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11章 懷孕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60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安寒煙和謹青一路走走逛逛,遠處卻傳來一陣塤聲,不知不覺中,安寒煙和謹青便朝那塤聲傳來的方向走了過去。

看著前方那圍在一起的人群,安寒煙也按捺不住一顆看熱鬧的心,也帶著謹青圍了過去。

走進後,安寒煙才發現,原來是一女子正用塤聲控制著一隻蠍子,而那只蠍子正扒在一個男人的臉上,似乎正努力的尋找著突破口,想鑽進他的身體裡。

那男人滿臉驚恐的看著臉上那只蠍子,想開口求救,卻又不敢張開嘴巴,身體一直在顫抖。

安寒煙轉頭看了看那吹塤的女子,那女子眼中滿是戲虐,很明顯,她如果真的想要那男子死,只怕是輕而易舉,她現在那副模樣,倒似在欣賞別人恐懼的樣子。

安寒煙本就不喜歡管閒事,這兩人有什麼恩怨,她更管不著,只是覺得這樣的方式,未免太殘忍了,兩人就算有仇,一刀殺了便是,又何必這般折磨別人。

安寒煙雖身穿男裝,但她和謹青的服飾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渾身上下都充滿這華貴。

躺坐在地上的男子顯然也看出來了,正滿臉希冀的看著她,但顯然,安寒煙並沒有要救他的意思。

這時,那吹塤的女子已經玩夠了,沒有之前的耐心,突然將塤聲換了個音調,就看那蠍子撬開了那男人的嘴,正努力的想往進鑽。

這一幕,十分的噁心,也十分的恐怖,那男子雙手卡住了自己的脖子,安寒煙不想再看,正轉身想走時,那男子卻奮力一躍,抓住了安寒煙的腿,謹青以為那男子要傷害安寒煙,立即拔出了腰間的劍,朝那男子刺了過去。

那男子一死,塤聲便停了,那只蠍子一半的身體還在那男人的嘴裡,那只蠍子扭了扭,似乎被什麼卡住了出不來一般,過了一會兒,連那只蠍子也不再動了。

饒是經歷了無數生死的安寒煙,也覺得這一幕十分的噁心,讓她忍不住想吐,她嘔了嘔,卻沒有吐出來,但胃卻著實是不舒服的緊,謹青見此,連忙替安寒煙拍了拍後背,替她順了順氣。

那吹塤女子見自己的蠍子也死了,看向安寒煙的眼睛瞬間充滿了怒意,安寒煙看著那眼神,便知不好,剛剛她看那男子的眼神都沒這般兇狠。

這般想著,又覺得自己也很無辜,只是出來湊個熱鬧而已,那男人卻偏偏沖到了她的面前。

可是很明顯,那女子卻不這麼想,不由分說的就沖到了安寒煙的面前,想將安寒煙一擊斃命。

謹青本就對這人沒什麼好感,見她主動出手,謹青自然也不客氣,提劍就上。

謹青的武功顯然在那女子之上,見自己打不贏,連忙說道:“你讓開!我要找的不是你,我知道你只是一個下人,我殺了她就好,她害死了我的蠍子,自然要還一條命給我!”

謹青發出了一聲冷笑,“你哪只眼睛看見我家主子弄死了你那只蠍子啊,明明是我動的手殺了那男人。”

“你只是個下人,定是得了他的吩咐,你走吧,我不與你計較。”說罷,便朝安寒煙而去。

但謹青顯然比她更快,擋在了安寒煙的身邊,兩人打的難捨難分,而安寒煙還在忍不住幹嘔。

那女子見自己打不贏,衣袖一甩,就見一隻黑色的小蠍子朝安寒煙飛去,而現在安寒煙身體正難受著,沒有注意到,謹青被那女子牽扯著,又過不去。

“小姐!”謹青驚慌的喊了一聲,完全忘了自己和安寒煙此時正穿著一身男裝。

那女子見自己將要得逞,勾了勾嘴角,“原來是女子!”

謹青此時已經停了下來,朝安寒煙奔去,眼見來不及了,心中十分驚慌,瞬間開始後悔不該避開白音等人出來。

眼見那小蠍子將要碰觸到安寒煙,卻不知何處射出一顆石子,打在了那小蠍子的身上,那只小蠍子最終還是掉在了地上,只有安寒煙身上的幾滴蠍子血,證明了剛剛的那份兇險。

安寒煙朝那石子飛來的方向看去,就見一襲紫衣的沐落正笑嘻嘻的朝她走去。

而那女子,早已在沐落出現的那一刻,便已經逃了。

沐落慢悠悠的走到安寒煙的身邊,踢了踢安寒煙腳邊已經死透了的蠍子,又看了看低山躺著的男人,嘲諷道:“聽聞夜王妃不僅聰慧無比,武

功更是不弱,今日一看,想必也不過是徒有虛名吧。”

雖然沐落剛剛救了自己,但安寒煙對沐落這種態度卻依然十分的不爽,安寒煙一向不是個吃啞巴虧的人,更何況,一碼事歸一碼事,他救了她,她欠他人情,但並不代表,皇太子就能在言語上壓過她。

“比起皇太子了,我自然還是差遠了。”說罷,又故意撇了撇地上的屍體,說道:“只是我沒想到,這扶桑的國風竟然差到這個地步,當街都能殺人,看大家那態度,好像都已經習慣了,想來是皇太子管理扶桑太過操勞,這些事情顧不上吧。”

沐落挑了挑眉,一雙桃花眼不斷的打量著安寒煙,他的情報說東韓的夜王妃十分清冷,並且話十分的少,但眼前這牙尖嘴利的丫頭,顯然和他得到的情報不一樣。

安寒煙本以為這沐落定會回擊她,畢竟她這話裡話外都在諷刺他治國不力。

但沐落卻沒有奚落安寒煙,而是提醒道:“在扶桑出行,還是多帶一點人,不要對自己的能力過於自信。”

此言一出,就輪到安寒煙疑惑了,沐落這是間接的承認了她的話,承認了當街殺人乃是常事了?

這一刻,安寒煙便收回了自己開始覺得在扶桑安家的想法,看來,她對扶桑的瞭解,還是太少了。

安寒煙和謹青回去的時候,身體也沒有什麼不適了,安寒煙便沒有再說。

只是到了第二日的時候,安寒煙又有了想吐的感覺,自從從昨日被那人碰了後,身體就開始不舒服。

安寒煙便開始懷疑是不是因為自己沒有出手幫助他,所以那男子心懷怨念,對她下了手?

這樣想著,安寒煙又覺得不太對,如果那男子真的有那個實力,在她不知不覺的時候,對她下了手,那那個男子也不會那麼容易死了。

思來想去後,安寒煙還是叫謹青去請了白千,雖然她最近也和白千學了一些簡單的醫術,但目前自己身體的狀況,卻是叫她看不懂了。

白千心中本就十分不悅安寒煙偷偷跑出去的事情,所以到給安寒煙把脈的時候,仍然沒有好臉色。

而安寒煙自知理虧,也只能訕訕的笑著,謹青更是羞愧的低下了頭,身為奴婢,她不僅沒有阻攔安寒煙,還幫安寒煙躲開了白音他們,重點是還差點讓安寒煙受傷。

本來回來的時候,看安寒煙無事,心裡也安穩了一點,但現在看白千給安寒煙把脈時那嚴肅的神色,又讓謹青不安起來。

白千給安寒煙把脈時,可謂是表情十分的豐富,先是生悶氣,過一會兒又充滿喜色,可最後又無奈歎氣,倒是苦了想從他表情裡琢磨出什麼的安寒煙和謹青了。

“前輩,小姐到底怎麼樣了,你倒是說啊!”

謹青率先受不了,開口問道。

白千白了謹青一眼,才緩緩開口說道:“暫時死不了,只是懷孕了而已,但若是再像你昨日那般胡鬧下去,這小娃子怕是就活不了了。”

聽了白千的話,安寒煙和謹青呆了一秒,率先反應過來的謹青開心的驚呼起來,走到安寒煙的床邊,握著安寒煙的手,開心道:“恭喜小姐,小姐這是有小王爺了。”

安寒煙臉上浮起一絲笑意,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白千看了一眼興奮的二人,便轉身出去了,出去時,剛好遇上了聞訊而來的星矢,星矢知道安寒煙身體不適,請了白千把脈,一看到白千就連忙問道:“怎麼樣了?煙兒怎麼樣了?”

白千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嚇得星矢的心咯噔一下,只聽白千悠悠的說道:“煙兒以後可能不能再被我們逼著學習醫術和毒術了,她懷孕了。”

星矢聽了白千的前半句話,險些難過的哭出來,覺得自己好不容易收了個徒弟,怎麼就遇上了那麼多的麻煩事了?但聽到白千的最後一句,星矢瞬間變了一張臉,開心的險些跳了起來。

“你說的是真的?我真的馬上就要有小徒孫了?”星矢拉著白千的袖子,想再次確認。

白千點了點頭,問道:“我說星矢,你在高興什麼啊?現在王妃懷孕了,她就不能像以前那樣和我們學習了,不能累著,你還這麼高興,真想不通你這個師傅是怎麼當的,現在王妃學藝不精,昨天出去就差點出事,再這麼胡鬧下去,一屍兩命都有可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