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29章 鬆手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74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看著沐落離開的背影,許藝鼓起勇氣,跑上前拉著了沐落的衣角,沐落微微一頓,回頭眼帶殺氣的說道:“鬆手!”

許藝一驚,連忙鬆開了自己的手,“我只是想問問你我住哪?”

沐落並沒有第一時間回答許藝的問題,而是蹙著眉脫下了剛剛被許藝碰了的外套,隨手扔給了身旁的一個小廝,聲音冷冽道:“扔了!”

說罷,才轉頭望向許藝,“你住哪,呆會兒自然會有管家來安排,在皇太子府,這等事還輪不著我操心,還有,以後,不要用你那沾滿鮮血的手,碰我!”

沐落一番話說完,許藝羞憤的恨不得立刻找個洞鑽進去,然而,這樣的屈辱是她自己找的,又想起她出發前一夜,沐言叮囑的那一番話,許藝又只好忍下來,只是那欲哭無淚又倔強的模樣,惹人憐惜。

只是這幅模樣,對於沐落來說,並沒有什麼用,在沐落心中,她仍然是那個殺人不眨眼的許藝!

而此時的韓夜秋,一路也沒有那麼順利,雖然找到了長狄黎陽公主的車隊,但黎陽卻並沒有在其中,很明顯,黎陽一定早就料到了這一路不會那麼太平,所以才會甩出這個幌子。

另外,這一次隨行,負責黎陽公主安全的,竟然是當年在東韓和韓夜秋相知相識的舒小侯爺。

知道這一切後,韓夜秋眯了眯眼,不得不感歎這黎陽公主的確是好盤算!

看來,這個黎陽十分的瞭解他啊,甚至連他和舒小侯爺有交情都知道,故意派舒小侯爺負責她的安全!雖然黎陽不在隨行的隊伍裡,但是不管她出了什麼事情,都是舒小侯爺的責任。

黎陽這是在變相的警告他,她手裡有足夠的籌碼,不要輕舉妄動?

正當韓夜秋思考的認真時,韓夜秋身邊的隱衛便齊刷刷的站到了他的周圍,將韓夜秋護在中間,很快,便有一個嬌小的身影,從樹林子裡竄了出來。

那人站在離韓夜秋十米處,鄙夷的看著韓夜秋,注意到對方手中拿有東西,韓夜秋揮了揮手,撤下了身邊的隱衛。

那人見此,才抬手把手中的信封,扔給了韓夜秋,正當韓夜秋想問些什麼的時候,那人卻已經轉身離去。

默抬腿便想去追,卻被韓夜秋給阻止了,“不用追了,只是一個送信的而已!”

“是!”

說罷,韓夜秋才認真的看起自己手中的信,這封信是黎陽公主送來的,看來,這個公主是早就料到了他們的行動了。

黎陽的心中說她來東韓,對韓夜秋並沒有敵意,之所以清理掉韓夜秋在長狄的探子,也不過是因為韓夜秋的實力讓她覺得不安而已,還說請他不要介意,她只是來東韓遊玩一趟!最後表明,自己很期待和韓夜秋再一次見面!

默不安的蹙眉,遊玩一趟?哪有在這種時候去其他國家遊玩的?南國,扶桑,東韓,長狄,西戎,哪一個國家是這段時間太平的?

這麼多年來,他見過的最神機妙算的人便是韓夜秋了,但現在這個黎陽,就像另外一個韓夜秋一樣!不!黎陽把韓夜秋的行動都猜到了,她比韓夜秋更勝一籌!這樣的人,在不瞭解對方的情況下,只會讓人覺得不安……

但看了這封信後,韓夜秋的想法卻是不同,他不僅沒了憂慮和擔心,反而多了一份釋然,至少,這個黎陽,也沒有他想像中那麼厲害。

默看見韓夜秋釋然的模樣,默擔憂的喊了一句:“公子。”

有那麼一瞬間,默幾乎要懷疑,難道韓夜秋分不清現在自己的處境麼?他們現在可是被那個黎陽公主牽著鼻子走了!

“無妨,回去吧,並不是這個黎陽有多厲害,而是我們的身邊出現了內鬼,儘快回東韓將他處理掉。”

此言一出,默也大概明白了,黎陽知道的一切,並不是她自己猜的或推算的,而是有人告訴她的!

“是誰?”默忍不住問道。

“噓……”韓夜秋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默立刻放低了音量,再問了一次。

韓夜秋再一次看了看手中的信,小聲的說道:“目前我只是有了一個簡單的猜想,我只能說,這一次,我希望自己猜錯了!”

韓夜秋雖沒有說那人的名字,但默卻大概懂了,韓夜秋說的是楊叔吧?畢竟韓夜秋這麼在意的人就是楊叔和默了。

默和楊叔是從韓夜秋小的時候便跟在韓夜秋身邊的,楊叔是皇上派來保護韓夜秋

的,而默是蕭林留在韓夜秋身邊的。

默一直跟在韓夜秋的身邊,默更不會想到自己,所以只能是楊叔了!

“是楊叔?”

默不由自主的問了出來……

走在前面的韓夜秋不由一愣,低聲道:“這只是我的猜測,先不要聲張,不要誤會了楊叔。”

“好……”

默雖然嘴上答應著,但他知道,韓夜秋既然已經猜了出來,那麼答案就八九不離十了,更何況,知道他們動態的人不多,他們帶的那幾個,默一直都注意著他們的行動,那麼問題便就出在權王送的那封信上!

知道權王回來的人則就更不多了,越是這般想著,默就更確定了自己這個答案,作為一個隱衛,雖然一時很難面對,但也需要快速的接受事實!

必要的時候,他會立刻解決掉楊叔!

得出結論後,韓夜秋也不在糾結,既然自己的行蹤和底子都已經被別人摸了個透,那就乾脆大大方方的站出來。

既然已經來到這,遇到了舒小侯爺,乾脆就一起同路往東韓走吧,反正他們已經已經處於明面上了。

韓夜秋已經走了兩日了,沐易平常不讓安寒煙插手扶桑的事情,再加上現在她有身孕,整個府裡的人防她都跟防賊似的,不要說插手什麼事了,連基本的自由都沒了,其他人倒是拿她沒轍,但白千和星矢兩人,安寒煙卻是真的不敢惹的。

她記得又一次因為什麼事情惹怒了白千,白千在教她用針時,故意對她插偏了一點,可別小看這一點,雖然只是一點,但著實讓她難受了好幾天。

星矢就更不用說了,雖然她也是專業玩毒的,但有句話說的好,薑還是老的辣,萬一他又調製個什麼新的毒,拿她來以身試法,那她不是就虧大了麼,更何況,她曾經吃過那琉璃的虧,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不是不無道理的。

但是這樣一來,安寒煙的生活就真的變得枯燥之極了……

她記得她以前是一個靜得下來的人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般聒噪的了?安寒煙細細的想著,是從恢復記憶開始,還是從嫁給韓夜秋開始了?

韓夜秋?想起韓夜秋,安寒煙又不由自主的笑了,中覺得,遇到那個人後,便是她幸福的開始了!

“什麼事情,笑得那麼開心?”

正當安寒煙想的入神時,耳邊便傳來了沐落的聲音,自從兩人從那奇怪的地方出來了,兩人便成了朋友,在沐府,有白千和星矢他們在,安寒煙也不警惕,整日都是最放鬆的狀態,所以當沐落都走進了她還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沐落救了安寒煙,並且兩人成為了朋友,以及沐落是一個好人這些事情,安寒煙早就向沐易傳達了一邊,所以沐落在進沐府時,也沒有人阻止他,這也是他為什麼理所當然的就到了安寒煙的院子的原因。

至少目前,在沐府裡,在這樣的情況下,敢與沐落有什麼交情的,也只有安寒煙了。

沐落雖是第一次來找安寒煙,但安寒煙也不拘束,就像兩人還在山洞裡時一樣,招呼沐落坐了下來。

“你怎麼來了?”問罷,又看見了沐落手裡的食盒,故作驚訝的問道:“你該不會是來送吃的的吧?”

沐落笑了笑:“你既然已經猜到了,那你乾脆猜猜是什麼東西吧?”

安寒煙調侃的打量了一下沐落,笑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罷,你想幹嘛?”

沐落微微一愣,其實他只是偶然間吃的這個吃食,覺得很好吃,便想拿來和安寒煙分享,最重要的是,他想確認,離開了那山洞後,他們的關係是不是還能像在山洞中那樣!

“其實,我也算是你的表哥,表哥這些年沒有照顧到你,良心發現,給你送點吃的行不行?”

安寒煙忍不住笑了出來,其實沐落說的不假,他也是她的哥哥,只是他外祖父與當今皇上的關係太複雜,這份親情讓她有點不太敢認,而且,她當初一來,便把這位未見過面的皇太子當成了最大的理想敵人,因為立場相對,所以她也從來沒有想過,身為皇太子的沐落,竟然會對她說這些話!

安寒煙笑了笑,主動伸手拿過了沐落手上的糕點,雖然沒有說什麼,但也算是接受了這一份關心!

其實,扶桑皇帝的這一份皇位是怎麼來的,沐落心中也十分的清楚,他從小被選為皇太子,從小不僅得皇上的寵愛,更得以前老太后的寵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