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05章 警告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08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皇太子是一個十分隨性的人,再加上武功十分的高強,一般出門的時候,極不喜歡別人跟著。

這樣的性子,也給安寒煙提供了不少的便利。

當安寒煙吃完早飯後,白音的消息也帶回來了。

“小姐,查到了,他一早就去了一個紙鳶的戲園子。”

“我哥哥了?”

“一早就出門了。”

一聽到這裡安寒煙勾了勾嘴角,這真是大好時機啊,入股沐易在,她想要溜出去,還得廢一番功夫了,現在就簡單多了。

當安寒煙走到大門處時,卻被門口的護衛攔了下來。

“小姐恕罪,主子吩咐過,沒有他的允許,小姐不能隨便出去。”

“那如果我今日非要出去了?”

安寒煙說這話時,兩個護衛齊齊抬頭,看見安寒煙那淩厲的眼神,竟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安寒煙和謹青見此,連忙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畢竟,也不是真的想和他們動手。

兩個護衛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想去攔,但看見安寒煙那肅殺的眼神,卻不敢上前,兩人實在不懂,一個千金小姐,怎會有那麼恐怖的眼神,他們不知道的是,在這之前,安寒煙可是在現在有過二十幾年的殺手生涯。

這或許是她為什麼會比別人聰慧一些的原因吧,並不是因為她真的有多聰慧,而是因為她的靈魂要經歷的比別人多一世。

安寒煙出了沐府後,便直接去了叫紙鳶的那個戲園子,想和那個皇太子,來一個“偶遇”。

如果這個皇太子是一個好人的話,以後的行動就多多少少避開他一些,但如果這個太子不識好歹的話,安寒煙倒是不介意先把他解決了,畢竟扶桑現在也沒有其他人願意當太子了,那他們的計畫就成功一半了。

只是這樣一來,受苦的就變成扶桑的百姓了。

安寒煙一走進紙鳶,就發現裡面其實就是一個小閣樓,閣樓中央就是一個舞臺。

安寒煙一走進去,目光就放在了二樓,畢竟以皇太子這樣的身份,是斷然不會做一樓大廳的。

安寒煙掃視了一圈,最後將目光集中了在了一個身穿紫色衣衫的人身上。

同時,那人也注意到了她,兩人本就氣度不凡,往那一站,其他人就成了配角,仿佛天生就是主角一般,這般姿容和氣度,想讓人注意不到都難。

安寒煙帶著謹青,就在那紫衣男子的注視下,坐到了他對面的那張桌子。

安寒煙坐下才發現,那人一雙桃花眼,充滿了魅惑,長得眉清目秀,臉上雖掛著放蕩不羈的笑容,但那深邃的眸子卻看不出任何的親近之意。

這樣的容貌讓安寒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男生女相,自古以來,這樣的容貌,命運都註定坎坷。

然而安寒煙還沒任何的反應,那人便端著酒杯,十分優雅的走到了安寒煙的面前。

安寒煙的樣貌,給人的感覺十分清冷疏遠,但那紫衣男子給人的感覺魅惑多情,於是兩人坐在一張桌上,這種感覺十分的詭異……

看那男子過來,安寒煙自然在氣度上不能落後,於是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也笑得落落大方。

那紫衣男子拿著酒杯在安寒煙的面前晃了晃,意思很明顯,是要安寒煙陪他喝酒。

但安寒煙沒有拿酒壺,而是拿了旁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以茶代酒,喝了下去,那紫衣男子見此,笑了笑,也將自己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隨後,他隨意的靠在了護欄上,那模樣是說不出的風流隨性,整個戲園子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但是卻沒有人敢靠近他,除了安寒煙。

見安寒煙遲遲不說話,那紫衣男子便只能先開口了。

“姓名安寒煙,東韓夜王妃,父親是東韓左相,表哥是沐府的那個沐易。”

他一開口,安寒煙才正式抬頭將他打量了一番,看來這個皇太子的確不簡單啊。

見身份被揭穿,安寒煙對他微微行了一禮,“太子殿下。”

“叫我沐落吧,這裡也沒有外人。”

安寒煙也不忸怩,知道他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的身份,索性真的直接喊了出來。

“沐落。”

對於安寒煙的大膽和直接,沐落還是挺滿意的,如果是其他女子,知道他是皇太子,怕是要糾結一天都喊不出他的名字。

“說吧,你來找我何事?”

安寒煙挑了挑眉,“你怎知我是來找你的?”

沐落笑了笑,語氣輕佻的問道:“那這個地方還有其他的東西值得東韓的夜王妃親自前來嘛?”

對於沐落的無禮,安寒煙並不介意,看嘴唇輕啟,臉上帶著淡淡

的笑容,說出了兩個字:“看戲!”

“莫非沐落公子來這不是為看戲的,而是有其他目的?”

沐落看著下麵臺上的戲子,臉上雖是笑著的,但眼底,卻有一絲不為人知的憂傷。

“我也是來看戲的,所謂戲如人生,每當我有想不通的事情,我就會來看看戲,看看我的人生該怎麼走。”

安寒煙抽了抽嘴角,心中暗暗想著,難怪這扶桑現在是這般雜亂景象,堂堂一國太子,竟然靠看戲來看自己的人生。

“不知沐落公子有何想不通的事情?”

沐落笑了笑,卻沒有直接回答安寒煙的問題,而是扯開了話題。

“安姑娘,你那個哥哥最近在扶桑的動作有點多呀,不知道你們意欲何為?”

“我們離開了這麼久才回家,只是想增加一點對故鄉的瞭解,怎麼?不行麼?”

“這個倒是可以,但其他的,希望你們二人還是不要參與的好,不然我也不敢保證你們能在扶桑呆多久。”

安寒煙眯了眯眼,“皇太子這是在威脅我?”

“可以這麼說吧,但安姑娘你記住了,下次叫我沐落。”

“沐公子可能還不太瞭解我,我這個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脅,鹿死誰手還不一定了,倒是沐落公子的這個名字取得真好了,沐落沒落,公子不打算換個名字麼?”

說罷,看了一眼旁邊憋笑的謹青,說道:“謹青我們走吧。”

才走了兩步,安寒煙又停下了腳步,對著身後的木落說道:“對了,沐落公子,請你還是再去打探打探我吧,你對我還是不夠瞭解。”

沐落看著安寒煙的背影,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有點想笑,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牙尖嘴利的女子。

更何況,一個女子,又能怎樣了?

回去的路上,安寒煙躺在馬車中,這個皇太子明顯是想插手這件事的,看來,自己得先給他個警告了,最重要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皇太子已經把她的一切都調查出來了。

她明明是暗中來扶桑的,也就是說,是沐府中的人出了問題,看來,在她來的時候,行蹤就已經暴露了。

想到此,安寒煙十分的鬱悶,看來重憂和沐易都不懂,最重要的不是外面的人,而是身邊的人。

安寒煙回到府中後,就開始思考,怎麼才能把府中的奸細神不知鬼不覺的給揪出來。

然而,還沒等她想到辦法,沐易便急匆匆的來了,看來沐易已經知道了她今天做的事了。

“煙兒,你今天出去了?”

“你都知道,還問我幹嘛?”

沐易無奈的歎了一口氣,苦口婆心的勸到:“煙兒,你和韓夜秋剛剛才成婚,我不希望你參與到這件事來。”

“哥哥,你怎麼不早說,早知你是這個想法,這個婚我就不成了。”

見安寒煙故意曲解自己的意思,沐易想發火,但看著這一張和自己姑母七八分相似的臉,又覺得不忍心。

安寒煙一見沐易那模樣,便開口說道:“哥哥,我知道你擔心我,但是你放心,我身邊有謹青,白音,還有白千前輩和我師父,我能受什麼傷害啊。”

沐易一聽,也覺得十分有道理,但又不想松這個口,怕安寒煙蹬鼻子上臉,所以什麼也沒說便走了。

對於沐易的行為,安寒煙便理所當然的將這理解成了默認了。所以說,她以後就可以為沐易分憂了,想到此,安寒煙又高興了幾分。

當天晚上,沐易前腳走,安寒煙便讓謹青散佈韓夜秋要來的消息。

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這個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沐府,連重憂和沐易都知道了。

但沐易知道,一東韓現在的情況,韓夜秋自然是來不了的,又想了想安寒煙今天晚上那模樣,心中便猜到了七七八八。

但重憂卻是不知道的,他只覺得這樣的消息這樣明目張膽的說出來,確實是不太好,本想去阻止的。

沐易卻先攔住了他,“如果你想惹煙兒不快的話,現在就儘管出去吧。”

“煙小主?”

見重憂疑惑,沐易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緩緩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煙兒用的計謀!”

“計謀……”重憂也不是笨蛋,能在扶桑暗中佈置這麼多年,也是有腦子的,所以很快便猜到了安寒煙的意圖,她是懷疑府中有人不忠。

但這樣一來,重憂的心中卻是十分不悅的,這個府中的人都是他安排的,每一個人他都是調查過的,懷疑這府中的人不忠,不就是再變相打他的臉麼……

重憂的臉色十分難看,沐易當然知道他心中想法,但他並不打算攔著安寒煙,他相信安寒煙不會做沒有根據的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