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175章 我能救他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90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8


暗中觀察的齊王府衛的瞳孔緩慢的縮緊,老四還和朝中的大臣有聯繫嗎?他還想做什麼?兵權已經被奪走了,他還有什麼籌碼可以謀權篡位的?

“其實父皇也知道毒是誰下的吧,又何必為四哥遮掩?”韓夜秋不解我穩。

皇帝沒有說話,一陣沉默。

皇帝歎了一口氣,又轉移話題道,“老五啊,朕知道你聰明又努力,比起朕的其他孩子,要優秀的多。所以,朕希望日後朕走了,希望你能代替我照顧好這大好山河。”

“是,兒臣明白,兒臣定不會辜負父皇的一番苦心和信任的,但事情還沒有到絕路,希望父皇不要這一說……”韓夜秋一臉難以接受的樣子。

“你明白就好,朕對你的期望很大,你一定得好好努力。朕也累了,你先回去吧。”

“是,兒臣告退,父皇照顧好自己的身子”墨西決抱了抱拳,然後退出了昭陽宮。

韓夜秋走後,皇帝一個人在屋裡,眉頭越皺越緊,而韓夜秋不也明白皇帝為什麼要幫韓淩遮掩。

雪白的長裙灑了面前一地,讓她仿佛矗立於雲霧之中。那一頭烏黑油亮的秀髮被一串瑩白如玉的花環束在身後,直垂至腰,簡潔中透露出難以言喻的高貴和清雅。韓夜秋只需要一眼就看到了門外正在等待他的安寒煙。壓下心中的苦悶,揚起微笑便朝著安寒煙走去。

安寒煙躊躇著,她不知道要不要把消息告訴韓夜秋,萬一併不是那個人呢,那豈不是空歡喜一場,她在等那個人開口。如果舒小侯爺真的是舒小侯爺,那麼以他對韓穎兒的感情是不會坐視不理的。

兩人走進,“皇上都與你說什麼了?情況怎麼樣?”韓夜秋沒有回答,而安寒煙仿佛也知道了什麼。

“我覺得,穎兒身邊那位蘇公子不一般。”安寒煙輕聲的說道。

“你也這樣認為嗎?”韓夜秋側頭看向安寒煙。“我也不好說,從前在扶桑並沒有見過他,但我剛剛在大殿上看到那位蘇公子好似並沒有多少心慌。”說完抿了抿嘴,“而穎兒跟他又是那種關係,如果舒小侯爺真的是那位大名鼎鼎的蘇神醫,那他一定不會見死不救的。”韓夜秋也沉默了。

兩人不知走了多久,便見一紫衫公子騰起身形,身法優美飄逸至極,院外幾株桃樹微搖,落下一兩花瓣,襯著那淡紫衣衫如墨長髮,煞是好看。

“我能救他。”舒小侯爺靜靜回過頭,眸光裡是淡如水的平靜,旋即又微笑起來。“你們早就猜到了對不對。”

三人對視而笑。

韓夜秋回王府的時候,剛好趕上了晚膳時間,韓穎兒正準備吃飯,韓夜秋三人自顧自的坐下吃飯,似乎是不謀而合一般,幾人都沒有說話。

一旁的侍女上前來服侍,侍女偷偷撇了韓穎兒一眼,稍微矮下身子,附在韓夜秋耳邊小聲道,“王爺,皇上病重,穎兒公主回來後便大哭一場,然後便好起來了。”

韓夜秋聽完一愣,然後微微點頭。

夜裡,一切又重歸於寂靜,仿佛整個世界什麼都沒有發生過。而所有的波濤洶湧的隱藏在這樣濃稠的夜色之下。

借著舒小侯爺的手,皇帝很快就好了起來,而在眾人的刻意隱瞞下所有風聲都沒放出去,而韓淩遲遲沒有得到宮裡的消息,也開始慌了,終於,既然已經下了決定,就開始商量具體的實行方法。

因為之前在民間就已經傳播了“皇帝病重”的消息,所以不用特意在民間傳播這一消息。四皇子檢閱了一下自己的勢力,為了避免夜長夢多,決定明天就逼宮!

第二天到了,夜還是以往的平靜,月亮還是以往的皎潔。但走過的宮人都不敢大聲說話,他們心中都深刻地明白一件事:天要變了……

華燈初上,戌時初,皇帝身邊的公公卻來求見。

“殿下,請您即刻入宮,陛下急召!” 韓夜秋收到消息,王爺府外,手持火把的禁衛軍面色嚴峻,鐵甲森寒,一字排開,一股肅殺之氣彌漫了整個庭院。韓夜秋的目光從他們身上一一掃過,神情異常凝重,雲間風雷之聲不絕。

韓夜秋伸手接過,雙眸陰沉如水,心中已有了不祥的預兆,側首冷聲問道:“宮中出了何事,說!”

那總管太監本還有幾分猶疑,聞言卻不禁屏息,如實道:“韓淩入宮,密召王爺入宮。”

那總管起身跟上他的腳步,禁衛軍們隨即跟上,韓夜秋的目光不時掃過兩側的禁衛軍,知道他的意思意思,低聲稟道:“公主放心,他們誓死效忠陛下!”

韓夜秋安撫好安寒煙,告訴她就在王府好好等著自己,而安寒煙也知道皇帝已經痊癒的消息,但也不禁擔心起自己的愛人,對著韓夜秋點頭,讓韓夜秋放心自己。

夜色中,宮城如同一座沉默的巨獸,城樓上下皆加強了守衛,戒備森嚴。

“誰!”一聲低喝,暫態火把集中,弓弩準備,刀劍出鞘!

“夜王府禁衛,有事求見陛下!”為首之人揚聲道,眼神莫測,身後的人也暗暗按劍。

“宮門戒嚴,天色已晚,爾等速速退去!”城樓上卻是一聲低喝,箭矢飛射,引得戰馬嘶鳴,揚蹄後退。

韓夜秋見此不禁皺眉,暗暗頷首,暗處的人便不再遲疑,打了個手勢。

“嗖”禁衛軍們紛紛拔劍,寒光四溢,一時間短兵相接,短兵相接,貼身肉搏,風中傳來鐵銹的味道,帶著股腥甜。

總管則趁亂掩護韓夜秋入了宮門,一入宮那種風雨欲來的氣息就愈發強烈,巡查的禁衛不知增加了多少,往返頻繁,燈火煌煌,將整座宮城包圍的如同鐵桶一般。

萬幸一路都還有人接應,韓夜秋由總管領著從一座偏僻的宮殿裡沿密道入了寢殿。

越來越近了,與外面的燈火煌煌不同,寢殿裡卻是一片冷寂,沉悶的燃著幾盞燭火,暗處的人解

決了路上的各種障礙隨在韓夜秋身邊保護他。

跪伏行禮的都是帝王身邊的老人。眼看著寢殿越來越近,韓夜秋眼神冷寂,手不自覺的握緊腰間劍。

總管輕輕推開殿門,便於候在殿外,示意韓夜秋一人進去。

韓夜秋的腿像灌了鉛似的,殿門在身後關上,殿內彌漫著一股濃重的藥味,寥寥幾盞殘燈搖擺不定,仿佛隨時都會熄滅,雖然知道父皇身子已經大好,但看到此景,心裡還是翻騰著。

禦榻上的老人呼吸沉重,一聲比一聲艱難,響在耳邊只覺心如刀絞。

皇帝眯著眼,眼眸中一片渾濁,望向韓夜秋的目光卻依舊慈愛,“我知道你好奇為什麼我對你四哥這樣,今晚如果他悔意,便放了他吧,我對他生母虧欠許多。”

“陛下!四皇子殿下求見。”殿外總管突然出聲道。

“傳他進來,去那裡避避吧。”皇帝指了指檀香木屏風,韓夜秋心憂帝王,見他堅持,才快步退至屏風後,殿內昏暗,倒也不怕被發現。

不多時,便聽到腳步聲響起,不緊不慢,一聲聲像踩在人心尖上。韓淩帶著幾個心腹,以勝利者的姿勢走入寢宮。

“父皇可要保重身體啊,兒臣一時不察,竟叫寢宮混入了閒雜人等,特來向父皇請罪。”韓淩說著,就一腳踹向總管下顎。聲音沉悶,應是極重,依稀還能聽見朱謙“呸”了一聲,而後就再次被韓淩身後的東宮侍衛鎮壓了。

他露出了笑臉,並拿出了一張早就寫好的傳位詔書,道:“父皇,請蓋上玉璽。”

皇帝悠悠轉醒,並沒有露出了憤怒的表情,似乎是預料到了皇帝的想法,韓淩的臉上浮現出了譏諷的表情:“父皇還在等皇弟嗎?”

皇帝強壓著心頭震怒,喉頭已有些腥甜,怒斥道:“退下!” 皇帝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力:“老四,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韓淩則是冷冷地望著這一場父子情深的場面,再次開口:“還請父皇蓋上玉璽。”

韓淩也不欲和個將死之人糾纏,東宮侍衛迅速清理了此處,便隨他出了寢殿。

而三皇子府正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時候,妾室們都聚在三皇妃這裡,門外稍有些動靜便開始坐立不安,自身前途與家族命運都系于韓淩一身,萬一……沒人敢去想那個萬一,卻又控制不住的去想那最壞的結果。

韓夜秋深知帝國看似四平八穩,不過是皇帝坐鎮震懾而已,而一旦父皇駕崩,一切就都會失去控制。

韓夜秋從屏風裡出來,皇帝歎了歎氣。“隨你吧。”

忽然傳來夜王的隊伍把他們的兵馬都強行圍住時,韓淩的面色終於開始慌了,他清楚自己若是落在了韓夜秋手裡,怕是什麼好日子都過不了。轉身便想去把皇帝殺了自己做主。

當再次回到寢宮,寢宮已經被團團圍住,而此刻趕來的韓淩正好趕上,“四哥怎麼不逃?”門前,軍隊蓄勢待發,郎官護衛在韓夜秋周圍。韓夜秋今日一身玄色鎧甲,朱紅色披風,腰佩重劍,顯得英氣逼人,從他身上透露出的那種光芒像初升旭日,積蓄了全部力量才從最黑暗的黎明中噴薄而出。

韓淩支支吾吾半天,也只憋出一句:“我來看看父皇。”

韓夜秋勾唇“四哥帶這麼多人來探望父皇真是有心了。”

韓淩大概也知道自己逃不了,自暴自棄說:“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還裝什麼裝。”

韓淩束手就擒,因為他知道,只要韓夜秋在,他身後的殺手組織都不是吃素的,自己在他手裡熬不過一回合。

暗夜終究會過去,旭日東昇,刺目的光輝從寢宮開始向整個帝國蔓延。很快,一切都會蘇醒過來。

次日朝堂上,傳聞活不了多久的皇帝便神采奕奕的去赴了早朝,大臣們看到精神的皇帝四處交談著,然而還沒等多久,一個重磅砸懵了他們“四子韓淩欲謀害皇帝,意圖逼宮犯上,不仁不孝難堪大任,廢除皇籍,處以極刑。五皇子救駕及時,立五子夜為帝……”

站錯隊的大臣們此刻面上不敢表露出什麼,而站對了隊的大臣們則春風得意。

一月後,天外的最後一絲寒氣散去,一早宮人們便開始準備稍後的登基大典...

太監總管:“殿下,該準備登基的祭天儀式了。”

“知道了,下去吧。”

五皇子夜王韓夜秋登基,身穿金衣,頭帶金冠,他踏上程臺階,樣子仿佛跟太上皇一模一樣,他走上寶座,拂手一掀衣袖,望著殿外如海一般的人,從容淡定的說道:“朕即日起宣佈登基,為東韓帝王,朕改年號為‘景和’,以明年為景和元年。大赦天下!”這時,天空中一聲驚雷,人們意識道,東韓又出現了一個新的帝王,歷史翻開了嶄新的一頁。

新皇登基,京城裡彌漫著喜氣洋洋的氛圍。

等到韓夜秋忙完以後,才發現舒小侯爺和韓穎兒在一起了,而自己的愛人好像早已知道了。韓夜秋愛安寒煙無疑,這邊剛剛結束了登基大典,另一邊已經開始籌備著封後大典,可苦了了宮人們。

安寒煙卻開始遲疑了,半夜搖醒韓夜秋“你做皇帝了,是不是就不能只愛我了。”

被搖晃醒的韓夜秋一聽到這個問題頓時精神就來了,他是覺得為什麼安寒煙最近有些不同,原來在憂心這個。

翻身一把抱住安寒煙,輕聲的對安寒煙說:“不管我是不是皇帝,我心裡都只有你一個,後宮裡也只會有你一個。”安寒煙沒有料到他會這樣說,世上的幾個皇帝能做到這樣。但對於安寒煙來說,在這個異時空,在這個一夫多妻的時代有一個男人像她這樣保證,她感動的哭了。

一看到安寒煙哭的韓夜秋,以為是他自己說錯了什麼話,讓她哭了。立馬就不困了,柔聲的哄道。而抽抽噎噎的安寒煙也不禁破涕而笑,兩人重歸於好,相擁而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