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38章 置於死地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67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許藝自從肯出房間了後,情緒也慢慢的好轉起來,只是似乎怎麼都不像之前那般開朗了,唯一和以前一樣的,便是依然喜歡研究蠱蟲。

而一直等在外面的齊陽郡主,也失去了耐心,沐易在扶桑已經被承認,被封為了易王爺,安寒煙自然而然的也成了扶桑的郡主,再加上安寒煙是東韓的夜王妃,這簡直讓她在扶桑混的風生水起的。

而專門為安寒煙而來,為報仇而來的齊陽郡主,卻還一直沒有找到下手的機會,又怎能不急了?

公主府的蔬菜肉食一般都是有固定的人送,失去耐心的齊陽郡主買通了公主府的一個送菜阿姨,偷偷的給許藝送了一封信。

許藝在扶桑並沒有朋友,當一個小丫鬟悄悄拿著信給她時,她竟期待著是沐落給她的道歉信,但結局顯然是讓她失望的,因為沐落從未在意過她的感受……

雖然信不是沐落送來的,但信卻是關乎另外一個許藝十分在意的人,那就是安寒煙!

信中的內容十分的簡單直白,就一句話,但那話卻是讓許藝對這個寫信人十分的有興趣。

“我想與姑娘合作,將安寒煙除之,如果姑娘願意,請出府一敘!”

許藝勾了勾嘴角,將信折好放進了懷中,看目前的情況,沐言是不願意幫她的,如果這個人有能力,合作一下也無妨。

不過還是得和此人見一面再作決定,畢竟現在她也不瞭解此人是誰,又為什麼要幫她對付安寒煙,又是怎麼知道兩人的恩怨的,許藝從小便在公主府長大,她可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免費的午餐!

許藝迅速的起身出了房間,一丫鬟連忙跟了上去,這是沐言專門派來照顧她的,看見這個丫鬟,許藝皺了皺眉,她從小便是個野性子,又喜愛蠱毒,從小便不喜歡身邊那些見了她蠱毒便嚇得尖聲大叫的丫鬟,所以她的身邊許久都沒有人伺候了,這次也是看她情緒不好,怕她出事,沐言才找了一個細心的丫頭過來伺候。

“你留在府中吧,我要出去一趟。”許藝說道。

那丫鬟聽了許藝的話,擔憂的看了一眼許藝,“可是小姐,公主說了,要奴婢跟在公主身邊伺候,就讓奴婢跟著小姐出去逛逛吧!”

許藝見那丫頭沒有退讓的意思,眼神不由的冷了下來,“你是聽不懂我說的話麼?我說你留在府中,我自己出去,不要再讓我重複第三次!”

許藝從小就在公主府長大,對於她心狠怪異的性子和興趣愛好,公主府中的人早就人盡皆知,也是許藝最近一直沉浸在沐落傷她的話中,性子才有所收斂。

現在那丫鬟見許藝這幅兇狠的模樣,瞬間緊張了起來,連忙跪在了地上,“奴婢聽懂了,奴婢知錯,奴婢就在府中等著小姐回來。”

“哼,早這樣多好!”

許藝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丫鬟,便急匆匆的朝大門去了,只是她出府後,那丫鬟便立刻去了沐言的院子,將許藝出府的事情告訴了沐言。

許藝出府後,便開始注意起四周的人,這時,一輛馬車便停到了許藝的面前,當許藝正疑惑著時,裡面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而這個聲音的主人,正是東韓的齊陽郡主。

“許姑娘,請上馬車!”

“哼,裝模作樣。”許藝小聲的嘀咕了一句,便上了馬車。

許藝和齊陽郡主兩人互相打量了一眼,許藝便坐到了齊陽郡主的對面,等許藝一做好,馬車便又動了起來,只見馬車在城中繞了一圈,最後回到了公主府旁邊的一個宅院裡。

而馬車中齊陽郡主一直不說話,許藝便也按耐住心中的好奇,忍住沒有先問,於是馬車中的兩人,都變得格外的安靜了起來,那模樣看起來極為陌生,卻又像極了有多年默契的老友,就像是兩人多年未見,為了同一件事情相聚,坐在一起就算不說話,也不會過於尷尬。

這種安靜一直持續到馬車拐入公主府旁邊的小宅院後門,許藝才忍不住問了出來,“你故意繞一圈再回來時為什麼?”

齊陽郡主笑了笑,說道:“我才剛剛到扶桑,而且,許姑娘你的名聲最近太響亮,為了掩人耳目,我們還是要小心一點。”

許藝自然知道自己最近的名聲為什麼會那麼大,不由的低下頭,又難過了幾分,齊陽見此,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又是一個為情所困的情種,看著這樣的許藝,齊陽又想到了那年東韓皇上的壽宴,她向夜王表白的

情景,那時候的她還天真的以為她會是東韓的夜王妃,只是如今,一切都今非昔比了……

“唉……”齊陽郡主一歎氣,許藝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許藝不悅的皺起了眉,問道:“你可是在可憐我?”

“可憐你?”齊陽郡主笑了笑,“不是,只是看著現在的你,想起了過去的自己而已!”

“我和你有什麼關係?你是什麼身份,也敢和我相提並論!”

齊陽郡主本也是個性子高傲的人,這麼多年來經歷了這麼多事情,雖說有所收斂,但一國郡主被一個公主養大的野丫頭這樣說,還是會覺得不甘!

“我?我是東韓的齊陽郡主,東韓皇后的侄女,東韓齊王的女兒。”

許藝聽了齊陽的話,第一反應並不是覺得她的身份有多高貴,而是東韓!東韓?和安寒煙一個地方來的?

“你和安寒煙是什麼關係?”

談到安寒煙,齊陽郡主眼中的憤怒漸漸的被恨意取代,“我和安寒煙,不共戴天!她毀了我的生活,毀了我的一切。”

“你一個郡主為什麼會和安寒煙有恩怨,她不是你們的夜王妃麼?”

“呵呵,夜王妃?”許藝不談還好,一談起夜王妃這三個字,齊陽郡主聚恨不得立刻將安寒煙碎屍萬段,“原本的夜王妃,應該是我!”

說到這裡,許藝也明白的差不多了,看來,安寒煙和這個所謂的齊陽郡主,也是因為一個男人結的仇,這樣看來,許藝和齊陽郡主,還真的是同病相憐啊!

“你喜歡夜王?”雖然許藝已經猜到了,但她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他本來就應該是我的,我們從小一起長大,要不是因為安寒煙,我早就是夜王妃了!”

就在兩人的閒談中,馬車也停了下來,正當許藝想問什麼時,馬車外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郡主,到了。”

齊陽郡主點了點頭,“嗯。”

齊陽調整了下自己的情緒,臉上又重新掛上了溫和的笑意,才對著許藝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許姑娘,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想問,請下馬車,我們到裡面才詳談。”

經過剛剛齊陽郡主那一講,因為兩人相似的經歷,相同的敵人,許藝也對第一次見面的齊陽多了幾分好感,再加上,都已經到這了,便什麼也沒說,直接下了馬車。

一下馬車,齊陽郡主便將許藝領到了大廳中,許藝看的出來,這個宅院裡伺候的人雖不多,但每一個人都是腳步輕盈,四肢有力,一看就是習武之人。

一坐下,許藝便開門見山的說道:“看來,齊陽郡主這次是有備而來啊!”

許藝一路上都在打量那些伺候的人,齊陽雖不會武,但也知道黎陽公主派給她的人不簡單,而這個許藝,更是和黎陽公主對她說的一樣,性子乖張跋扈,雖沒什麼謀略,但武功和手段卻是不少!

“我這次一來扶桑便先來找許姑娘,也自然是知道許姑娘的本領不凡,所以此次一來,便首先想到了和許姑娘合作,現在不知道許姑娘有什麼想法!”

許藝微微一笑,她喜歡直接的人,看見齊陽這樣簡單直白的道明瞭一切,許藝也直接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我既然出來了,就說明,我願意和齊陽郡主一起合作,幹掉安寒煙,只是我想先問問齊陽郡主目前有什麼計畫?”

“我剛來扶桑,計畫我現在倒是沒有,但是消息卻是不少,比如,目前最關鍵的,安寒煙懷有身孕!”

許藝勾了勾嘴角,不得不說,這確實是一個對她很有用的消息,安寒煙武功高強,她身邊的丫鬟武功也不弱,想對付她確實不容易,但如果她懷孕了,便很簡單了,很多藥物都可以將安寒煙置於死地……

看著許藝的表情,齊陽郡主便猜中了她的想法,齊陽郡主搖了搖頭,說道:“你不要想著用藥物對付她,據我所知,神醫白千,和毒王星矢都是安寒煙的師傅,現在更是隨身保護她,任何藥物到不了安寒煙的面前,就會先被這兩個老頭處理了。”

這兩個人的名聲,許藝自然是聽說過的,尤其是毒王星矢,只是她從來沒有想過,安寒煙竟然有那般運氣,神醫和毒王都保護她?據她所知,這兩人不是一向不和麼?

“那也不一定!”

“你有什麼辦法?”齊陽問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