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46章 討喜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94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安寒煙和謹青在街上慢悠悠的走著,看往來的百姓也是神色悠閒,安寒煙暗自在心中感慨古代人真可以稱得上安居樂業了。她和謹青去了最繁華的街道,路兩旁都是些賣東西的小販,

安寒煙從一個攤位上拿起一雙虎頭鞋,問謹青:“你看這雙鞋子是不是很可愛?”

安寒煙小時候沒穿過虎頭鞋,所以這雙和她手掌一樣大的小鞋子在她看來很是討喜,軟萌萌的做工也還可以,只是應該不適合女娃娃穿。

“小姐說可愛,那它當然可愛啦。”謹青說著,向攤主詢問了價格。又向安寒煙問道;“小姐要買嗎?”

“這個嘛——”安寒煙有些猶豫,一來不買的話,這雙鞋實在是太可愛了點,二來,如果買了這雙鞋,以後生個小丫頭怎麼辦?

攤主的攤位上還有很多小玩意兒,比如小娃娃戴的虎頭帽啊,小娃娃玩的撥浪鼓之類的,都讓安寒煙愛不釋手。大抵是因為要做母親了,所以對這些小孩子的東西都格外感興趣吧。安寒煙在心裡自我安慰,轉念一想還是決定買下這雙鞋。

“誒,謹青,你說要是韓夜秋收到這麼一雙小鞋子,他會有什麼反應啊?”

她初為人母,韓夜秋也是初為人父,只是兩人所隔甚遠,不能當面討論這些小東西的可愛之處。可安寒煙看到這些,還是會忍不住想和韓夜秋一起分享。

安寒煙和謹青都太專注的投入到這個攤位上,絲毫沒有注意到遠處正沖她們狂奔而來的失控馬車。

馬車外表低調奢華,拉車的也是兩匹好馬,可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發起狂來,駕車的車夫自然是拉不住的,只能不斷向前方喊著“讓開”。

路兩側的攤位接連遭殃,民眾卻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看來馬車的主人幹這事情也不是一回兩回了。

秦樓臨街,更何況沐落進的這間屋子在二樓,沐落倚在窗邊,視線好巧不巧的落在安寒煙那邊。

路那頭雜亂的馬蹄聲對於習過武藝內裡高深的沐落來說,早就聽到了。他微微皺了皺眉頭,心裡暗暗思索哪家親眷如此倡狂,想了半天也沒個頭緒,索性不去管它。

在他身旁依偎著的若蘭看他眉間擰出來的川字,以為是自己照顧不周,惹得金主不高興,立刻將柔軟的軀體又向他貼近了一分,纖長的玉指捏起水果,吐息如蘭:“公子可是嫌奴家做的不好,公子不高興了?”

“不是。”沐落忽然有些煩躁,馬車的聲音更加近了,他將頭向窗外一扭,落入眼簾的,竟然是那兩位女子仍在攤前挑選商品。

沐落的心就像被揪了一下一樣。

挑東西的兩位女子中的一位,穿了件素色長裙,黑色長髮在腦後隨意綰了個髻,剩餘的青絲服服帖帖的垂下。身形姣好,正是幾日不見的安寒煙。

不由得沐落不心動。仿佛沐落這些年心裡的空位置都是為了她留的一樣,見了她之後,立刻被填滿了。

於是沐落自然是忽視了若蘭遞過來的水果,若蘭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也沒看出來什麼特別的地方,只當沐落是心情不佳,看看窗外有什麼解悶兒的東西沒有。

“那爺有什麼不開心的,都可以和若蘭說,好不好?”若蘭說著,拿起沐落的手就要往自己胸前大片雪白上貼去,可卻被直接推開了!

當安寒煙落入沐落的視線,沐落心裡就再沒有別的東西,哪怕此刻佳人在懷,也不能讓他的目光移開。

沐落耳聽得馬蹄聲也來越近,心道不能耽誤,順手將若蘭推開,從視窗一躍而下。

安寒煙也聽到了馬蹄聲,只是沒當回事,直到謹青驚恐的叫出“小姐”二字,安寒煙才從眾多小玩意兒中抬起頭來,正好看見那兩匹馬以不可阻擋之勢向她奔來。

完了。這是安寒煙第一個念頭。

孩子。這是安寒煙第二個念頭。

她條件反射的閉上眼睛捂住肚子,以前學過的應急知識立刻在腦海裡面浮現出來,正在考慮往哪個方向滾不會被二次傷害,安寒煙身子一輕,竟然被人抱了起來。

沐落以最快的速度將安寒煙抱起來,隨即擰身躍到一旁。

馬車帶倒了攤位,可駕車的和坐車的都沒有道歉的意思,這輛橫衝直撞的馬車就這樣揚長而去。

沐落看著馬車遠去的方向,眯了眯狹長的眸子。

隨後沐落將安寒煙放下,柔聲問道:“你沒事吧?”

“我沒事,謝謝你,你有多救了我一次。”安寒煙沖他一笑,用手攏了攏散開的青絲。

發簪應該是剛剛弄掉的,沒了發簪的約束,安寒煙一頭如瀑般黑髮讓她有點不知所措。

還是讓謹青和她一起去買一支吧,反正現在回去太可惜了,也是剛出來沒多久。安寒煙想著,轉頭去尋找謹青。

“小姐小姐,您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啊?”謹青一臉著急的向安寒煙跑過來,剛剛馬車沖過來的時候,她只看到有個影子救了她家小姐,順便將她推到了路那邊。

“是奴婢疏忽了!”謹青自責的說道,這簡直就是低級的不能再低級的錯誤了。

安寒煙沖她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事,隨後問謹青:“你帶發簪了嗎?剛才我頭上上的發簪不知道掉哪裡去了。”

謹青搖搖頭,說道:“謹青沒有帶發簪,不過謹青知道附近有家首飾鋪子,他家的東西可好看了。”

“那我們等會兒去買。”安寒煙說道,指了指沐落,“謹青,這次又是沐落救了我們,看來我們欠他的變多了。”

謹青看了看沐落,越發的覺得他儀錶堂堂了,心中不由想到,怎麼第一次見他的時候,沒有發現了?便向他行了個禮,道:“多謝皇……沐公子救命之恩.”

“叫我沐落就好,在外不用這般拘束,舉手之勞而已,區區小事,不必掛在心上。”

沐落說完,從懷裡取出一支銀簪遞給謹青,“快給你家小姐戴上吧,這樣披頭散髮到了首飾鋪,那幫勢利小人難免會看輕你家小姐。”

“這......”

謹青眼神在發簪和安寒煙兩者上瞟了一瞟,拿這支簪子吧,安寒煙已經是夜王韓夜秋名正言順的王妃,不應該在接受別的男子遞過來的東西,尤其是發簪這種看起來就像定情信物的東西。

可是如果不接,安寒煙到底還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三千青絲散亂去首飾鋪子,如果真的同沐落說的一樣,首飾鋪子裡盡是些勢利小人來私下裡嘲笑王妃,怕夜王收到消息亂吃飛醋,自己也是會有麻煩。

“沐公子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已經是嫁做人婦,再收你的簪子,怕是十分不妥。”安寒煙說道。

“既然你不願收下,那我也不勉強,不過我倒是有一主意,不知你可感興趣?”

“你說來聽聽。”安寒煙說道。

“我可以將簪子暫借給小姐,等小姐買好了首飾,再將簪子還給我也不遲。”

安寒煙瞧他一雙狹長眸子裡乾乾淨淨的裝著想要幫她,便沒有拒絕,示意謹青接過簪子替她帶上。

待謹青弄妥帖,安寒煙想張口對沐落說讓他和自己一起去首飾店的時候,沐落先她一步開口說道:“小姐先去,首飾店裡不適合我這種男人前去,若今日同小姐一起去了,怕引起諸多不必要的誤會。我在這裡等小姐回來便好。”

安寒煙聽他這口氣,似乎是絲毫不擔心自己這個人不回來,於是開口問道;“你也不擔心我們兩個人拿了你的簪子不再回來?”

沐落搖搖頭,說:“你身為堂堂夜王妃,不會做這種事,大不了我去問你哥哥要,所以我不擔心這個問題。”

民風淳樸啊,什麼叫民風淳樸?這就是。安寒煙在心裡暗暗感歎道

沐落看著安寒煙一雙鹿眸狡黠靈動,眼波流轉間透出與常人不同的靈動可愛,不由得心生歡喜,不過這樣好好一個美人,因為什麼要帶面紗呢?難道她又受了傷?

沐落恨不得現在做件失禮的事,就是把沐寒煙的面紗就摘下來,他已經幾日沒有見她,卻沒想到再一次見面,安寒煙卻是戴著面紗的。不過礙於從小的禮數教育,沐落並沒有那麼做。

他現在有些後悔生在了帝王之家,恨他沒有早一點遇見眼前的這位姑娘,如果他早點遇見眼前的這位姑娘,說不定此時境遇會大不相同。

不過命運如此安排,就算他是扶桑的皇太子,也無可奈何。

“那便多謝你了。”安寒煙說完,示意謹青拿些銀兩給面前的小販。

雖然不知道是哪個大戶人家皇親貴胄,但是砸了東西又不給錢的樣子實在不討安寒煙歡心,這個小販平日裡也掙不了多少錢,現在辛苦全部付諸東流,多可惜。

更可惜的還是那幾雙小鞋子......安寒煙在心裡嘀咕著。不過眼下看來小鞋子也買不了了。

擺攤賣虎頭鞋的小販接了謹青地過去的錢連連對她說謝謝,搞得安寒煙有些不好意思,她便和謹青向沐落道了個別,向首飾鋪子走去。

沐落目送著她走進了鋪子,唇角微微一笑,走了。

他原本就沒有等她回來還簪子的意思,那些托詞都是想讓她收下簪子的藉口而已。

他的身份本就不便常去沐府,更何況,她又是夜王妃。不知道下次再見是什麼時候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