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九十五章 迎親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34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轉眼間,離韓夜秋和安寒煙的婚禮便只有一日了。

夜王府和左相府都忙的不可開交。

左相府中,這事是絕對不能交給大夫人的,所以左相便將這事交給了環兒,環兒的肚子已經漸漸大了起來,左相也不敢讓她太過勞累,所以每日下朝後,便立刻趕了回來幫她分擔一些。

夜王府中的楊叔,可就沒這麼輕鬆了,韓夜秋什麼事情都不管,倒是楊叔,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生怕明日的婚禮上出了什麼差錯。

同樣忙碌的,還有奇宇軒的周宇,安寒煙可謂是周宇的伯樂,沒有安寒煙的話,周宇的店鋪永遠都不會有所改變,也做不到這麼大。

所以安寒煙成婚,他自然要親自為韓夜秋和安寒煙殺雞禮服,並且親手製作。

時間本就匆忙,這幾天周宇就不斷的在夜王府和左相府來回奔走,今日是最後一日,只剩下了給兩人改一改大小,一切都準備就緒了。

安寒煙在穿上那件大紅喜袍,第一次感覺到了緊張,似乎這一刻,她才反應過來自己要嫁人了。

安寒煙穿著喜服,周宇時不時的改動一些小細節,清兒默契的給周宇打著下手,兩人時不時的說說笑笑。

安寒煙和謹青相互看了一眼,心照不宣的捂嘴笑了起來。

“清兒,你的年齡也不小了,也到了該嫁人的年齡了吧。”

清兒一聽,臉瞬間紅了起來,小聲的嘟囔道:“小姐,清兒不嫁。”

安寒煙看了一眼清兒和周宇,故意說道:“哦,你不嫁啊?我還說白音不錯,想把你許配給他了。”

在樹上的白音聽到安寒煙點自己的名字,差點嚇得從樹上掉下去,而清兒和周宇,更是瞬間臉色蒼白。

見此,安寒煙和謹青都捂嘴笑了起來。

清兒和兩人天天呆在一起,自然知道自己被捉弄了,倒是老實的周宇,雖然不知道安寒煙和謹青再笑什麼,但卻也不能讓清兒嫁給白音。

就看見下一刻周宇便跪在了安寒煙的面前,開口說道:“小姐,我想……我想求娶清兒,請小姐不要把清兒嫁給白音。”

此話一出,安寒煙和謹青笑得更厲害了,清兒羞的小臉通紅,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周宇,罵了一聲:“周宇,你這個笨蛋,便急匆匆的跑回自己的房間了。”

周宇面露為難之色,清兒常去奇宇軒,兩人平常處的很開心,這一刻,周宇都快懷疑自己是不是會錯意了,難道清兒對他無意?

安寒煙像是看出了周宇心中的想法般,解釋道:“你放心吧,那丫頭只是害羞了。”

周宇一聽,瞬間開心了起來,“真的嗎?”

安寒煙的表情突然嚴肅了起來,對周宇說道:“周宇,我待清兒和謹青猶如我自己的姐妹一般,如果你真的喜歡清兒,回去後便去準備聘禮吧,記住,如果你欺負了她,使她受了委屈,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周宇見安寒煙讓他準備聘禮,心中一喜,連忙向安寒煙保證,一定不會負了清兒的。

安寒煙想了一會兒後,沉聲說道:“想娶我院子裡的丫頭不容易,一旦娶了她,這一輩子便只能娶她一人,不能有任何的妾室。”

“這一點請小姐放心,周宇的家規甚嚴,祖上歷代都沒有妾室這個說法。”

安寒煙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那禮服改好後,你就回去準備吧。”

周宇開心的點了點頭,改好禮服後,便離開了。

相比夜王府和左相府的熱鬧,同樣是明日要舉行婚禮的淩王府和驛館,卻格外的安靜冷清。

驛館中,只有烈王命人掛了幾個大紅燈籠,在門上和窗戶上貼了幾個喜字,淩王府,卻完全沒有準備。

第二日,整個皇城中都充滿了喜慶的氣息。

一大早,楊叔便叫人在夜王府門口吹起了嗩呐,韓夜秋更是拋棄了以往的白衣,穿起了

大紅喜袍。

韓夜秋出門迎親時,百姓們開始時還站在道路兩旁慶賀這遲來的婚禮,但走著走著,卻都跟在了韓夜秋的隊伍後面,一起跟著韓夜秋去迎親。

韓夜秋出發時,只帶了幾十人的迎親隊,但走到左相府門口時,迎親隊已經長到一條街都站不下了,那場面確實壯觀。

安寒煙沒什麼朋友,只有一個妹妹安雨蝶,和自己的關係還不怎麼好,所以這一次在左相府門口攔門的便是清兒,謹青,和韓穎兒三人。

而迎親隊和韓夜秋一起來的,則是獨孤原,舒小侯爺和林香,烈王因為沉魚公主也是今日出嫁,便沒有一起迎親。

清兒和謹青畢竟是奴婢,攔起門來,總歸是少了一份氣勢,而韓穎兒卻是絲毫不客氣,非要每個人吟詩一首,再塞一個大大的紅包才准進。

眼見幾人已經往裡面塞了不少的紅包,韓穎兒還是沒有讓的打算,幾人是勸了又勸,生怕錯過了吉時,但韓穎兒卻是不慌不忙,直到林香開門喚道:“六公主,還是開門吧,不要誤了吉時。”

聞言,韓穎兒才乖乖的開了門,舒小侯爺見此,心中升起一絲酸意。

打開門後,便有人去通知安寒煙,在等安寒煙出來的時候,韓穎兒悄悄的挪到了林香的面前,低聲道:“林香哥哥,你打算什麼時候娶我啊,我也想像嫂嫂一樣,穿上漂亮的喜服。”

林香微微一愣,隨即很快便恢復了平靜,“公主,你一定會找到適合你的人的,但林香,不是你的良配。”

韓穎兒苦澀的笑了笑,重新抬起頭,堅定道:“林香哥哥,我會等你的,等你喜歡上我。”

林香心中一痛,握了握拳,下定決心說道:“你不必等我,我永遠都不會喜歡上你。”

說罷,林香也不管韓穎兒的反應,便走到了一個離韓穎兒很遠的位置。

韓穎兒低著頭,眼眶忍不住紅了,舒小侯爺見此,忙過來安慰,“你怎麼了?”

韓穎兒揉了揉眼睛,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沒事,我開心,五哥哥和嫂嫂終於成婚了。”

剛剛那一幕,舒小侯爺看在眼裡,又怎麼會真的相信韓穎兒的話了?

就在這時,安寒煙也被環兒扶著走了出來,左相在一旁看著,笑得嘴都合不攏。

韓夜秋連忙上前迎接安寒煙,在環兒就要鬆開安寒煙的手時,安寒煙以只有兩人的聲音說道:“在府中你要小心,我會派人保護你,如果有一天你過累了這種生活,想離開,便來找我。”

環兒微微一愣,沒想到安寒煙竟然幫她到如此地步,隨即環兒也笑了,說道:“煙兒,祝你幸福。”

安寒煙的手搭在了韓夜秋的手上,對環兒說了一聲“謝謝。”

安寒煙被扶上了花轎後,一行人便浩浩蕩蕩的回了夜王府,一路上,鑼鼓嗩呐,十分熱鬧。

但淩王和沉魚公主那邊,卻是另一番景象,淩王甚至根本就沒有親自去驛館接親,自己去了紅滿樓喝花酒,只派了十個人的迎親隊伍去把沉魚接到淩王府就行,甚至連拜堂這個環節都省去了。

淩王更是沒有宴請任何一個客人。

練烈王把沉魚送走後,都趕去了夜王府。

當沉魚的花轎經過夜王府時,看到裡面那熱鬧的景象,流下了一滴眼淚,覺得那些熱鬧,原本是屬於自己的,現在卻被安寒煙給搶了。

蕭林身份特殊,左相又認識他,他便不方便出現在人前。

只在夜王府的一道屏風後面,感受了這份熱鬧。

當他看到韓夜秋和安寒煙拜堂的那一刻,他竟忍不住哭了起來,韓夜秋和安寒煙小時候都不容易,都是從小就經歷生死的人。

這麼多年來,蕭林沒有一刻是為自己而活的,都在為這三個孩子忙碌,現在這三個孩子都長大了,他在心中想著,等林香的事情解決了,他一定要去遊山玩水,好好的在外面走一走,逛一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