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71章 不舍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92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不過一刻,侍女便帶著陶清清的弟弟出現了,陶清清的弟弟反倒是比陶清清更成熟,看著兩人安寒煙和韓夜秋也不由得感歎。

問了去哪兒,陶清清回答本是出來見識市面的,等到了陶清清和她弟弟,四人合計一起遊玩。其實韓夜秋和安寒煙聽喜歡著一對姐弟的,陶清清性格比較像韓穎兒,一路上,免不得開始想念這個小丫頭。

四人一路上南,就快要到達江南時,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了——沐落。

四人臉色皆不同,原來是來找陶清清的,韓夜秋臉色緩和不少,當時在宴會上沐落的表現讓他極其不舒服。而安寒煙卻好奇兩人之間的關係,當沐落問道陶清清時,韓夜秋對他說陶清清在花園,三人就看著沐落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眼界。

陶清清和沐落不知談了什麼,兩人之間的氣氛格外不一樣,待了幾天後,陶清清便向韓夜秋和安寒煙告辭,稱要去往另一個城裡看生意,安寒煙雖有不舍,但是還是跟他們說再見,陶清清一走,沐落也跟著走了,安寒煙當然心思靈巧,當然看的出來沐落對於陶清清到底懷揣著什麼樣的感情。恐怕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罷了,想完又看了看旁邊黑著臉但心情又好了些許的韓夜秋,不由失笑。

至於陶清清跟沐落,那便是另一個故事了。

為了照顧受傷的韓夜秋,一行人把行程越放越慢,確保韓夜秋能休息的很好,同時也加強了身邊的護衛。安寒煙發現行程越放越慢,也很興奮的。每到一個小鎮都要拉著韓夜秋一起去玩,看著韓夜秋日漸提起精神的安寒煙,心裡也是十分喜悅。

江南位於長江中下游入口處,它的一大特點就是城內河渠眾多,水道交織成網,人們出行多以船代步。有河必有橋,這裡的橋樑無論形狀、大小、數量,或是材質,江南成為一個美麗富庶的地區,江南以才子佳人以及富饒名列天下之冠,江南往往代表著繁榮發達的經濟和美麗富庶的水鄉景象。

江南城外,一輛馬車漸漸駛進。

尚是清晨時分,城門口來往多是商賈小販,這輛頗為華貴的馬車便顯得格外矚目。

駛至城門口,守衛剛要喝令停車,卻見那的車夫從懷中掏出一面燦金的權杖,將其中一面示於守衛,大大的“夜”字,顯得張揚跋扈,正如韓夜秋本人。

“怎麼停下來了?”隨著聲音落下,馬車一側的車簾被緩緩掀開,現出一張覆著白紗的女人臉來。“沒…沒有,小的這就放行。”守衛當即便要跪下顫抖著音回答,女子擺了擺手,守衛回頭邊對著其他幾人喊道“還不快打開。”

當即不再有人阻攔,馬車便順利進入了城內。

目送馬車遠去,直到已再不見馬車才收回視線。

另一守衛見此好奇道:“那位姑娘真是長得美,但也不至於讓你嚇成這樣?”

回頭的守衛仍然帶著滿面的訝異,似是沒收回神來,良久才道:“不是哪位大人,是……”

“是誰?”

“是夜王殿下!”

那位最得陛下寵愛的夜王殿下?可是……夜王殿下不是幾個月就被陛下派去邊疆,怎麼?”另一守衛略帶詫異,又忍不住問道:“那你可看見夜王真容了?”

守衛搖頭,他說“沒有,但那絕美的女子該是傳說中的安寒煙,王爺到了江南要不了兩日消息便會傳出來的,我們不要多生事端。”

馬車入城,一刻不停的朝著西邊行去。

街面無人,街道兩邊也少有店鋪,又因尚早,顯得冷冷清清,唯有沿街連綿種著的碧綠垂柳,隨風輕揚,方顯出些生氣來。

剛進江南,安寒煙看見富饒的江南風光,不由心曠神怡,車夫放緩馬速,低下聲詢問道:“王爺安小姐要不要到處走走?我與他們先去找酒樓。”兩人正打算去賞賞江南的美景,當然是好。

正是清晨,街上行人不多,攜手而行的兩人引來了行人時不時的好奇和羡慕的目光。踏上一道石拱橋,一條小船正悠然從橋底滑過,上面站著一個戴蓑的壯漢,手持木槳撐船而行。河邊楊柳依依,景致柔美。

站在橋上,那張掩在紗帽下容顏逐漸變得清晰,明眸櫻唇,膚白如脂,安寒煙神態悠閒地欣賞著這在都城一帶難得見到的溫柔清麗。立在她身邊的韓夜秋的身形挺得很直,由於受傷那頎長的背影顯得有些單薄。

就在這時,一艘船緩緩駛至,甲板上立著一人,安寒煙和韓夜秋的注意力不由都被吸引了過去。當看清船上的人後,兩人本來的神情驀然一變。

原來是韓穎兒,安寒煙秀氣的眉不自覺輕輕皺了起來,不是他不想看到韓穎兒,而是她在這樣的地點和時間,總讓她有些不安。“嫂嫂!哥哥!”韓穎兒也看到

了他們,本來無精打采的樣子一掃而空,美麗的臉上露出欣喜叼笑,一邊揮著手中的絹子,幾乎要跳了起來。

那艘舶漸漸靠岸,然後從船上伸下一塊踏板,但韓穎兒並沒有急切地跳下船,而是仍定定地站在原地,只是那張小臉上露出的表情,並不符合她以往的樣子。

“哥哥……嫂嫂……”韓穎兒再次喊,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讓人不禁猜想到她是否被人欺負了,而這欺負人的除了自己的大哥安寒煙想不到其他人。

“穎兒,你怎麼在此處,我大哥呢沒和你一起來嗎?”韓夜秋和安寒煙揮手回應韓穎兒。

聽到這話韓穎兒臉色不自然起來,這讓安寒煙更加不安,懷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當下心下一沉。

看到安寒煙顏色不對勁,韓穎兒料定她可能是誤會了,支支吾吾半天,也只憋出一句:“沐大哥沒事,只是我想你們了,都分開那麼久啦。”

眼看著安寒煙還要繼續問下去,連忙扯出走在後面的舒小侯爺,舒小侯爺從從容容從她的身後走出,高冠上垂落下銀色絲絡。

這人長得真好看。

這是安寒煙看見舒小侯爺的第一眼,便這樣認為了。韓夜秋看著安寒煙怔怔的看著別的男人心裡開始吃味,酸溜溜的問韓穎兒“穎兒,這是?”直到耳邊韓夜秋清脆清泠的聲音傳來,她才找回了神智。

安寒煙當然知道這個小氣的男人吃醋了,但她只是詫異,對方容貌怎麼能這麼好看。

“哥哥,舒小侯爺是我在路上遇見山賊時突然出現救了我的人。”韓穎兒看到兩人不再糾纏于關於沐易的事後,心裡不禁松了口氣,一絲酸澀在心底悄悄蔓延。

“那好險啊,你怎麼這麼不注意。”韓夜秋後怕的說道“還好你沒事不然我可不能給父皇賠一個小丫頭!”安寒煙也在打趣。

“要不是舒小侯爺現在在扶桑我還以為你便是那個名動天下的神醫呢!”安寒煙半開玩笑似得對著舒小侯爺說,這句話也像是在告訴韓夜秋她為什麼對舒小侯爺發愣。

“這是我嫂嫂,安寒煙,是扶桑人。這是我哥哥,東韓的五皇子。”韓穎兒指著安寒煙和韓夜秋仰著頭對舒小侯爺說。

“原來如此。”看韓穎兒一眨不眨的望著他,他微微低過頭來看向她,那一雙眸子裡是比墨更深沉的光澤,卻又帶著絲毫無害的溫潤之意,竟也沒解釋自己跟那名動天下的舒小侯爺有什麼關係。只是安寒煙心裡尚存了一絲疑惑。舒小侯爺卻只是淡淡一笑,不以為意。

2.

“我們不要傻站著了,我已經命人在不遠處喊了飯菜,不如坐下來繼續說。”韓夜秋看著他們還想要繼續聊下去的意思插話道。

“好呀好呀,我從昨晚到現在一直餓著早就想吃東西了!”韓穎兒小嘴委屈地扁了起來。

“安兄既然已經這樣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舒小侯爺卻是笑了,這一笑好似光風霽月,將舒小侯爺周身彌漫著的淡淡疏離氣息也似乎驅散開來。低著頭笑“小饞蟲。”

韓穎兒被說得有些不好意思,左唇畔顯出一個小而可愛的梨渦,不依地撒嬌道:

“我也不知道我會餓的那麼快嘛。”

看到這一幕的安寒煙和韓夜秋若有所思。

幾人回到酒樓開始用起了早膳,飯桌上,除了天真爛漫的韓穎兒吃的爽快以外,其餘三人心中都各懷心思,並不是像表面上看來的那麼風平浪靜。

這時,陸陸續續有很多人前來訂房,而店家卻不做生意了。這讓他們有些吃驚,店小二上來收拾桌子時,韓夜秋給了點碎銀子詢問,拿到碎銀子的店小二笑的眼睛都看不見了。

“小二,怎的現在不做生意了嗎?”安寒煙問道。

“姑娘是外地人吧?”店小二衣服老神在在的樣子,“那你可不知道了,今日就是江南一年一度的節日。”

向來喜歡熱鬧的韓穎兒湊過來“今日是什麼日子?”

“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盛會花燈會,家家都不會允許生人留住的。”韓穎兒好奇的問道:“為何?”“幾年前也是在花燈會前夕,有生人來借住,第二天那戶人家滿門滅口,所以正午後所有店家都不會再給人入住。”

這時,韓穎兒跑過來跟安寒煙說話,“今日有江南一年一度的花燈會,聽說很好玩,我們一起去玩吧。”

安寒煙還沒來得及說話,一旁的韓夜秋便出聲反對:“今晚的花燈會肯定很多人,萬一有歹人藏匿其中對你們不利怎麼辦?不能去。”安寒煙雖然覺得韓夜秋說的很有道理,但是禁不住韓穎兒說的天花亂墜,安寒煙也很心動了,於是兩個人吵著鬧著要去花燈會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