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52章 我家的草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30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黎陽看見韓葉秋關心安寒煙的樣子,又不免心中一痛,她果真放不下韓葉秋,註定與安寒煙成為敵人。

皇帝看見安寒煙進來,兩眼含笑:“寒煙這麼早就回來了。”

安寒煙笑眯眯的對皇帝說:“再不回來,我家的草,可能就被某個不知從哪個地方竄出來的羊給啃了吧。”[好吧,打報告的就是穎兒]皇帝一梗,尷尬笑了笑,他也是為了皇兒好,怎麼一個個的對他黑臉幹啥。

而在這邊,一隊帶著刀槍棍棒,看上去是武林人士的一行人,也走了進跟隨在皇帝身邊的十幾名一流高手的御前帶刀侍衛,一下子就精神緊張了起來,而那些武林人士只是看了這邊一眼,隨後就自顧自的找了廟內的一塊地方躲雨了起來。

“嫂嫂,那些是否就是說書故事裡的江湖人士了?”穎兒有些好奇的看向了那邊來的武林人士,問道。“估計應該是了吧。”看著穎兒好像有點興趣的樣子,招呼了一聲在邊上的白音:“你看得出來,他們是哪門哪派的嗎?”聽到安寒煙這麼一說,白音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拱了拱手說道:“回主子,江湖人中門派眾多,而且很多門派所練武功,其實都是差不多的,比如長拳,南拳等等,很多門派都有修煉,就算是名字不一樣,很多時候招式也是一樣的,僅僅是換了個名字而已。屬下看那些人武功並不算特別好,而且也沒有什麼特點,一時間,也沒有辦法瞭解到到底是什麼門派的。”

安寒煙想了想也有道理,而就在這個時候,從那邊傳來了討論的聲音。“不知道大師兄有沒有趕過來,武林大會明天就要開始了啊。”“放心吧,大師兄跟師父他們在一起呢,前段時間魔教妖人出動,鬧得腥風血雨,大師兄和師父,去斬殺妖人,除魔衛道,就算是遲到了,難道這少林,有不讓大師兄參加的道理嗎?”

“你這說的也是啊,我們大師兄,可是最近武林新秀榜第五名,怎麼想也不可能會不讓他參加的啊!”那邊說的熱鬧,皇上聽了也有點興趣,對著安身邊的張釗問道。 “張釗,這武林新秀榜是什麼?”“回老爺,江湖武林,每年都會有各種新人出師,為了提高他們的名氣,由武林盟所的百曉生來寫的武林新秀榜,就是最好的方法,屬下多年未行走江湖了,對於今年的武林新秀榜,並不甚瞭解。”

皇帝也是一問,畢竟武林大會,皇帝也不是很感興趣,但是他不感興趣有人感興趣, “武林還有這種事情?這麼會玩?那什麼美人榜,高手榜的什麼有沒有?”穎兒一聽來了興趣,又問道。穎兒對她很久沒見到的林香哥哥說道,“林香哥哥我想要去看看~”撒嬌又賣萌,只為了去看一下傳說中的武林大會。林香含笑的看著在他旁邊撒嬌的小女人。

“回公主,這些自然也是有的,不過據我所知,除了新秀榜之外,還有宗師榜以及天香榜,一個是武林之中黑白兩道實力最高強者,一個是黑白兩道最神秘,最美麗的江湖女子。”

聽完張釗的介紹,穎兒,安寒煙等人都相當的有興趣的樣子,安寒煙本身就媚骨天生,一言一行都自帶著媚態,這邊慵懶的朝著韓秋葉的身上一靠,隨後小聲的說道:“不知道……我能夠在天香榜上第幾名。”韓葉秋一愣,心想著小丫頭還有了攀比心來了,哈哈。

9

“寒煙不要在乎這些,你不是武林中人,那些武林人士當然不認識你,如果認識你,我估計你就是天香榜第一沒有任何的問題,更何況,你在我的心中,永遠都是第一名,當然了,啊銀和穎兒也是,你們都是我的第一名。哈哈哈!”皇上哈哈大笑,對著他的孩子們慈愛的說道。寒煙和啊銀穎兒她們掉了一身的雞皮疙瘩,真不習慣皇上的真情告白。

這邊皇上他們聊著,那邊武林人士顯然是注意到了皇上這一邊,愣愣的看著這邊的,安寒煙還有啊銀和穎兒。顯然這些武林人士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更不要說安寒煙這樣雖懷有身孕但卻不防礙她冷傲妖媚的美貌“天哪,我這輩子沒見過這麼美的女人……” “是啊,簡直比我們那些師妹師姐什麼的美多了啊,該不會是天香榜的美人吧?”“怎麼會

呢,不可能是天香榜的吧?我不記得天香榜上哪個美人有男伴的啊。”“沒准,人家有只是沒告訴你而已。”“不可能,有男伴的話,我絕對會知道的!”“你又不是百曉生,怎麼會說的這麼肯定?”

那邊的武林人士議論紛紛,卻讓這邊的男人們皺起了眉頭,畢竟他們討論的可是 自己的女人的。張釗看到這邊皇上也皺了眉頭,也心領神會的朝著那群武林中人走了過去,“嘖,那麼美的人,真是可惜了,跟著我多……哎?你幹什麼的?在說話的男人,看到走過來的張釗,愣了一下,但是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眼前的張釗一拳頭砸了過來,一流高手的拳頭,怎麼會是眼前這個小羅嘍能夠抵擋的?那一拳下來,臉都打歪了,都看不出來原來的長相。

張釗的動作,讓這些武林人士們一下子就憤怒了起來,紛紛的拔出了自己的武器,刷刷刷的聲響在寺廟內響了起來,而那些同樣在躲雨的人一下子都驚懼的朝著外面跑了出去。皇帝看著眼前的武林人士,招了招手,身邊的十來位一流高手早已經護在了他的身邊。“在我面前,敢手持武器者,殺無赦。”皇帝,憤怒道。

皇帝聲音不大,但是在皇帝身邊聽到皇帝說話的那些御前帶刀侍衛們,卻都聽得清清楚楚,就在一瞬間,十幾個相當於武林一流高手的御前帶刀侍衛齊聲喝到。“是——!”那帶著內勁的聲音一喊出來,甚至讓一些武學不高的人,手上的兵器都嚇得掉在了地上。“喂!你們幹什麼?平白無故的打人,現在還要殺人?你們知道我們是誰嗎?”

其中一個非常囂張的人,手上的兵器對著眼前的皇帝直擺,他正說著,一名御前帶刀侍衛已經用極快的速度沖了過去,長劍朝著他的脖子一劃,那血線朝著屋頂噴上了出去,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濺灑到皇帝的面前。那些武林人士一見自己這邊見了血,竟然被對方瞬間就斬殺一人,一時間竟然有一些愣住了,另一個拔出兵器的人,在發愣之間,已經又一次的被張釗,轉瞬間擊殺在了地上。“手上敢拿著兵器的人,殺無赦!” 張釗舉起自己染血的長劍,對著眼前的武林人士再一次的喊道。

好吧,根本用不著韓葉林和韓權出場,刷刷刷就都讓張釗殺了,“以後給我們留幾個。””韓權拍拍張釗的肩膀,“大爺饒命,小的知錯的!小的知錯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手拿著兵器的人瞬間將兵器扔在了地上,跪下來對著皇上的方向求饒說道。而其他的武林人士顯然還是相當有硬氣的,大聲的對著那個下跪的人喊道:“七師弟!我天山門,從來都沒有孬種,快站起來!怎可對如此心狠歹毒這人下跪?!他們定是魔教妖人!”

韓葉秋聽了呵呵一笑,對於武俠,韓葉秋雖然向來抱有好感,但是俠以武犯忌,韓葉秋在想,本就是武林大會,應是覺得百姓在一起開心的事,但連黨結派是什麼意思,什麼天山門派,這門派都有了,難道離造反還遠嗎?[他並不想說,是因為剛才這群人褻瀆他媳婦的容顏,所起的報復之心。]好奇是一回事,允許,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一次微服出巡,本來只是想要到處走走看看,結果遇到了武林人士,雖說是名門正派,但這囂張的氣勢,都比皇上還張揚,並且皇上身邊那麼多護衛,都敢如此倡狂,可想而知這些武林人士對於平民百姓是如何趾高氣揚的了,平民百姓但凡看到這些手上拿著兵器的,大多數都會害怕,而這些害怕的表情,則被這些武林人士當作是敬畏之情,更甚者用武力恐嚇,造成不安定的因素。

正因為如此,對於這些武林人士,絕對不會心慈手軟,不過突然被冠以魔教的稱呼,還是蠻氣人的,韓葉秋瞅著自己老爺,他家老爺給張釗點點頭,張釗拿出皇帝的權杖,那些張狂的武林中人卻沒有眼色不認識這個權杖,還在大聲嚷嚷著。周圍避雨的一個老夫卻突然募的跪下,高呼萬歲,這讓那些武林中人有點傻眼。

他們不敢置信,眼前的人就是皇上,他們在心底惶恐著,但表面上卻還是雲淡風輕。

“就他啊,哈哈他是皇上,我就是太上皇了。”

“就是就是,也不看看是什麼樣子,還敢冒充皇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