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49章 心腸歹毒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17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如玉輕輕搖了一下黎陽的腕袖,焦急的壓低嗓音“公主,您失態了。”黎陽那因妒忌而扭曲可怖的臉龐差點被在場的賓客看到,黎陽嚇得趕忙重整妝容,四周似乎還是原來熱鬧的景象,但是在這熱鬧下面可不是藏有白音湧風波呢。

音樂響起,各色舞女翩翩在宴會上起舞,這場註定有所硝煙的宴會拉開了序幕。皇上一邊看著舞女們婀娜的舞姿,一邊對五皇子笑咪咪的說:“皇兒,看著黎陽可好。”黎陽聽聞皇上向自己心儀的五皇子提到自己,蠻是高興,心裡期待著五皇子的回答。

“矯揉造作,心腸歹毒。”

當聽到五皇子這樣形容她的時候,她瞬間臉色蒼白,一點血色也沒有。

皇上尷尬一笑,“皇兒你的玩笑,可不好笑啊。”韓葉秋看著上面沖著他笑眯眯的父皇,連看也不看他,低頭將杯中的酒飲下。而穎兒早就被安排在五皇子身旁的座位坐下,皇上看他的兒子不搭理他,又過來在女兒面前找存在感:“穎兒,今天可不一樣,以後就該這樣打扮,父皇心裡瞧著也歡喜。”

旁邊的皇后也來湊熱鬧,“是啊,公主也不小了,應該找個親事了……”皇后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穎兒打斷:“父皇,你不能因為皇女一件漂亮衣服,你就要把女兒許配給別人,女兒不依啊,不依。”穎兒一邊撒著嬌,一邊緊皺著眉頭,一副受了極大委屈的樣子。畢竟穎兒也是皇家唯一的公主,皇上也是偏疼她的,回頭訓斥著皇后:“這種事休要再提,穎兒的親事我自有打算。”穎兒心裡樂開了花,但表面上還是那副受了極大委屈,楚楚可憐的樣子。“哼,老妖婆,還想打算我的親事,你也得看看自己幾斤幾兩。”

黎陽公主坐在韓葉秋對面的宴席上,她看著這位風姿綽約的五皇子,根本抑制不住內心的愛慕之情。穎兒看見坐在對面的黎陽一臉上癡呆樣看著自己的五哥,就覺得不滿,這根本就不是一國公主的風範和氣韻,在大庭廣眾之下怎能盯著男子這樣看。不論你是怎麼樣喜歡這一男子,就應該在眾目睽睽隱藏自己的情感 將自己高貴優雅的姿態示人才是一個公主應該有的氣度。顯而易見,黎陽已經被迷了眼,最為基礎的公主風範都忘了一乾二淨。

宴席的場地是在御花園舉行,花海繚繞,清香撲鼻。宴席庭位從高到低一字排開直到花園的院門。舞娘們跳著豔麗的舞蹈,各個達官貴人在閒聊著家長里短,京中韻事,皇上坐在主席的位置,隨後身邊的大太監宣召“普天同慶,今日賞花宴,若巴得頭籌,皇上則許諾給這個人一個承諾。”而這句話好像就是為了黎陽所說,“只要是未出閣的姑娘都可以參加這次賞花大宴。”這次的殊榮,別的宴會可是比不了的,畢竟是皇上親口承諾,這樣的含金量可比賞賜要珍貴的多。各個達官貴人家的未出閣的千金嚴整以待,都打算傾出自己的絕世才藝,以拔得頭籌。

就算打最壞的打算她們就算拔不得頭籌,被在賞花宴的皇子看上,那也是飛上枝頭。這個打算並不是一家有,參加宴會的達官貴人都有著這樣的想法,其實這就是以賞花大會為引子,而所包裹的選秀。各家千金人比花嬌,等待著在所謂賞花大會上開炮的第一人。這邊的黎陽已經按捺不住,這件事的想法是她提的,所以她覺得她可以有巨大的把握來拔得頭籌。而當黎陽剛想撩開衣紗,從宴席離開登上中院的檯子上,就聽穎兒淺笑道:“父皇,你這頭籌是什麼意思,而且所有的涉獵方面也沒說,也不知這個提議是哪個沒腦子的人提出的呢?”穎兒頓了頓又繼續說道:“況且父皇也不能讓文與舞在一起比啊,這怎麼論好不好。”

底下的顯貴都在附和著穎兒,“那,就打個比方,劉尚書家的千金尚文,書畫墨寶精細至極,似真似假,被譽為一代才女。而李員外家的千金又尚舞,腰細身段,柔弱無骨,纖纖素手,一套舞姿驚豔絕倫。那她倆如果對上,父皇又該怎麼判呢?”穎兒的這一番說辭,讓底下的顯貴們議論紛紛“不是都說,穎兒公主天真可愛

,不理世事嗎?可這如今。。。”“皇家的人哪有那麼乾淨的,在這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宮,如果她真的那麼天真,皇上就算再怎麼喜歡,也會在年幼時就夭折了,沒看皇上子嗣如此單薄嗎。”

“小聲點,不要命了,在皇上面前就敢議論皇家之事。”被各自的夫君訓斥了一番的兩個夫人,都潸潸閉住了嘴。而被提起的那兩個人家的千金,卻都驚訝于公主對自己的才藝瞭解,不禁心心相惜,原來這位公主就沒有外面傳言的那麼草包。

“那,穎兒你意下如何。”皇上挑了挑眉,看著一直欺騙自己的女兒,有點薄怒,原來自己一直心疼的嬌嬌的女兒並不似原先那麼純真。穎兒蒼白了臉頰,知道自己傷了父皇的心,瑩瑩的雙淚就要落下,美目流轉,一陣淚光,穎兒現在的模樣像極了惠妃。皇上心裡刺痛,不忍再讓穎兒流淚:“你說,怎麼辦吧,父皇依你。”穎兒抽泣著自己鼻子,嬌嬌的說:“父皇,我想您需要出兩個頭籌。”“兩個,那我就知只許下一個承諾。”穎兒鼓鼓臉頰“那你就問她們倆,她們是喜歡皇子還是喜歡承諾。”

就這樣在不著調的父皇引示下,現在是文一個檯子,舞一個檯子。而黎陽在她的席位上就眼睜睜的看著她的計畫被打破。但她轉而一想,舞藝奪得頭籌她還是可以嫁給五皇子,就把憤憤的心情壓了下去。

這次再也沒有人阻攔她,她提著她的紅色舞衣,來到了舞臺中央腳踝處系著一串鈴鐺腳環,精緻的面龐一點玫瑰,印在眉間,走路一顫一顫,鈴兒沙沙作響,就像是一個奪命的妖精,魅惑危險。她甩著自己紅色舞袖,用棍錘擊打著舞臺上的對壘鼓,一聲一聲震震響徹雲霄。而宴席上的官員看見黎陽去打擂,都目瞪口呆,他們沒想到薄紗下面就是她對擂的舞衣,黎陽公主參加這個宴會能得到什麼,他們都不解,底下議論紛紛。

黎陽對壘,沒人敢上去,黎陽嗤笑著,丹鳳眼角盯住剛才穎兒誇讚的李員外的女兒,李青衣。明眸微動,朱唇輕啟,氣勢全開:“你,上來。”被盯住的李青衣,掃了一下舞臺上的黎陽,默默起身,身邊的姑母著急:“姑娘,這。。”李青衣含笑安慰:“姑母,沒事,被黎陽公主點到,也是我的福氣。”周圍的人都是人精,這位黎陽公主,是想給穎兒公主一個下馬威罷了。而這位李青衣,就是黎陽用來給穎兒打臉的工具。

李青衣舞藝也是名至實歸,她用她的長眉,妙目,手指,腰肢;用她髻上流蘇,腰間的褶裙;用她細碎的舞步,繁響的鈴聲,輕雲般慢移,旋風般疾轉,舞蹈出配樂中的情人之間的悲歡離合,讓人不由心向嚮往。這無疑是一個對舞有著熱愛才能把這個舞,舞到極致。宴席上的人激起一陣熱烈掌聲,無疑這個舞蹈是成功的,所有人都認為是小覷了李青衣。

李青衣退場,緊接著配樂響起這次上場的是黎陽,而黎陽的配樂則是《鳳求凰》,失傳已久的名樂,當配樂響起時,就迎來了達官貴人一陣激烈的歡呼。黎陽穿著她紅色長袖舞衣,開始起舞,隨著樂起鼓點黎陽舞姿輕靈,身輕似燕,身體軟如雲絮,雙臂柔若無骨,步步生蓮花般地舞姿,如花間飛舞的蝴蝶,如潺潺的流水,如深山中的明月,如小巷中的晨曦,如荷葉尖的圓露,使賓客如飲佳釀,醉得無法自抑。當樂聲寂然,達官貴人心下驚然,都沒有想到黎陽竟有這般出色舞姿。毫無疑問,這次黎陽勝出。

而除了李青衣敢上臺對擂,其餘人都不敢上臺對壘黎陽。黎陽洋洋自得好像她就是要拔得頭籌的人。這時穎兒起身,渾身白音紋白衣,金色披紗,映襯著她白瓷肌膚美麗無雙,黎陽看著穎兒的容貌,還是妒忌的發狂,她不允許有任何一個人比她更優秀。她輕蔑的看著宴席裡站起身的穎兒“就你嗎,你願意那我當然奉陪。”

黎陽心想以她的舞技一定可以讓這個穎兒出糗。“別胡鬧,穎兒。”

韓葉秋明白自己的妹妹幾斤幾兩,他不想讓自己的妹妹為了對付黎陽而搭上自己,黎陽還不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