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正文 第十二章 龍髓玉

書名: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作者:雲深何處 本章字數:308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8


龍髓玉竟然有異像!

皇甫若墨不可置信地挑眉,接著陷入無聲的沉默。這消息實在過於震驚!

白天的時候,太子府內的罡天球也有異動,是感應到龍髓玉的波動?

龍髓玉是皇甫家的信物,相傳是東瀾國的一個秘寶,由歷代的子孫傳承保管。

而罡天球,則是皇甫家族用來預測天機的寶物。

皇甫家也只知道龍髓玉是一個秘寶,卻從來無人能解開它的秘密,這引得東瀾、北熾、南蒼國三國有心之人爭相搶奪。

蕭子楠也是由於好奇,偷偷拿了龍髓玉來研究,不料被北熾國的細作下了流昱毒,並搶走龍髓玉。

蕭子楠請罪,遠走北熾,幾經波折,與北熾國的殺手幾次交鋒,才把信物帶回東瀾。

近年來北熾國在國君北天柘的治理下,國力日盛,幾次意欲東犯,好在東瀾國的邊關軍力強盛,一一擊退。

皇甫若墨舉起茶杯,茶水氤氳,映著他深不見底的眼眸。

龍髓玉放在她身上也未尚不可。

北天柘狼子野心,對龍髓玉虎視眈眈。他皇甫家也不是怕了他。只是……

一來,皇甫百年的秘寶之迷無人能解,今日顧筠竟能讓其發出神秘光芒,這或是一個打開龍髓玉秘密的契機。

二來,能掩人耳目。北熾國不停派譴細作潛入東瀾國,多翻打聽。這纏人的蒼蠅實在討厭!

誰會料到,龍髓玉竟會藏在一個不起眼的官家小姐身上?

皇甫若墨對著虛空打了一個手勢,“顧家二小姐的背景查實了嗎?”

一個暗衛從黑暗處如鬼魅般出現,恭敬地遞過來一個冊子。

皇甫若墨接過來看完,顧筠,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官家小姐……無內力,無靠山。

其母何氏……出身不明……已病逝……無從查起……

他曾從皇后蕭氏聽起他的婚約的來由,就是因為何氏救過皇祖母,皇祖母為了報恩,所以賜婚他和顧筠,那裡他還是皇孫,尚未立儲……

“墨,顧二小姐有何疑點嗎?”蕭子楠問,“今天我暗中觀察她的神情,應該不知道龍髓玉為何物,只是對它有興趣而已。”

皇甫若墨搖搖頭,正是表面太平常,才會引起他的懷疑。

“密切關注顧二小姐的動向。”皇甫若墨對暗衛發起命令。

無論如何,這顧二小姐必定與龍髓玉有所關聯。

“此行北熾,我發現皇甫家族有另外的力量在北熾出現,不知所為何事。我已命探子在原地勘探。”蕭子楠面色凝重,再次壓低聲音說道。

燭光下,皇甫若墨黑如美玉的雙眼,瞬間迸發出危險的氣息。

“此事必定要在暗中進行,切忌打草驚蛇!”那人,終於忍不住要出手了嗎?

皇甫若墨冷笑著,若是那人膽敢作出一絲不利於東瀾國的事,休怪他翻臉無情!

這北熾國,也越來越放肆了。

夜涼如水,時值開春之時,乍暖還寒,夜風吹拂下,皇甫若墨喉嚨一癢,不禁輕咳起來。

蕭子楠看在眼裡,“如此,我便不打擾你歇息了。”他一路跋涉,也要早些回家中報平安,於是飛身往丞相府掠去。

“我奉勸你,還是娶一兩個妃子暖暖床吧,免得受了風寒還無人照顧!”丟下這一句話後,人早已無影可尋。這是蕭子楠的習慣,每次發起輕功離開前必定要丟下一句,調侃一下皇甫若墨。

他才不擔心皇甫若墨會惱怒,說完他

都走遠了。哈哈!

嗯,在房梁上值班的暗衛聽到,心裡無比認同。主子太需要一個女人溫暖他冷硬的心了……

皇甫若墨瞪著暗處嗤笑的暗衛,這人,性子還是如此幼稚!

暗衛們感受到主子的冰冷視線,驚得立馬屏息。

夜越來越深,夢中的顧筠睡意正酣。她懷裡的龍髓玉再次泛起光芒。

不知是否昨晚太晚睡的緣故,今天的顧筠起得比往常稍晚,嗯,是晚很多。

她看著窗邊的陽光,應該是早上九點多的光景。一向早起的她竟然睡過頭了?

“小姐,小姐,不好了!”門外元霜心急地叫喚著。

“元霜,進來吧。”

“什麼事情這麼情急?”

“回二小姐的話,前廳,來客人了。”

“哦,什麼客人?是來找我的嗎?”什麼客人值得大驚小怪的。昨天她還誇元霜沉穩來著。

“來的是各府的小姐們,奴婢也不盡認識,她們已等得不耐煩了,方才文霜和靜宣去奉茶都被訓斥了。小姐您去到自然就知道了。”

各府小姐?她們來找她有什麼事?

原身在府裡十六年來都乏人問津,今天她們卻突然來造訪?

怕是聽聞她恢復嫡女身份,且又毀了面容,想來一睹芳容,順便滿足一下好奇心罷了!

顧筠慢條斯理地梳洗,這時院子門外已傳紛遝的腳步聲。

一行鶯鶯燕燕說說笑笑,來到顧筠的前室門口,嗯,好吵!

敢情把她這當成菜市場了。

顧筠坐在她的檀木椅上,翹著休閒的二郎腿,挑眉看著來人。

一行人入了前室,為首的是一個穿著鵝黃流紗裙的少女,尖尖的下巴,巴掌臉,語言間顧盼生姿。

鵝黃女子看到坐姿從容的顧筠,對她娉婷一笑,“這位想必就是顧二小姐了。”

“正是。”顧筠邊吃早點,邊回答道,“你們都用過早膳了吧?我這廟小,就不招呼你們啦。”

聽到顧筠的話,緊挨鵝黃女子的一個水紅色絲綢裙的少女輕哼一聲,滿臉的不豫之色。

“原來顧二小姐在用茶點,讓我和姐妹們一陣好等。實在等不到,這不,就商量著一起來看二小姐。”果然是粗陋至極,她怎麼配得上太子殿下?

“嗯,那是因為我身體有點不舒服,今天就晚起了。”顧筠面色不變,水紅女子無非就是想諷刺她久不見客,無禮罷了。

緊挨著鵝黃女子的一個淺藍色襦裙的女子看著顧筠的面紗,不禁幸災樂禍,臉上故作驚訝,“哎呀,二小姐,你看我們都忘記了,你被嫡姐虐打,傷口還沒好吧?那天晚宴上我們我和依依就在場,二小姐的臉……真是可憐!”

這是鵝黃女子也嘆惜著,“是呀,依依也在場,妹妹真是命苦。”原來她就是太傅府的小姐柳依依。

“嗯。謝謝關心!”如果你是真心的話。

她的傷口上完草藥後,基本都結疤了,內傷也快痊癒了。

顧筠心裡念著要去牆角那片草藥園裡打理打理,那都是珍貴的草藥,要好好照料呢。

看到顧筠仍一臉的從容平淡,絲毫沒有被揭開傷疤後的痛苦,小姐們都不淡定了。

“太子殿下天人之姿,你如今這般面容,怎麼配得上殿下,還不自漸形愧,自請退婚了吧!”

淺藍色女子忍不住出口。她心裡一直愛慕著太子殿下,顧筠這個醜八怪卻霸著未來太子妃的位子,讓她恨得牙癢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