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70章 在所不惜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51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安寒煙生氣的小表情讓韓夜秋看的甚是喜歡,這麼可愛的人兒現在都在他的懷裡了,他無欲無求,他現在倒是想逃脫官場,和煙兒一起找個景色好的地方一起居住,像煙兒所說的,當個平凡人也是極好的。

“夜秋,你手上的傷還疼不疼?真是的,一點都不好好照顧自己,怎麼那麼傻呢?居然還讓傷口給撕裂了,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完,安寒煙裝作生氣的樣子打了打韓夜秋的屁股,然後在自己收拾的包袱裡找韓夜秋的藥,她一出門就第一個收拾了這個,這藥可絕對不能忘記帶!

韓夜秋無奈的看著安寒煙,這麼大的人還那麼孩子氣,真是對她沒辦法啊!誰讓自己栽到她的手裡了呢?這輩子他可要吃定她了,他不會再讓他們倆分開了,她去哪兒他就跟到哪兒,即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韓夜秋就這麼想著,安寒煙已經拿出了小小的白玉瓷瓶,安寒煙緊緊的握在手心裡,生怕它掉了一樣,小心翼翼的幫韓夜秋拆開紗布,拆到最後,紗布滲出了血絲,讓安寒煙心疼極了。

“以後我不許你再這樣折騰自己了!本來我來的時候快要結痂了,可是現在……你看,一點好的跡象都沒有!你真是笨死了笨死了!”

安寒煙氣的眼淚差點就要掉下來了,韓夜秋柔聲的安慰道:“好好好,我笨我笨,那煙兒願意照顧一個笨蛋一輩子嗎?沒有煙兒在,我可能就笨死了!”

看著韓夜秋這樣,安寒煙裝作很嚴肅的說:“看在你這麼笨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你吧!”韓夜秋聽了無奈的笑笑。

“煙兒,你這小妖精居然說勉為其難的答應我,你看我怎麼教訓教訓你!”

說完,便覆在安寒煙的身子上,霸道的吻著安寒煙的薄唇,安寒煙被韓夜秋一偷襲,只能隨著韓夜秋的舌尖游走,安寒煙口內甜甜的味道讓韓夜秋想不斷的索取,他喜歡這種味道,他要徹底的佔有,他忍了那麼久的欲望終於發洩了出來。

自從見到了安寒煙,好像怎麼和她索取都不夠,終於吻到兩個人都快呼吸不過來的時候,韓夜秋停止了兩個人激烈的吻。

兩個人氣喘吁吁,安寒煙面色潮紅的瞪了韓夜秋一眼,“色狼!”

韓夜秋被安寒煙這風情萬種的眼神看著,心中又是一動,“既然煙兒這麼說了,那我今日便是要把這‘色狼’的名頭坐實了不可。”

“你又想幹什麼!韓…!”沒等安寒煙說完,韓夜秋又立刻附上安寒煙的身上……

一夜無眠……

兩人在江南遊玩的十分開心,而每日都帶著安寒煙出去遊山玩水,兩人終日遊山玩水,逛遍了整個城鎮,而韓夜秋和安寒煙,兩人在遊玩中感情也不斷升溫。

這天,待在客棧的安寒煙不甘寂寞,想出去逛逛,卻被韓夜秋攔在了房裡。“你幹什麼啊,我想出去逛逛都不可以嗎?”被攔住的安寒煙微怒道,“我不是說讓你不出去,最近太危險了,你一個人出去,我怕你遭遇不測。”安寒煙心裡一暖,卻不表露出來。而是假裝凶巴巴的說:“那難道我就只能待在客棧裡望天嗎?”話雖然這麼說,但安寒煙還是希望韓夜秋能陪她出去。

而韓夜秋說什麼都不允許,沉寂了片刻的安寒煙,沒有等來韓夜秋的話,眼眸一暗就要獨自往外走。而此時的安寒煙沒了剛剛的好脾氣,一言不發的將韓夜秋攔住她的手打掉,獨自一人往客棧外走去。留下面色暗沉的韓夜秋。

“哼,臭韓夜秋,都沒說陪著我一起出來保護我。討厭死了。”走出客棧的安寒煙,悶悶不樂的踢著牆邊的小石子,嘴裡喃喃念著。心有所思的安寒煙,沒有看見有一個賊眉鼠眼的人跟著她。當安寒煙走到一個小巷子旁邊時,突然一股大力襲來,將她拉扯到旁邊的小巷裡。有人捂住了她的口鼻使她發不出聲音,安寒煙一邊嗚嗚嗚的掙扎出聲,一邊在心裡想,要是聽韓夜秋的話,不出來就好了。

正在安寒煙掙脫不了,有點絕望之時,捂住她口鼻的手突然松了,隨即她落入了一個熟悉的、泛著清冷蘭花香的懷抱,她知道是韓夜秋來了,緊緊的抓住韓夜秋的衣袖,把頭埋在他的懷裡,低聲抽泣著。

在安寒煙看不見的地方,韓夜秋憐惜的看了看她,便又望向了那

個賊人,那賊人看韓夜秋殺氣滿滿,便跪下來大聲求饒:“這位大爺求您放過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實在是家裡揭不開鍋了,才鬼迷心竅的想搶劫這位姑娘。求求您放過我吧。”

韓夜秋本不想理會這賊人,而是想直接解決了他。不曾想懷中的安寒煙也聽到了這番話,輕輕的拉了他的袖子說道:“他這麼可憐就放過他一次吧,我也沒受傷。”

那賊人聽聞安寒煙此言,看了看韓夜秋沒有動靜,便爬起來一溜煙的跑了。韓夜秋望向那賊人逃跑的方向,突然開口了,“你可知我放跑了他之後,這城裡還會有多少少女遭殃嗎。”

正從他懷裡跳下來的安寒煙,不服氣的說道:“他都說是家裡揭不開鍋,一時鬼迷心竅才做下此等惡事了。怎麼還會有下次呢。”

韓夜秋微微歎了口氣,牽上了安寒煙:“那我帶你去看看可好,看看那賊人到底是鬼迷心竅,還是早有想法。”說罷,牽著安寒煙就跟上了那賊人。

韓夜秋牽著安寒煙,在巷里弄裡左拐右拐,還是找尋到了那賊人的蹤跡。只見他躡手躡腳的,跟著一位穿著大方的富家千金,趁著那位姑娘經過巷子時,手腳飛快的將那位姑娘綁入了巷弄裡,用蒙汗藥將姑娘弄暈,便想脫下褲子,露出他可陋的那物。

安寒煙早在那賊人預備脫褲子時,就緊緊的蒙住了雙眼,並驚叫著讓韓夜秋去救那位被弄暈的姑娘。韓夜秋看安寒煙捂住眼睛驚叫的模樣,覺得甚是可愛,用手輕輕摸了一下安寒煙的頭,便過去打倒了賊人,救下了那姑娘。

恰巧,又是安寒煙認識的舊人,陶清清的父親是扶桑的富商,因著跟陛下有交情,安寒煙早已聽聞了這位陶清清,沒想到竟然碰上了這樣的事情,兩人喚來人把陶清清送往客棧休息。

韓夜秋輕笑:“我沒有說錯吧。”安寒煙將捂在雙眼上的手拿了下來,厲聲對著那賊人道:“我是看你所言極真才心軟放你走的,而你卻是在騙我,那就可別怪姑奶奶我了。”說罷,安寒煙對韓夜秋說道:“我們把他送到衙門去吧,讓他再也不能出來為非作歹。”

韓夜秋帶著安寒煙將賊人押送到了衙門後,安寒煙緩緩地說:“是我把人想的太單純了,你所言極對,這世上險惡之人也有不少。”

韓夜秋揉了揉安寒煙的頭,“沒關係,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單純。”聽聞此言的安寒煙低下了腦袋,羞紅了臉。

結束這場鬧劇之後,安寒煙也沒什麼閒逛的心情了,慢悠悠的朝客棧走去,而跟在安寒煙後面的韓夜秋,一言不發的拉著安寒煙往反方向走。“哎哎哎,你走錯方向了,我是要回客棧。”安寒煙連忙說道,“我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韓夜秋頭也沒回的說道。

韓夜秋帶著安寒煙,來到城外一處樹林旁。兩人穿過樹林,安寒煙看見了漫山遍野的映山紅。“這個地方可真美啊,是什麼人在這裡種了這麼大一片花海。”看呆了的安寒煙喃喃道,韓夜秋看著她說道:“是附近的花農。”

回到客棧,侍女傳來消息,說明陶清清已經醒了,二人一聽便想想去看看為好,說著便進了陶清清的房間。

此刻少女有些呆滯,還沉溺在剛剛的事情中,安寒煙伸手在陶清清面前晃了晃,此刻少女好似才驚醒似得,看著安寒煙驚訝的說道:“你……你不是安寒煙嗎?沐易的妹妹。”陶清清瞪著眼睛看著安寒煙。

“沒想到你還記得我呀。”安寒煙笑眯眯的說,他們不過是在別人的生辰宴上遠遠的瞧過一回。

“我當然記得啦……”少女支支吾吾的說道。

“你怎麼獨自一人在這裡?該不會走散了吧。”安寒煙問道。

少女羞紅了臉,點了點頭,然後說道,自己是跟弟弟奉了父親之命,出來見見世面順便看看自家的商鋪,今日上街沒想到看戲熱鬧後竟然跟弟弟走失了,七拐八拐便進了胡同,說道這裡陶清清一陣後怕,“還好你們出現了,不然我真的就遭遇不測了。”

“那你弟弟現在應該十分著急了吧。”韓夜秋在旁邊說著。

“啊!我還沒有派人通知阿森呢!他肯定急壞了。”陶清清著急的就要下床,卻被安寒煙攔住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們會派人通知令弟的。”陶清清揚起大大的笑臉說了聲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