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九十八章 送行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81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舒小侯爺卻突然笑了起來,“林香啊,其實,你就是懦弱,你不去嘗試,又怎麼知道你沒有未來了?”

林香沉默了下來,實在不想再和舒小侯爺討論這個話題,畢竟舒小侯爺不曾知道他的過去。

“我知道,你也喜歡她,怎麼不乾脆去求娶她了?想必皇上也會很開心的。”

“林香,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才不會用自己的身份做出傷害她的事情,我問過她了,要不要和我去長狄,可是被她拒絕了,她說長狄沒有她的林香哥哥。”

林香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我要離開東韓了,說不定等我走了,她就會忘記我。”

“走?你要去哪裡?是為了躲避六公主嗎?”

林香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要去扶桑。”

舒小侯爺疑惑的看向他,扶桑那個人人都敬而遠之的國家,為什麼林香要去了?

見舒小侯爺不解,看在兩人不打不相識的份上,林香還是好心的給舒小侯爺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我的家人,都是被扶桑人害死的。”林香低了低頭,想起了過去的那段事情,“舒小侯爺,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家族的仇恨不能忘!”

“所以你在韓穎兒和仇恨之間選擇了仇恨?”

林香自嘲的搖了搖頭,“我連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又談什麼選擇了?我從來都沒有選擇的權利。只是我覺得我不能給她想要的幸福,還不如果斷的放手,每個人都有身不由己,就好像你和你父親一樣,功高蓋主,這麼多年,你和你父親不也是活的小心翼翼的嗎?”

舒小侯爺見林香說到自己,心中一怔,隨即哈哈大笑了起來,拍著林香的肩膀說道:“林香,你果然不是一個普通的掌櫃啊。”

說罷,舒小侯爺便站了起來,帶著一身傷,回驛館了。

不得不說,他被林香說服了,他突然慶倖韓穎兒拒絕了跟他回長狄。

不管長狄有多好,他和他父親終究為魚肉,活的小心謹慎,韓穎兒又是那般灑脫的性子,還不如讓她留在東韓,做一個開心的公主。

林香說的對,如果不能保證能給她幸福,還不如果斷的放手。讓她去尋找那個值得的人。

舒小侯爺回到驛館後,就發現韓夜秋,安寒煙,韓穎兒等人都在驛館。

幾人坐在驛館的大廳,桌上放著幾盤小菜和一壺小酒,見舒小侯爺回來,韓穎兒忙對他招了招手,“喂,小侯爺,你去哪了啊?我們都等了你好久了。”

看著韓穎兒的笑容,舒小侯爺也忍不住笑了,等舒小侯爺走進了幾人才發現,舒小侯爺滿身是傷。

獨孤原自然是猜到了舒小侯爺去哪,倒是其他幾人都一臉疑惑的看著舒小侯爺,作為使臣,這皇城中敢打他的沒有幾人吧。

韓穎兒突然捂著肚子大笑起來,指著舒小侯爺說道:“你這是得罪誰了啊?被打成這樣,都給你說了平常出門的時候用你那張好看的臉騙騙人就行了,不要開口說話,一定是你的這張臭嘴又口不擇言了。”

舒小侯爺目不轉睛的看著韓穎兒的笑容,捨不得移開眼睛,也許他這一次離開就再也無法再和韓穎兒相見了。

韓穎兒沒有看出舒小侯爺的想法,見他還站在原地發呆,便伸手將他拉到桌邊坐了下來。

等大家都到了後,韓夜秋的舉起自己的酒杯,對著眾人抬了抬手。

“今日一別,不知何日才能相見了,今日,就讓我和煙兒好好的為大家送行!”

說罷,大家也都舉起了自己的酒杯,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獨孤原從懷中掏出了一塊權杖,遞給了韓夜秋,那塊權杖上一面寫著南,一面寫著原。

“這是我私府權杖,如若他日需要什麼説明,我獨孤原一定傾力相助,此權杖為證!”

烈王和舒小侯爺皆是一驚,獨孤原身為南國的太子,竟向韓夜秋許下如此重要的承諾,烈王和舒小侯爺頓時臉上多了一絲尷尬,以為獨孤原僅僅是為了這幾個月的交情,而他們在國內無權無勢,只有一個名,卻幫不了韓夜秋什麼。

韓夜秋笑了笑,也不推脫客套,便將那權杖小心翼翼的收撿起來,他知道獨孤原這是在報南國的恩情。

但其實,獨孤原還有一點私心,他本是一個通透的人,東韓的形式,他也看的一清二楚,皇后,太子,齊王三人一心,淩王又娶了沉魚公主,韓夜秋在目前的形式上並不佔便宜,雖然他知道韓夜秋謀略過人,但即便如此,他也想多

給韓夜秋一個保障。

畢竟,從安寒煙嫁給韓夜秋開始,他們就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了,給韓夜秋一個保障,就是給安寒煙一個保障。

獨孤原看了看烈王和舒小侯爺,仿佛看出兩人的想法一般,解釋道:“你們不必介懷,在夜王和安姑娘成親時,我也沒有準備什麼,而你們都送了貴重東西,這就當是我補送的了。”

烈王和舒小侯爺自然知道這是獨孤原寬慰他們的話,但此言一出,烈王和舒小侯爺卻瞬間活躍了起來,心中也不再介意什麼。

這樣一來,一桌子的氣氛瞬間熱絡了起來,大家聊著聊著,舒小侯爺卻又和韓穎兒鬥起嘴來。

“韓穎兒,你以後不要再凶巴巴的了!你總是那樣的話,有哪個男孩子敢喜歡你啊?難道你想一輩子嫁不出去啊?”

不得不說,舒小侯爺的話,卻是無意間刺痛了韓穎兒心中的痛楚,韓穎兒臉上的笑意瞬間僵住了。

舒小侯爺也反應了過來,尷尬的揉了揉鼻子,訕訕的道歉:“對不起啊,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

還不等舒小侯爺說完,韓穎兒便打斷了舒小侯爺的話,又恢復了那張沒心沒肺的笑臉。

“我哪裡凶巴巴了啊?我對我喜歡的男孩子可溫柔了,再說我這麼人見人愛,怎麼會有人不喜歡我啊?”

說著,韓穎兒還用手肘戳了戳旁邊的安寒煙,問道:“你說是不是啊,嫂嫂。”

安寒煙溫和一笑,“是,是,是,我們家穎兒最討人喜歡了。”

舒小侯爺愣愣的看著韓穎兒,其實他想說的是,如果她嫁不出去,他就娶她,然而這句話終究是沒有機會再說出口了,只能話到嘴邊,卻變了一個意思。

“韓穎兒,等你哪天無聊了,就來長狄找我玩唄,到時候,我罩著你。”說著,他又用手拍了拍獨孤原等人,“還有你們,都來都來……”

烈王倒是第一個不客氣的,拿起桌上的酒杯便一飲而盡,嘴裡不停的說:“好啊好啊,說實話,我在東韓和你們相處了幾個月,還怕自己回了西戎還待不習慣了。”

此言一出,幾人皆是又贊同,又想笑。

這一頓飯,就在幾人的歡聲笑語中結束了,他們的行李早已由下人收好,轉眼就到了出發的時間,韓夜秋,安寒煙和韓穎兒將幾人送到了城門處,便向大家告了別。

舒小侯爺在走出了一段路後,卻又突然跑了回來,緊緊的抱住了韓穎兒,韓穎兒微微一愣後,也反手抱了抱他。

舒小侯爺勾了勾嘴角,放開了韓穎兒,說道:“林香是喜歡你的,你一定要堅持下去。”

他再三思考後,還是決定把這件事告訴韓穎兒,至於結果如何,就要看兩人是否願意為彼此努力了。

韓穎兒露出了一抹笑意,“你也會遇到你真正喜歡的人,在長狄,你說過,長狄很多漂亮姑娘。”

這次,卻是輪到舒小侯爺驚訝了,原來,韓穎兒都知道……

舒小侯爺豁達的轉身,沒有再回一次頭,背影十分瀟灑灑脫,只有前方的獨孤原和烈王,看到了舒小侯爺臉上的兩行清淚。

看著舒小侯爺的背影,想著剛剛舒小侯爺說的話,韓穎兒連忙轉身,朝聚香樓跑去。

無風不起浪,舒小侯爺不會無緣無故說這種話,至少這一刻,她想問個明白,她想知道,自己一直以來的努力沒有白費,她更想親耳聽到林香說他喜歡她。

當韓穎兒跑到聚香樓後,看到的卻是一片狼藉,她隨意抓住了聚香樓的一個小廝問道:“林香了?林香在哪?叫他出來見我。”

“他剛剛和舒小侯爺打了一架後,便出去了,你找他有何事?”

聽見林香出去了,韓穎兒才放開了那小廝的衣襟,難怪舒小侯爺一身是傷,難怪舒小侯爺會突然說那樣的話。

原來,舒小侯爺來過了聚香樓。

韓穎兒一直在聚香樓等林香等到了深夜,可是一直不見林香回來,聚香樓的小廝三番四次的走到韓穎兒的面前催促要關門了,但韓穎兒就是不為所動。

其實林香早就回來了,只是,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韓穎兒,便一直呆在暗處悄悄的注視著她。

重憂站在林香的身後,生怕林香一個心軟,便放棄了自己的仇恨。

“小主!”

重憂一開口,林香便立刻抬了抬手,阻止了重憂想說的話。

此刻,他只想靜靜的守護著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