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九十四章 失身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26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皇上這一句話,問的沉魚心中一沉,此刻,天子的軍威壓的沉魚差點喘不過氣來。

但她知道,此刻她不能妥協,一旦妥協,她和韓夜秋就永遠都沒有可能了。

沉魚看了韓夜秋一眼,咬了咬牙,決定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嫁給韓夜秋。

沉魚在皇上的注視下,緩緩的跪了下來。

“沉魚不敢瞞皇上,其實沉魚……沉魚在夜王府的時候,已經……”沉魚做出難以啟齒的模樣,但大家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沉魚看了一眼韓夜秋,繼續說道:“沉魚已經失身于夜王了,所以沉魚不能嫁給淩王。”

此言一出,整個禦書房都安靜了下來,韓夜秋的目光如同利箭一般,狠狠的刺在了沉魚的心上。

皇上看了韓夜秋一眼,韓夜秋對安寒煙的感情,皇上自是十分的清楚,沉魚公主在說謊,但現在這麼多人在,無論如何,韓夜秋也得給個交代。

“夜兒,這是怎麼回事啊?”

韓夜秋站了起來,看也沒看沉魚一眼,說道:“父皇,兒臣素有潔癖,向來潔身自好,這一點,想必全皇城的人都知道,沉魚公主確實是去我府上住了幾天,但是因為沉魚公主從左相府中劫走了我的王妃,本來兒臣不想計較這件事的,畢竟兒臣和王妃還有三天就要成婚了,但現在沉魚公主這一提,兒臣倒是想讓西戎,給個交代。”

聽了韓夜秋的話,沉魚瞬間臉色蒼白,不是因為韓夜秋重新計較她劫走安寒煙的事,而是韓夜秋說他素有潔癖,向來潔身自好。

這意思是,韓夜秋覺得她髒了?

韓夜秋沒有顧及到沉魚的臉色,故意裝出驚訝的樣子,繼續說道:“沉魚公主在我府中那幾日,兒臣一直在忙著找王妃,經常不在府中,莫非是哪個不知事的下人,冒犯了公主?”

韓夜秋的話可謂是沒有給沉魚留任何的面子了,被下人冒犯?沉魚身為和親公主,一旦這頂帽子戴在了沉魚的頭上,別說是嫁給淩王了,就算是嫁給那冒犯她的下人都不行,只能遣回西戎,這樣一來,丟人的可不止是沉魚了,還有整個西戎。

最重要的是,現在這禦書房中,各國的使臣都在。

沉魚還沒反應過來,烈王就快速的起身呵斥道:“沉魚,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說什麼?你還嫌自己不夠丟臉嗎?”

烈王看向皇上,行了一禮,“皇上恕罪,沉魚自小在西戎任性慣了,她只是和大家開一個玩笑。”

“不,皇上,我確定是夜王!請皇上為沉魚做主。”說罷,沉魚的頭狠狠的磕了下去。

沉魚的目的,皇上心中自然十分清楚,此時,皇上的臉上也是充滿了不悅,覺得這沉魚公主,未免也太不識相了。

但韓夜秋坐在座位上,卻再也沒理過沉魚了,這樣的伎倆,未免也太低級了……

舒小侯爺在一旁徹底懵了,韓夜秋的為人,他們幾個自是十分清楚的,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這個沉魚公主竟然如此無賴,為了嫁給韓夜秋,真是什麼話都敢說,連自己的清白都不要了。

倒是一旁的獨孤原,從頭到尾都十分的理智,他思考了片刻後,緩緩站起身來,聲音溫和的說道:“皇上,或許這其中有什麼誤會,不如先讓宮中的教習嬤嬤來給公主看看,如果公主沒有失去清白,那麼一切都是誤會,如果公主失去了清白,那這件事再議如何?”

基本上每個國家的皇宮中都有教習嬤嬤,她們除了交剛進宮的妃嬪規矩外,還是專門檢查皇上選中的妃嬪在進宮前是否是是處子之身的。

這個主意,其他幾人也想到過,只是沉魚如此大膽,他們怕沉魚真的不是處子之身,到時候反而此地無銀三百兩。

但看見獨孤原在說了這話後,沉魚便開始慌亂了,大家才稍微松了一口氣。

皇上也贊同的點了點頭,轉頭對林總管吩咐道:“去叫一個教習嬤嬤過來。”

“是。”

林總管去叫教習嬤嬤的時候,大家都在禦書房等待,沉魚的心更是七上八下,十分的不安。

在沉魚剛到皇城時,淩王初見她,也覺得沉魚公主實乃一位佳人,心中也是有不少期許的。

但現在,看見跪在地上惶惶不安的沉魚,淩王卻沒了一絲興趣,覺得淩王妃的位置給了這麼一個不識大體的女子,簡直就是可惜。

很快,教習嬤嬤就跟著一起到了禦書房,教習嬤嬤在跟所有人都一一行了禮後,便帶著沉魚到了一扇屏風後面。

一走到屏風後面,沉魚便取下了自己手上的鐲子,塞到了教習嬤嬤的手中,哀求道:“嬤嬤,此事至關重要,還請嬤嬤一定要幫我,等我進了夜王府,日後必有重謝。”

在來的路上,林總管便告訴了這教習嬤嬤一切,所以沉魚的意思,她自然也是懂得的。

她打量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鐲子,放到了自己的懷中,見教習嬤嬤收下了,沉魚以為這嬤嬤是答應幫她了,這才咽了咽口水,開始脫自己的衣物。

這嬤嬤已經收下了自己的手

鐲,沉魚本以為這嬤嬤只會隨意敷衍的檢查一下自己就行了,卻沒想到這嬤嬤檢查的格外認真。

過了一會兒後,嬤嬤才面無表情的說道:“好了,你起來穿好衣物,隨我一起出去吧。”

“謝嬤嬤。”

沉魚的聲音中,有一絲欣喜,她覺得她馬上就可以嫁入夜王府了,哪怕是做側王妃,她也願意。

沉魚和教習嬤嬤一起出來後,教習嬤嬤率先跪在了地上,將一隻手鐲,從懷裡取了出來。

沉魚見此,臉色一變,還來不及有什麼反應,教習嬤嬤就立刻說道:“皇上,這是剛剛沉魚公主給我的,剛剛老奴已經檢查過了,沉魚公主並未失身。”

沉魚一聽,立刻雙腿發軟,跪了下來,她沒想到,這教習嬤嬤收下她的手鐲,竟是要呈給皇上!

一時之間,禦書房中的每一個人都是思緒萬千。

沉魚指著那教習嬤嬤,聲音忍不住顫抖道:“皇上,皇上,她……她在說謊……”

“夠了!”皇上忍不住打斷道,“你身為一國公主,當懂禮儀,知進退,都到現在了,你還想撒謊不成?”

沉魚見事情已經沒有轉機了,索性也不再說謊了,她抬起頭來,直視皇上的眼睛,問道:“皇上,沉魚只是想嫁給自己喜歡的人,沉魚有什麼錯了?”

皇上突然沉默了起來,整個禦書房的人心中都緊緊的繃著一根弦。

皇上掃視了一圈禦書房的眾人,吩咐道:“你們先下去吧,沉魚留下,淩兒,你回去準備一下吧,三日後迎娶沉魚公主。”

淩王微微一愣,正想拒絕,但看見皇上那張鐵青的臉,只點頭道:“是。”

皇上的這句話一說出,這件事就已經定下了。

他們的婚事安排的這麼緊急,可能也是因為幾個使臣已經在東韓呆的夠久了。

但舒小侯爺這一刻,卻是怎麼都開心不起來,現在就要走了嗎?他還沒來得及見證韓穎兒那瘋丫頭的幸福了。

韓夜秋等人走了後,禦書房中便只剩下了皇上和沉魚公主二人。

皇上看著沉魚,語重心長的說道:“沉魚,自古以來,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何況,你還是一國公主,身在皇家,向來就沒有婚姻自由的權利!”

“是嗎?那為什麼韓夜秋就能娶到自己心愛的女子?”

“因為那是他母親的命為他換的自由。”

皇上的這句話說的沉魚心中一震,她緩緩的低下了頭,其實,皇上說的道理她都懂,她來和親的那一刻,便做好了心理準備,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只是她遇到了韓夜秋,又剛好誤以為自己會嫁給他,才會陷的這麼深,錯的這麼離譜。

“沉魚,今天在禦書房發生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計較了,你回去準備一下你的婚事吧。”

“謝皇上。”沉魚已經想通了,只是不知為何,眼中的淚水卻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皇上看著沉魚的背影,緩緩的歎了一口氣。

等沉魚徹底離開了後,林總管才疑惑的問道:“皇上,你為何要給這沉魚公主說這麼多啊?奴才覺著這沉魚公主可不是個省油的燈啊,為了嫁給夜王殿下,真是什麼話都敢說。”

皇上看著沉魚離開的方向,自嘲的笑了笑,“因為我在她身上,看到了曾經執著的自己。”

林總管看著皇上那黯然神傷的眼神,知道他想起了自己年輕時候的事情,也低下了頭,不再多言。

韓夜秋出了禦書房後,卻沒有直接回宮,而是去了宮中一處較偏的亭子,此時,剛剛那教習嬤嬤已經在那等著韓夜秋了。

韓夜秋看見那教習嬤嬤,連忙喊道:“奶娘!”

“夜兒。”

這教習嬤嬤原本是從小跟在蕭惠身邊的,只是後來蕭惠入了宮,這教習嬤嬤便嫁了人,但兩人卻從未失去過聯繫,後來兩人又一起懷孕,只是這教習嬤嬤的運氣不好,孩子和丈夫一起死于一場火災,才重新進宮投靠了蕭惠,給韓夜秋當了奶娘。

從小,她便把韓夜秋當自己的孩子般疼愛,韓夜秋和安寒煙的事,她自然也是知道的。

後來,蕭惠死了,韓夜秋出了宮,她就在宮中當了教習嬤嬤,只是韓夜秋經常會回來看她,這一當教習嬤嬤,就是這麼多年,在宮中也扶持了不少自己的勢力。

今天知曉了禦書房的事情後,也是自己親自跑了這一趟。

“奶娘,最近一切可好?夜兒許久不曾來看你,今天到時給奶娘添麻煩了。”

“傻孩子,你與奶娘客套什麼啊?你也長這麼大了,該忙自己的事情了。煙兒的身體可好些了?”

提到安寒煙,韓夜秋的臉上就露出了笑意。

“恩,奶娘,煙兒的記憶都已經恢復了,下次我便帶她來見你。”

“好,好,好。”

那教習嬤嬤和韓夜秋聊了幾句後,教習嬤嬤就催促著韓夜秋離開了,畢竟宮中人多眼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