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73章 燈謎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91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8


舒小侯爺帶著韓穎兒走向了鳳凰花燈,鳳凰花燈四周圍滿了想得到它的人,而韓穎兒這時才回過神來“你帶我湊過來幹什麼?”舒小侯爺回頭刮了一下韓穎兒的鼻子,“又不注意聽我說話,看我怎麼把這個花燈贏給你。”韓穎兒因為舒小侯爺這大膽的行為,臉又悄悄紅了起來。

這時,做出鳳凰花燈的手藝人出現了,“只要在場的各位小姐少爺能猜出我的燈謎,這花燈啊,就送給你了。”在場的人們聽完這句話都躍躍欲試了起來。“各位聽好了。兄弟四人共一胎,自從出生就分開,甲乙丙丁樓中火,丙寅丁戍上天臺。打一很常見的物品。”待他說完,本來吵吵鬧鬧的街面上,一下子安靜了許多。在場的人們都在絞盡腦汁想答案。

人們說答案就更加經過了深思熟慮,但可惜的是,還沒有人能猜對這個看似簡單卻又特別難的燈謎。

韓穎兒看了看舒小侯爺說:“這個燈謎有點難,不然我們不要這個燈了吧。那邊那個鯉魚的花燈也很好看。”而舒小侯爺摸了摸韓穎兒的頭說道:“你在這裡等我一下。”話音剛落,韓穎兒就看著舒小侯爺往那個“守護者”那裡走去。

只見舒小侯爺在鳳凰花燈的“守護者”耳邊說了什麼,“守護者”滿臉笑意的宣佈:“恭喜這位公子答對燈謎,這盞鳳凰花燈就歸這位公子了。”還在絞盡腦汁想謎底的人們,頓時就驚訝了“謎底是什麼啊,說出來讓我們增個見識。”

舒小侯爺從“守護者”手中接過鳳凰花燈,一邊往韓穎兒那邊走過去,一邊公佈了謎底。“很簡單,謎底就是瓦。”聽完謎底的人們炸開了鍋,紛紛感歎謎底竟然這麼簡單。而曲向南走回了箐翦公主那裡,將鳳凰花燈遞給了她,並說道:“我說了我可以把這個花燈贏給你的。”韓穎兒歡喜的收下了燈,臉上染上了紅霞。

舒小侯爺牽著韓穎兒往湖邊走,安寒煙和韓夜秋,遠遠的跟著韓穎兒,自是看見了舒小侯爺為韓穎兒贏得花燈的畫面。安寒煙說:“穎兒這個朋友可真是聰明,我剛剛想了半天都沒想到謎底。”而韓夜秋聽完這句話,笑了一下:“這哪裡是人家太聰明,分明是你太笨了。”聽聞此言的安寒煙很不服氣,便與韓夜秋辯解了起來。

而此時,舒小侯爺牽著韓穎兒上了停泊在湖邊的花船,駛離了岸邊。而安寒煙和韓夜秋卻因為沒有看見第二艘花船,只好在岸上望著舒小侯爺和韓穎兒離去的方向。

舒小侯爺和韓穎兒面對面坐在船裡,韓穎兒新奇的望著水面上,縱橫交錯的河燈。而此時,舒小侯爺說話了:“穎兒。”韓穎兒收回了目光,望向了舒小侯爺。

“我心悅你。”曲向南話音剛落,外面的煙花就放了起來,他的身後,是如墨的夜色,其他花船上外掛著幾隻精巧花燈,在微起的風中搖曳,萬家燈火點點映亮在身側,斑駁光影投射在舒小侯爺身上,他微微側首彎眸,眉目疏朗,容顏清冷,雪白衣袂在隨風漾起,那等景象,堪以入畫。

韓穎兒覺得自己此刻的臉定是緋紅的,對沐易的那種喜歡,卑微到了地上開出花兒來,她再也提不起來了,她只願自己能像平常的婦人找一個願意呵護著她的人存在。只是沒想到,那個人這麼快就出現了。

眼淚不禁流淌下來,“怎麼總是這麼愛哭,從我見到你到現在總共不下十幾回了”的聲音沉靜如水帶著憐惜,讓人心也會不由自主隨著平靜下來。

支支吾吾半天,也只憋出一句:“可我…你明知…”

舒小侯爺見狀,也不強迫,沉吟了一下溫言道:“我只是告訴你,並沒有想要你此刻就回應我。”韓穎兒當下便放了心,但到底,舒小侯爺對於她來說,不同了。

下了花船,韓穎兒不敢再與舒小侯爺對視,安寒煙知道兩人肯定發生了什麼,看向韓夜秋,韓夜秋也只是搖頭,舒小侯爺心情好的不得了。

第二天,一群人打算在此處多待留一陣子,卻不想,韓夜秋收到了老皇帝病重的消息,這讓幾天疑惑,明明很是健朗的身子怎麼會突然病重,當下便召集了人馬準備加快速度回宮,韓穎兒也很難過,因為皇帝最是疼愛的便是她這個女兒了。

趕路並不輕鬆,早起夜宿,冒雪而行,但誰也沒抱怨。一直到過了稻城,再往南行了一日,天氣才漸漸和暖,河道暢通。為了節省時間和體力,眾人改行水路。在元和碼頭包了一艘船,徑直駛往都城。從元和到京城行船順利的話,只需要三日的工夫,比陸路快了數日,只是中間有一段險途常常出事,因此一般沒有急事很少有人願意坐船。

一路上一行人都十分沉默。

突然,宮中傳來噩耗,皇上病重,韓夜秋派人去知會韓權,一路上,韓穎兒非常的擔心,從來沒有聽到父皇身體不適,怎麼會突然?韓穎兒回想起和父皇的一幕幕,這段時間一直煩

惱,父皇是那麼的疼自己,如果這次挺過來,一定要好好孝順他。

來到宮中,氣氛異常的沉悶,太醫在一旁不停的忙碌著,怎麼也檢查不出症狀,皇后坐在床榻前,雙眼緊緊的盯著她這輩子的依靠,她在一旁輕輕的啜泣著,眼睛腫的,太醫在一旁神色凝重,大臣在外面的候著。皇上一直閉目絲毫沒有新來的跡象。

一群太醫退下後,韓夜秋與安寒煙急步走來。

韓穎兒沖起來,跑到床榻前,“父皇,你醒醒,睿兒來了,你醒醒,父皇!”韓夜秋也緊跟其後,太醫來給皇上診脈,雙眉緊鎖,韓穎兒連忙問道“怎麼會這樣?”太醫把了脈自稱無能。

一時間,所有人都蒙上了灰暗。

看見皇帝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心裡很不好受,用手探了探鼻息發現皇帝的氣息越來越弱。

這時候,突然有人進來,在韓夜秋耳邊說了什麼便退下了,韓夜秋當時臉色便沉了下來,安寒煙望過去,也看到了,微感不解地回首以眼神詢問他。

“韓淩真是好大的膽子。”韓夜秋慢悠悠地道,聲音中隱約流露出一絲讓人心發寒的冰冷

“哥哥,莫非父皇突然病重是他搞的鬼?”韓穎兒眼中不由滾起了淚花,小嘴委屈地扁了起來,卻不敢真的哭起來。

“他怎敢…”說到這,她眼圈又紅了起來,開始浮起水光。

韓淩的外表的確是騙過了所有人,他的野心勃勃,如今,就連昔日不關心朝政的齊王都已經相信這事兒了,韓淩一定是有什麼動作露出馬腳了。現在對皇帝下毒都做得出來,接下來,他又要做什麼?

韓穎兒開始有些茫然,皇上病重,這個時候,若是韓淩起兵造反的話,應當是最好的時機……安寒煙聽著,眉頭不禁皺起來。

昭陽宮內,一片喧鬧,

過了一會聽聞消息的皇子皇女們都趕來,各位皇子齊齊站在皇帝的床前,默默低著頭。

床邊兩位御醫正低聲商討著什麼,似乎對皇帝的病症極難下手。

一旁的幾位妃子都緊張兮兮的看著那兩位御醫,皇后坐在皇上的床榻邊上,不時的為皇帝擦擦頭上的汗,一副賢妻良母的模樣。

貴妃首先站不住了,追問道,“太醫,皇上的病如何了?這都好幾次了,不是咳血就是暈倒的,弄得我們這些做妃子的心中也不好受啊!到底是什麼症狀?難治嗎?

安寒煙和韓夜秋這才知道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眉頭緊皺。

這些話也是皇子們想要問的,皇上暈倒一次,他們就得來一次皇宮,每次都是提心吊膽的。不得不說,有些人也是盼著皇上儘快駕崩的,不論是新皇上位還是謀權篡位,都是好時機,更有利於自己的人在朝堂之中站穩腳跟。現在皇上掌權,看管得還算是比較嚴密的,他們這些皇子也不好做。有人求到他們幫忙了,一時不好拒絕答應了,可是真的做到卻很難。

也有人希望皇上還能多活兩天,比如那些妃子們。皇上若是駕崩了,皇后幸運了,太子一登基,她就是太后,皇帝的母親,那可是至尊至高的位置。可是她們這些妃子可就不容易了,好點兒的,能做上太妃,不好的,就直接陪葬,大好年華就直接去了,誰能願意?

韓夜秋和韓穎兒哪能不知道這些人心中的鬼主意,心下便更氣了。

被點到名字的太醫回過頭來,一臉的複雜,“皇上的身子,老臣也不好說,只不過,皇上是當真不能再這麼累下去了,原本皇上第一次暈倒的時候,老臣就已經提醒過了。可是……可是皇上偏偏不聽,醉心政事,放心不下天下子民,本來身子就不好,這麼積勞成疾勞累下來……哎!”

太醫雖然沒有說得太明白,但是大概是什麼意思大家也都聽明白了。

皇上一是年紀大了,大限將到,再一個就是身子本來就不好還總是勞累,掏空了身子,負荷太重,這一次次的暈倒就是警告,可皇上還是無視了,就造成了如今的結果。八成皇上也活不了多久了。

貴妃一聽就急了,她生育了皇子,皇上駕崩之後,倒不至於去給皇上陪葬,但是後宮那些陪在皇上身邊許久都沒有子嗣的女子可就慘了,最後的結果都得是進了那個墓地。其中……也不乏有許多與她同黨的人。

皇后現在在宮中如日中天,雖然談不上有多受寵,可說到底她是皇后,巴結著她的女子有很多。皇上若是駕崩,她到時候一發話,就留下幾個平日裡與她同夥兒,這很容易。可是貴妃不行,貴妃的能力還沒有那可大,能保全自己已是不錯。到時候太子一登基,她這個貴妃變成了太妃,後院裡肯定是不會再有巴結她的人了,而新皇的妃子更是全都向著太后,那麼她日後還不是得被皇后欺負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