜秋,便搖搖欲墜的走到了韓夜秋的身邊,伸手想去拉韓夜秋的袖子。

韓夜秋眉頭一皺,身子微微一側,便躲開了沉魚公主的手。

此時的沉魚公主已經被關了幾天,甚至已經被餓了兩天。

沉魚公主早已失去了一個公主的風采,現在這模樣,顯得極為狼狽。

“阿夜,你府中的人竟然敢不給我飯吃,把我關在這裡,阿夜一定要替我好好的懲治他們!”

沉魚公主一直不相信韓夜秋會對她這般殘忍,一直都覺得韓夜秋只是扣押了她,而他府中的人卻陽奉陰違,害她受了苦。

但韓夜秋關注的重點,卻不是沉魚公主有沒有飯吃這件事上,而是她喚他阿夜!

“沉魚公主,男女有別,還望公主注意自己的言行,就算是西戎民風開放,來了我東韓,也當遵守我東韓的禮儀,還請公主記住,否則,別人會認為公主輕浮,不能落個好名聲。”

聽著韓夜秋的冷嘲熱諷,沉魚公主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這……一點也不像她認識的韓夜秋。

她印象中的韓夜秋雖孤傲,但紳士,雖寡言,但從容,她到現在都記得那一晚燈會上,她拉著他衣角的模樣。

想到此,沉魚公主的眼角忽然掉落了一滴眼淚,嚶嚶哭泣了起來。

韓夜秋的頭,一直望向窗外,完全沒有理會沉魚公主的傷心和失態。

見韓夜秋一直沒有反應,沉魚公主的哭泣聲終於也越來越小了。

待沉魚公主徹底沒有哭後,韓夜秋才耐心的說道:“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說出你們那天帶走煙兒的真是目的,我就放了你。”

沉魚呆滯了一下,卻又立刻笑了起來,“原來你是來問我這個問題的啊?還是為了安寒煙,你們的心中永遠都只有安寒煙,我和她比,到底差在哪裡?”

“你又是哪裡能與煙兒想比了?”

沉魚公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我哪裡能和安寒煙想比?我是堂堂的西戎公主,你竟然說我比不上一個區區的世家小姐,呵呵,可笑,真是可笑。”

韓夜秋轉過頭,從上到下,打量了一下沉魚公主,問道:“沉魚,你看看你現在的這幅樣子,你覺得你哪裡像個公主?”

“韓夜秋,我變成這樣都是因為你啊,難道你就真的從來都沒有看到過我的付出嗎?你難道眼裡就真的只有安寒煙一個嘛?你這麼喜歡她,你能確定她是否也喜歡你嗎?”

這般問著,沉魚公主的心中又升起了一絲希望。

韓夜秋和安寒煙,兩人都十分的孤傲清冷,兩人在一起一定話很少,這樣看來,東韓的太子和安寒煙反而更加相配。

“夜王殿下,你和安寒煙在一起,有話聊嗎?相信我,你們真的不合適。”

韓夜秋笑了笑,眼神堅定的對沉魚公主說道:“沉魚,你錯了,也許你從來都沒有真正的喜歡過一個人,所以不能理解那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不,我有喜歡的人,我是真的喜歡你……”

“其實你不是真的喜歡我,而是一直想與煙兒爭個高下,但這是真的沒有什麼必要,我喜歡煙兒,不管她有多喜歡我,反正我是真的認定了她,我韓夜秋這一輩子隻會喜歡安寒煙一個人,和她在一起,哪怕是一起沉默,我的心中也十分的開心,更何況,我在煙兒面前,從來都不是這般清冷。”

不知為何,韓夜秋給沉魚公主說了起來,沉魚公主聽的一愣一愣的,倒是門外的安寒煙,聽到這些話,險些落淚。

沉魚勉強扯了扯自己的嘴角,露出一個極為不自在的微笑。

“你真的,從來沒有對我動過心?”

“沒有。”

當韓夜秋說沒有時,沉魚公主自嘲的笑了笑,隨即抬起頭來,直視著韓夜秋的眼睛問道:“你說我什麼都比不上安寒煙,那你和太子相比了?”

太子?眼見就要問出自己想要知道的資訊了,韓夜秋的眼眸中都帶著光,讓沉魚公主險些看呆了去。

“你是什麼意思?”韓夜秋故作蹙眉的模樣,問道。

“太子也喜歡安寒煙,太子有權有勢,是一國的儲君,而你只是一個王爺,如果安寒煙嫁給太子,就是太子妃,未來就是皇后,嫁給你,卻一輩子只能當個王妃,能不能活到最後都還不知道,你難道不覺得太子更適合安寒煙嗎?或者是說,你確定安寒煙對太子妃那個位置沒有想

法嗎?”

韓夜秋半眯眼眸,看來安寒煙被劫走這件事,和太子也有關係啊!

“繼續說下去!”

見韓夜秋讓她繼續說下去,沉魚的心忍不住又跳的快了一些,這是不是說明,韓夜秋已經被她所說的話說動了?覺得她說的有道理了?

沉魚挺直了自己的腰,繼續說道:“沉魚認為,太子曾經敢公開提出和夜王想必,定是與安寒煙有私情的,不然太子也不會不顧自己的顏面,當眾提出和你競爭。”

沉魚看了一眼韓夜秋,見韓夜秋沒什麼反應,便繼續說道:“沉魚認為,或許太子和安寒煙早已私定終身了,只是安寒煙從小和你有婚約,又被皇上賜了婚,才沒有辦法,只得卻去求全。”

沉魚公主一邊說著,一邊還小心翼翼的觀察著韓夜秋的表情。

見韓夜秋一直沒有什麼大的反應,才默默的松了一口去。

這時,韓夜秋卻突然又開了口,“所以,你這次劫走煙兒,是要把煙兒送到太子府的?”

沉魚公主已經說到了這裡,自然沒有了後退的退路,再加上沉魚公主這幾日被關在府中,府中的人又十分的嚴格,沉魚公主並不知道安寒煙已經回來了,便開始信口開河。

“其實,是煙兒姐姐叫我幫她一把的。她和我說……說她喜歡太子。”

韓夜秋惱怒的看了沉魚一眼,“沉魚,你這般亂說,是否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

“我沒有亂說,這是真的。如果你不信,等煙兒姐姐回來了,你可以問她。”

此時,沉魚公主也是大著膽子亂說了起來,沉魚總覺得,安寒煙定是得罪了什麼人,那些人武功高強,受過專業的訓練,安寒煙落在這些人手裡,怕是也回不來了!

然而,沉魚公主還沒來得及激動和開心。

安寒煙便推門而入了。

沉魚一愣,率先反應了過來,原來安寒煙已經回來了,此時的沉魚公主似乎反應過來了什麼,雙眼瞪大,不可思議的看著韓夜秋,問道:“你是故意來套我話的嗎?”

“是的,煙兒早在被你劫走的當天,我們就已經找到她了。”

安寒煙看著憔悴的沉魚公主,笑著說道:“剛剛我在門外,聽懂沉魚妹妹說什麼要我作證什麼的?所以我就進來了。”

沉魚面露尷尬,此時,臉上已是鐵青一片,完全不知道要什麼。

“我……我……”沉魚一直支支吾吾的,一句完整的話都沒有說出來,這顯然是她意料之外的。

明明她的暗衛回報,抓走安寒煙的人不僅武功高強,而且人數眾多,在這種情況下,安寒煙是怎麼回到這邊的了?

突然,沉魚公主腦海中靈光一閃,故作關切的模樣,說道:“哎呀,煙兒姐姐,你沒事吧,當初帶走你的那波人挺厲害的,你是怎麼逃出來的,有沒有受傷啊!有什麼事的話煙兒姐姐一定要說,沉魚和夜王都會為煙兒姐姐你做主的!”

沉魚總是有意無意的暗示韓夜秋,安寒煙被抓住期間,說不定已經失身。

韓夜秋厭惡的看了沉魚公主一眼,越發的覺得沉魚公主這女子,過於心機,實在不想再與沉魚公主有什麼交集。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後,韓夜秋也不願再和沉魚公主有過多的周旋,便轉身走了。

在踏出門前,韓夜秋警告的看了沉魚一眼。

“沉魚公主,禍從口出,希望你慎言。還有,還有幾天我和煙兒就要成婚了,到時候歡迎公主來參加我和煙兒的婚禮。”

說罷,便喚道:“默。”

“公子。”

“這裡也沒有沉魚公主什麼事了,再把沉魚弄得狼狽一點,扔出府去。記住,不要送她回驛館,直接扔出去就行了。”

“是。”

正當默想走時,韓夜秋又吩咐道:“還有,讓沉魚公主從西戎帶來的所有隱衛都消失吧。這麼多西戎人在皇城中,終究是不夠安全。”

默盯了盯安寒煙,又盯了盯韓夜秋,自然知道韓夜秋這樣安排,是為了安寒煙。

默退下後,安寒煙看著韓夜秋,突然笑了起來。

“夜秋哥哥,我發現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在別人面前總是愛板著臉,但其實心裡啊,還是住著一個小孩。”

韓夜秋看著安寒煙,神色堅定的說道:“煙兒,在沒有你的日子裡,我的生活都是黑白的,只有煙兒你在我身邊,我的生活才是彩色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