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54章 小氣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58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回到馬車上,穎兒問寒煙:“老爺為什麼要留下那個宣紙離開呢,不和主人家打聲招呼嗎。”寒煙點了點穎兒的腦袋:“說你笨,你還真蠢,當你五哥給我飛鴿傳書的時候,我以為你聰明了不少,咋還是這麼笨。”

穎兒揉了揉腦袋,還是不解“嫂嫂你快點給我說說嘛。”

“好,好,老爺是想保持點神秘感啊,他老人家不是微服出巡嗎,什麼是微服出巡呢,當然是穿著老百姓的衣服,將自己當成百姓中一員啊,你可明白了。”

“哦……不就是和小時玩的過家家一樣嗎,不讓他人發現自己的身份,混入敵情,刺探消息。”“好吧,你這樣理解也是可以的。”寒煙扶了扶頭。車內空氣溫暖,不到一會,懷孕的寒煙就睡了過去,穎兒看著嫂嫂疲憊的面容,心下歎了一口氣。而正在外面處理細軟物品的韓葉秋卻遇到麻煩。

“五皇子,你們都去哪裡玩了呀?聽說最近有一個員外的女兒正在招親你們有看到嗎?”黎陽公主又在找存在感。剛剛黎陽看見韓葉秋攬著安寒煙那小心翼翼的神情,刺痛了她的心,讓她不想再與他們同路。於是在韓葉秋這一行人,在觀看比武招親時,她不知在哪個地方看衣服,買飾品呢。

韓權看見韓葉秋不想搭理黎陽公主,但也不能讓黎陽公主就這樣尷尬下去,於是韓權就說:“有。”

“二皇子,我在跟王爺說話呢!”

黎陽公主做作的嗲著聲音對韓葉秋說。一瞬間讓韓權不知道說什麼才好,這真的是不識好人心。

“你最好離我遠點,不然我娘子吃醋了,她的脾氣可不是鬧著玩的!”韓葉冷冷的的對黎陽說。

然而黎陽卻並不在意似的說:“如此小氣,那就真的配不上你,做你妻子就該有當主母的風範。”

而這邊的啊銀已經懶得對黎陽有什麼話了,睜著眼睛看她作死,因為她知道有些人是沒有辦法改變的,她覺得有些人就是給臉不要臉的那種,明明和男子八字沒一撇,反而管起人家的家務事。

也不知道誰沒有風範。走了一天也累了,皇上下令就地休息,於是 一行人在這裡休息了一晚,隔日清晨便上了路,而黎陽一如既往的糾纏著韓葉秋,安寒煙本不想搭理這種小嘍囉,但卻有一天黎陽在韓葉秋面前侮辱自己的清白。

“她去扶桑,你知道她在幹什麼嗎,她的肚子都不知道是誰的。而且我聽說扶桑的皇太子都喜歡著她,皇太子哎,那是個什麼身份,她難道不動心?”

“請你不要再說了。”韓葉秋通紅著雙眼,並不想再聽黎陽的那番話,然而黎陽還在繼續說著“你只是被那個女人的外表迷惑了。”

“我的好友的哥哥跟她都有過一段情。那個女人除了床上功夫好還有什麼比得過我?”

安寒煙踱步從她身後走來,“哦,你好友的哥哥是誰,我怎麼不認識。”

這好友的哥哥本就是黎陽捏造的,根本就沒有這個人。“我,我……”

“誰,你說啊。”

安寒煙一下掐住了黎陽的脖子,這下子天不怕地不怕的黎陽公主終於感到害怕了,她認為眼前的女人太恐怖了。

“我是被奉為鳳命的天女,你竟然敢這樣對我,咳咳……鬆開,鬆開。”

就在窒息的前一秒,安寒煙放開了她。在她耳邊說著“這只是一個教訓希望你自己能好好記住,我不動你,只是因為你投了一個好胎。”

安寒煙鐵青著臉走開了,氣性太大的她差點動了胎氣,韓葉秋知道自己做錯事了,連忙追了出去,只留下滿臉淚水的黎陽。

差點動了胎氣的安寒煙恰好被穎兒看見,穎兒連忙扶住自己的嫂嫂“嫂嫂,你怎麼了。”“穎兒,帶我離開這裡,去馬車,我不想看見後面那個人。”

穎兒看了看後面追過來的韓葉秋“可是,嫂嫂……”

“別可是,嫂嫂說話不頂用是吧……”寒煙慘白的臉讓穎兒嚇了一跳,什麼都沒有顧及,帶著寒煙來到了馬車上。

幸虧下江南時,皇上帶了幾名御醫跟著,這才堪堪讓寒煙恢復過來,到了晚上因為下午發生的事情原因,大家沒有趕到下一個鎮上,大家心裡都很清楚是什麼原因,但誰也不敢觸著安寒煙的眉頭,於是就提議就在平地上安寨紮營休息一

晚。

而韓葉秋派人摘了些野果子,便沒有說話了,穎兒想打破這尷尬的氣氛,說“不如今晚就打一些野兔野雞吧,今晚我便給大家獻獻廚藝,做的不好吃可不要嫌棄我哦。”韓權第一個捧場說好,隨後林香也點了點頭。

皇上現在可老實了,因為可是他同意讓那個惹禍精來的,雖然也不是他的錯,是他兒子的錯,但林香是誰也不想搭理。

當生起火,穎兒把兔子身上刷好了油,放好了調料,便開始像模像樣的烤起來了。但她畢竟是一個養尊處優的公主,怎麼會烤兔子肉呢,於是到最後還是林香接了手。

韓葉秋向林香討好,又是遞調料,又是遞碗筷。林香看了看在他面前無比殷勤的妹夫,不禁還是沒法氣他,就透漏消息:“我這是不要緊,最重要的還是寒煙那裡,那個什麼公主,你要打算拖到什麼時候,我在另一鍋裡煮了魚湯,寒煙氣的一下午沒吃東西了。”

好吧,幸虧遇上一個心善的大舅子,韓葉秋端著魚湯小心翼翼的去往寒煙的馬車走去。黎陽看見韓葉秋那緊張關懷的神情,指甲深深的陷入了肉裡。

“寒煙,你一天沒吃東西,喝一點魚湯吧。”韓葉秋在馬車外面討好的對裡面的韓葉秋說道。安寒煙還是非常生韓葉秋的氣,不願搭理韓葉秋,韓葉秋一躍跳上馬車,魚湯一滴沒撒,他進了馬車,對坐在裡面的安寒煙說,不管怎樣也不能餓著咱們的孩子是不是。

“你的孩子,你相信是你的了,你不是聽信那個女人的話嗎,認為我……”還沒說完,韓葉秋一把攬住安寒煙的腰身,堵住正在滔滔不絕的小嘴。“嗚嗚~放~”寒煙敲打著韓葉秋的胸膛,韓葉秋溫柔的撕咬,吮吸著寒煙的嘴唇。最終安寒煙癱軟一片,倒在韓葉秋身上,臉上潮紅,眼裡冒著淚花,嘴裡還是在不停嘟噥著:“你欺負我,還不相信我,你個壞蛋。”

韓葉秋哭笑不得,“我哪裡不相信你了。”

“那你任由那個女人一直在說我浪蕩,和別的男人有染,你就在那聽著。”

“哎呀,媳婦,我是想知道她到底有什麼目的,這不你就上當了嗎。”

“我不管你要是不處理好,你就休想過來親近我,說著還一邊將韓葉秋往外面推。”

“好好,我答應你,你別生氣了可好,這樣對咱們的寶寶也不好。”韓葉秋抱了抱正在她懷裡長牙舞爪的小女人,下了馬車。

第二天,他們要該走水路了,寬闊的江面上駛著一條樓船。船高三四丈,為雙層,從皇城南下的遊客、商人乘坐這樣的樓船隻須三四天便可到達。日已近晚,夕陽的餘輝灑在江面上波光粼粼。從北國往南,岸邊的楊柳逐漸變青,林花也越見鮮豔,這如水般的江南就要到了。船弦上,一身穿寶藍綢緞長袍的男子眺望遠處,笑意盈盈地向身旁身著玫紅嵌絲灑花裙的女子遙指著天水相接處,那裡有著緋紅色的霞光。

“過了飛柳鎮就離江南不遠了吧?”皇上回首問林總管。

“回爺,離江南還有半天的路程!”“呵呵,這走水路就是快呀。”

皇上笑著看著德妃,“咱們前幾天騎馬乘車的盡在路上顛簸了。”

“是呀,咱們南來北往的可是什麼路都走過了呢。”德妃笑道揚州城街上一片喧鬧,車馬聲、吆喝聲、絲竹聲交織在一起。

林總管問張釗:“咱主子說要找個什麼樣的宅子?”張釗架著車說道:“呵你沒聽清?主子說了,這回出來得找個幽靜的、景色好的,小點沒關係,舒適就行,別老住客棧。”

“噢,那咱快著點啊!爺和主子們還在茶攤等著咱呢!”

“這不就快著呢嘛!你以為宅子好找啊?坐穩點兒,掉下去我可不管你。”

“你這臭將士!真不夠朋友!”林總管嚷道,突然車子一個趄列,當真掉下了車。張釗回頭嘿嘿笑著,一揚馬鞭:“駕!”

林總管一邊跑一邊叫道:“好你個張釗!當真不管我了!等我回頭告訴爺和主子們!哼!”“幾位客官,要點什麼茶?”茶攤小二見了皇上幾人忙笑道。要幾碗香片。”皇上說著拉著德妃和阮貴人坐下。

而另一邊年輕人那邊也都坐下喝茶,穎兒喜悅地望著大街,感慨道:“這江南城真是繁華,不比皇城差。”“喲,小姐您這是從皇城來的?”小二驚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