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九十七章 面聖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27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第二日,安寒煙早早的就起來了,韓夜秋睜開眼睛,看見安寒煙正準備起身,便一把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懷中。

“煙兒,你起這麼早幹嘛,昨晚你太累了,再多休息一會兒。”

安寒煙一聽韓夜秋提昨晚的事,瞬間紅了臉。

催促道:“快起了,還要進宮向皇上謝禮了。”

韓夜秋仿佛對安寒煙的話置若罔聞,根本就沒有在意這件事情,只緊緊的抱著安寒煙,過了許久才緩緩說道:“煙兒,睜開眼睛能第一眼看到你的感覺真好。”

聽韓夜秋這樣說,安寒煙覺得十分的甜蜜,她回抱著韓夜秋,嘴裡小聲說著:“能第一眼看到你的感覺也很好。”

說著說著,韓夜秋的嘴巴又貼了上來,安寒煙感覺到韓夜秋某處的變化,連忙推開了他,昨天晚上那麼累,她可不想再來一次,況且,現在是早上!

為了防止韓夜秋的一系列行為,安寒煙立刻從床上爬了起來,韓夜秋又想來抓時,安寒煙卻一個翻身跳下了床,韓夜秋見此,立刻變了臉。

快速的下床,將安寒煙抱了起來,正當安寒煙以為自己又逃不掉了的時候,韓夜秋卻只是把她放到了床邊,給她穿上了鞋。

“下次沒有穿鞋不准下床。”

安寒煙直覺性的點了點頭,穿好衣服後,趁韓夜秋不注意,輕輕的在韓夜秋臉上親了一下,便跑開了。

清兒和謹青見安寒煙出來,連忙上前行禮。見安寒煙一臉幸福的模樣,兩人也替她感到開心。

安寒煙再出嫁前很少來夜王府,以前的她忘記了以前的事情,對韓夜秋記憶裡那段小時候的記憶還有所介懷,也不願多來夜王府。

清兒向來是個愛跑話多的,才過來一天,府中的地方便已跑了大半,府中的人也都認識了。

“小姐,我帶你到處逛逛吧。”

安寒煙點了點頭,就讓清兒在前面帶路了。

走到一處院子時,安寒煙發現有一處放著她在悅雅苑時的秋千吊椅,還有一個小涼亭,涼亭中放了一把古琴,就連安寒煙的那些健身器材都在。

安寒煙開心的跑了過去。

清兒和謹青兩人相視一笑,這是韓夜秋昨天夜裡連夜叫人搬來的,就是想給安寒煙一個驚喜。

此時,已經回到公主府的六公主韓穎兒也已經醒了過來,她感覺她做了一個好長的美夢,夢中,林香抱著她,飛簷走壁,穿梭在大街小巷,她還夢見他撫她的發,但醒來後,發現一切都是夢,心中忍不住失望起來。

在安寒煙環顧了一圈夜王府後,又回到了韓夜秋的房間,她可還沒忘記,要進宮向皇上謝禮。

安寒煙回去的時候,韓夜秋剛好也收拾的差不多了,正當兩人想一起進宮向皇上謝禮的時候,客房的獨孤原,烈王,舒小侯爺也從夜王府的客房走了出來。

想起昨晚的一幕幕,幾人尷尬的笑了笑,都默契的選擇了忘記昨晚的事情。

在知曉韓夜秋和安寒煙要進宮去後,大家決定一起去。

沉魚公主,安寒煙和韓夜秋都已成了婚,幾人在東韓呆的夠久了,也沒有再呆下去的理由,也該進宮向皇上告辭了。

達成共識的幾人很快就準備好了一切,準備一起進宮面聖。

只是這一次,韓夜秋沒有選擇和他們一起騎馬,而是選擇了和安寒煙一起乘坐馬車,兩人新婚燕爾,格外的甜蜜。

當幾人到皇宮時,淩王和沉魚公主也在宮中向皇上謝禮。

沉魚看著韓夜秋和安寒煙兩人牽著的手,險些沒忍住沖過去推開安寒煙。

皇上看著兩對新人,卻是格外的滿意,還賞了不少的賞賜,還催促著四人早日給他生個小皇孫。

全程,韓夜秋和安寒煙都是喜笑顏開的,淩王偶爾也陪笑兩句,但沉魚卻是一直黑著一張臉,生怕別人看不出來她不開心。

當這份喜悅分享的差不多了,皇上才把注意力放在了獨孤原幾人身上。

獨孤原見皇上看過來,忙上前說道:“皇上,我們三個今日進宮來,是向皇上告辭的,我們在東韓待了許久,是時候離開了。”

“恩,這個事情,就由夜王安排吧。”

說罷,看向夜王,“夜兒,雖然你新婚燕爾,但也要認真負責的送幾國的使臣離開。”

“是,父皇。”

接著,皇上又輪流對眾人叮囑了一番後,才讓大家離開。

看的出來,幾國的使臣都和韓夜秋處的不錯,這也是皇上的目的。

幾人出了宮後,烈王看了沉魚公主一眼,還是決定走之前叮囑她幾句。

烈王走到了淩王和沉魚公主的面前,烈王對淩王行了一禮說道:“淩王,我有幾句話想和沉魚說。”

淩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說道:“請便!”

說罷,沉魚公主和烈王走到 一邊。

烈王看著沉魚公主,心情十分複雜,“沉

魚,我要回西戎了,你一個人在東韓要謹慎小心,東韓不比西戎,你千萬不要再像以前那般任性了。”

沉魚公主冷哼了一聲,反問道:“你有什麼資格這樣說?他們幾個隨時幫著安寒煙就算了,你可是我的哥哥,就算不是一個母親所生,你也用不著對我這般吧,如果不是你從不幫我,現在嫁給韓夜秋的就不是安寒煙,而是我……”

“沉魚,你為何這般執迷不悟了?韓夜秋不喜歡你,他喜歡的是安寒煙,就算他不喜歡安寒煙,能嫁給他的也只能是安寒煙,他們不僅有婚約,還有皇上賜婚,沉魚,你怎麼就不懂了?這個世界上,最不能勉強的就是感情!”

“我執迷不悟?最不能勉強的是感情?那我和淩王就有感情了嗎?為什麼我要嫁給他?”

烈王看了淩王一眼,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總之,這是我對你最後的勸告了,希望你好自為之!”

說罷,便轉身和獨孤原舒小侯爺一起走了。

但舒小侯爺卻沒有直接和他們回驛館,而是去了聚香樓找林香。

他來時,林香正坐在窗前發呆,舒小侯爺走過去,開門見山的說道:“我能和你談談嗎?”

林香看了看舒小侯爺,笑了笑,點頭道:“請坐。”

舒小侯爺一坐下,便立刻有人來為他添茶,舒小侯爺卻倒掉了茶杯裡的茶,說道:“換酒來。”

那小廝看著林香,想徵求他的同意,林香點了點頭,那小廝才趕快下去給舒小侯爺換了一壺酒來。

舒小侯爺給自己和林香倒滿了酒,說道,“我們來玩骰子,輸了的喝一杯酒,回到對方一個問題,怎麼樣?”

林香第一次見平常吊兒郎當的舒小侯爺這麼嚴肅,便點頭同意了,其實,林香也大概猜到了舒小侯爺的問題。

“怎麼玩?”

舒小侯爺想了想,說道:“點數大的贏,點數小的輸。”

“好。”

很快,便有小廝拿了一個盒子和骰子過來,聚香樓不是賭坊,所以這些東西不好找,沒有骰盅,便隨意找了一個盒子代替。

舒小侯爺拿著骰子,說道:“我先來。”

說罷,就把骰子裝進了盒子裡,開始搖了起來。

搖了幾下後,舒小侯爺把盒子放在了桌上,打開了盒子,露出了骰子的四點。

隨即便把骰子遞給了林香,林香只是隨意甩了兩下,打開,卻是五點。

舒小侯爺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你問吧。”

“你今日來,是不是為了六公主韓穎兒?”

“對!”

回答後,舒小侯爺又搖出了一個三點,舒小侯爺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手,覺得自己這局又要輸了,結果沒想到林香竟然只搖到了一個二。

林香喝了自己酒杯的酒,舒小侯爺便問道:“你是不是喜歡韓穎兒。”

這問題一問出來,林香卻沉迷了,沒有立刻回答。

舒小侯爺不滿道:“林香,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這有什麼不敢說的。”

林香又給自己的酒杯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大喊道:“喜歡!比你更喜歡!”

“那你他媽的拒絕她,你知不知道,你說那些話多傷她的心啊?”

“那是我的事情,用不著你管!”

舒小侯爺一聽,氣氛的站了起來,掀開桌子便對林香大打出手,其他的客人一看,生怕殃及到自己,連忙慌張的跑了出去。

舒小侯爺武功雖不及林香,但此刻的舒小侯爺,卻是拼了命的打法,完全沒有手下留情。

“什麼叫那是你的事情?林香,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你卻這樣不知道珍惜。”

林香給了舒小侯爺一腳,“我不知道珍惜?我是因為不想連累她,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舒小侯爺氣氛的將一張桌子向林香甩了過去,林香隨手拿起一根板凳,擋住了桌子。

兩人誰也沒有想讓,打了半天,林香沒有任何事,舒小侯爺卻變得滿身是傷。

眼見林香又要打過來,舒小侯爺已經累癱了,靠在一個柱子上,說道:“不打了,不打了,先中場休息。”

見舒小侯爺說不打了,林香才收起了自己的拳頭,靠著舒小侯爺坐了下來。

舒小侯爺看著變得一片狼藉的聚香樓,說道:“沒想到你一個酒樓的掌櫃,竟然有這般武功。”

林香沒有搭理舒小侯爺,只見舒小侯爺繼續說道:“難怪她喜歡你,你看你人長得這麼帥,武功又這麼好。”

說到這,舒小侯爺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一般,“你剛剛說,你喜歡韓穎兒,那你為什麼要拒絕她啊?”

林香背靠著柱子,眼神悲傷,“我的身上背負著家族仇恨,我是一個沒有未來的人,我不能和她在一起,她會遇見更適合她的人,但那個人,一定不是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