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12章 伴駕隨行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78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去去去,我說你這老頭子怎麼淨說難聽話了?從現在開始看緊點,不讓她單獨跑出去不就行了!再說了,有個小徒孫怎麼了?以後從小就教他,定比她的母親還要聰慧,這回你別跟我搶,這小徒孫,我教定了!”

白千仔細想了想星矢的話,又覺得十分的有道理,韓夜秋和安寒煙兩人都不凡,兩人的孩子肯定也十分的聰慧。

但看見星矢那開心的臉,白千又覺得看不慣,便只好給了星矢一個白眼,憤憤的說道:“你高興什麼啊,你活不活的到他長大都不一定了。”

星矢一聽白千的話,瞬間就怒了,一直觀察著他們一舉一動的白音,連忙出來阻止。

“兩位前輩息怒,王妃剛懷了孕,兩位前輩莫要讓王妃擔心。”

白千和星矢見此,果然都收回了自己的手腳,互哼了一聲,誰也不理誰,便轉身走了。

為了他們的小徒孫,他們忍!

當安寒煙的院子又恢復安靜後,白音才來得及高興,謹青請白千過來給安寒煙把脈,他是知道的,只是他沒想到安寒煙竟然懷孕了,此刻的白音,唯一的想法便是儘快把這個消息告訴韓夜秋。

但白音還沒來得及行動,便被謹青喚到了安寒煙面前。

此時的白音只顧著開心,也沒有想太多,見到安寒煙就開始道賀。

“恭喜王妃。”

白音開心的向安寒煙行禮,但許久都不見安寒煙有反應,這時,白音才感覺到情況不對。

白音抬頭看了安寒煙一眼,而安寒煙只是慢慢悠悠的喝著手中的那杯茶,仿佛沒看到他一般。

“王妃?”白音又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句。

安寒煙一把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茶杯中的水由於手上力氣過大,水都濺到了桌上。

而安寒煙更是十分的嚴肅,臉上沒有一分笑容。

“王妃,可是我做錯了什麼?”白音問道。

安寒煙冷哼了一聲,“哼,白音,你做錯的多了,我問你,你的主子是誰?你又效忠於誰!”

此言一出,白音就連忙跪在了地上,“白音的命都是王妃救的,我當然效忠于王妃!”

“我看你是在效忠于夜王吧!”

這下,白音卻是真的懵了,這難道不是一個道理嘛?

還不待白音想通,安寒煙便繼續說道:“白音,你跟了我這麼久,應該知道我和別的女子不同,我雖與夜王成親,但並不代表他就是我的天,我的地了,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計畫,扶桑需要我,東韓也需要夜王。”

說著,安寒煙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白音,只見他臉色蒼白,似在思考著什麼。

“你不斷的把我的消息傳遞給夜王,你可知道這不管是對我,還是對他都是十分危險的,從此以後,你如果做不到一心一意跟我,那你就走吧,回到韓夜秋的身邊,如果你想繼續跟著我,眼裡就必須只能有我一個主子,如果以後再被我發現你私自給他傳遞消息,我定不會再留你!”

說到這裡,安寒煙的意思白音自然懂了,只是在韓夜秋和安寒煙之間二選一,卻是十分糾結的。

但一想到安寒煙現在有孕在身,白音瞬間便有了決定,他要留下來保護安寒煙!

想通後,白音才堅定的說道:“王妃的意思,白音懂了,白音定不會將王妃懷孕的消息告訴公子,可白音想問問王妃,為什麼要瞞著公子!”

“白音,你可知道你上次告訴夜王我眼睛的事,他不顧一切趕來有多危險?先不說扶桑是什麼情況,就連東韓也有不少人一直虎視眈眈。”

白音跟在兩人身邊許久,也不是傻子,聽安寒煙這樣說,當然懂了上次的自己犯了多大的錯,不由臉色蒼白起來。

只是安寒煙懷孕是大事,真的要瞞著公子嗎……

看出白音臉上的猶豫,安寒煙的語氣輕柔了起來,甚至帶了一份懇求。

“白音,你知道的,如果他知道我有了身孕,定會讓我回東韓,開始扶桑現在情況未定,我又怎麼能獨自回去了?而如果我不回去,他就一定會經常來扶桑找我,這一來二去的,難免會被發現。”

白音點了點頭,“恩,我知道了。那屬下就先下去了,請王妃好好休息。”

見白音退下,安寒煙才松了一口氣,畢竟白音跟了韓夜秋那麼多年,她還真怕白音會真的選擇告訴韓夜秋。

然而,

安寒煙不知道的是,早在她被沉魚公主擄走,回來還沒怪罪過白音的時候,白音便認定了她這個主子,願意將自己的生命交給她,哪怕是後來以命相救,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沐易雖被封為親王了,但卻只是皇上口頭上的,並未下旨或正式宣告百官。

扶桑有春季去皇陵祭拜先祖的習俗,而皇上,也敢在去皇陵的前一天,下了聖旨,聖旨上宣告了沐易被封為親王的事情,並要求沐易和安寒煙一同伴駕,去皇陵祭拜先祖。

這樣一來,也算是向天下人昭告了兩人的身份。

只是沐易卻是十分不放心的,皇上對過去的事情一清二楚,明知道兩人回來的目的不簡單,還這樣堂而皇之的叫兩人伴駕隨行,這讓沐易十分的不安,更重要的是,安寒煙現在正懷著身孕。

沐易本想讓安寒煙稱病,推了這次去皇陵祭祖的,但安寒煙的態度卻十分的堅持,沐易怕惹急了安寒煙,動了胎氣,便只好隨了她的意,自是出行的一天,光安寒煙的丫鬟就坐了整整一車。

一路上,其他的貴女看向安寒煙的眼神都充滿了羡慕,只有長公主沐言的馬車裡,有一道陰狠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安寒煙的馬車。

安寒煙似有察覺般向沐言的馬車裡望去,看到的卻只有沐言溫和的眼神,沐言看見安寒煙向她望去,便對著安寒煙溫和的笑了笑,安寒煙也對著沐言笑了笑,點了點頭,以示打過招呼。

只是沐言認識安寒煙,安寒煙卻是不認識沐言的,她和扶桑皇室接觸的不多,目前接觸的也只有一個皇太子而已。

只看看沐言坐的馬車,就知沐言身份必定不凡,這樣的人又怎麼會第一次見自己便有敵意了?

安寒煙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自嘲的笑了笑,覺得自從自己懷孕後,不僅反應遲鈍了,連性子都多疑了起來。

然而安寒煙不知道的是,沐言的馬車裡還有另外一個人,那就是在街道上和她發生矛盾的那女子!

而剛剛那看的安寒煙渾身不安的眼神,便是來自這個女子!

這樣明顯的敵意,沐言自然也是發覺了的,她疑惑的看向了那個女子,兩人從未見過面,應該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但現在這又是什麼情況了?

“藝兒,你和東韓的夜王妃見過面?”

許藝一聽,心情瞬間就十分不快起來,朝安寒煙那邊看了一眼,咬牙切齒的說道:“原來她是夜王妃啊!我們何止見過面!”

沐言十分的瞭解許藝的脾性,知道她極端任性且偏見,而據她所知,安寒煙又十分的沉穩,所以對於兩人的恩怨,沐言就算不問,也猜到了個大概。

沐言將許藝的手拿起來,握在了手中,溫和的說道:“好了,既然知道了她是東韓的夜王妃,你也收收你的性子,不要再去惹麻煩了。”

這話雖是在責怪,但語氣卻十分的寵溺,許藝糾結的皺著眉頭,一邊不想忤逆沐言,一邊又不想就這樣放過安寒煙。

“可是言姐姐,你說的那個夜王妃她不是好人,她害死了我兩隻蠍子,可把我心疼死了,你也知道,我的蠍子都可寶貴了。”

見許藝提到自己的蠍子,沐言蹙起了眉頭,她知道許藝的蠍子都是拿來害人的,平常她也不希望許藝經常和這些東西接觸,她也提過多次,許藝一向聽她的話,但兩人在蠱蟲上面,卻一向談不攏。

沐言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還是耐心的勸說著:“藝兒,你要聽言姐姐的話,夜王妃可不是個簡單的人,你在她那絕對討不了什麼便宜。”

“切,不就是身邊的丫鬟厲害了點嘛,要不是上次皇太子突然出現救了她,她早就死了。”許藝不屑的說道。

但這句話,卻是嚇得沐言臉色一白,許藝差點殺了安寒煙?還被沐落遇上了?

“夠了!”沐言的聲音突然嚴肅了幾分,“以後你再不知收斂的話,連我也保護不了你。”

許藝平常雖然挺大膽的,但其實她最怕的就是沐言生氣,現在就沐言發火,更是閉上了嘴巴,不再說話,她知道,她平常經常惹禍都是沐言給她處理了的,可沐言卻從未對她發這麼大的火。

這樣想著,許藝的心中又多了幾分委屈,對安寒煙的討厭更是又多了幾分。

對於許藝的突然安靜,沐言並沒有在意,只是許藝說她遇上了沐落,還能全身而退,想必沐落也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放了許藝一馬,但沐言還是忍不住後怕,再三強調這兩日皇陵祭祖一定要許藝乖乖跟在她的身邊,不要惹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