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47章 軟肋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58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韓權的眼眸閃過一抹光亮,“五弟,你是否對待她太不同了,畢竟你以後不能有軟肋。”“軟肋?”韓葉秋從他的案牘前慢慢起身,“她已經不是我的軟肋,已經刻入我的骨血。”韓權搖搖頭,這樣的他怎麼能繼承大統,但他還是說了句“沒想到,五弟也是一個情種。”韓葉秋不想解釋什麼,在他的心裡,寒煙是特別的。

而韓穎兒這邊,韓穎兒看見黎陽公主為了五哥竟然敢裝病博取五哥同情時,韓穎兒就覺得這個黎陽公主絕對不是什麼善茬。韓穎兒總覺得會有什麼大事發生著,她領著小丫鬟往她的府邸走去,由於想著韓葉秋的事,鵝卵石的路上沒有看清,一不小心差點絆倒。小丫鬟連忙接了一下韓穎兒,等韓穎兒站好,連忙跪趴在地上請罪:“都怪奴婢,都怪奴婢,沒有領好路。請求穎兒公主贖罪。”穎兒無辜又天真的問:“你何錯之有,只不過是打掃的人不得力罷了。”接著穎兒讓自己的得力丫鬟宣今天打掃庭院的奴才,丫鬟剛出去不多久,門口就來了一個不大年級的太監,看樣子也就十一二的歲數。

小太監顫抖著身子進了公主的院子,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稚嫩的臉龐冷汗直冒。該太監開口就知道,這個小太監一看就是剛淨身沒多久。按理說宮中的老人如果做錯事,先是跪趴地上一邊訴說自己的過錯,一邊不留痕跡的恭維自己的上主。但這個小太監,一進庭院門口,自己就軟了腿,一看就是沒有調教好的剛入宮的太監。而韓穎兒卻不會同情這個太監(沒錯,什麼天真無辜啥的,都是這位穎兒公主裝出來的。),她又裝作無辜:“這是怎麼了阿銀,我這個公主坐在這,竟然沒有人給我請安呢?”

阿銀給韓穎兒做了一個輯禮,抬起身子,轉過頭對著跪拜在地上的小太監呵斥:“你這是從哪學來的規矩,領你入內務府的老太監是哪一個。”小太監趴著腦袋一聲不敢吭,“好了,讓他的領頭的領著他走吧。”韓穎兒擺擺手,給阿銀使了個眼色,阿銀點點頭,向地上的小太監揚了揚手:“你快起吧,一會領你的太監就要來接你。”小太監嚇得瑟瑟發抖,他明白接下來迎接他的會是什麼,不到半個時辰一個身著一身寶石藍繡仙鶴長袍,手拿拂塵,頭戴孔雀毛頂鑲寶石帽的太監到了庭院,細看一下不是老太監,這個太監面目清秀,陳黑眸子,長得異常俊美,峻朗的身子微微弓著一點也不嫌娘氣。

不知這是從何處尋來的太監,怎敢冒充大太監來到這裡。這個太監庭拜跪禮,“奴才是太后那邊來尋著太監的。““哦~那你又是何人,不曾在宮中見過。”那個太監跪在地上緩緩的說:“奴才剛進宮不久,承蒙太后的喜愛來作事”原來那人是太后身邊剛進的一群小太監的領頭人。這個太監不卑不亢,而且尚不巴結主子(人家都有太后了,還巴結你幹什麼勁)而小太監想跟著這個太監離開庭院,卻被太監制止,畢竟再怎麼樣也得有一個做奴才的樣子,也得給公主行禮。

小太監誠惶誠恐,又馬上跪下,韓穎兒涼涼的看著地上的這個奴才,惶作天真“這難道就是太后宮中打掃庭院的奴才?”太監垂首恭敬道“這個奴才只是一個打掃庭院的。”說完的話意猶未盡,意思是見到貴人的機會少之又少,根本等於說如果這太監不往上爬,他就永遠沒有出人頭地的那一天。韓穎兒微眯了眯雙眼“你的意思是我小題大作了?你可不知這打掃庭院就是體現我國國風,當使賓來客到訪,不知這處的石路沒有打掃乾淨,一下不注意絆倒,你說可否默響與我國的交涉,一個國家連一個庭院都打掃不乾淨,何必再要結盟。”

韓穎兒被這太監一急,竟暴露本性,她捂了捂剛才長篇大論的嘴,心裡一陣懊惱,這可怎麼辦……現在也沒法圓場,畢竟以前不學無術,白癡又天真的韓穎兒是根本不會想到這麼深層的一面,那個太監含了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好像知道了什麼,阿銀看見今天的主子太反常了,這個太監真的不容小覷,阿銀連忙緩場“這位公公,你現在能帶著你的太監,離開了。”韓穎兒聽見青衣說讓他們離開,連忙讓青衣到她跟前來低聲細語了幾句,青衣點點頭“我們主子,要問你的姓名。”阿銀的手指著的就是那個剛才逼迫韓穎兒暴露本性的太監。太監微微含笑,柔聲道:“回公主,奴才名字魏朝恩,現在宮中一般都叫奴才魏公公。”

韓穎兒緊閉雙眼,揮了揮手讓魏朝恩和那個小太監退下。等魏朝恩走後,青衣皺了皺眉“主子你。。。”“我失態了。”韓穎兒從庭院凳子上站起身來,“這個太監,竟能看穿我的內心,我為在宮中存活,不讓自

己才氣遠揚,琴棋書畫也不精通。所為了就是不讓自己成為聯姻工具,那個太監看穿我的內心,恐怕我裝不了太久了。”阿銀心疼的看著主子,主子為為了等待林香公子也是煞費苦心。

“阿銀,今日我看見那位黎陽公主,對待五哥有所不同,她好像喜歡五哥。”阿銀不做聲,依和穎兒公主相處多年的經驗,阿銀是不需要回答的,當韓穎兒來到了公主府上,嬤嬤出門迎著韓穎兒,“我的公主,你去哪了,可讓老奴擔心死了。”嬤嬤拿著一件披風給韓穎兒搭在身上,韓穎兒緊縮著眉頭,還是沒吱聲,嬤嬤對阿銀使了個眼色。就扶著韓穎兒回房休息,嬤嬤關上韓穎兒的房門趕忙問著阿銀“今早走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回來這麼魂不守舍的。”阿銀也擔心的回答“今早在宮殿門口碰見五皇子和那位了。咱家公主擔心那位會挑起什麼事端。”

“哎呀,我的公主啊,她自己的事還沒搞明白呢,這還有別的閒工夫擔心別人。”“嬤嬤你小聲一點,公主心裡也是不好受的。林香公子去扶桑到現在還沒有給公主一個音信。”

屋裡的穎兒趴在自己的床上,心裡思念著那個在她心裡紮根的林香哥哥,這個“負心漢”說好要寄信過來 一封信也不給寄,想著想著穎兒一下從床上坐起來,他不會是在扶桑喜歡上別的姑娘家了吧,要不然為何一封信不寄來,他肯定是在扶桑有了別的姑娘。穎兒想到這裡對著屋外的阿銀和嬤嬤叫喊著,屋外的阿銀和嬤嬤以為穎兒公主出了什麼事,趕忙推門進屋,當他們看見公主好好的坐在床上時,嬤嬤哭笑不得“公主啊,你這是要嚇死老奴啊。”“嬤嬤我得現在去找五哥一趟,現在就要去。”穎兒一邊說著一邊就要下榻。

“公主啊,你不怕老奴越距,老奴想問你是有什麼焦急的事嗎,天色已經很晚了,不著急的話等明日說也不遲啊,並且五皇子現在也得休息是不是。”嬤嬤為了不讓公主出門就在得波得波的停不下來了,“好好,嬤嬤你別說了,我明天再去好不好。”於是公主又重回塌上,蓋好了錦緞絨綢被。阿銀靜悄悄的對著嬤嬤豎了一個大拇指。沒辦法,穎兒只能懷著對林香的怨念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清晨,被送回府的黎陽又想作妖,她不相信以她天生鳳命,韓葉秋竟不會把她放在心上。她必須想出一個法子,讓韓葉秋明白最適合他的一定是自己。黎陽公主在她的府邸想著辦法,而另一邊起身的穎兒公主已經梳妝打扮好要去找她的五哥商量對策,並且再順便打聽打聽那個“負心漢”消息。(是順便嗎,最後一個才是你的最終目的好嗎!不講實話的女人是沒有好結果的!哼,你管,我就要去問一下林香哥哥在扶桑到底是幹什麼了。)

韓穎兒帶著阿銀來到了韓葉秋的府邸,但進到了府中,卻尋不得韓葉秋,這讓韓穎兒有些著急,畢竟她害怕那個羚羊公主可能會出一些麻煩。(黎陽=羚羊,韓穎兒給她起的外號。)終於韓穎兒在武打場上尋到了它的五哥,韓穎兒提著她的裙子,跑著到了韓葉秋的身邊,韓葉秋還以為發生了什麼緊急的事故。結果韓穎兒傳來的消息,他早就知道了,“五哥,我跟你說。。。。跟你說”韓穎兒一口氣沒喘勻“說啥啊,說,你可說啊”韓葉秋一邊接著僕人送來的水,一邊戲弄著自己的妹妹。“五哥你又這樣,討人厭吧啦唧的哼。”“好好好,是五哥的錯,你先喘勻再說哈。”韓穎兒白了她五哥一眼繼續道:“五哥,我覺得那個羚羊好像對你很特別。”韓葉秋懵懵的“羚羊哪裡來的羚羊,咱家又沒養羊。一隻羊對我啥特別的。”韓穎兒被韓葉秋的腦洞給震住了,怎麼覺得五哥比她還不著調呢。

“不是羚羊,是那個黎陽公主啊。”韓葉秋瞪大了眼睛,噗嗤一聲捧腹大笑“哎呀,哎呀我的六妹,你的確是最可愛的了。啊哈哈哈哈。”過來一同和韓葉秋一起習武的韓權也過來了,“什麼這麼好笑啊,五弟請合攏的嘴,我們的皇族風範都讓你扔地上了。”而韓權前腳剛笑話了韓葉秋,後腳聽完韓葉秋給他講的關於“羚羊”的故事,也不免捧腹大笑。(好吧,你啪啪啪的打臉了吧。)

韓穎兒看著這兩個不著調的哥哥,不知道這有啥好笑的,都讓他倆笑出眼淚了。“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六妹,你簡直太可愛了。”韓穎兒個各自給了兩個大白眼:“行了沒,別笑了,還笑呢,我那嫂嫂啥時候從扶桑回來,她要是再不回,那個羚羊就把你這棵瘦弱的小草給吃幹抹淨了。“哦~原來我們的妹妹是想她的林香哥哥了。怪不得來提醒哥哥我呢,唉,真是女大不中留了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