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正文 第三章 打臉惡人(1)

書名: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作者:雲深何處 本章字數:379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8


緊挨著顧老夫人邊上而坐的,不就是他的父親顧國公還有南宮瑜嗎?南宮瑜一面喜色地為顧國公斟酒布菜,顧國公則和幾位皇子和大臣寒暄著。

顧雅等一干小輩正依次呈送著為顧老夫人準備的賀禮,並道些壽比南山的祝福語。

“祖母,您看這是孫女為您準備的賀禮,祝願孫女最敬愛的祖母壽與天齊,福祿無邊!”顧雅為顧老夫人呈上賀禮,“好、好、好!雅兒真是越大越俊俏了!”顧老夫人開懷地拉著顧雅的手說。

“祖母真會打趣雅兒!”顧雅假裝害羞地低頭,一邊用餘光看著太子皇甫若墨,今天她可是花費了心思打扮,不知道太子哥哥有沒有注意到她。

位於上席位的幾位皇子中,一位降紅,一位明黃,另一位身著玉綠。不同于幾位皇子的錦色衣袍,皇甫若墨一身的玄衣,冰稠材質,衣袖邊沿用銀色絲線繡以繁複的圖騰,顯得低調而大氣。再看他眼眸亮若星辰,臉上線條有若刀削,恰到好處地中和了他過於精緻的五官,俊美卻不顯陰柔。

大廳人影綽綽,時不時有官家千金前來問安,秋波頻頻投向俊逸的太子殿下,卻因他周身縈繞的冰冷之氣隔絕在外。

顧雅的表兄弟姐妹一干人等都送完禮了,顧老夫人卻發現顧筠沒有來,疑惑地問顧雅,“筠兒為何沒有來呀,是不是忘記老身了?”

顧雅最不願意提到的就是顧筠了。她表情微略尷尬,故意提高音調,“剛才雅兒去找顧筠妹妹一同前來,但是她說今天會見到太子殿下,一定要精心打扮才來。所以雅兒就先來了。這會可能還在打扮吧?”說著假裝覺察到自己失言似的輕捂著嘴。

三言兩語,在坐的貴賓們聽了都竊竊私語。素聞太子妃清高氣傲,原來是女為悅已者容啊,沒想到為些耽誤了祝壽的時辰,如此不孝。看來有失皇家的風範呀。

“顧筠妹妹?”身著降紅衣袍的便是二皇子皇甫若逸了,他故意學著顧雅的嗓音,“哎呀,這顧筠妹妹為了皇兄你連祖母的壽辰都耽誤了,真真是對皇兄一往情深呐!”皇甫若墨對二皇子的打趣置若罔聞,依然細細品著他的荼。

“姐姐說笑了!剛才妹妹要為祖母準備一個禮物,托姐姐向祖母說一聲會晚點來,姐姐怎麼說成是妹妹要打扮呢?”一把清越的嗓音,不高不低,在門外響起。

“哈哈,原來為皇兄打扮,只是一個笑話呀,人家只是為祖母準備禮物罷了。”皇甫若逸笑意更濃,他未來皇嫂,可不如傳聞中無趣呀。

皇甫若逸的斷章取義讓皇甫若墨險些被一口熱茶噎著!

他給了一個警告的眼神給皇甫若逸,視線不由自主地隔著重重人影,像在尋覽著什麼。

席間各人在寒暄,還有歌伶在旁邊奏樂,本來是極為嘈雜的,這具嗓音卻如一陣清風沁人心脾。

席間的眾人都是一愣,這來者何人?紛紛轉頭望向大門。

聽到這句話,顧雅卻震驚得目瞪口呆。外人不知道,但是這嗓音顧雅怎麼會忘記,剛剛她還在用鞭子抽花她的臉呢!顧筠不是由紅蕭看管著嗎?怎麼讓她跑來前廳的,該死!

她偷偷瞟了眼太子,他的目光也被那賤人所吸引。不由得恕火中燒!

眾人一時看呆了。只見一位妙齡女子,站在門外的月色下。

身著一襲素白的衣裙,臉上戴著白色絲巾,遮住了面容,只露出一雙剪水秋瞳。

相比于席間衣著華麗的女眷,此女子身上沒有一絲胭脂味,只是玲瓏的身段和眼神的韻味就讓人誤以為是脫俗的仙子。

顧雅看到顧筠蒙著面紗,頓時放鬆了。

一個醜女,又怎會奪去她在太子哥哥心中的地位,不過是出來作怪,貽笑大方罷了。

見顧筠竟然出聲辯搏,顧雅只好打笑圓場,“看來是姐姐我忘記了,妹妹莫要見怪。”

“祖母,筠兒來遲了,請祖母降罪!”顧筠慢慢地踱步,來到顧老夫人面前,跪在地上。

聽見素衣女子自稱為筠兒,眾人又是一驚,難道此女就是顧家的二小姐,當今太子未來的太子妃,顧筠?聽聞顧家二小姐,胸無點墨,長相平平,還自視甚高。今日戴著面紗示人,是羞於見人嗎?不禁紛紛打量著眼前的女子。

顧家祖母見來人是顧筠,馬上向前扶起顧筠。

憐愛地問,“你是筠兒嗎?哎,都長這麼高了。都怪祖母待你們小輩缺少關心。轉眼你們都長大成人了!”

眼前的老太太和記憶裡的祖母形象重疊,祖

母寬厚仁慈,還在掌管家事時待顧筠和母親都不薄。

顧筠感到心中一片溫暖。她對祖母說,“都怪筠兒不孝,臨時有事耽誤了時辰,還請祖母責罰!”

顧筠得到祖母的憐愛,令顧雅心中一陣不爽。

她故作好奇問,“妹妹,大家都送了禮物給祖母,妹妹的禮物必定是花費了不少心思,不知準備的是什麼呢?”

顧筠聞言,在心裡在冷笑。

顧雅肯定自己拿不出像樣的禮物,才這樣問的。

如果自己拿的是不值錢的東西,必定會讓人以為沒有花費什麼心思在上面,也是對祖母不孝敬。

顧筠平靜地打開手上一直拿著的小盒子,雙手呈上獻給祖母,“這是筠兒為祖母準備的禮物,還請祖母不要嫌棄。”說著打開盒子,露出裡面一棵毫不起眼的草藥。

“好好好,祖母謝過我的筠兒!”祖母滿目慈愛地接過禮物。

“呀,好大一份禮物呀!”顧雅誇張地從席位中起來,“祖母是我們心中最尊敬的人,而妹妹拖了這麼長的時間才來,卻送給祖母這麼一份寒酸的雜草!如果你是缺少銀兩,大可以向姐姐拿。”何必在這丟人現眼,話音剛落,不少人在暗暗取笑顧筠。

顧雅言下之意,無非是想讓大家以為顧筠對祖母不孝,隨意找了棵雜草當作禮物,給祖母丟臉了。

顧老夫人聽了顧雅的話,臉呈不悅之色。“禮物輕重祖母不在乎,重要的是心意。”

顧筠眼神一暗,低頭弓身對祖母行禮,“都怪筠兒,平日裡自個兒太清貧,吃穿用度都成問題,就連件像樣的禮物都拿不出手。”

“但是這棵藥,真的是筠兒費盡心思才從院子的雜草中找到的,是滋補聖藥。異常珍稀。所以才呈送給祖母,希望可以讓祖母延年益壽,永葆青春。”

顧雅聽了,嗤笑道,“真是笑話,一棵雜草而已,就說是什麼聖藥,姐姐我還真的不敢相信!”

“甯太醫!”一向未出聲的皇甫若墨突然開口道,“你去鑒別一下那是什麼草藥。”

他聽到祖孫三人的對話,也饒有興致,想知道顧筠手中的聖藥到底是真是假。

顧筠正想向祖母解釋這草藥的珍稀之處,不料上席位的一個聲音讓她把話咽進肚子裡。也好,官字兩把口,她說爛舌頭不一定有人相信,不如權威的太醫口中的一言。且聽這甯太醫怎樣鑒別吧。

她向發話的某皇子看去。不料這隨意的一瞥,卻直直對上他的眼睛。顧筠心神沒來由地一恍。

黑如美玉的雙眸清淺冷淡。

男子身著玄衣,慵懶地倚靠著檀木椅子,美則美矣,可這和顧筠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顧筠淡定地收回目光,有些懊悔剛才自己怎麼就恍了心神呢?兩世為人,顧筠見過的美男子還少嗎?

皇甫若墨還是第一次接收到這種……審視的目光,對,不是仰慕、懼怕、恭敬,而是打量一個微不足道的陌生人般平淡無奇。皇甫若墨臉上泛起些許不滿。他的未來太子妃憑著怎樣的自信敢如此和他對視?

而顧雅聽見太子發話,喜上眉梢,太好了,太子哥哥很明顯不相信顧筠的話,要太醫識破她的謊言,她驕傲地挺直了胸膛,等著看顧筠出醜吧。

“是!”甯太醫上向觀看草藥。乍一眼,他就愣住了。隨即他不可置信的從顧筠手上雙手接過草藥,仔細端祥了好一會兒。然後拿到鼻前嗅了嗅。激動地說對顧筠說:“莫非這……這就是傳說中的樰域聖草?”

顧筠點了點頭。甯太醫猶如見到了天外之物:“回稟太子殿下,顧二小姐手上的正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滋補聖藥樰域聖草!”

回稟太子殿下?原來玄衣男子就是太子,皇甫若墨啊。

顧筠心中了然,怪不得他要出口……相助嗎?

真是諷刺!

未婚妻受盡欺淩而死,而這未婚夫卻不聞不問,此刻再怎麼相幫能讓原身的顧筠活過來嗎?

她不屑地瞟了一眼皇甫若墨,不過是空有美貌的一具皮囊罷了!

“微臣也是從一本古書的記載上見過聖草的樣子。書上稱樰域聖草生於極寒的北地,經年受天域雪水的澆灌,極是滋補,服之可以延年益壽,還可以解世間百毒!”

甯太醫剛剛說完,顧雅的臉色難看至極。這死賤人,哪裡找來的這麼珍貴的藥草。讓她在太子哥哥面前丟臉,看到太子哥哥望她的眼光,指甲不禁掐入手心。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