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74章 驚醒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23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8


皇后早就看貴妃不順眼了,這麼多年來,這後宮中風光居高不下的妃子也就那麼幾個,這貴妃算一個,而且她的位分還是位列四妃之首,離皇后的寶座就一步之遙。幾年前的時候皇后就對貴妃恨之入骨,那時候貴妃正受寵,剛剛被升為貴妃,又有皇子傍身。多少個午夜夢回,皇后都會猛然驚醒,滿身冷汗,做的都是他她這個皇后被廢,貴妃上位了的噩夢。

皇上駕崩與否,對她這個皇后的影響其實是不大的,皇上活著,她依舊是中宮之主,皇上走了,她也能更加倡狂一點,總之,倒楣的都是別人,她這個皇后,就算再不濟也踩在她們上頭逍遙。

“太醫,你可是皇宮裡最好的大夫,可萬萬要對皇上的身子上心些。”貴妃抓著手絹兒,滿臉懇切的看著他。

太醫有些無奈的別開目光,“老臣和其他太醫自然會竭盡全力,只不過……天命難違,皇上的身子骨兒已經不太樂觀了,老臣不是華佗在世,能力有限,除非哪扶桑的蘇公子”

貴妃還是不死心,又看向另一位太醫。另一位太醫直接低頭,假裝看不見。

聽到這,韓夜秋突然看了韓穎兒身邊的舒小侯爺,他還記得安寒煙看他不一般的眼神,他望過去,不想舒小侯爺也正看向他。

貴妃恨恨地咬牙,在別人都看不到的情況下瞪了皇后一眼,然後咬著嘴唇低下頭,不再去摻和這些事情。

韓穎兒又和太醫交涉了幾句,然後也默默的站到一旁了。

皇帝就在這個時候緩緩醒來,看見站了滿屋子的人,不禁皺了皺眉頭,又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皇后見皇帝有蘇醒的跡象,立馬把帕子扔到侍女手裡,輕聲喚道,“皇上……”

聽到皇后的聲音,皇帝又睜了睜眼睛,目光裡面滿是迷茫的神色,楞楞的盯著眼前的簾幔。

貴妃見他醒了,面兒上一喜,“皇上,您可算醒了。”

皇帝仿佛這才回過神來,張了張嘴,皺眉道,“朕睡了多久?”

貴妃立馬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抽抽噎噎地道,“皇上,您睡了都快要有一天一夜了,臣妾都擔心死了。”

貴妃這話一出,皇后立馬不樂意了。

擔心?她怎麼沒看出來貴妃有什麼擔心的?反倒一臉輕鬆淡定的樣子!這是皇上醒了,這才做戲給皇上看!心機可真是深不可測啊!可是……她就算知道這些又如何?她也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說貴妃的不是,恐怕在場的這麼多人心裡都有數,只不過不說罷了,她又何必強出這個頭?到時候說出口了,指不定還讓皇上認為她是嫉妒貴妃,急功近利,那可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眾位妃子都不甘落後,也都圍上前去問東問西,“皇上,您感覺怎麼樣?”

“是啊,皇上,可把妾身嚇死了,您怎麼也不知道愛護自己的身子呀?”

“皇上,您可算是醒了,剛才聽太醫那一席話,妾身還以為……”

太醫和另一位太醫一聽這話,都有些無奈,他們說的話怎麼就讓人產生那麼離譜的幻想?

皇上一聽這話,視線才緩緩移到了兩位太醫身上,他並沒有完全聽那些妃子的一面之詞,反而認真地問道,“太醫,朕的身子到底如何了?”

那太醫有些為難,若是說情況不好,皇上發怒,他這個太醫肯定是第一個倒楣的,若是說假話,那早晚也都瞞不住,還容易犯了欺君之罪……

知道太醫有些顧慮,皇帝和藹道,“太醫,你直說就好,朕恕你無罪。”

“是。”一聽這話,太醫心中有了保障,也就放心地開口道,“皇上的身子自己應該也能察覺得到,虛的太厲害了,還是積勞成疾,如今已經不是靠藥物就能調養的過來的了,恐怕……除非能在半月內找到蘇神醫,而東韓到扶桑來回都需要十天半個月,我怕……”

說到最後,太醫還是沒有直說,畢竟“活不了”這一類的字眼還是有些忌諱的,就算皇上允許他說了,他也不可能一點兒心眼也不留。

皇帝沒有說話,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沉默良久,這才揮了揮手,道,“你們都出去吧。”

太醫點了點頭,紛紛退下。

見他們走後,還是站了滿屋子的人。皇帝本來心情就不好,此時更是覺得她們礙眼,疲憊道,“你們也是,都各自回去吧。”

見那些妃子不願意走,皇帝臉一板,“朕暫時還死不了,還有幾天活頭,不用你們關心了,趕緊走吧。”

幾個妃子都不由得低下了頭,心中有些心虛,皇上說的這話在影射著什麼,她們自然知道,若是再待下去也只是沒臉,還不如趕緊走。

心裡想明白了,以貴妃為首,一眾娘娘主子們這才離開了寢宮。

幾位皇子還站在一旁,皇帝歎了一口氣,分別對他們吩咐了幾句,頗有些交代後事的感覺,弄得在場的太監宮女們都有些心酸酸的。

“你們也都走吧,還有皇后,就別留在這裡了,朕有些累了。”

“是。”

眾人剛要轉身出去,皇帝卻又道,“老五,你留下,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說。”

“是。”韓夜秋剛踏出去的腳步就又收回來了,乖乖的站在老皇帝的床榻旁邊。

門外韓穎兒坐在階梯一角的石階上,雙手抱頭,如雲的衣袂掩住她的面容,長長的裙裾拖到地面她也像是毫無察覺。

舒小侯爺看見韓穎兒憂慮,也覺得自己胸口悶悶的,忍不住脫口道:“若,我能找到那個救你父皇的人,你是不是也願意考慮一下我……”

聞言韓穎兒瞪大眼睛,抬頭:“我不想因為這樣答應你,對你來說是不公平的,而我……未必不是不喜歡你的,可是父皇……”說罷又傷心的哭了起來。

“我自有辦法,你別哭,哭的我心都碎了。”舒小侯爺無可奈何的說,不必回頭,舒小侯爺也能感覺出韓穎兒的情緒一下子變得高昂起來。

“真的嗎…父皇是不是有救了!”韓穎兒開心起來。

“只要我想,就沒有人能死。”舒小侯爺微笑著說,這一句話意義深遠,韓穎兒根本無法全然理解,不知該如何接話,但她心裡卻對於舒小侯爺很信任。

寢宮內,皇帝躺在床榻之上,臉色蒼白,可是又時不時的顯現出不健康的紅色,額頭上還一直冒虛汗,看起來整個人都極為無力虛弱。

韓夜秋沒有開口,而是安靜的站在床前,等著皇帝先開口說話。

“老五啊,我這些兒子裡面,數你最聰明。”皇帝頭一句話便是誇獎,要是別的皇子,例如韓淩那樣的心性,此時聽到皇帝的這種話肯定要樂得合不攏嘴。

“多謝父皇賞識誇獎,但父皇也要保重身體。”韓夜秋不驕不躁地回答,心中猜測著。

皇帝對他的回答並沒有太大的反應,他也猜不透此時此刻韓夜秋在想什麼。

“上一次勾結的事情,多久了你了,若不是你事先察覺出來,很有可能老四就趁著這個機會實施什麼行動。”皇帝道。

韓夜秋沒說話,只聽皇帝又道,“最近幾日,你可又聽說什麼關於老四的消息?”

韓夜秋搖了搖頭,“那些大臣自從被取消了幾項特權之後,好像又開始了以前花天酒地的日子,有好幾次兒臣都在路過的時候看見幾位大人在酒館或者花樓裡面。只不過……韓淩似乎是和朝中的幾位要好的大臣在一起喝酒談天。”說完,韓夜秋又狀似惋惜地道,“也是,四哥被卸了兵權,心中肯定苦悶,整日閑來無事,找幾位要好的友人喝喝酒,倒也是排解苦悶的一種方式。雖然皇室之人去花樓這種地方著實不好,但是父皇,您也就不要怪罪四哥了,畢竟四哥現在過得也苦。”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