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23章 幸福的象徵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255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白音找遍了整個地方後,依然一無所獲,只能硬著頭皮去向韓夜秋稟告實情。

“公子,屬下無能,依然沒有找到王妃!”

韓夜秋凝神沉思著什麼,找不到也許是另外一個好消息,至少證明,安寒煙他們現在沒事,只是沒事的話他們為什麼不回來了?難道是被困在某個地方,回不來?

這一瞬間,似乎有什麼大膽的猜想沖進了韓夜秋的腦海裡,但越想,韓夜秋便越發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備馬!”

“公子去哪?”默問道。

但韓夜秋卻轉頭對白音說道:“帶我去王妃掉下去的懸崖!”

“是!”

一行人很快便到了懸崖邊,韓夜秋站在懸崖邊上,仿佛下一刻就要掉下去般,看著韓夜秋的背影,所有人嗓間都提著一口氣。

“默。”

“屬下在。”

“去找一根長繩過來。”

“是。”

此時,所有人都猜到了韓夜秋想幹嘛,韓夜秋這是想下去懸崖!

白音看著懸崖下麵的河流,吞了吞口水,還是鼓起勇氣,提醒道:“公子,這懸崖下邊是河流……公子這樣下去,十分的危險!”

韓夜秋沒有理會白音,仍然專注的看著懸崖邊斷掉的藤蔓和地上的刀痕,以及一些已經幹掉的血跡。

他只希望,這些血跡不是安寒煙的,不然,他一定不顧一切,要那個許藝血債血償!

很快,默就將一條十分長的繩子遞了過來,韓夜秋命人將繩子的一頭綁在了樹上,自己則拉著繩子準備下懸崖。

眾人看見這一幕連忙想阻止,“公子,你這樣太危險了!”

“公子,還是屬下來吧!”

韓夜秋一一掃了他們一眼,他們便不由的安靜了下來,只是心中還是忍不住十分的擔憂,只有默,從始至終都十分的安靜,他知道,韓夜秋做事,都有自己的理由,最重要的是,韓夜秋決定了的事情,沒有人能改變的了。

更何況,韓夜秋的實力,默十分的清楚,如果韓夜秋是這麼容易就能出事的人,那他也不會在東韓那個會吃人的地方,活下來。

就在韓夜秋要下懸崖時,默只是叮囑了一句,“公子,萬事小心。”

韓夜秋看著默,點了點頭,便拉著繩子下了懸崖。

一下來,韓夜秋便有了收穫,沿著懸崖壁,有一條細細的刀痕,看來出來,這是為了阻止自己下降而插入的刀痕,只是韓夜秋沿著刀痕下降,發現有半截刀斷在了牆壁中,韓夜秋忍不住心驚,看來,是刀斷了……

韓夜秋接著往下,又發現了一段較深的插痕,看這插痕的樣子,就知道此人武功一定不簡單,韓夜秋猜測,這應該是沐落所致。

再往下,韓夜秋發現牆壁上有一個小圓洞,這個小圓洞應該是有人在牆壁裡強行讓劍變化方向所致。

變化方

向?韓夜秋認真的掃視了一下周圍,果然發現不遠處有一個山洞,韓夜秋拉著繩子,緩緩的朝那山洞處移動,他有預感,他的煙兒就在那個山洞裡面。

這一刻,哪怕是韓夜秋,心中也忍不住激動,他就知道,他的煙兒沒那麼容易死!

韓夜秋到達洞口後,便將繩子綁在了一個樹枝上,防止它移位,自己則朝洞口裡面走去。

這樣的動靜,裡面的安寒煙和沐落自然也發現了,沐落的手傷還沒有好,安寒煙當機立斷的拿起了沐落的劍,站在了拐角處。

然而下一瞬間,一襲白衣的韓夜秋便落入了她的眼底,安寒煙立刻扔下了手中的劍,朝韓夜秋奔了過去。

韓夜秋也在安寒煙奔過來的那一瞬間,抱住了安寒煙。

“對不起,我來晚了!”

韓夜秋的一句話,安寒煙竟忍不住哭了起來,她在韓夜秋的懷裡嚎啕大哭,與剛剛那個從容冷靜的模樣完全不同。

沐落張著嘴巴,震驚的看著這一幕,“果然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

沐落小聲的嘀咕著,但很顯然,韓夜秋依然聽到了,他瞪了沐落一眼,沐落立刻識趣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但其實,這一刻的沐落,心中也忍不住失落,其實,如果這個山洞一直沒有人發現也挺好的,至少,一直都是他和安寒煙兩個人,在這個地方,什麼都不用管,雖然兩人大多數時候都安靜的想著自己的事情,但內心卻十分的滿足愉悅。

現在看安寒煙在韓夜秋的懷中哭成這個樣子,沐落才知道,安寒煙也有軟弱的一面,只是不會對他有。

沐落的那一抹失落雖然隱藏的很好,但還是沒有逃過韓夜秋的眼睛,韓夜秋輕撫著安寒煙的長髮,心中暗暗盤算著,看來還是應該把安寒煙放在自己的身邊,這才離開他沒多久,她的身邊便有了豺狼了。

其實,如果不是沐落三番四次救了安寒煙,並且沒有與沐易他們為敵,以他現在的身份,只怕是出不了這個山洞了。

畢竟,扶桑現在基本已經是靠沐落在撐著了,扶桑皇室漸漸沒落,人雖然不少,但都是胸無大志的廢材,沐落一死,扶桑就會徹底革新,到時候直接扶持沐易坐上扶桑的皇位,那麼這些事情便都解決了,當年的事情,也就很好查了。

只能說沐易聰明,全部做了正確的選擇。

而此刻沐落之所以優哉遊哉的在一旁看戲,便是因為確定韓夜秋不會動他,雖然他和韓夜秋這還是第一次見面,但他心中還是知道的,能被安寒煙這樣喜歡著的人,又怎麼會不是君子了?

安寒煙整理好情緒後,才擦乾眼淚鼻子,離開了韓夜秋的懷抱,看著韓夜秋的胸膛濕了一大片,安寒煙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看著她這樣的小動作,韓夜秋忍不住一笑,安慰道:“傻丫頭,我的整個胸膛都是你的,就衣服濕一點有什麼關係,這是幸福的象徵。”

沐落聽著韓夜秋這樣的話,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這哪是剛剛那個冷漠嚇人的韓夜秋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