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32章 逐客令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46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大膽!我的名諱,豈是你可以直接叫的!”沐落實在看不下去了,走出了書房,呵斥道。

然而沐落這一出來,許藝不僅沒有收斂,反而更加變本加厲的問道:“你為什麼不見我?你難道忘了你答應過言姐姐的話了嘛?”

“我並沒有答應姑母什麼,至於調教你之類的,只是隨便說說,但是沒想到你如此不知廉恥,缺乏調教,還不自知,硬要跑來我府中。”

前面許藝的吼叫,本就引來了不少下人的關注,表面上大家都做著自己的事情,但耳朵卻是早就豎的高高的了,沐落的一番話,簡單直白,全部都落入了眾人的耳朵。

許藝被沐落的話傷的許久都沒有反應過來,正當沐落想轉身回書房時,許藝才開口問道:“沐落,你真的要對我的感情視而不見麼?你那麼聰敏,難道真的猜不到言姐姐為什麼要送我過來麼?”

許藝一直心狠手辣,和他更是沒什麼交集,他只知道許藝十分的怕他,以前犯了錯,總是見了他就跑,沐言為什麼要將她送到他的府中,他倒是想過多種可能,只是,他從來沒想過竟是因為許藝喜歡他……

“我說過了,我的名諱,不是你能叫的,還有,你在我的府中呆的夠久了,對於你的性子,我也無能為力,你還是回公主府讓姑母親自教導你吧!”

沐落下了逐客令後,便回了自己的房間,即使是有了這一齣戲,也沒能夠影響他的好心情。

之前,沐言將許藝送來時,沐落本就覺得無所謂,不管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反正也掀不起什麼大風大浪,皇太子府又這麼大,多住一個人,少住一個人都沒差,但既然知道了沐言有這目的,還是要儘早將許藝送回去比較好,趁早讓沐言收回那心思。

想必她也是意識到了許藝的性子容易惹禍,想先給許藝找一個能給她擦屁股的靠山,但很不幸,沐落對許藝這樣滿手是血的人,依然沒有一點興趣。

沐落走後,許藝還站在院子門口沒動,她的心中久久都沒有反應過來,她是想來興師問罪的,沐落為什麼不見她?沐落是不是喜歡安寒煙?可是還沒等她興師問罪完,他便向她下了逐客令了……

為什麼會這樣了?他不喜歡她,甚至厭惡她,她之前也是知道的,他在她眼中是那麼的完美和遙不可及,所以她總是看見他就躲得遠遠的……

直到後來,看見沐落可以為安寒煙那般奮不顧身的時候,她的心態就慢慢的發生了變化,她便不再滿足於只遠遠的看著他了,安寒煙是一個嫁了人的人,為什麼安寒煙都可以,她卻不行?

再後來,沐言告訴她,要把她送到皇太子府,讓她努力改變自己,讓她努力讓沐落喜歡上她,她便徹底改變了自己的心態,從那時開始,她便開始覺得,沐落也可以是自己的,以至於當她知道沐落去找安寒煙後,便會受不了。

只是今天,沐落的話狠狠的點醒了她,她還什麼都不是,不是皇太子喜歡的人,更不是這個府中的人。

許藝猙獰的笑了笑,守門的兩個侍衛見此,全身不由起了雞皮疙瘩。

“沐落,我會讓你後悔的!”說罷,許藝便在眾人有意無意的注視下,離開了皇太子府,回了公主府,只是回去後,許藝並沒有立即去見沐言,而是自己將自己關在了房間裡。

沐言十分的擔憂,來看了她好幾次,卻都被她拒之門外,沐言本想問問她發生了什麼的,但很快,沐落對許藝說的話便傳遍了扶桑的大街小巷,包括公主府。

沐言聽了後,十分的憤怒,什麼叫不知廉恥,缺乏調教,還不自知?沐言本覺得,就算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沐落也會善待許藝的,但卻沒有想到,他竟然對許藝說這樣的話。

沐落在扶桑本就是如神一般的存在,他的話很快就傳開了,而被他這般評價的許藝,也早就成了人們口中議論的物件,這樣一來,別說是給許藝找一個位高權重的人了,現在,就算想要許藝嫁出去,都十分的困難。

沐言十分無奈的撫了撫額,十分的後悔,覺得當初就不該把許藝送過去,然而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一切都晚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她現在能做的便是,只能儘量安撫許藝的情緒。

但現在,許藝卻不願見她……就在這時,沐言腦袋突然浮現了上午許藝回來找她時,和她說的事情……

殺了安寒煙?殺了安寒煙,許藝就會快樂起來了麼?殺了安寒煙,沐落就會注意到許藝了麼?沐言歎了口氣,搖了搖頭,她也知道,這些都是不一定的。

沐言想了一會兒後,還是決定,先和安寒煙見一面再說,她們雖然見過幾面,但卻從未好好的說過話,就算要對她下手,也得先瞭解清楚,安寒煙是什麼樣的人啊,只是,她該以什麼樣的藉口去拜訪了?

再三思量後,沐言命人備了厚禮,去了沐府,見安寒煙。

安寒煙平常和沐言並沒有什麼交情,當沐言找過來時,安寒煙也十分的好奇沐言來此的目的,雖說偶爾也會聽沐易說起長公主偶爾會在朝中從中周旋,暗中幫助他,但這般上門來找她,卻是讓安寒煙猜不透的。

只是就算不知道沐言上門的目的,哪怕是看在沐言幫過沐易的份上,安寒煙也會對沐言盛情相待。

“公主,不知你此次前來,所為何事?”

“就不要叫我公主了,按照輩分,你其實還該叫我一聲姑母的,你就叫我姑母吧。”

聽沐言這般說,安寒煙也不矯情,便直接喚了一聲,“姑母。”

本來,他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找回自己身份的,現在,沐言願意接受他們的身份,對他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沐言看著安寒煙這般識大體,也十分的滿意,許藝和安寒煙兩人年紀相仿,她心想,如果許藝也能像安寒煙這般懂事,她也就不用為她操那麼多心了吧。

“你都叫我姑母了,你不介意我叫你一聲煙兒吧。”

“當然不介意了,姑母隨便叫。”

“煙兒,想必今日傳的沸沸揚揚的消息,你也知道了吧?”

“不知姑母所說的是何事?”

“是落兒聲罵許藝的事情。”

“恩,略有耳聞,只是不知道這件事和我有什麼關係,姑母此次竟然是為此事而來。”

“煙兒,是這樣的,藝兒平時頑劣,我便把她送去了太子府,讓落兒把她管著點,但我卻不知落兒如此討厭她,在發生這件事後,我便問清了事情的緣由。”

說到這,安寒煙已經猜出了一些事情,但安寒煙仍然從容的聽著,沒有一絲插話的意思。

“煙兒,我此次來,其實是來替藝兒道歉的,這孩子,從小就住在我的府中,被我寵壞了,如若不是今天這事,我還不知道,在皇家別院的時候,還發生過那樣的事情,甚至連前段時間,落兒失蹤,都和此事有關,這事,與我也脫不了關係,是我沒有好好管教她。”

安寒煙自然知道沐言說的是皇家別院,許藝逼她墜崖的事情,雖然沐言表情真摯誠懇,但不知為何,安寒煙就是不信沐言之前對此事完全不知。

“沒事的,姑母,事情已經過去了,更何況,我也安全回來了,她終究是沒有得手。”

安寒煙雖一直想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但最近事情太多,安寒煙又懷有身孕,被牢牢監管著,一直沒有機會,但沐言現在這般說,明顯是來替人道歉的,這個面子,她還是必須要被沐言的,至於沐言出了沐府後,兩人的關係會不會有所緩和,這就得再看情況了。

沐言揮了揮手,她身後的丫鬟,便立刻會意,將手中早已準備好的禮物遞了上去。

“煙兒,這是姑母準備的一點薄禮,還望煙兒能收下,也算是替藝兒賠禮道歉了,藝兒今日本應跟著一起來的,只是落兒那般說她,終究是一個還未出嫁的姑娘,心裡終究還是不好受,等她情緒好轉了,必將親自登門道歉。”

“姑母,你嚴重了,藝兒年紀還小,親自登門道歉就不必了,說來這事也是我這做姐姐的不是,之前在街上,和藝兒有些口舌之爭。今日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姑母回去後,當勸藝兒要看開些,時間久了,這些流言便散了。”

沐言點了點頭,見這件事就這樣說開了,自己也沒了再待下去的理由,便起身向安寒煙告辭,回府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