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37章 回憶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63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當韓夜秋正想辦法對齊王和定疆侯下手的時候,齊陽郡主也被送到了扶桑,並且,黎陽公主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給了齊陽郡主不少的幫助,不僅給了她許多人手,還將自己收到的所有密報都給了齊陽。

齊陽到了扶桑後,第一件事便是聽了黎陽公主的話,想辦法聯繫認識許藝,對於她來說,能有一個和她同仇敵愾的人,也是一件令人大快人心的好事。

只是許藝住在公主府,齊陽想馬上找到她,還是十分的困難,所以齊陽先買下了一處宅子,離公主府不遠,能隨時關注到裡面的人進出的情況。

至少目前對齊陽來說,聯繫許藝,比對付安寒煙來的重要,齊陽不會武,有的只是一點小心機和黎陽公主給她的人,她已經在安寒煙那吃過虧了,知道安寒煙並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人,所以,在找到同伴之前,齊陽選擇先按兵不動。

然而現在的許藝並不知道有人找她,她現在仍然沉浸在沐落說的那些話中,許藝這半個月期間,都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時而呢喃著:“他說我不知廉恥,他是不是真的很討厭我?都是因為安寒煙吧!”

看到許藝這般,沐言也十分的著急,在她的印象中,許藝雖然偏激狠辣,但卻從來都不會像現在這般失落,哪怕是當初她的哥哥許龍去世時,她也只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哭了兩三天便好了。

沐言站在許藝的房間門口,糾結了半晌後,還是敲響了許藝的門。

“藝兒……”

“言姐姐,你走吧,我誰都不想見,我只想靜靜。”

許藝一如既往的拒絕了沐言,只是這一次,沐言沒有像往常那般,無奈的歎了口氣便轉身走掉,而是直接在許藝門口的臺階上坐了下來。

“藝兒,我從來沒有給你講過我和你哥哥的故事吧。今天言姐姐就給你講一段故事好不好?”

提起許藝的哥哥,沐言的表情雖是帶著笑意的,但眼眶卻是濕潤了,而許藝,也難得的沒有拒絕沐言的提議,坐在房間裡,安靜的準備傾聽。

“以前啊,你們只知道我和你哥哥相愛過,但卻從來都沒有人知道我們是怎麼相愛的,其實當初我們第一次相遇時,也是看對方極為的不順眼,那時他不知道我是公主,但我卻知道他是我們扶桑的將軍。”

沐言沉浸在自己的回憶裡,雖然這些事都已經發生了很多年了,但是卻記憶猶新,有那麼一瞬間,沐言都覺得那些事仿佛就發生在昨天一般。

“我第一次遇見他是在一處祈福寺廟中,那座寺廟最出名的便是它的祈福樹,那時候我天天在宮中,呆的十分的無聊,經常偷跑出去玩,皇兄總是派不同的人來找我,以至於,我一看見朝中的人,便以為是來抓我的。”

“你的哥哥是一個大將軍,在扶桑又有誰不認識他了?當時我一看見他啊,我就緊張起來了,以為又是皇兄派人來抓我回去了,於是啊,我就想,就算這次被抓回去,我也要捉弄一下他才行,總是來抓我……”

說到這,沐言和許藝都不由上翹嘴角,仿佛現在他們眼前就有一個少女,正準備捉弄年少的將軍。

“我快速的上前拉住了你的哥哥,習武之人警惕性比較強,你哥哥以為我要襲擊他,便反手抓住了我的手臂,趁這時,我就大叫非禮,一時之間,便圍上來許多人聲討你哥哥,還有人向他扔雞蛋和青菜的,噗~”

說著說著,沐言便忍不住笑了起來,他那副狼狽的樣子,真是難得一見啊。

“我見自己的目的達成了,便準備要跑了,你哥哥看我跑了,連忙甩開人群便來追我,我又怎麼能跑的過你哥哥了?”

“當我被他堵在一個小巷子裡時,我的心中十分的緊張,只覺得自己完了,我覺得自己一旦被抓回去了,一定就很難再逃出來玩了,誰知道你那傻哥哥的下一句便是問我我是誰,為什麼要冤枉他,還想拉我去證明他的清白,你知道那時候他說什麼麼?他說他是扶桑的將軍,最重要的就是聲譽……”

“後來了?”許藝終於開口問道。

“後來我才知道他不是皇兄派來抓我的人,但看他一身的狼狽,心中也是十分的抱歉,便從腰間扯下了錢袋,叫他去換一身新衣,結果你哥哥以為我是在侮辱他,正打算轉身走時,皇兄真正派來找我的人便來了。”

“你被抓回宮了麼?”許藝問道。

沐言抿唇笑了笑,“沒有,你哥哥救了我,那日來找我的人都是穿的便衣,你哥哥並不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你哥哥誤以為他們是壞人,便出手救了我,如果沒有那一次,或許就沒有後來的一切了……”

說到這裡,沐言便想起了最終的結局,沐言的笑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沉重。

“藝兒,你哥哥因我而死,你可有恨過我?”

許藝聽了沐言的話,微微一怔,恨嗎?她沒有立即回答,而是認真的思考起來,她很沐言麼?沐言見許藝久久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心情也變得沉重起來。

“言姐姐,或許我曾經恨過你,恨你不能救哥哥,但後來,我看到了你的付出和你的無奈,現在,我不恨你,現在對於我來說,你是我的家人,你是我唯一的家人。”

“謝謝……藝兒,言姐姐會永遠保護你的。”

“言姐姐,哥哥已經走了這麼多年了,你也該走出來了。”

沐言輕輕一笑,擦了擦自己臉上的眼淚,說道:“藝兒,你也長大了,也有喜歡的人了,喜歡一個人,是不是可以輕輕鬆松就放下,你不是應該最清楚麼?這也是這麼多天,我不強迫你的原因,喜歡一個人,是沒有辦法輕易放下的。”

“言姐姐,我只是難過……”

“我知道,但是藝兒,真的值得麼?我會難過,會痛苦,是因為你哥哥也喜歡我,我們兩情相悅,卻因為身份,因為名利不能在一起,所以這對我們不公平,我們連為自己努力的機會都沒有,但你和沐落的情況不一樣,他雖然是我的侄兒,是一個值得託付的人,但是,你做不到讓她把心交給你。”

“那是因為安寒煙!”許藝打斷道!

沐言無奈的歎了口氣,說道:“藝兒,如果兩個人該在一起,那他們兜兜轉轉,最後還是會在一起的,你和落兒的問題,並不在於安寒煙,更何況,安寒煙現在已為人妻,就算落兒是真的喜歡她,也不能和她在一起。”

“可是言姐姐,當初是你把我送去皇太子府的,是你告訴我要讓他喜歡我的,是你給了我希望啊!”

“當初,是言姐姐錯了,是我異想天開了,也許你們並不合適,藝兒,很多事情,都要試了才知道,雖然結局不那麼讓我們滿意,但至少我們嘗試了是否有那一種可能性,你現在要做的便是站起來,活給他看,沒有他,你會活的更好!”

“藝兒,你要知道,你並不差,你只是沒有遇到對的人,如果我是你,我便要沐落後悔,而不是獨自一個人躲在房間,出來吧!”

許藝呆在房間裡的這段時間,完全沒有玩蠱蟲,也沒有玩毒,她摸了摸自己腰間的塤,還是站了起來,打開了房門。

沐言看見許藝出來,還是松了一口氣,這至少證明,許藝已經打開了自己的心結。

“言姐姐,我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哪怕是沐落的心,不管言姐姐你幫不幫我,安寒煙的命,我是一定要取的。”

“唉,藝兒,你又何必這般執迷不悟了?你是不是和安寒煙有什麼誤會?前段時間,我去拜訪過安寒煙了,她其實是一位好姑娘。”

“你說什麼?”許藝詫異的看著沐言,她雖然想過沐言不會幫她,但她從來都沒有想過沐言會去拜訪安寒煙,現在甚至還幫安寒煙說話。

沐言看許藝的表情,便知道許藝是誤會了什麼,連忙解釋道:“前段時間,你不是回來告訴你沐落和安寒煙的事情麼?你告訴我之後,我便去找了安寒煙,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想要對付她,必須要先明白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所以便去找了他。”

“所以了?你得出了什麼結論?”

“安寒煙十分的聰明,她並不是你的敵人。”

聽了沐言的話,許藝十分的生氣,她覺得,沐言現在是她唯一的親人,不管她做什麼,沐言都應該站在她這邊,為她著想,可現在,沐言卻一直幫著安寒煙說話,這讓許藝的心中十分的不痛快。

“那如果我說讓你在我和安寒煙中選一個了?如果我非要與安寒煙為敵了?”

許藝皺了皺眉,即使知道許藝是被寵壞了,卻又無可奈何,“我當然是站你這邊啊,唉,藝兒,你這又是何必了?”

“言姐姐不必再說了,你只需要記得你說的話就行了,你是站在我這邊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