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13章 一手造成的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63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眾人抵達皇陵時,並沒有當天就去祭拜先祖,趕了這麼久的路,身上都充滿了疲倦,這樣一幅疲倦的姿態去祭拜先祖,著實是對先祖不敬。

皇陵附近有專門的皇家別院,每天的這段時間皇上都會來皇家別院小住,所以別院一直有人打掃,陳設也算精緻。

一行人整理好自己的行李後,已經很晚了,部分下人動作快的,主子都已經歇下了。

沐言思考再三後,還是朝沐落的院子走去,而此時的沐落正半躺在院子裡的美人榻上,望著滿天的繁星。

察覺到沐言走進,沐落勾了勾嘴角,“姑母,深夜來訪,是為了許藝的事吧!”

雖是這樣問著,但那語氣卻是十分肯定,沐言這一生,在乎的就只有那人,而許藝又是那人的妹妹,更是他死前唯一的託付,又怎能讓她不上心了?

沐言也不和沐落客氣,直接在院子裡找了一處,坐了下來。

“今日來,是來替藝兒感謝皇太子的,藝兒年紀還小,有些任性,終究是沒犯過什麼大錯,還望皇太子不要計較。”

“沒犯什麼大錯?姑母,這麼多年來,有多少人死於她手,姑母應該是最清楚的吧,如今她都已經大膽到當街殺人了,還有什麼不敢的,更何況,姑母你應該知道,如果我真的和她計較,你現在也見不到她了。”

沐落說的話讓沐言微微一驚,許藝做的事,她一直以為自己都是處理好了的,一定不會洩露出去,看沐落這幅模樣,他顯然是都知道,沐言眯了眯眼,越發的覺得沐落深不見底了。

沐言雖心思百轉,但語氣卻是溫和而誠懇。

“藝兒還小,我會好好管教她的。”

“最好是這樣……”

沐言進院子這麼久,沐落卻是一眼也沒有正眼看過她,顯然不想與她交談,沐言無所謂的笑了笑,站起身來轉身就要走。

當她的腳將要踏出院子的時候,她的耳邊又傳來了沐落的聲音。

“姑母,逝者已逝,你當好自為之。”

沐言的腳步一頓,眼中閃過一絲陰狠,她一直覺得自己做事做的天衣無縫,連皇上都不曾察覺,但卻終究沒逃過她這個侄兒的眼!

沐言並沒有因為沐落髮現了什麼就想改變自己的計畫,發現了那又怎樣?沐落和她一樣,不過是個可憐蟲,不過是為了顯示至尊皇權的存在,他又有什麼理由阻止自己,她想毀了扶桑,不也是間接幫助了沐落麼?

晚間,皇家別院的房間裡燈都滅了,院子裡不知從哪飄出一絲清香,初聞就像花香一般,又加上這本就是春季花開的季節,眾人也沒有起疑,但細細的聞,又覺得和花香有所不同。

聞到這香味的護衛都應聲倒地,暗處的白音幾人也意識到了情況不妙,正想去通知安寒煙的時候,卻只覺得腦袋一陣眩暈,白音幾人努力的想保持清醒,但終究抵不過腦袋的那股眩暈。

見自己來不及過去通知安寒煙了,白音從小腿腹部上取出了一把匕首,用全身最大的力氣向安寒煙的房間刺去。

謹青睡在副店,兩人聽到聲音都瞬間睜開了眼睛,安寒煙立刻就察覺到了空氣中不同尋常的氣味,立刻屏住了呼吸,同時從自己帶的包袱中,取出了一個小藥瓶。

這個小藥瓶裡是她自己研製的清涼油,因為懷孕的關係,安寒煙總是格外的容易頭暈嗜睡,便想起了現代的清涼油,一時興起,便自己研製了一點,發現十分有用後更是隨身攜帶,如今倒是派上了用場。

安寒煙在鼻底和太陽穴上都擦了清涼油後,便將藥瓶甩給了謹青,不用安寒煙將,謹青便學著安寒煙的動作,在鼻底和太陽穴都擦了。

在兩人都徹底清醒後,安寒煙才轉頭對謹青說道:“你去看看白音他們!”

“是。”

謹青出去後,安寒煙又十分的擔憂,因為是皇家祭祖,安寒煙便沒有讓白千和星矢跟著,而現在沐易身邊又只有重憂,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

一時之間,除了安寒煙的院子還有動靜外,其他的院子都變得十分的安靜,沐落在房檐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哪怕是經過他的提點,沐言還是下手了,但是沐言不知道的是,皇上早就已經不在皇家別院了,他既然已經察覺了,又怎麼會眼睜睜的看著皇上去死了?

沐落站在高處,將整個別院的反應都落入眼底,見只有安寒煙他們沒有暈倒,不由對安寒煙又多了一份讚賞。

沐言雖恨皇上,很扶桑,但沐落知道,沐言其實是十分善良的,她不會做濫殺無辜的事情,她的目標只有皇上罷了,所以沐落並不曾阻攔她,只是悄悄的轉移了皇上。

但很快,他就發現,安寒煙的院子,似乎與別的院子不同,看來,有人想趁沐言的計畫,謀害安寒煙啊!

謹青出去後,安寒煙也意識到了不對,就算白音他們暈了過去,她的清涼油一抹,白音他們也會立即醒過來,可是謹青卻遲遲未歸。

安寒煙推門而出,卻發現滿院子都是毒蠍子,而白音已經醒了過來,但其他幾個隱衛卻仍然昏迷著,白音和謹青將還未醒來的三人護在中間,極為小心謹慎,蠍子數量眾多,仿佛只要一掉以輕心,那些蠍子就會蜂擁而上。

謹青和白音的劍都已沾滿了蠍子血,但那血卻不是鮮紅的紅色,而是烏黑色,從那血色便可看出,這些蠍子有劇毒!

見安寒煙出來,白音和謹青同時擔憂的喚了一聲:“小姐!”

當他們踏出一步想到安寒煙的身邊時,又想起了身後還有三人處於昏迷狀態,一時之間,兩人卻不知道該如何選擇了。

安寒煙拔出腰間的匕首,吩咐道:“你們倆留在這保護他們,蠍子數量太多,擒賊先擒王,我先去把那養蠍子的人揪出來!”

安寒煙的武功並不比謹青和白音弱,甚至也十分的懂毒,也許安寒煙去更有勝算,但安寒煙有孕在身,謹青和白音還是不放心,但如果讓安寒煙留下來,這麼多蠍子,也不是辦法,再三糾結後,謹青和白音兩人還是點了點頭。

安寒煙將匕首握在手中,眼中充滿了冷意,一瞬間,仿佛又回到了最初在熱帶雨林無父無母,沒有親人沒有朋友的安寒煙。

房檐上的沐落本想出手相救的,但看著這一幕,眼中卻浮起了一絲興趣,他倒是還沒見過這位夜王妃出手,他知道安寒煙牙尖嘴利,卻不知道安寒煙身手怎麼樣。

安寒煙出房間的那一刻開始,就發現空氣中除了剛剛那如花香一般的迷藥外,還有一抹奇異的味道。

安寒煙冷眼看著朝自己圍上來的蠍子,提起手中的匕首就開始往前沖去。

安寒煙的動作十分的迅速,很快,安寒煙走過的道路便充滿了蠍子的屍體,看到蠍子的那一刻,安寒煙便知道此人是誰了,一定是上次她無意間得罪的小姑娘,現在看來,那小姑娘身份不簡單啊,竟然還能到這皇家別院來。

見安寒煙已經要出別院了,沐落正想提步跟上時,卻看到原本皇上住的寢宮多了一群黑衣人。

沐落一眼便看出了那人時沐言,沐落看了看安寒煙的背影,還是決定先與沐言見一面。

只見沐落腳尖一點,就站到了那群黑衣人的身後,眾人正想提劍而上時,沐言卻抬手阻止了他們,只是給了他們一個眼色,他們便轉身進了皇上的房間。

“落兒可是來阻止姑母的?”

“不是,落兒只是來告訴姑母,皇爺爺不在這裡!”

沐落剛說完,沐言手下的人就出來和沐落說了一樣的話,沐言警惕的打量了一下四周。

“姑母請放心,這裡只有我一人,姑母做的事,暫時還沒有人知道,我只是想奉勸姑母一句,就此罷手吧!”

此言一出,沐言卻是怒了,“就此罷手?我變成這樣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你叫我罷手!就是因為他,我這些年才這麼這般,我現在唯一活下去的動力便是殺了皇上,毀了扶桑!”

“姑母!他終究是你的父親!”

“那又怎樣!”說罷,沐言便不想再與沐落糾纏了,皇上出宮的機會一年只有一次,她不想錯過這次機會。

“去找!”沐言吩咐道,沐落本還想再勸,沐言卻已經轉身走了。

沐言走後,沐落又想起了剛剛安寒煙院子裡的那一幕,雖然剛剛可以看出,安寒煙確實是身手不凡,但沐言終究還是有點不放心。

回憶了下剛剛安寒煙去的方向,沐落便朝那個方向追了過去,從剛剛安寒煙的反應可以看出,安寒煙是十分確定自己要去的方向,這一刻,沐落又開始思考安寒煙是怎麼知道對方在什麼地方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