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45章 出去走走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76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倒是韓穎兒,卻在一旁懵了……看黎陽公主那臉色蒼白的模樣並不像是裝的。

韓穎兒拉了拉韓夜秋的衣角,緊張的喚道:“五哥哥……”

“沒事,你先回去吧,我先送黎陽公主回去。”

說罷,韓夜秋便安排了一輛馬車,命人將黎陽公主抬上了馬車後,自己也跟了上去,韓穎兒看著漸行漸遠的馬上,心中跟著緊張了起來,心中祈禱著黎陽公主沒事,雖然她剛剛是真的氣憤,但不管怎麼說,黎陽公主都是東韓的貴客,如果黎陽公主真的因她而出事,皇上會有多氣憤,她都不敢想像。

韓夜秋上馬車後,便開始閉著眼睛休息,待馬車駛出皇宮後,韓夜秋緩緩的睜開眼睛,說道:“已經出宮了,你不用再裝了。”

黎陽公主動了動眼皮,卻沒有其他的反應了,韓夜秋索性也閉起眼來休息,既然黎陽公主做戲想做全套,那他現在也叫不醒她,既然叫不醒裝睡的人,自己還不如先休息一會兒。

馬車滴答滴答的向前跑著,黎陽公主見身邊的人沒了聲音,便悄悄的將眼睛睜開了一條縫,想看看韓夜秋在幹什麼。

當她看見韓夜秋正閉著眼睛時,她以為是韓夜秋忙宴席的事情,累著了,便睡著了,看著韓夜秋離自己這麼的近,黎陽公主忍不住抬起手來,想要去撫韓夜秋的眉眼。

只是手的還沒到想要到的位置,黎陽公主的手,便被韓夜秋的手拍開了,這時她才知道原來韓夜秋只是閉著眼睛假寐。

韓夜秋睜開眼睛,看著黎陽公主的眼神沒有一絲溫度,警告道:“黎陽公主,請自重!”

黎陽公主看著韓夜秋的眼神中有一絲憂傷,黎陽公主咬了咬唇,十分委屈的的問道:“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嘛?”

韓夜秋皺了皺眉,完美沒有思考,便果斷的答道:“不記得!”

在韓夜秋心裡,自從他母親去世後,這個世界上,便只有安寒煙一直值得他掛心的女人了……

聽了韓夜秋果斷的話,黎陽的心就像被一直大手揪起來了一樣,連呼吸都感到困難了,黎陽公主順了順自己的胸口,語氣溫和和緩,緩緩開口道:“8年前,我年幼調皮,扮成了男子,悄悄來東韓遊玩,身邊帶的人不多,結果遇到了刺客,是你救了我,那時你對我說過的,叫我長大了,來找你,你會保護我的。”

這件事情,韓夜秋的確有印象,那時蕭林帶著他去一處樹林子裡訓練,結果遇到了一個狼狽的小男孩喊著救命,他便出手救了他,當他想走時,那個男孩卻可憐巴巴的拉著他的手,害怕的渾身發抖,但那時天色已晚,他怕再不回去便要受罰了,便隨口說了一句“我要回去了,我是東韓的皇子,如果還有人要傷害你,就拿出我的名號來嚇他,你長大了來我身邊,跟著我,我保護你。”

沒想到他一說完,那個小男孩果然立刻便鬆開了手,韓夜秋才趕快趕了回去,只是他沒想到的是,那時的小男孩,竟然是長狄的黎陽公主!

“黎陽公主,那時的我年幼,眼拙,沒看出你是女子,並且是長狄的黎陽公主,我只以為你是個無依無靠的小子,想著你長大還能來我身邊謀份差事,是這個意思,如果有什麼讓公主誤會的地方,我向你抱歉。”

“但是你救了我!”

“那又怎樣?”

“我……我想報答你……”

“報答就不用了,我身為一國王爺,公主應該知道,我什麼都不缺!”

黎陽認真的思考了一下,說道:“夜王殿下應該知道,我是天選鳳命,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對你會有多大的幫助,以現在的情形來看,皇后,齊王,左相,定疆侯已經緊緊的綁在了一起,你其實,並不佔優勢,但只要你娶了我……”

“不必了!”韓夜秋斬釘截鐵的打斷了黎陽公主,“黎陽公主,我夜王府只能容下一個王妃,我更不需要任何人的説明,尤其是女人。”

說罷,韓夜秋再也沒有多看黎陽公主一眼,便跳下了馬車,回夜王府了,至少,現在確定了黎陽公主心中的想法和目的。

韓夜秋走後,如玉便進了馬車,她看了一眼還沉浸在悲傷中的黎陽公主,問道:“公主,你這是何必了?公主千金之軀,想要什麼樣的人沒有?為什麼偏偏要來東韓受辱了?”

黎陽公主搖了搖頭,她也不知道,只是從韓夜秋救了她那一刻開始,韓夜秋的身影便深深的刻進了她的心裡,抹也抹不掉。

“如玉,你不懂,這麼多年來,我努力的讓自己

變得完美,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想要自己配得上他,所以我遲遲沒來找他,只是沒想到,我覺得自己配得上他的時候,已經被人捷足先登了!”

黎陽握了握拳,心中十分的不敢,又想起韓夜秋說的夜王府只能容下一個王妃?那她便毀了那個王妃!

“如玉,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上,能配的上他的人,只有我,除了我,任何人都不能站在他的身邊,不能!也不配!”

韓夜秋回到夜王府後,便十分的想念安寒煙,他走到書房,準備了紙墨,準備寫信給安寒煙,他本想寫寫最近東韓的一些情況的,但拿起筆的時候,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寫了。

寫她的父親左相和齊王狼狽為奸?寫安雨蝶現在整日和沉魚公主混在一起,不知道在謀劃些什麼,還是寫最近來了個十分難纏的黎陽公主?

“唉……”韓夜秋無奈的歎了口氣,還是放下了手中的筆,安寒煙現在正懷著身孕,她在扶桑,本就要為沐易的事情操心,現在,就先不要再告訴她東韓的事情了吧。

看著韓夜秋這般糾結的模樣,窗前的韓權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輕笑,嘲笑道:“五弟啊,想不到你也有這般糾結,優柔寡斷的時候啊。”

韓夜秋收起了桌上的紙筆,緩緩的說道:“我只是不想讓她擔心。”

第146章

這邊韓夜秋不想讓安寒煙擔心,身在扶桑的安寒煙也不想讓韓夜秋擔心。但一直呆在府中被監視著,確實是悶得慌。

“謹青,今天外面的天氣怎麼樣啊?”

安寒煙抱著錦被,倚在貴妃榻上,懶洋洋的問道。

謹青身為她的貼身侍女,早在來扶桑前,韓夜秋就因為不放心她,特意將侍奉她的侍女謹青帶到王府參加了各種培訓,導致現在安寒煙也格外的依賴謹青,在加上現在安寒煙的身子不便,幾乎什麼事情都會交給她去做。

“回王妃的話,今天外面是個晴天。”

謹青淺笑著回答道,順手打開了窗戶。

安寒煙看到外面風光無限好,便想出去走走。之前連著好幾天的陰雨天讓她不得不待在屋子裡,都要長蘑菇了,更何況這個時代沒有手機也沒有WiFi,想找幾本書解解悶,然後漫捲的古文晦澀難懂,又看的人頭疼。這一瞬間安寒煙突然覺得其實在現代時也挺好的。

還是出去好,銀子都不用她自己掏,反正都是沐易養著她。就算沐易不養她,她在東韓的鋪子也早就賺翻了,清兒和周宇兩人把她的鋪子打理的很好。

“那就收拾收拾陪我出去走走吧。”安寒煙說完就要起身,謹青立刻上前扶住了她。

“是,還請王妃稍等片刻。”

安寒煙笑著推開她的手,道:“這才幾個月,還沒到讓我走不動路的時候。”

謹青被她唇角微笑晃到,愣了一會又匆匆跪下道:“王妃恕罪,謹青只是擔心王妃,冒犯王妃之處,還請王妃責罰。”

安寒煙對於她動不動就向她跪下來的舉動表示到現在仍舊覺得承受不起,連忙把謹青扶起來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覺得我現在不要人扶自己站起來能鍛煉身體,你不要想太多,更何況我一直把你當成我的妹妹,以後不要動不動就對我下跪,記住了嗎?”

謹青站起來,心裡十分感動,她自幼被賣到左相府裡做奴婢,安寒煙在左相府時就一直待她不薄,現在王妃又說出“待她如同姐妹”的話來,讓她覺得,就算是替王妃去死,也死而無憾了。

“是,謹青記住了。”

趁謹青收拾東西的功夫,安寒煙站在窗邊默默地感歎了一聲,古代就是好,空氣清新宅院大......

扶桑民風淳樸,也較為開放,謹青只是找了件比較厚的衣服伺候安寒煙換上,又取出面紗給她戴上。

上次許藝的事情讓謹青長了教訓,現在安寒煙有孕在身,可不能掉以輕心,還是帶上面紗好。

兩個人收拾完,便出去了。

今天天氣不錯,也難得扶桑的皇上沒有將皇太子留下來處理公務,沐落出了皇宮,慢悠悠的去了秦樓聽曲兒。

秦樓的頭牌是個叫若蘭的姑娘,彈得一手好琵琶,平日裡愛著一襲張揚的紅衣,三千青絲高綰,眉目裡是尋常女子無法匹及的嫵媚,因為彈的曲子好聽,也就被沐落常年包在秦樓,不見外客。

那可是苦了秦樓的老媽媽,手裡有個搖錢樹,愣是沒法使,擱誰誰不憋屈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