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正文 第十五章 他和皇甫若墨是何種關係

書名: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作者:雲深何處 本章字數:410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8


顧筠苦著臉,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扣著桌子。該送什麼禮物呢?

她想起救白衣掙來的訂金。那五十萬兩銀票……那是她的防身錢,既然要花,就必定要花在刀刃上。

“元霜,在東瀾國,送什麼禮物最體面?”她轉頭望著元霜問。又加了一句,“要體面又不貴的。”

“嗯,小姐,這可問倒奴婢了。”元霜苦思著,她回憶起顧老夫人壽辰收到的賀禮,“字畫、玉器、瓷器、金器、銀器、夜明珠……”

顧筠的嘴角抽搐著,這些都是所謂的達官貴族,搜刮來的民脂民膏……身為達官貴族裡的一員,皇甫若墨必定看不上這些庸俗之物。

這禮,還必須是別具一格的,否則不就顯得她很沒品位?

“哐啷!”這時,一個青色身影的女子破窗而入,瞬間站穩在顧筠面前,嚇得元霜一陣尖叫。紙糊的窗被野蠻地撕開一個大洞。

“青衣!是你!”昨晚護送她和元霜回房後,就如鬼魅般消失了。顧筠以為她會很鬼魅地出場,想不到卻是破窗而入。

“你要賠我修窗的費用嗎?”顧筠沒好氣地問。

“顧二小姐,你倒是挺閑的。別忘了我家主子的解藥!”青衣始終放心不下,事關主子的性命,她不敢有任憑疏忽。

“我記得答應你的是兩天之期。”她是不是太心急了些。

“放心吧,明晚此時,必定奉上解藥。還請你家主子不要忘了答應我的酬勞。”

青衣狐疑地看著顧筠,顧筠無言白眼,“哎,我要是一直被盯著的話,心情就會很不好,然後就大失水準,搞不好調製的解藥效果就不理想了。”

“顧二小姐請放心,就當我不存在好了。如果你的解藥無效,我保證你會替我家主子陪葬。”青衣語帶威脅,說著站到了元霜旁邊,大有一直監視著顧筠的意思。

看來她是怕她食言?顧筠無奈地望著元霜,“那就請自便了。元霜,準備睡覺。”她要睡她的美容覺啦。

沒想到一直到顧筠入睡,青衣仍抱著劍佇立在她的房門前。

嗯,有個武功高強的女保鏢守著入睡,感覺也不賴……

月上中天。顧府的夜一如往常的安靜。

再醒來時,顧筠明顯感到身體大好。她服下金露丸後,體內的傷已癒合。

龍形玉仿佛感應到顧筠的氣息,再次散發金光。原本表面不起眼的紋路越發清晰,龍形的輪廓更顯逼真。

顧筠用手磨擦著龍形玉,都說人養玉三分,玉養人一生。

自從拾到龍形玉後她的身體越發好了,就連臉上、身上的疤痕都迅速變淺,再過幾天,她便可恢復到原來的樣貌。

這樣一件寶物,會是白衣遺漏的嗎?

不。顧筠心下否定。她昨天看白衣的神色太平靜,試想誰丟了如此寶物不會心急火燎地去找?

難道他是有意而為之?

顧筠想不明白。乾脆不想了,順其自然吧!反正她是相當喜歡龍形玉。

用過早膳後,顧筠打開醫書研讀起來。

青衣則是一步不離顧筠。顧筠也就隨她了。

下午時分,顧筠把自己關了房裡,照著醫書的藥方搗鼓了半天,她準備調配些毒藥用來防身。

直到日落時分,顧筠才慢悠悠地打開房門。

青衣看見,急忙問道,“顧二小姐,解藥制好了嗎?”

顧筠不答反問,“銀票準備好了嗎?”

聽到顧筠成竹在胸的語氣,青衣這才語帶和善,“銀票自不會少了你的。顧二小姐,請先隨我去見我家主子。”

說著也不待顧筠同意,一手拎起顧筠的後衣領便飛身而去。

兩人一直飛身急掠,沒多久便到了昨日顧筠替白衣人施針的客棧。

青衣恭敬地朝白衣行禮。

一身白衣的蕭子楠正坐在窗前,低頭撫琴,這人好有興致,都快毒發身亡了還有興趣撫琴。

琴聲悠揚,時而低沉婉轉,時而高蕩起伏。猶如泉水叮咚,又如鳴佩環餘。

顧筠一時聽得呆了。

待一曲終了,蕭子楠這才回首,看著顧筠,“顧二小姐,有禮了。”

“嗯哼,沒料到白衣你還彈得一手好琴。”顧筠回過神,咳。差點忘了正事。

顧筠從懷中取出小瓷瓶,“裡面的是金露丸,首次服一丸。三日後服一丸,即可清除體內的毒素。”

“金露丸?”,蕭子楠聽見,隨即錯愕地看著手中的小瓷瓶,他曾聽天山卓老提起過,他的毒唯有金露丸可解。

但是自從南蒼國皇室的藏珍閣失火後,世上最後的三顆金露丸毀於火海,自此世上再無金露丸!

這無價之寶,她手上就有兩顆!

顧筠看著白衣一臉的不可捉摸,頓一會,囑咐道,“忌油膩,忌犖腥,忌烈酒。”說著,攤開手,“我的銀票呢?”

蕭子楠對著青衣低聲吩咐著什麼,“青衣,身上的銀票全部交給二小姐。”青衣送上銀票。

顧筠數了數,比原定的還要多很多,是給她的小費嗎?

“你就不怕我的藥是假的?”顧筠問。白衣人出手如此大方,毫不拖拉,倒顯得她小家子氣了。

“顧二小姐妙手回春,蕭某自是相信。”自從她施針後,蕭子楠再無毒發過,他體內氣息沉穩,脈像已和平時一般無二,就連天山卓老也嘖嘖稱奇。

原來白衣姓蕭。

既然銀貨兩訖,那就此別過,兩不相欠了。顧筠對著青衣說,“嗯,還得麻煩青衣姑娘送我回去。”總不能帶她飛出來後便不管了吧?

有輕功也算不錯,彌補了古代沒有飛機的交通缺陷。

蕭子楠吩咐青衣,“青衣,送顧二小姐回府。”

末了,他又言,“聽聞太子殿下感染了風寒,不知可有良藥?”蕭子楠看著顧筠意有所指,“不要苦的……”最後的半句幾不可聞。

“哎?”太子殿下?風寒?不要苦的?

聽白衣口中說出太子殿下,顧筠有些驚訝。他也認識皇甫若墨?

可是不待顧筠回答,青衣已一個箭步帶著顧筠飛身而去。

青衣的行為,讓顧筠懷疑,白衣方才那個問題,確實問的是她?

或許是故意想要暗示她什麼?有人這麼明目張膽的暗示的麼!

堂堂一個太子殿下,只是感染了風寒,何愁沒有良醫為他診治吧?

憑什麼讓她醫聖鬼才出手,殺雞焉用牛刀?

青衣一路飛身掠過重重屋頂。黑夜中的建築物飛快在倒退。

夜晚的涼風呼啦在耳邊吹過。顧筠仍在思緒中,轉眼便回到了顧府。

“青衣就送到此,保重!”顧筠的醫術,讓青衣對她刮目相看,講話也多了幾分敬意。

直到翌日清晨,顧筠才大概想明白,白衣的意思。

他這是要她去“關心”皇甫若墨嗎?

不可能吧?他和皇甫若墨是何種關係,非得隔著她這個大活人,如此曲折地表示關心?

不過這個資訊,倒是給了顧筠一個好的提示。

她不是正愁著怎麼報恩嗎?這謝禮一事,顧筠心中算是有了計較。

顧筠還是第一次在白天出府。

白天的帝都比夜晚多了煙火味道。集市上行人如織,顧筠帶著元霜走在車水馬龍的古街道。

“小姐,呃,小筠。我們這是去哪裡?”元霜顯然被熱鬧的街景吸引,興奮之色從眼裡

蔓延開來。

顧筠今天仍是一身丫鬟裝。面紗遮面,粉嫩衣裙襯得她清冷的眉眼間帶了幾分嬌俏,陽

光自頭頂傾泄而下,顯得雅致動人。

“元霜,哪裡是藥鋪?”她張望著四周,帝都的城市規劃得還算合理,建築物整齊劃一,街道佈局頗為考究。

她們一路前行,顧筠默默記下肉菜市場的方位,食材最講究的新鮮,方便明日的採買。

元霜領著顧筠來到藥鋪,顧筠一間間地仔細對比,選購,良久,手中的籃子才慢慢裝滿。

回到顧府,顧筠著手清洗買到的藥材,然後細心地切割完畢,這才滿意地停下。

“元霜,假如明天我們要拜訪一個人,你懂得怎麼……呃,預約嗎?”,

元霜不明所以,“啊?預約?”

顧筠解釋道,“就是提前對方知道我們會去他府上,讓他等著。”

“哦!是太子府嗎?”元霜長長地拉長尾音,立馬來了興致。

顧筠白著眼點頭,這元霜,用得著大驚小怪嗎?

“原來小姐這般費心思,就是要去拜訪太子殿下呀!”她家小姐終於拜倒在太子殿下的盔甲下了嗎?

“嗯。”受人恩惠自當湧泉相報,何況買些藥,做點湯什麼的,對她而言簡直是小兒科啦,沒有費什麼心思好嘛。

只是事關用藥,交給下人去辦始終不放心。對方又是位高權重的太子。萬一有個三長兩短,豈不是連累了顧府上下?

她事必躬親也是無奈之舉。

也順帶打發下無聊的閨閣生涯。

“小姐只需修書一封拜帖。讓奴婢送過去便是。”元霜掩嘴輕笑,說著,已急急跑著去準備文房四寶了。

啊?要寫字嗎?顧筠伸出她的青蔥素手,拿起毛筆,卻怎麼也落不下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