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62章 前往邊疆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85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二皇子真是好身手,末將十分敬佩,當下末將也是十分技癢,不知可否請五皇子指教一下”說話的是龍虎軍統領,比之剛才那位副統領,武藝更是強上一些,此刻卻技癢難耐,想和五皇子過上兩招,順便看一下這個名不見經傳的五皇子有何能耐。

“哦?技癢難耐那本皇子便再來與你過上兩招,我五弟在來此途中與歹徒搏鬥,不料卻中了暗箭,如今有傷在身,自是不適宜動身。”此刻說話的卻是二皇子,他深知五弟左臂肩傷未愈,此時不便有如此動作。

“二哥,五弟無妨,既然統領技癢,那我就陪統領過上兩招”夜王此刻卻是笑眯眯的說,他深知此時若是因傷拒絕,雖無大礙,但也會給這些將領留下一些不好的印象。

“五皇子莫要勉強,既然有傷在身,不宜動作,那小子…”

“無妨,無妨”還不待統領說完,夜王便解開那有些礙事的衣袍,露出裡面一身黑色勁裝,而左臂上白色的繃帶更顯得有些刺眼。

“既然五皇子如此盛情,那末將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如有冒犯,還望五皇子見諒。”統領卻是恭敬的道。

可二皇子卻是哈哈一笑,隨即揮身而上。夜王早年在宮中習武便深得宮中那位高人真傳,一身武藝自是十分高強,而創立隱寒門後,更是習得許多技巧,將以前的招式更是簡化,卻增加了殺傷力,一拳一腳,雖有傷在身,但卻是逼得那統領不得不全力防守,節節敗退。不出幾十回合,統領便無奈敗下陣來。

而一旁的諸將與龍虎軍士兵更是目瞪口呆,二皇子武藝高強他們可以理解,畢竟常年征戰西疆,可這五皇子,從小在皇城嬌生慣養,為何這一拳一腳之間,卻是比他們這些久經沙場的將士更是直接,更是壓迫!

“末將佩服!”龍虎軍統領此刻卻是滿面敬佩,這五皇子左臂有傷尚且如此,若是完好,豈不更加勇猛!

不待夜王說話,一旁的將軍卻是說道:“龍虎大將軍去後,五皇子便是我們邊關新的大將軍,以後你們可要注意你們的禮節!”此刻的將士,在得知夜王有如此武力後,卻是終於肯喚他一聲“大將軍”,但夜王知道,想要完全捕獲這群將士的心,僅僅靠武力是不夠的…

從演兵場出來,一行人便隨即上了城牆,站在巍峨的城牆上,夜王眺望著遠方的天空,一望無際的天空此刻卻顯得灰濛濛的,讓這矗立了百年的古老城樓在這灰幕下如此的孤獨,此刻的夜王卻忍不住思想起遠在扶桑的她,她在扶桑不知道過得怎麼樣。想到心愛的她,夜王嘴角又洋溢了一絲微笑,“你們,可想家?”夜王問到。

“回殿下,末將鎮守邊疆已有五年有餘,思念家鄉,思念親人都是這邊疆將士的每一日的盼頭啊!”龍虎軍統領一臉感慨萬千。

“嗯,我們東韓現在能有如此繁華的盛世,全是依靠著鎮守邊疆的將士們啊!”韓夜秋也是思緒萬千。

龍虎軍統領聽到這句話,心裡感歎,這五皇子能夠將邊疆將士放在心上,說明他不是一個愚蠢不懂世事的皇子,是個狠角色啊。

而遠在扶桑國的安寒煙此時剛收到來著韓穎兒的來信。

安寒煙的芊芊細手拿著信封,眉頭微微皺起,呢喃出聲,“他受傷了?”

放下信封,思緒片刻起身。

“來人。”悅耳的聲音從安寒煙的唇中逸出。

“奴婢在,小姐有什麼吩咐?”清兒問聲出現。

“吩咐下去,給我備馬,我要去往邊疆。”安寒煙看著清兒,溫和道。

清兒抬眼看著安寒煙,疑惑出聲,“小姐…這事少爺知道嗎?”

“哥哥不知道,你務必不要告訴他,免得哥哥擔心我。”安寒煙輕笑,看著她這婢女,雖說兩人明面上是主僕關係,但是她卻把清兒當成自己的親妹妹看待。

“清兒不用多慮。”安寒煙寬慰到。

清兒還想再說些什麼,抬頭看了一眼安寒煙,只見安寒煙眉頭緊縮不知在為何事而煩惱。

清兒收斂心神不再多問,隨即撫了撫身子說道:“是,小姐”說完轉身離開了屋子。

安寒煙卻是沒有給清兒任何反應,依舊呆呆的眉頭緊縮著坐在榻上。自打清兒走後就沒動過。

安寒煙在擔心,很擔心,一是擔心韓夜秋的身子。也不知道他是為何受的傷,嚴不嚴重。身邊有沒有人照顧他。

二是擔心自己擅自去這麼遠的地方,回頭哥哥生自己的氣該如何是好。

但是安寒煙一想到韓夜秋病重,心裡疼的跟什麼似的,好像受傷的人是她而不是韓夜秋。

她就再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回頭等哥哥怪我,我在親自哄哄哥哥吧。”安寒煙心裡想著。

這邊清兒離開安寒煙的閨房,一路向外走去。心裡卻是納悶的很。

小姐為何收到一封信就開始愁眉不展。還要親自去那麼遠的邊疆。那信裡究竟寫了什麼讓小姐如此擔心。怕不是出了什麼事兒。想到這,清兒改變了朝大門外走的腳步,而是去了書房。

安寒煙坐了片刻還不見清兒回來,不由得有些著急,心裡惦記著韓夜秋。

顧不得別的,竟親自收拾起換洗的衣物。

清兒進門就看到了這個畫面,自家小姐竟然親自動手收拾東西。不由得驚叫一聲:“哎呦我的大小姐,您怎麼能親自來呢?”說著忙沖過去搶奪安寒煙手裡的衣物。

安寒煙見清兒終於是回來了,不由得松了口氣,但是手裡也沒停說道:“清兒,怎麼這麼久才回來,馬車備好了嗎?”

清兒快速收拾了衣物,回道:“回小姐,馬車已經準備好了正在院門外候著呢。”

安寒煙一聽就說,那我們這就啟程吧

這邊。

韓夜秋從演冰場回到營帳中,已經是傍晚坐在榻上,拿起僕人送進來的茶水,吃著,簾子突然被人撩開。

“夜秋”

進來的正是黎陽公主。

“哦?黎陽公主,這麼晚了,可曾用過膳食?”韓夜秋寒暄著卻是不動聲色的退了退,坐的更靠近裡面。

黎陽公主豈是看不出韓夜秋的小動作,心裡不由得微微難受了一陣。

但隨即不動聲色得調整好情緒,微笑著對韓夜秋說道:“黎陽已經用過了,多謝夜秋關心。”

韓夜秋聽完也沒再搭理黎陽,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黎陽坐著不免有些尷尬,本來自己是想趁穎兒那死丫頭不在,他身邊沒人。好跟他套套近乎拉進關係。

誰知他這般冷漠,不由得有些擔心,一會自己....

韓夜秋雖然吃著東西,看著挺鎮定冷漠的,實際上他心裡煩的一匹。

心想:“這個黎陽公主怎麼這麼厚臉皮?”難道他看不出來自己不想搭理她嗎?

這邊兩人心裡各自盤算著。

那邊安寒煙和清兒兩人,趁著天黑,偷偷摸摸的出了府,坐上馬車往邊疆趕去。

二人走出約兩個時辰之後,府裡卻是開始低氣壓了。

沐易下午並沒在府中,所以清兒想去通報給沐易卻是沒找到人。

幸虧清兒跟在安寒煙身邊多少學過一些字,急中生智的提筆給沐易寫了張字條:少爺,小姐接到一封信,要動身去邊疆了!清兒留。

字跡歪歪扭扭,倒也看得出來大概。沐易看清字條後勃然大怒,自己這個妹妹一向很有主見,他決定的事兒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他沒著急的去找安寒煙,因為他知道,自己那個妹妹肯定是已經動身走了。

不由得又氣又急,氣自己這個妹妹這麼莽撞,就算出了什麼事也不跟自己這個哥哥商量著來。急的是自己的妹妹和一個丫鬟去那麼遠的邊疆!不知道他身邊帶了保鏢沒有。

要是...要是萬一出點什麼事兒..沐易不敢在往下想,起身離開了書房。

找管家立刻準備馬車要去追上安寒煙,順便帶了十幾個保鏢僕從。

安寒煙跟清兒一路出了府,快馬加鞭的趕往邊疆。雖然馬車已經是最快的速度在趕路了,但是安寒煙還是覺得慢。

滿腦子都是韓夜秋,心急如焚的多次催促馬夫快點,在快點

清兒一邊安撫著主子一邊也捏了一把汗,馬車已經足夠快了。如果控制不好很容易發生側翻。清兒也在心裡暗暗著急。

這邊韓夜秋和黎陽公主兩人大眼瞪小眼的坐了片刻,有僕人進來送晚膳,黎陽公主一見來人,心裡松了一口氣心裡想今晚估計是成了。

韓夜秋端起僕人送起來的酒水輕瑉了一口,隨即仰頭喝下整杯。不由得讚歎:“好,好酒”。

僕人一聽韓夜秋誇獎,忙躬身回道:“謝大將軍誇獎,這是邊疆特有的佳釀,將軍若是喜歡,就多喝點。奴婢告退”說完扶了扶身出了營帳。

黎陽公主見韓夜秋真是喜愛這酒,假惺惺的勸了幾句,便作罷。坐在旁邊看著韓夜秋喝酒。

韓夜秋一連喝了幾杯,也沒管黎陽公主,她愛坐著就坐著吧跟我沒關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