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09章 見面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87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自從安寒煙的身份也曝光了後,沐易和安寒煙在扶桑做事也順利了起來,對於沐易所做之事,安寒煙大多都不會過問。

畢竟,她還是十分相信沐易的能力的。

扶桑和東韓比起來的好處就是,扶桑的皇室沒有那麼多的勾心鬥角,扶桑的皇位更像是燙手的山芋,人人都不願意接,整個國家,基本上就靠沐落撐著。

就憑這一點,安寒煙就又對沐落高看了幾分。

正當安寒煙想的入神時,窗戶卻發生了一聲輕響,安寒煙想起了前幾天的奸細,以為又是府中的哪個下人來聽牆角。

連忙取出枕下的匕首,便向窗前靠近。

此時已是深夜,房間裡也沒有點燈,安寒煙只能靠自己的判斷出手,然而匕首一出,她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聞到那熟悉的味道,安寒煙連忙扔了手中的匕首,回報著他,心中暗暗的罵自己愚蠢,如果是其他人,白音他們又怎麼會沒有發覺了,更何況現在整個沐府,就她的院子如銅牆鐵壁般,誰會那麼大膽,來她的院子打探消息啊。

安寒煙笑了笑,說道:“你怎麼來了?看來,你這翻窗的毛病是改不掉了。”

韓夜秋寵溺的揉了揉安寒煙的頭髮,“翻窗也只翻你房間的窗啊。”

說罷,就把安寒煙打橫抱起,放到了床上。

趁韓夜秋脫衣的時間,安寒煙往床裡挪了挪,給韓夜秋騰出了一個位置,躺在床上看著韓夜秋的一舉一動,安寒煙只覺得心中暖暖的。

看著地上的那把匕首,韓夜秋的眸子暗了暗,問道:“為什麼在枕間放匕首?”

安寒煙努了努嘴,“習慣了,更何況,府中前段時間才揪出了一個奸細,我還是很不放心的,這樣要睡的安穩一些。”

聽著安寒煙這樣說,韓夜秋心中有一絲心疼,躺在了床上,把安寒煙摟在懷裡,說道:“煙兒,你的匕首可以放下了,以後,我會保護你!”

“恩,等扶桑的事情處理好了,回東韓以後,我就不用匕首了,給你生個大胖兒子,天天在家相夫教子好不好?”

韓夜秋聽了,忍不住發出一聲嗤笑,調侃道:“原來煙兒想為我生個大胖兒子了。”

安寒煙小臉一紅,忍不住錘了錘韓夜秋的胸膛,懊惱的說道:“你如果再笑話我,我就收回那句話。”

“好好好,是為夫的錯,為夫不說了。”

說到這裡,安寒煙仿佛想起了什麼一般,掙脫了韓夜秋的懷抱,撐著手臂問道:“夜秋哥哥,你怎麼會來扶桑啊?現在東韓的情況那麼亂,你不用在東韓坐鎮的嗎?”

“煙兒,你放心吧,東韓有默在,是出不了什麼大亂子的,你離開這麼久,我想你了,想來看看你。”

安寒煙的心裡甜滋滋的,如果可以,她是真的不想和韓夜秋分開,但他們各自都有各自的職責。

“對了,夜秋哥哥,東韓現在是什麼情況啊?”

“煙兒,我們這麼久沒見,是不是應該先說說我們自己的事情?”

安寒煙正疑惑著自己什麼事情時,韓夜秋卻一把把安寒煙壓在了身下,安寒煙瞬間反應了過來韓夜秋說的是什麼事情。

韓夜秋一遍又一遍的親吻著安寒煙,溫柔又小心,尤其是安寒煙的眼睛,當得到白音的消息後,韓夜秋便放下手中的所有事情,連夜趕往了扶桑,路途上看到安寒煙的那封信後,才放下心來,看著信上安寒煙的字跡,韓夜秋就知道安寒煙已經好了。

只是心中什麼內容都有,唯獨少了她受傷的事情,安寒煙在扶桑離他太遠,這讓他感覺十分的擔憂,但他卻不能阻止她。

從來都沒有什麼事情,讓他覺得掌控不了,除了安寒煙,每次他擔憂安寒煙或是安寒煙受傷時,他都會意識到,自己還是不夠強大!

感覺到了韓夜秋的小心翼翼,安寒煙慢慢的回吻著韓夜秋,一吻結束時,安寒煙才問道:“夜秋哥哥,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韓夜秋捋了捋安寒煙額間的頭髮,湊到安寒煙的耳邊,悄聲說道:“為夫只是著急了,煙兒可聽說過小別勝新婚,今晚,煙兒可得好好犒勞為夫。”

安寒煙自然知道韓夜秋定不是因為這事,但聽見韓夜秋這樣說,瞬間腦袋一片空白,沒法再去思考其他,整個人都陷進了韓夜秋的柔情中。

第二日,韓夜秋和安寒煙一起出了房間,倒是驚呆了謹青,她可從來沒有收到韓夜秋來了的消息。

謹青惱怒的瞪了一眼暗處的白音,覺得白音沒有早點告訴她,害的她

洗漱的杯盞和早飯她都只準備了安寒煙一個人的。

白音卻也只能聳了聳肩,這件事,他也是昨晚才知道的。

簡單的用過了早飯後,韓夜秋便拿出了一張人皮面具貼在了自己的臉上,這容貌倒是變了,只是這氣質和威嚴,怎麼看也不像一小廝。

韓夜秋到扶桑的消息自然是不能洩露出去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韓夜秋還是選擇了人皮面具,充當起了安寒煙的護衛,反正安寒煙出府的機會也不多。

沐易幾乎每天都要到安寒煙這來一趟,今日也不例外,只是這次來,他發現了一些不一樣的地上,比如暗處的暗衛多了,也沒以前那麼隨性了,只是謹青不像往日那般,跟著安寒煙寸步不離。

沐易去到安寒煙的院子時,安寒煙正準備去花園裡走走,她的後面跟著一個小廝護衛,雖然韓夜秋貼了人皮面具,但沐易還是一眼就看出了他。

沐易勾了勾嘴角,對他點了點頭,以示打過了招呼,難怪這院子裡氛圍這般奇怪,原來是他來了。

“妹妹,許久沒和你一起下棋,我們到你房間切磋一下吧。”

聽沐易這般說,幾人都是玲瓏之人,瞬間猜到了沐易和韓夜秋有話說。

“好。”

說罷,幾人便朝安寒煙房間走去了。

一進房間,沐易就把門關了起來,韓夜秋索性吧自己的人皮面具也取了下來。

“你怎麼來了?東韓情況怎麼樣了?”

韓夜秋挑了挑眉,看了看兩兄妹,說道:“不愧是兄妹啊,連問的問題都一樣。”

沐易聽了這話,忍不住笑了起來,調侃道:“我聽這話怎麼有股酸溜溜的味道,怎麼,你作為東韓夜王,搶了我唯一的妹妹就算了,莫非,你還要吃我這哥哥的醋不成?”

韓夜秋白了沐易一眼,吃醋算不上,只是還真的挺羡慕他天天都可以見到安寒煙。

只是想起前段時間的事情,韓夜秋又忍不住要興師問罪。

“林香,你是不是有必要向我解釋一下前段時間的事情?”

“這裡是扶桑,人多口雜,叫我沐易!”

“叫什麼都一樣,我把煙兒交給你,你卻保護不好她,還讓她受了傷,還好她現在無恙,要是她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你覺得你現在還能站在這裡和我說話?”

這一刻,安寒煙才知道為什麼韓夜秋昨晚那麼反常,原來韓夜秋早就已經知道了她受傷的事情。

沐易一聽是安寒煙前段時間受傷的事情,心中也十分的內疚,只是韓夜秋這盛氣淩人的態度,讓他十分的不爽,“夜王殿下不要忘了,這裡是扶桑!不是東韓。”

“扶桑又怎麼樣?我進沐府到現在都沒有人發覺,你不覺得你的速度未免太慢了嘛!”

韓夜秋一句話就戳中了核心問題,現在沐易手下的人不管是品質還是數量,都沒有達到他要求的!

沐易沒有再和韓夜秋糾纏這個問題,又繼續問道:“你剛剛還沒回答我,東韓現在怎麼樣了?”

“東韓那邊有我,你把扶桑負責好久對了!”

沐易本是想問韓穎兒的情況的,韓夜秋也自然知道沐易的心中想法,他故意避而不答,就是想逼沐易自己問出來,但沐易也是一個十分固執的人,韓夜秋越是這般,他就越不想問,最後兩人的談話只能不歡而散。

沐易走後,安寒煙就問道:“夜秋哥哥,你明知道我哥哥只是想問穎兒的情況,你為什麼不說了?”

“你哥哥連自己的感情都不敢面對,又有什麼資格去過問穎兒的好與壞了?”

韓夜秋的話,安寒煙卻是十分不贊成的,“他不是不敢面對,而是不想連累她,穎兒性子單純,扶桑現在的情況你也看到了,當初我來的時候,哥哥也是想盡了辦法不讓我參與扶桑的事情。”

見安寒煙有些急了,韓夜秋拉起了安寒煙的手,說道:“煙兒,我真希望你恢復記憶的時候只想起了我一人,這樣一來,就只有我在你心中會是特殊的,更何況,願不願意參與進來,這是穎兒自己的意願,就像你一樣,他不讓你參與,你還不是想盡了辦法在灘這趟渾水。”

安寒煙看著韓夜秋的眼睛,真誠的說道:“夜秋哥哥,我很慶倖我恢復了記憶,在我失意期間,我沒有朋友,沒有家人,我覺得我的世界就是黑白灰。”

“可當我想起了你們後,我第一次發現,我的生活也能是彩色的,雖然有很多的不如意,但至少有人能讓我去愛,也有人讓我去恨了,這些感情對我來說,都是彌足珍貴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