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42章 生病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65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現在的扶桑表面十分太平,但其實每一個人都在心中盤算著自己的計畫,等待下手的好時機。

而在另一邊的東韓,幾人也正在進行謀略上的交鋒,長狄的黎陽公主,見私下約見韓夜秋被拒絕,便再一次答應了皇上的邀請,參加了公主為她舉辦的宴會。

黎陽從小的名聲就在幾國流傳,甚至因為那個傳說,各國的皇上皇子們都想娶她為妻,只是每一個向她提親的人,她連面都不會見,便都拒絕了。

甚至這一次東韓皇上對她如此熱情,也是有所目的!皇上的年齡越來越大了,但他卻一直在為韓夜秋鋪路,安寒煙現在在什麼地方,是什麼身份,皇上的心中其實一清二楚,他認為,韓夜秋如果再娶了黎陽公主,那麼就相當於得到了長狄和扶桑的支援,有兩國的支持,怎麼都是對韓夜秋有利的。

只是,皇上不知道的是,他的觀點,韓夜秋未必會認同和答應。

黎陽公主十分的受歡迎,哪怕是去哪國遊玩,那國的皇上也會舉辦宴會,熱情招待,所以黎陽對宴會這樣的東西,並不感興趣,前面才會一直拒絕東韓皇上,而東韓皇上,也一點都沒有怪罪的意思。

反倒是現在,黎陽公主竟然同意了,這反而是令人意外……

但其實,黎陽公主現在只是想見韓夜秋一面而已,她已經,太久沒有見他了……

韓夜秋在接到皇上宣他入宮,準備宴席的時候,眉頭皺的十分的深,不知為何,韓夜秋有一種十分不詳的預感,但不管如何,聖旨都是不能違抗的,韓夜秋換了一身衣服後,便跟著宣旨的太監進了皇宮。

而禦書房中,皇上早已坐在案前,等待韓夜秋了,韓夜秋進入禦書房後,看著皇上端坐在前面,只是微微的行了一禮,便自己坐下了,接下來,就是許久的沉默。

這樣的相處方式,兩人早就習慣了,皇上苦笑的一聲,其他的兒子,都是恨不得和他親近,但是他最愛的兒子,卻始終不願和他過於親近,在韓夜秋的心中,始終覺得他母親的死是因為皇上造成的……

“夜兒,你最近可還好?煙兒怎麼樣了?孤也許久沒有見到她了。”

安寒煙的事情,只要稍微有點能力的人都能查到,尤其是安寒煙現在在扶桑的名聲並不小,韓夜秋自然也知道,皇上必然是知道所有事情的,對於這件事,韓夜秋也不願多解釋或者是和皇上打太極。

“兒臣最近很好,至於煙兒怎樣,又身在何處,父皇不是知道的一清二楚麼?又何必來問兒臣了。”

皇上挑了挑眉,其實對於安寒煙還有這樣的身份,他也是十分滿意的,這甚至算是意外收穫,他之前只知道安寒煙聰慧,現在多了這重身份,更能幫助韓夜秋,只是皇上此刻並不是很滿意韓夜秋的態度。

“哦,夜兒你就沒有什麼想解釋的嗎?”

韓夜秋接過小太監遞上來的茶杯,輕輕的抿的一口,才緩緩的答道:“沒有,父皇如果想追究,不如直接去扶桑要人。”

皇上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是料到皇上不會把他們怎樣了?皇上心中自嘲道,沒想到身為一國之君,竟然被自己的兒子,吃的死死的。

“算了,這件事就先不與你計較了,這次叫你入宮,主要是想叫你安排一下歡迎長狄黎陽公主的宴會的事情,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安排了,如今黎陽公主出現在我東韓,幾國的注意力都在東韓上面,你一定要把這件事情辦的好一點!”

“恩。”

皇上見韓夜秋這敷衍的態度,也不願再多提宴會的事情,便轉了話題。

“聽說,黎陽公主私下約見過你,被你拒絕了?”

聽皇上這樣說,韓夜秋才抬頭看向皇上,看來,這個宴會主要不是黎陽公主,而是他了,不對,應該說是黎陽公主故意為了他安排的宴會。

黎陽公主約見韓夜秋的事情,只有他們兩人知道,而如今皇上知道,很明顯是黎陽公主主動透露給皇上的,所以皇上才會安排韓夜秋來安排這次的宴會。

“是的。”

“黎陽公主遠道而來,是貴客,你又為何拒絕了?夜兒,你身為東韓的王爺,當盡地主之誼,好好帶黎陽公主去走走。”

“東韓的王爺不止我一個,如果黎陽公主想四處走走的話,我可以安排二哥帶她去,最近二哥才回來,正在我府中閑著了。”

還在夜王府的韓權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心中罵道:“是誰在背後算計爺爺我!”

但皇上聽了韓夜秋的話,卻是十分的不滿,聲音不由的嚴厲了起來:“夜兒,這些年,你怎麼胡鬧我都不會怪罪於你,但是黎陽公主的事情,你必須給我好好辦!”

說到這裡,韓夜秋雖對黎陽公主的目的還不是很清楚,但對於皇上的想法,卻是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

“父皇,你這又是何必了?如果你想再娶一個公主當兒媳婦,那還有大哥和二哥,他們的王妃都還沒著落,而我已經有了煙兒,就算你有心,黎陽身為一國公主,也定不會有意,這個事情,你還不如交給大哥和二哥。”

“夜兒,你糊塗啊!黎陽豈是普通的公主?黎陽公主和之前的西戎沉魚公主不同,沉魚只是一個普通的公主,甚至西戎還有很多這樣的公主,但黎陽公主不同,黎陽在長狄民心所向,長狄的皇上更是視她為掌上明珠,最重要的是她是天選鳳命!”

“那又怎樣,我命由我不由天,從我母親去世那一刻開始,我就不信所謂的天命了。”不等皇上說完,韓夜秋便打斷了他,畢竟,他已經猜到了皇上想說什麼。

“父皇,兒臣這一生,永遠只會有安寒煙一個妻子,其他的人,再也入不了兒臣的眼,兒臣勸父皇還是早日放棄你心中的盤算吧,我自己的路,不用靠別人,也可以走的很好!”

“你……”皇上被韓夜秋氣得說不出話來,只指著韓夜秋想罵,卻又不知罵什麼,他欠這個兒子,實在太多,只是無論如何,黎陽公主這個公主,他都必須娶!

“父皇,沒有什麼事了的話,兒臣就先去安排宮宴的事情了,兒臣先行告退!”

說罷,韓夜秋便轉身走出了禦書房,去安排宮宴了。

韓夜秋走後,皇上被韓夜秋氣得在禦書房連連咳嗽,林總管見此,連忙擔憂的上前替皇上拍背。

皇上有所緩和後,攤開了自己的手,露出了手中心中剛剛咳嗽咳出的血。

林總管見此,臉上並無驚訝,反倒是滿臉的擔憂,勸道:“皇上,你這樣已有大半年了,現在你已經越來越嚴重了,還是去請太醫看看吧。”

“不用了,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心裡清楚,可是皇上……”

“不用再說了,林總管,記住,這件事情,一定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那夜王殿下那邊……”

“他也不行!”

“皇上,你明明是十分關心夜王殿下的,你不如將實情告訴他,說不定還能緩和你們之間的關係。”

“那孩子從小都是嘴硬心軟,雖然他一直介意他母親的死,但他心中還是十分在意我的,這件事情還是不要讓他知道了,我欠他太多了,沒有必要再讓他來為我的病情擔憂。”

“皇上,老奴從小便跟在你身邊,你對惠妃娘娘的感情,對夜王殿下的感情,老奴是最清楚不過的,皇上心中不必自責,其實在老奴看來,皇上對他們二人已經是情深義重了,就算是欠,這麼多年來也差不多了,皇上現在應該以自己的身體為重,多注意休息啊,不要再那般操勞了。”

“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心中清楚,雖然夜兒現在的勢力不小,但齊王那只老狐狸畢竟在朝這麼多年,手下有多少勢力,我到現在還沒有摸清,甚至他的雙腿是不是真的廢了,我都十分的懷疑,以前覺得時間還多,可以慢慢來,可以多磨練一下夜兒,可現在,天不遂人願,我一定要儘快幫助夜王將齊王一夥人連鍋端了。”

“可是皇上……”

“你不用再說了,最近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能讓其他人發現我的病情,不然朝綱一定會大亂,皇后和齊王他們說不定會先下手,就要在他們還不知情,沒有準備的時候先下手為強。”

林總管本還想再勸,但看皇上堅持,便收回了想要奉勸的話,他打小便跟在皇上的身邊,應該是最瞭解皇上的人了,人人都說帝王無情,但其實,那只是因為帝王的深情他們看不見。

林總管看著皇上的背影,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這個男人,因為對心愛的女人有愧,一輩子都在為那個女人的兒子鋪路,他是帝王,其實不用做到這一步的,但是這一生,卻沒有任何人能阻擋他的腳步。

從惠妃死的那一刻開始,他便背負起了他不該有的責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