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06章 失明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74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第二天,安寒煙果然將府中的一個小廝帶到了沐易和重憂的面前。

那個小廝武功還十分的高強,難怪一直沒有人發現他,最後拿下他還是白千出的手,用銀針鎖住了他的行動,又刺了他的睡穴,才成功攔下他的,不然,說不定還攔不住他。

想到此,安寒煙對重憂的態度也不客氣了起來,如果她沒有去見那皇太子,還猜不到這府中出了奸細了。

“重憂!”

重憂在看見那小廝的那一刻,就意識到自己翻了錯,如今聽安寒煙一喊他,連忙跪在了地上。

“這就是你這麼多年來的安排和佈置?難怪義父不想要我們回來。”

重憂被安寒煙說的十分羞愧,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

這時,安寒煙給沐易使了個眼色,想讓沐易來當這個好人,給重憂一個臺階下,也讓重憂更加忠心於他。

看著這樣的安寒煙,沐易十分的想笑,但知道目前情況不對,便只好憋著,心中只覺得十分開心,這才是她的妹妹,那個古靈精怪的妹妹,每次只要想到安寒煙的靈魂剛剛回來時的清冷和沉默寡言,沐易就覺得心中一陣刺痛。

還好,自己的妹妹又回來了。

安寒煙本就是個動作比嘴快的,不擅長訓人,看沐易一直看著她沒反應,心中也十分著急。

當她想急中生智,再罵兩句時,沐易卻像開竅了般,開口說道:“好 ,重憂,你起來吧,你一個人要打點這麼多,有所疏忽也可以理解。”

此言一出,安寒煙和重憂都暗暗松了一口氣,尤其是重憂,此刻的他只覺得自家主子心胸無比的大度。

但他沒看到的是,安寒煙臉上的那一份竊喜。

重憂一起身,就提著那小廝想往外走,安寒煙皺了皺眉,問道:“你想幹嘛?”

重憂見安寒煙發問,連忙停下腳步,回答道:“小主,屬下要去審訊一下,看看他是誰的人。”

“不用去了!”

此言一出,沐易和重憂的視線都落到了安寒煙的身上,只見安寒煙像沒事人一樣,淡定的說道:“是皇太子的人!”

此言一出,兩人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安寒煙只能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全都招了,“我見過他了,簡單的聊了幾句,我回來就意識到不對了。”

她小心翼翼得看了一眼沐易,“就是我昨天出去的時候。”

“我猜到了!”沐易面無表情的說道。

“哦。”

就在這時,那躺在地上的小廝卻突然醒了過來,安寒煙的注意力一直沒有離開過他,自然快速的就追了上去。

其他幾人見此,也緊跟其後。

正當那小廝快出沐府的時候,白千卻突然出現在他前面,擋了去路,那小廝心知自己跑不掉了,索性也不跑了,直接回頭和安寒煙打了起來。

安寒煙知道這小廝武功高強,但她也不是吃素的,直接拔出腰間的匕首就迎了上去,這時,白音和沐易幾人也加入了戰鬥,只是這樣一來,白千倒是不好意思再上了,顯得以多欺少……

那小廝右手的劍一轉,眼見就要朝沐易刺去,眾人一慌,都忘沐易面前聚,包括安寒煙,豈料,這只是一個虛招。

只見他左手一揮,就扔出了一把白色的粉末,安寒煙心知不好,但卻來不及完全躲避開了,還是中了一部分。

見安寒煙受傷,沐易也徹底怒了,提劍而上,謹青到了安寒煙的身邊保護安寒煙,就在那小廝的劍指向白音時,沐易一劍刺穿了那小廝的胸膛。

那小廝倒地後,大家忙去看安寒煙的情況,安寒煙也是懂毒的,自是從看到那粉末的那一刻,安寒煙便猜到了這是什麼,所以心中也不著急,倒是沐易幾人顯得十分著急,只後悔沒有在那小廝昏迷時將他刺殺,導致了這樣的結果。

白千走到安寒煙的身邊,沒有先查看她的眼睛,倒是張口先罵了起來。

“你這個笨丫頭,那個明顯是虛招都看不出來,還有,動作太慢了,明明可以全部躲過了的,話說,星矢身為你師傅,我怎麼就沒看出來你是他徒弟了?”

見白千這樣,沐易卻是十分的不悅,不說現在安寒煙受著傷,就算她沒事,他也不願意別人當著他的面訓斥他的妹妹。

“前輩!麻煩你先幫我妹妹看看,不願意的話,我可以請大夫!”

沐易的話可謂是說的十分不客氣了,白千本想轉身走掉的,又不是多嚴重的毒,但又想到走前韓夜秋的囑託,又只好走到安寒煙的面前翻了翻她的眼睛。

眾人都十分安靜的看著兩人,生怕打擾了他們,倒是安寒煙,率先忍不住笑了起來。

白千蔑了她一眼,“你這個沒心沒肺的丫頭,大家都著急著了,你卻還笑得出來。”

聽白千這樣說,安寒煙還果然立刻停止了笑聲。

“沒什麼問題,中的粉末不多,只是暫時失明而已。”

“失明?誰失明啊?”剛剛從外面買酒回來的星矢一聽,連忙笑嘻嘻的問道。

然而,一踏進院子,見眾人的視線都落在他身上,他只好尷尬的收回了自己的笑,一下秒,就看見了被人群包圍的安寒煙和一具屍體。

這一瞬間,星矢就明白了過來。

“煙兒。”星矢輕輕的喚了一聲。

“師傅,你又去哪了啊?”

星矢沒有理會安寒煙的詢問,只走進看了看安寒煙眼角殘留的粉末,開始大罵起來:“狗日

的,是誰?趁老子出去買酒,傷我徒兒。”

白千不悅的看了星矢一眼,“你還知道這是你徒兒啊!”

說話時,白千故意望瞭望星矢手中的酒罈,星矢連忙尷尬的藏了藏,只悄悄說道:“煙兒對不起啊,師傅都已經饞了好多天了,想不到我一走,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不過你不要擔心哈,你中的粉末不多,過兩天自己就好了。”

“好。”

沐易看了兩人一眼,便將安寒煙扶回她自己的院子了,並且叮囑謹青,這兩天小心伺候安寒煙。

而此時的東韓也不太平,自從太子被降為皇子後,甚至連夜王和淩王都不如,至少他們還有封號,而現在的太子,除了有一個做皇后的母親,其他的幾乎一無所有。

這樣的情況,讓太子也十分的著急,相比之下,皇后還算淡定的多。

她十分的清楚,現在這種情況,廢了太子,也不會再立太子,只是她十分的好奇,安寒煙離開了這麼久,究竟是去了哪裡!

皇后一向多疑,總覺得安寒煙和韓夜秋在暗中謀劃著什麼,不然也不至於她一離開,太子之位就被廢。

但她不知道的是,太子之所以被廢,只是因為她那愚蠢的行為。

太子被廢後,朝中很多投靠他的大臣就倒戈了,倒是淩王,最近混的風生水起,雖然他和沉魚之間沒什麼感情,但兩人似乎達成了什麼不為人知的協定。

淩王幾乎解散了自己院子裡所有的侍妾,在外人看來,淩王是對沉魚公主用情至深,但實際怎麼樣,只有兩人知道。

所以這樣一來,朝中就形成了兩大頂柱,夜王是靠軍工,平時又不愛拉攏百官,所以他這方多為武將,而文將則多投靠于淩王,畢竟理論上分析,淩王娶了西戎公主,勝算還是要大一些。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前太子的勢力就這樣快速的瓦解了。

同樣著急的還有左相,韓夜秋對左相的作風一向看不順眼,再加上上次兵部侍郎參前太子一本就可以看出,他已經是韓夜秋的人了,更重要的是兵部侍郎是右相的兒子。

那是不是說明,右相也已經投靠了韓夜秋?

這樣的情況下,韓夜秋卻偏偏對左相的示好視而不見,左相又多次求見安寒煙,卻一直被韓夜秋以安寒煙身體不適的藉口推脫。

眼見曾經向自己示好,但自己拒絕了無數次的淩王勢力都起來了,然而自己這邊還沒有著落,也難怪左相心中著急。

尤其是自己和定疆侯府的關係也破裂了,眼見左相的勢力一天不如一天。

在這樣的情況下,安雨蝶又找上了左相,左相本不想見她,她卻說有辦法解左相的燃眉之急。

左相本以為安雨蝶是有辦法讓韓夜秋接納他,卻沒想到安雨蝶卻給左相出了另外一個主意。

“父親,如今夜王不待見你,恐怕你也是看的出來的,而淩王被你拒絕多次,恐怕也早已心生嫌隙,依女兒看,父親現在唯一的出路,便是前太子!”

左相一聽,連忙狠狠的瞪了安雨蝶一眼。

“糊塗!你都知道是前太子,已經失勢,難道你覺得我們府中情況還不夠緊迫嗎?”

安雨蝶微微一笑,“父親,不是蝶兒糊塗,富貴險中求,在前太子落魄之時,你還能幫他,那麼等前太子起來之時,就是父親富貴之時。”

“他都已經成為廢太子了,還能怎樣?”

“父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別忘了,他還有一個做皇后的母親,還有一個齊王是舅舅。”

左相聽到這裡,卻是若有所思起來,不得不說,安雨蝶說的話,卻是有幾分道理,只是太過冒險。

安雨蝶看左相的樣子,便知道了左相已經動心了,也不再多說什麼,便退出去了,以她對左相的瞭解,左相定是會同意的。

然而安雨蝶不知道的是,她前腳走,環兒後腳就來了,環兒的孕肚以十分明顯,她手中端著剛煲好的湯,走到了左相的面前放好。

看著他滿面的愁容,環兒又走到他身後,為他按起了頭,這樣的環兒讓他想起了一個人,興許是年齡大了,競對年輕時做的事感到後悔了。

“老爺是在煩惱什麼,不妨給環兒講講,興許環兒還能為老爺解解憂。”

如果是以往,左相是定不會說的,但今日,他的心情格外的煩躁,再加上又想起了安寒煙的母親,想珍惜眼前人,便將剛剛安雨蝶說的又再講了一邊。

環兒是站在左相後面的,以至於左相沒有看見環兒眼中那一抹恨意。

見環兒不說話,左相便拉著環兒的手,讓她在旁邊坐了下來,環兒立刻將眼中的恨意斂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憂色。

“你有身孕,就不要太過勞累。”

“老爺,有些話環兒不知該不該說。”

“你說吧。”

“老爺,環兒認為現在老爺切不可三心二意,老爺曾經想投靠前太子,又與淩王糾纏不清,所以現在夜王才對老爺有所忌憚,這是正常的,如果在老爺在堅持一下,說不定夜王就看到你的誠意了,但如果老爺這時候又去找前太子的話,那前太子會怎麼想,更何況,煙兒終究是嫁給了夜王,這在外界看來,老爺已經是夜王的人了。”

左相認真的思考著環兒的話,思慮再三後,將環兒摟在了懷裡,感慨道:“還好有你提醒。”

安雨蝶一連等了幾日,都沒有等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她向左相提出這個建議,也不過是因為她喜歡太子,想助他一把而已,但她沒想到,這第一步都如此的困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