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07章 駕崩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299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扶桑太后一直催促著皇上給沐易一個封號,但皇上遲遲未應。

如今老太后的身體日漸衰弱,眾人也替沐易捏了一把汗。

太后之前還能下床走動幾步,可現在太后連床都下不了呢,這其中最為著急的就是重憂了。

安寒煙把白千叫到了身邊,問了問老太后是否還能治,但白千的答案是老太后是壽終就寢,並不是病,安寒煙就懂了,看來,老太后這條捷徑是走不了呢。

安寒煙再三思考後,還是決定要想辦法公開自己的身份,至少,有些面子和尊敬還是要給夜王妃的。

“謹青,去把重憂給我喚來。”

“小姐,現在嗎?”

“對。”

“可是,小姐,你的眼睛……”

“沒關係,我只是暫時失明,又不是永久性的,更何況我只是眼睛看不見,我的腦袋還是能轉動的。”

謹青想了想,說了聲“是”便出去了,走之前還特意吩咐了白音把房間盯緊了,安寒煙眼睛看不見,她走哪都是不放心的,腳步也是放的特別快,所以沒過多久,重憂便已經到了安寒煙的房間。

“煙小主!”

“重憂,我問你,扶桑可有什麼大型的活動?”

重憂凝眉想了想,搖了搖頭,又想起安寒煙看不見,才開口說道:“沒有。”

這樣一來,事情可就沒那麼好辦了……

正當安寒煙無計可施的時候,外面卻突然傳來消息,老太后駕崩了。

聽到這個消息安寒煙勾了勾嘴角,“這不就有了嘛!”

老太后雖是有意幫助沐易,但安寒煙對這個從未見過的曾祖母還是沒有任何好感,要說當年發生的事情,她一點都不知情,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她卻從未插手管過。

哪怕是當時外祖父一家被滅門的時候,她都一直未曾伸出援手,雖說爭這個皇位是各憑本事,但有一句話說的好,虎毒不食子,這個老太后能看著自己的兒子一家就這樣死去,想來年輕的時候,也是個狠角。

她現在想幫沐易要個封號,也不過是因為自己老了,心中多少對他們一家有所虧欠,想盡她所能還一點罷了。

只是,她的時間終究是不夠。

重憂看著安寒煙的樣子,也猜到了安寒煙想幹嘛,他眉頭微蹙,問道:“煙小主,這個事情,不用稟告易小主嘛?”

“你覺得如果告訴了哥哥,他還會讓我去嗎?”

“可是……”自從安寒煙的眼睛受傷後,重憂就一改往日的態度和想法,覺得也許真的不該把安寒煙牽扯進來。

“重憂,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放心吧,我的眼睛明日就會好,你也是知道的,扶桑現在這種情況,是真的很需要我的身份,雖然我們東韓和扶桑距離十分遙遠,但想必他們也查的到,我們東韓與南國交好,如果真的要撕破臉,找南國借個道,也不是不可。”

其實安寒煙自己也知道,她把話說得重了,東韓現在情況複雜,也不是她說了算的,只是她現在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讓重憂相信她。

“好了,重憂,你走吧,記住,這個事情不要告訴哥哥。”

“是。”

重憂一走,星矢便從外面走了進來,“你這丫頭,就是愛瞎操心,管了東韓的事情,現在又來管扶桑的事情。”

安寒煙微微一笑,知道星矢是來給她檢查眼睛的,笑著道:“師傅,我的眼睛已經差不

多要好了,你不用天天來的。”

星矢白了安寒煙一眼,不屑的說道:“是那人不想傷你,如果他真的想傷你,你覺得你現在還能好好的坐在這裡嗎?”

“師傅,你這話就說的不對了,都已經傷了我了,又何來的不想傷了?”

星矢聽安寒煙這般說,在她的旁邊坐了下來,耐心的解釋道:“扶桑有巫蠱之術,但他們最擅長的還是毒,那人身上藏了多種毒,但卻用了一種只傷你眼睛的毒,很明顯,他只是不想要你攪和這扶桑的事情。”

這個事情,是安寒煙沒有想到的,那人明顯是皇太子派來的,看來皇太子是想要她置身事外啊,不,準確的說皇太子是想保持扶桑的和平穩定。

只可惜大家立場不同,這皇上,他們是絕對沒有辦法原諒的,看來,得找個方法向這皇太子透露一下,他們對皇位無意了。

只是這朝中的大臣,是避不了一場大換血的。

在扶桑,太后的屍棺是要抬到大街上走一圈,接受萬民朝拜的,太后的慈善形象一向深入人心,所以萬民在朝拜時,也是十分真心的。

長長的街道兩旁跪滿了人,人雖然十分的多,但卻格外的安靜,這一點,倒是讓安寒煙沒有想到的。

當安寒煙一襲喪服出現的棺槨的前面時,大家都十分的驚訝,竟然會有人敢攔老太后的棺槨,一時之間,人群才開始沸騰起來。

安寒煙眼角噙淚,緩緩的跪倒了棺槨的面前,人群中才再一次安靜了下來。

安寒煙故意提高了音量,大聲的喊道:“不肖子孫安寒煙,特來向曾祖母請罪!”

說完,便向老太后的棺槨磕了一個頭,人群因為這句話再次沸騰了起來,皇上的這個位置是怎麼來的,扶桑大多數人都知道,所以安寒煙這樣說,大家都猜出了她的身份,紛紛交頭接耳起來。

而遠處的一處酒樓的二樓,一個紫衣男子和一個女子正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

從他安插在沐府的人被清理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安寒煙必定會有所行動。

這樣看來,安寒煙倒是挺會挑時機的,機會把握的剛剛好。

“怎麼?對她感興趣了?”那女子緩緩問道。

但皇太子卻顯然不想回答她的這個問題,他手撫了撫桌上的酒杯,說道:“姑母,落兒只想問你,曾祖母在走之前,召見的最後一個人就是你,曾祖母到底對你交代了什麼了?”

坐在皇太子對面的,正是當今皇上的女兒,沐言公主!

沐言公主的母親早逝,從小就在老太后身邊長大,老太后對她格外的寵愛,所以兩人關係是極好的,要說對老太后的瞭解,沐言敢稱第二,怕是就沒有人敢稱第一了。

只是沐言至今未嫁,皇上多次賜婚都被她以死拒絕,傳言她一直在等一個人。

“憑落兒的聰慧,應該能猜到,又何必再問我了。”

“我問,是因為我想知道姑母心中的想法!”

沐言公主看向了依然跪在地上的安寒煙,緩緩說道:“過去的事情,我還是知道一點的,只要他們不做出逾越的事情,我會盡我所能,保他們平安。”

“那姑母,如果皇祖父下令殺他們了?”

沐言笑了笑,端起了桌上的茶杯,輕抿了一口,緩緩說道:“怎麼做還不是落兒你一句話的事情。”

“姑母,這次,你是真的高看了我了,這兄妹二人本就不簡單,此次又是有備而來,這次已經不是一句話的事情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