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正文 第四章 打臉惡人(2)

書名: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作者:雲深何處 本章字數:519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8


顧雅馬上想起顧筠剛才的話。什麼吃穿用度都成問題,這是想在太子面前詆毀母親虐待她麼?

果然夠狠毒,她不會讓賤人的奸計得逞的。“恭喜妹妹為祖母找得如此草藥。但是妹妹剛才所言姐姐有些不明白。你說你平日過得清貧,吃穿用度都成問題,這是何意?”

她既傷心又委屈,“妹妹的吃穿用度一向是按照我的份例來置辦的,母親又怎麼會虧待了你?這些全顧府的下人都可以作證的。我真的不知道妹妹何出此言,父親,你要為娘親作主呀!”

顧雅言下之意就是指責妹妹不知感恩圖報,企圖裝可憐在大家面前抹黑南宮瑜和顧雅。

賓客也紛紛猜測,這顧筠雖是顧府的庶女,但也是皇上禦封的未來太子妃,怎麼著也不會過得太差吧,怎麼會連基本的吃穿用度都成問題呢?難道真是在抹黑正室待薄於她?

顧府姐妹互相指責,有熱鬧可看了,大家都來足了精神。

顧國公最維護的就是顧府的臉面了。他繃緊了臉,想要厲聲教訓顧筠,卻又礙于太子在場,只好說,“筠兒,不得胡言亂語。還不趕快下去。”

這就是顧筠原身的父親顧國公--顧長衛了。

顧筠瞥了他一眼,作為丈夫,待何氏涼薄無情,作為父親,對顧筠生死置之不理。作為家主,此刻他不辨事非曲直,攆顧筠下去,更讓她心生厭惡。

“父親,你為何一口斷定是筠兒在胡言亂言,抹黑母親?”

好一個是非不分的好父親,顧筠感到心裡徒地升起一股子冷意。

她看向南宮瑜和顧雅,她們據傲地睥睨著自己,一副看好戲的架勢。

哼哼,她現在就要在眾人眼前揭穿這對母女的真面目!

顧筠像是悲從中來,猛地吸吸鼻子,眼裡瞬間儲滿了淚水,晶瑩的淚珠在眼眶裡打轉,看上去我見猶憐。

眾人看著她那淚珠馬上就要落下來了!她終於驚覺,拿起絲巾想要擦試淚水。

不經意的動作,卻不慎蹭掉了臉上的面紗……

面紗如風般輕輕飄落于地,顧筠失聲輕呼,欲伸手去捕捉,又忙不迭用手掩面。

可這已經太遲了,佈滿血痕的臉在眾人的目光下暴露無遺。

只聽見一陣陣倒抽涼氣的聲音。這臉,原本是極美的,即使臉上鞭痕累累,這麼美的一張臉就這樣被毀,真是可惜了。

眾人紛紛搖頭,又禁不住猜測,這泛著血跡的的傷明顯是鞭打所致,且是新傷,看來她剛剛所言非虛。不僅生活清貧,而且還受到虐打。她可是東瀾國堂堂太子妃,不知是何人如此大膽敢虐打她?

“筠兒,你臉上是怎麼回事?”顧老夫人顫抖著手,看見顧筠臉上的傷,心痛又吃驚。

顧筠聽到祖母問起,真切地感受到祖母的痛惜,想起在31世紀自己逝世的祖母,她好久沒有感受到這種真心的關懷了。鼻子一陣發酸,雙目泛著氤氳。

顧老夫人把顧筠護在懷裡,“孩子,你莫哭,有天大的委屈祖母替你做主!”

旁人看到顧筠淚如雨下,更是紛紛猜測著其中緣由。難道是……?賓客中一些意味深長的眼光瞟向南宮瑜。

端坐著的南宮瑜此刻坐不住了。雅兒這孩子,做事怎麼還給別人留下把柄,私底下毒打區區一個顧筠只是小事一樁,但是事情鬧到明面上來就難辦了。

南宮瑜感到意外的是顧筠為何會逃脫來到宴會上,而且和雅兒針鋒相對?是誰給了她這麼大的膽子?

她感覺到微妙的危機感。照這樣的情形發展下去,難免她會在宴會上狀告自已……

她冷笑著對旁邊一個管事嬤嬤耳語,未雨稠繆之事她做得得心應手,看來,她以前安插在賤人身邊的耳目今天或許派上用場了。

此刻,身為太子的皇甫若墨臉上面沉如水,喜怒難辨。他對這素未謀面的太子妃的印象是:無感。

雖然初見之時覺得她有點特別,有別於一般濃妝豔抹的女子,但也僅此而已。

皇室多寡情,皇甫若墨見慣了太多的政治聯姻,各家的官家千金時不時對他獻殷勤已經讓他不厭其煩。無論是顧筠,還是李筠,對他而言,都是可有可無的。女人,不過就是錦上添花罷了。

這樣一位名義上的准太子妃,他願意束之高閣的話,放著就是了。但,若有人敢動,就是對他莫大的挑釁。

他絕對不允許!他的東西只能他碰!

“啟太子殿下,微臣有話不知當說不當說。”皇甫若墨的謀臣,兵部陳尚書上前作揖。皇甫若墨用眼神示陳尚書說下去。

陳尚書拱著手,“顧筠姑娘是皇上欽賜的未來太子妃,竟敢有人蔑視皇室威嚴,對她下毒手,我堂堂東瀾皇室顏面何存?請太子徹查此事!”

說到這,顧國公臉上也掛不住了,他咳嗽著清了清嗓子,起身向太子作揖,

“小女是未來太子妃,身份尊貴,顧府上上下下都不敢有所怠慢。今天受到如此對待,微臣一定嚴查到底!”

顧國公說完關切地問顧筠:“筠兒,說說臉上是怎麼回事?是否有歹人虐待於你?”

一眾人等視線都集中在顧筠身上,這行兇之人到底是誰?

攢夠了同情心和關注度咯,“遲疑”良久的顧筠終於鼓起勇氣,把目光轉向顧雅,伸出手,指向她:“打我的並非他人,就是姐姐!”

好啊,賤人!顧雅聽見顧筠對自己的指控,心中恨得牙癢癢,這就是你打的如意算盤!枉想在太子哥哥面前裝可憐,好讓太子哥哥為你作主,讓自己和母親丟臉難堪?

顧雅不可置信地指著自己;“妹妹何出此言?”她傷心不已,“我知道,父親和母親鶼鰈情深,父親另立母親為正室,你一直對母親有所芥蒂。可是母親視你如已出,錦衣玉食,從來沒有讓你受過一絲委屈,今天妹妹所作所為,實在讓姐姐心寒--”說到此處,顧雅已經泣不成聲。

顧筠看著顧雅堪稱完美的演技,慢慢地步向顧雅,邊走邊拋起寬大的衣袖,白皙的手背上,繩索捆綁的勒跡、鞭打的傷痕赫然在目。

“母親

視我為已出?所以母親就安排妹妹住在小雜院裡,幹粗活,食餿食,還讓姐姐時不時來拳腳相加?所以姐姐今天還特意綁了妹妹毒打?”

顧筠的字字句句擲地有聲,清冷柔弱的嗓音聽著讓人不禁起了憐憫之心。若真如顧筠所言,這顧家母女還真是過分。

顧雅被顧筠看得心裡發虛,不過她很快穩住心神,因為她看到南宮瑜對她的輕微地點頭。“空口無憑,妹妹可有證人證明你所講的話?”

“這證人嘛”顧筠故意拉長了口音。

“證人在此!”一聲女聲在門外吆喝眾人齊刷刷地望向來人。是一個紫衣的丫鬟。南宮瑜及時開口:“大膽奴婢,何事在門外喧嘩!”

紫衣的丫鬟跪在門外“夫人,奴婢名叫紫蘭,紫蘭可以為二小姐作證!”

第一次聽見顧府裡的人叫自己“二小姐”顧筠還挺不習慣。她訝異地看著紫蘭,搜索著記憶,印象中確實是有紫蘭這個人物。紫蘭原來是顧筠生母何氏的丫鬟,何氏去世後,就成了南宮瑜的丫鬟。紫蘭念著舊主的情份,時常偷偷地來看望顧筠。在顧府的慘澹歲月裡唯一收穫的陽光。

顧筠想起她剛剛穿越過來時看到的一抹紫色衣裙。這唯一的陽光卻在顧筠被毒打至死時消失了?

顧筠看著紫蘭這個證人,此刻出現,顧筠也不敢枉想她是作證幫自己的。想必她就是顧雅安插在她身邊的無間道了,難怪她不嫌棄顧筠,和她成為好姐妹。

“你說你可以作證?”南宮瑜有些意外,“上前來講話。”

紫蘭走進前廳,行走間弱柳扶風,臉上毫無血色。

顧筠玩味地打量著她這位“好姐妹”。紫蘭跪下便道:“回夫人,就在前兩天,二小姐給了我十兩白銀,”紫蘭打開錢袋,倒出其中的銀兩。

南宮瑜接著問:“二小姐為何給你銀兩?”

“夫人,奴婢也是逼不得已的,請夫人饒命!”紫蘭突然不停磕頭,“二小姐逼奴婢……”

“你且從實說來!”南宮瑜接著問。

“二小姐讓奴婢鞭打她,奴婢哪裡敢?可是二小姐威脅奴婢,不從就把奴婢賣去青樓!”

“這真是奇了,二小姐為何要你鞭打她?”南宮瑜驚奇地問。

“稟夫人,二小姐曾對奴婢說過,她被奪去了嫡女之位一直對您懷恨在心。想在祖母大壽之日,借苦肉計,欺騙太子,讓太子為她出氣,奪回嫡女的身份。”

“你這個逆女,還不快跪下領罪?枉我待你不薄,你居然想欺騙太子殿下,好大的膽子!”南宮瑜向顧老夫人福身,“太子殿下,老夫人,真相已查明,都是我管教不力,妾身自願領罰!”

不可能!顧老夫人聽完,情急地質問紫蘭:“你……你這奴婢休要胡言亂語,我的筠兒怎麼會是心腸歹毒之人?”她絕不允許有心之人誣衊她的孫女。

顧筠握著顧老夫人的手,示意她稍安匆躁。然後她的目光直直對上南宮瑜,“母親!單憑紫蘭一面之詞就斷定筠兒的罪,是不是操之過急了?”

她走到紫蘭身前,低身湊近紫蘭,閉眼輕嗅,神態像是鑒賞一朵花的香氣般自然,接著她睜開眼,眸光閃爍,若有所思,“厚樸、北杏、桔梗、防風、蘇葉、前胡、荊芥、紫苑、冬花、炙麻黃,我的好姐妹,你剛剛可是服了止喘藥湯?身子好些了嗎?”

顧筠沒來由的一問,讓聽眾滿臉疑雲。

紫蘭卻聽明白了。她今天所煎的藥正是止喘湯,這個賤人怎麼知道的?紫蘭避而不答:“二小姐,對不起,奴婢不能幫你做味良心的事!”

“大膽奴才,到現在還在顛倒黑白!”顧筠厲聲嬌喝。“回祖母,方才孫兒聞到紫蘭身上有止喘藥湯的味道。再觀察紫蘭,面色蠟黃,毫無血色,氣息不穩,孫兒斷定紫蘭長期身患喘疾,而且剛剛在這兩日舊疾復發。”

那個賤人怎麼知道的?紫蘭臉色心裡發顫,接著氣息急促,忍不住猛烈咳嗽起來。

“這又能說明什麼?你與紫蘭一向交好,自然知道她患病之事。”顧雅忍不住開口反搏。

“太子殿下,筠兒斗膽,請甯太醫為紫蘭診脈。”剛才顧筠慧眼識草藥,甯太醫對顧筠的印象頗佳。聽見顧筠的請求,點頭致意,上前為紫蘭診斷。

片刻後,他雙手作揖,“太子殿下,紫蘭確實是喘疾發作之症。據微臣所知,喘疾復發之人,呼吸都成困難,枉論幹粗重之活了。”

“甯太醫,顧二小姐身上的傷,有無可能是紫蘭鞭打所致?”

“回殿下,姑娘身上的傷極為嚴峻,我敢肯定非紫蘭所為。”

皇甫若墨的臉色黑了又黑,好啊,今天膽敢冒犯他的人可真不少。連一個奴才也敢在他面前信口雌黃。

皇甫若墨的侍衛孤鴻明顯感到了主子的怒氣,立刻上前喝道:“大膽奴才!欺君乃是死罪,是誰指使你誣告顧二小姐?還不速速招了!若再有半句隱瞞--”說著他“唰”一聲撥出手中的佩劍。

紫蘭早已嚇得臉如白紙,她不停地磕著頭,“咳……太子殿下饒命,咳……太子殿下饒命!奴婢所說的都是夫人教的,求太子殿下恕罪,咳……”

顧筠低頭睥睨著紫蘭,“紫蘭,太子殿下還是聽不懂,在場的夫人可真不少,到底是哪位夫人?她可在此?”指認出她來,或者可以當個污點證人嘛。

“就是她!咳……”為保命,紫蘭直直用手指向南宮瑜,“是顧夫人!就是她命人教奴婢上來誣陷二小姐你的。二小姐饒命,太子殿下饒命!咳……”

南宮瑜聽見紫蘭指認自己,剛才還成竹在胸的她被眼前的變故打得措手不及,臉色變了又變!她明明安排得妥妥當當的……這眼下如何是好?

看到紫蘭被識破,母親被反咬一口,顧雅也是又驚又怒,一向暴躁的她,在太子哥哥前面,只好選擇隱忍,她情急地地轉頭望向南宮瑜,欲尋求應對之策。

顧筠把母女倆的神情看在眼裡,這就急了?好戲還在後頭呢!

既然無間道講實話了。接下來……顧筠不動聲息,藏在袖子的手連續打了三個響指,真正的證人該出場了。仿佛上演了一場大戲,是時候作個了結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