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九十九章 絕不後悔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90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聚香樓的小廝歎了口氣,看了看時間,再一次走到了韓穎兒的身邊催促道:“六公主,掌櫃的今天應該不會回來了,公主還是明日再來吧。”

韓穎兒渾渾噩噩的站了起來,看也沒看那小廝一眼,便走出了聚香樓。

林香看韓穎兒一身男裝,就知道她又是偷偷跑出來的,身邊沒有帶任何的護衛,於是便悄悄的跟在了韓穎兒的身後。

此時,已經是深夜,大街上靜悄悄的,沒有任何人,但不知為何,韓穎兒卻不覺得害怕,反而很安心。

走著走著,韓穎兒突然停了下來,仿佛意識到什麼一般,迅速的回頭,但身後依然是空蕩蕩的街,並沒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

韓穎兒失望的轉過頭,這一瞬間,她卻一點都不想再回公主府了。

韓穎兒站在空曠的街道上想了想,最後迅速的轉身,朝著聚香樓的方向跑過去。

她知道他不在,但沒關係,她可以等,這一次,她不想再錯過了,她要他回來後,第一眼就可以看到她。

韓穎兒重新回來時,小廝已經關了聚香樓的門,韓穎兒便只好坐在了外面的臺階上。

所幸聚香樓隨時都有隱衛保護,還算安全。

遠處的林香看出了韓穎兒心中的想法,也在一個拐角處,坐了下來。

其實,只有韓穎兒此刻仔細的往偏一點的方向看一看,她就會看到她心心念念的林香,也正注視著她。

夜王府中,安寒煙想起下午韓穎兒突然跑掉的背影,就隱隱不安。

韓夜秋似乎看出了她心中所想,揉了揉她的頭髮,安慰道:“你就不要多想了,感情的事情必須要他們兩個去解決。”

“你說沐易哥哥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

自從安寒煙恢復記憶後,她便不再習慣叫林香為林香,而是根據小時候的記憶叫沐易哥哥,她也知道這樣不妥,但所幸,平常也沒什麼人聽見。

韓夜秋聽著安寒煙的問題,看了一眼趴在窗戶上正若有所思的安寒煙,韓夜秋笑了笑,放下了手中寫寫畫畫的比,走到了她身後,伸出兩手,將她圈在了自己的懷中。

“煙兒,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這是我們不能干涉的,你有這個時間為他們心煩,不如多花點時間,儘快給我生個大胖兒子。”

韓夜秋溫熱的氣息吐在安寒煙的耳邊,惹的她一陣難受,再加上韓夜秋說的話,更是弄的安寒煙臉頰緋紅。

也不知怎麼的,自從和韓夜秋成婚後,安寒煙竟有一種從未真正認識過韓夜秋的感覺,總覺得韓夜秋總是格外的欲求不滿,總是喂不飽……

但畢竟兩人才剛剛成婚,安寒煙對這種兩個人的婚姻生活還是格外的害羞……

安寒煙心中正暗道不好時,卻聽見了一陣敲門聲。

韓夜秋頓時臉色一黑,放開了安寒煙,與她保持了一些距離,安寒煙看著他這副模樣,竟是捂嘴偷笑起來。

看到安寒煙那竊喜的模樣,韓夜秋嘴角一勾,湊到安寒煙耳邊低聲道:“煙兒竟然如此高興,那為夫今晚一定好好犒勞你。”

韓夜秋這句話說的安寒煙心中一怔,在現在時,她就總是聽說男人一旦成婚,就會發生變化,看著越來越不在意她的意見的韓夜秋,安寒煙對這句話深有體會。

還不等安寒煙說什麼,韓夜秋卻又恢復了一副清冷的模樣,走到了剛剛那副未完成的畫的旁邊,對外面說道:“進來。”

沒有自知之明的白音聽見韓夜秋喊他進去,忙推開了書房的門,還順帶帶上了門。

只是韓夜秋的表情卻是冷的嚇人,白音只覺得這房間裡的溫度都下降了幾度,又看了看安寒煙臉上的一抹紅暈。

白音呆了呆,瞬間反應了過來為什麼韓夜秋會如此的不高興。

白音抿了抿唇,心中暗暗叫苦,這也不能怪他啊,只是他實在沒想到,兩位主子竟然會在書房濃情蜜意……

韓夜秋見白音低著頭,白天沒說話,心中有了一絲不悅。

“有什麼話就說,沒什麼話就滾!”

韓夜秋那嚴厲的聲音傳來,聽的白音忍不住一顫。

忙說道:“回公子,上次小姐……哦,不是,上次王妃要我查的事情已經查到了。”

安寒煙一聽,就知道是關於定疆侯府的事,瞬間來了興趣。

也不需要韓夜秋和安寒煙吩咐,白音便開始將自己查到的事情一一道來。

“定疆侯在北疆,可謂是一個小皇帝,屬下查到,北疆那些周邊的地方不僅每月

都會給定疆侯交稅,定疆侯還私自開採礦場。”

說道礦場,安寒煙和韓夜秋微微一驚,在東韓私自開採礦場可是一項大罪啊。

“這件事情,被定疆侯隱瞞的很好,要不是一個他們誤以為死了的老兵,被扔在亂葬場,自己又爬了起來,又被我無意之間遇見,恐怕這件事還查不出來。”

韓夜秋皺了皺眉,問道:“還有沒有?”

“還有……”白音看了安寒煙一眼,緩緩說道:“我們還查到定疆侯和扶桑也有勾結。”

這話一出,韓夜秋和安寒煙都同時想到了什麼,扶桑和東韓距離這麼遠,也不存在什麼利益之爭,更不存在什麼合作的必要,但如果他們都有共同需要對付的目標,那就很有合作的必要了!

這般想著,安寒煙又想起了重憂,重憂是最近才從扶桑而來的,看來,扶桑又要有什麼大動靜了。

這樣想著,安寒煙腦海中突然多了一種可能性,當年外祖父一家的事,是不是也和定疆侯府有關了?

正當安寒煙想的入神時,窗外卻傳來了淅淅瀝瀝的雨聲,安寒煙皺了皺眉,心中擔憂,也不知道這時候韓穎兒回去了沒有。

而此時的韓穎兒,完美沒有意識到自己正被人擔心著。

最近的天氣雖有所回暖,但晚間還是有些許寒意,尤其是現在還下起了雨。

韓穎兒坐在聚香樓門口,雙臂環著腿,冷的縮成了一團,又往聚香樓的屋簷下退了退。

看著雨落在地上,擊起的水花,韓穎兒突然感覺無比的委屈。

她將頭埋在腿間,竟開始大哭起來,她的哭聲穿過了街道,傳到了對面林香的耳朵裡,只覺得心中一痛,還是忍不住站了起來,朝韓穎兒走了過去。

重憂本想出聲阻止,但看見林香那下定決心的眼神,還是歎了一口氣,仍由他去了。

林香慢慢的穿過街道,走到了韓穎兒的面前,此時的林香已經全身都濕透了。

韓穎兒低著頭,看著熟悉的衣角和鞋,止住了哭泣,抬起頭來,對林香查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

但林香卻一直黑著一張臉,絲毫沒有要回應的意思。

“林香哥哥,穎兒害怕……”

林香看著韓穎兒這幅狼狽的模樣,不忍的撇開了視線,聲音冷的沒有一絲溫度的說道:“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走吧。”

韓穎兒心中一怔,都這種時候,他還在趕她走?

韓穎兒冷笑了一聲,站了起來,身體冷的忍不住顫抖,但眼神卻是十分的堅定有神。

“我不走,我今日來,就是想要一個確切的答案!”

“當真不走?”

“不走!”

林香看著韓穎兒,眼神卻是慢慢柔和了下來。

“那你可不要後悔。”

見林香這般說,韓穎兒以為林香又要說出什麼傷她的話。

“絕不後悔!”

韓穎兒都做好了再一次被林香傷害的準備,不管他說什麼,韓穎兒都能接受,然而下一刻,林香卻緊緊的把韓穎兒抱在了懷中。

林香的動作之快,生怕下一刻韓穎兒就反悔了般,韓穎兒呆呆的,沒有任何的反應,一時之間,自己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韓穎兒緩緩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回抱著林香,這種感覺就像做夢一般,生怕下一刻醒過來,又會把這一刻的美好變成夢。

轉眼一想,韓穎兒又主動推開了林香,明知故問道:“所以,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到底喜不喜歡我!”

林香但笑不語,並沒有正面回答韓穎兒的問題,只是抱著她,從聚香樓的後院翻牆而入了。

“你還知道回來!”

林香一落地,耳邊便傳來了蕭林的聲音,頓時心中升起了一絲愧意。

蕭林本想再訓斥幾句,但一回頭,卻看到林香不是一個人回來的,懷裡還抱著一個韓穎兒。

韓穎兒一直在外等候林香,小林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沒想到林香竟然真的接受了韓穎兒。

蕭林本想說點什麼,但看著兩人,所有想說的話都化為了一絲歎息,他看著林香一聲濕漉漉的,只叮囑了一句“去換身衣裳吧,別生病了。”便轉身走了。

蕭林走後,林香便把韓穎兒帶到了自己房間,關上門的那一刻,韓穎兒低著頭,小臉通紅,悄聲問了句,“我們這樣是不是太快了。”

聽著韓穎兒的話,林香險些將自己才喝下的一口水又噴出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