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10章 針法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80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韓夜秋在扶桑呆了這麼久,書信不斷,安寒煙和韓夜秋都知道,兩人能呆在一起的時間不多了,所以兩人大多數時候都形影不離,在沒人的時候還會拉拉小手。

誰也不願意先開口談論走的話題,但這些問題終究沒法一直逃避。

韓夜秋還是率先開了口,“煙兒,今晚我就得離開了。”

安寒煙的身體微微一僵,她知道他終究是要離開去處理東韓的事情的,但是她沒想到這麼快。

“怎麼這麼突然?”

韓夜秋輕輕的將安寒煙摟在了懷裡,“對不起。”

“沒關係,我的夫婿是個有擔當的人,當以大局為主,等東韓和扶桑的事情都解決了,我們就好好出去走走好嘛?”

安寒煙這話本是無意間說出來的,但出口後,安寒煙就後悔了,自古成王敗寇,贏了就得天下,至尊無比,只是從此便只能在那深宮中,而敗的話,則只有死路一條。

不管是哪種情況,韓夜秋都是沒有辦法,也沒有時間好好出去走走的,正當安寒煙想辦法彌補時,韓夜秋卻發出了一聲輕笑,語氣寵溺,“好好好,都依你,煙兒,我一定會帶你去的。”

雖然知道不容易,但安寒煙還是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

“煙兒,我走後,你一定要小心,能叫白音他們做的事情,就儘量叫他們去做,不要自己去冒險。”

“恩,好,你放心吧,我可懶了,你看你來這麼久,我幾乎都沒有出過門了,而且這邊還有哥哥。”

提起沐易,韓夜秋眼中反而升起了一絲擔憂,提醒道:“煙兒,你哥哥雖能力很強,但終究是在江湖呆的久了,有很多朝堂上的事情,你還是需要提點他一下,朝堂之人,心裡的彎彎扭扭特別的多,不似江湖人士那般直腸子,這一點,你還是得替你哥哥看緊一點。”

聽韓夜秋這樣說,安寒煙的嘴角勾了勾,她知道,韓夜秋雖表面對沐易不滿,但內心其實也十分的關心他。

“恩,好,我會注意的。”

韓夜秋抬頭看了看天色,兩人剩下的時間不多了,韓夜秋思考了許多,生怕還有什麼事情沒有交代。

韓夜秋一向深謀遠慮,做事小心謹慎,但在安寒煙的面前,總覺得自己做的還不夠,想說的終究是太多了,最後那些話終究是沒有說出口,化成了一絲歎息。

安寒煙是何其的聰明啊,他說的這些其實她都能想到,她也有能力保護自己,他說的這些其實不需要他提點的。

韓夜秋把安寒煙拉出了自己的懷中,不舍的看了她一眼。

“我馬上就要走了,走前我還有些話要與你哥哥說。”

“是為了穎兒的事嗎?”

韓夜秋點了點頭,“也不全是。”

安寒煙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輕笑,“沒想到堂堂東韓夜王竟當起了紅娘。”

韓夜秋無奈的歎了口氣,裝作無奈的模樣,故意說道:“唉,沒辦法啊,誰讓你那哥哥這麼喜歡逃避啊,我那妹妹便只能主動一點了,還好東韓我派人盯著穎兒,不然穎兒都偷跑幾次了。”

韓夜秋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想他一生英明神武,但卻連兩個女兒都管不住,一個是自己的妻子安寒煙,一個是自己的妹妹韓穎兒。

見天色不早了,韓夜秋說道:“煙兒,那我就先去找你哥哥了。”

“恩,好。”

說罷,韓夜秋就朝沐易的房間去了。

安寒煙看著韓夜秋的背影,一直到韓夜秋的背影消失在轉角,安寒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所有的柔情都化為了一聲哀歎,嘴裡嘟囔著:“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韓夜秋走了不久,白千就到了安寒煙的院子裡,安寒煙還正為韓夜秋的事情發愣,以至於白千叫了好幾遍安寒煙,安寒煙才做出應答。

白千不悅的看了安寒煙一眼,問道:“我說王妃啊,你好歹也是一個習武的,怎麼警惕性就那麼差了?”

一旁的星矢面露尷尬,他終究是安寒煙的師傅,白千這話不就是拐彎抹角的說他嘛,當星矢正準備反擊時,安寒煙卻先星矢一步開了口。

“這不是有前輩們和白音在嘛,如果真的有什麼居心不良之人,怕是還沒靠近這院子,就被幾位給發現了,你們說是不是。”

白千看著伶牙俐齒的安寒煙,這麼一頂高帽子戴上來,他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能悠悠的說了一句:“我還是喜歡原

來話少高冷的王妃。”

安寒煙知道白千說的是她靈魂剛剛回來的時候,那時候的她一身戾氣,對白千的話,安寒煙也不介意,知道兩人不會平白無故的來找她,既然來了就說明一定有事。

於是便安靜了下來,靜靜的等兩人說明來意。

“王妃,我問你,上次我抓府中那人時用的針法王妃覺得怎樣?”

“甚妙,攻其不意,對方在意識到的時候也來不及躲避,尤其是近戰!”

“那王妃你想不想學?”

白千此言一出,安寒煙忍不住震驚,白千和星矢一向不和,而安寒煙又是星矢的徒弟,白千這樣的決定著實是出人意料。

白千看出了眾人心中的想法,忍不住問道:“難道我在你們心中就是那麼小氣的人麼?”

安寒煙還沒說話,星矢和謹青卻連連點頭。

白千尷尬的咳了咳,才說了實話,“好了好了,你們不要這樣看我,其實是公子吩咐的。”

說罷,又轉頭看向安寒煙,說道:“王妃啊,這可是我壓箱底的功夫了,我這一生沒什麼徒弟,教給你也算是傳承了,你可要好好學啊!”

白千這話,說的隱晦,安寒煙卻還是懂了,只是星矢終究是她的師傅,再拜一個師傅,尤其是白千,安寒煙還是覺得有必要先征得星矢的同意。

當安寒煙的目光掃向星矢時,星矢對安寒煙點了點頭,同意了,安寒煙是他的徒弟,他自然也是希望安寒煙過的好,更重要的是,白千的這套針法,著實是厲害,教給了安寒煙,也是給安寒煙的安全加了一層保障,也讓他們要放心一些。

安寒煙見星矢答應,她自然也不會忸怩,她一向都不會做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事。

安寒煙徑直拿起桌上的茶盞,倒了兩杯茶,放在了白千和星矢的面前,拜了拜,“煙兒拜見兩位師傅。”

白千將方才安寒煙和星矢的互動看在眼裡,雖然心中不悅,但其實對安寒煙也是真心滿意,再加上這事是韓夜秋所囑託,所以只是不悅的對星矢輕哼了一聲,便將手中的茶一飲而盡了。

星矢心中知道,安寒煙之所以給他倒這一杯茶是因為兩人當初拜師拜的隨意,甚至是兩人打賭,才讓兩人成了師徒,安寒煙這一舉動,是在告訴他,她是發自內心的認可他這個師傅,這樣想著,星矢的心情不由愉悅了幾分。

白千這人平常雖然話多,但當起師傅來卻是有模有樣,白千在教導安寒煙時,不似星矢那般隨意,甚至一改往日的性子,變成了一位嚴師。

自從星矢和白千都成為了安寒煙的師傅後,兩人的比較之心就更甚了,兩人都恨不得將自己一身的本領都交給安寒煙,以此來證明自己比對方厲害。

還好安寒煙對認識草藥的底子比較足,又比較熟悉人身上的各個穴位,對於毒,更是十分瞭解,吸收能力和理解能力更是十分的強,對於白千和星矢教導的東西也學的很快。

但即使是這樣,還是受不了白千和星矢的輪流摧殘,畢竟他們是兩個人,而安寒煙只有自己一個人。

所以當安寒煙將白千的陣法學的差不多了後,安寒煙便帶著謹青,換上了男裝,偷偷的溜出了沐府。

從韓夜秋到扶桑,再到後面被白千和星矢摧殘,安寒煙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出過沐府了。

而這一個月中,除了沐易被皇上封為親王外,扶桑幾乎沒有什麼大事。

在扶桑呆了這麼久,安寒煙發現,其實現在的扶桑是一個沒有野心的國家,如果不是他們和扶桑皇室有過那麼一段恩怨,其實一直呆在這也不錯,只是扶桑唯一的不足便是沒有韓夜秋。

扶桑的民風和東韓有所不同,東韓的街道大多是小販商鋪,女子喜愛的胭脂水粉,珠寶釵環更是一抓一大把,總是充滿叫賣聲,沒事的時候,街道上也是總是傳著各種流言蜚語,不管男女老少嘴邊總是聊著各種八卦,無不顯著熱鬧的氣息。

而扶桑的居民,總是給人一種質樸的感覺,但又不像普通的百姓,眼神中總是充滿了警惕和神秘,不知為何,總是覺得扶桑的百姓都過的小心翼翼的,反觀是扶桑的皇室,倒是輕鬆自得一些。

這時候的安寒煙還不知道,扶桑的百姓之所以過的這麼小心翼翼,是因為扶桑大多數人都懂巫蠱之術,而會治療巫蠱之術的人卻不多,且價格昂貴。

一般只有非富即貴的人,才能接受治療,普通的人如果中了蠱毒,便只有死路一條,所以她們謹慎小心,生怕一不小心惹火上身。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