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正文 第十七章 妒忌得牙癢癢

書名: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作者:雲深何處 本章字數:337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8


皇甫若墨一身的黑衣,走在紅花綠柳間十分的顯眼。

此時正是上午十一點左右的光景,初春的旭日,陽光並不炙熱,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皇甫若墨一路分花拂柳而來,修長的身形沐浴在陽光下,仿佛精雕細琢般的臉龐,透著沉穩堅毅。

那劍眉、那桃花眼、那英挺、秀氣的鼻子……

妖嬈!身為女人,顧筠也不由得妒忌得牙癢癢。

皇甫若墨不知何時來到顧筠眼前。

元霜輕輕拉著顧筠的衣袖。

顧筠不明所以,呃?

來人是尊貴的太子,她還要行禮呢!

顧筠慢半拍地起身。

“顧筠見過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萬福金安!”她照著電視劇的樣子說道。

她不再像上次在宴會上,以“筠兒”自稱,而是改為了“顧筠”,皇甫若墨頓覺這簡單的稱呼生生聽出了幾分生硬。

居然敢稱他為花孔雀?她此刻倒是把在顧府的狂妄之色收斂得滴水不漏。

“顧二小姐不必多禮,坐下吧。”皇甫若墨拋起衣擺,坐在一旁的石椅子上。

立馬有丫鬟過來佈置茶水。

短短數天,顧筠的事蹟不斷刷新著皇甫若墨對她的印象。而現在,真身就在眼前。

她今天穿了一身的淺綠,仍是面紗遮面。一雙剪水秋瞳看著他,不卑不亢。

皇甫若墨想起那日晚宴,她滿臉傷痕,面容盡毀!

面容對於一個女人而言,應該是比她們生命還重要的東西吧?

而她的眼中波瀾不驚,毫無悲喜,就像加諸於她身上的傷痕都不復存在一般。

“謝殿下!”顧筠大方地坐下。

“顧筠此次前來,特意感謝太子殿下相助之恩。”顧筠談吐間毫不矯柔造作,落落大方。

“顧二小姐客氣了。”皇甫若墨的聲音平淡無奇,看不出任何情緒。

顧筠抬頭望著日頭,嗯,一片晴好,很好。估計快到十二點了。

她再仔細打量著皇甫若墨的臉色。皇甫若氣血充盈,白裡透紅,面色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

沒毛病啊?顧筠心思轉動,或許是夜裡才有風寒的表症?

她再側耳仔細聽皇甫若墨的聲息,聲音洪亮,氣息沉穩。

皇甫若墨再次感受到顧筠這種審視的目光,而且是光明磊落地審視。

他俊眉擰著,心下不覺有些……不爽。

難道她就不知道如此直直地看著一個男人,是極為不妥的嗎?

“咳,顧二小姐都是這樣看別的男子的嗎?”,都是這樣的……毫無禁忌?

呃?顧筠的思緒被皇甫若墨打斷,她聳聳肩,“太子殿下說的‘這樣’,是指‘怎麼樣’?”

她這種審視有哪裡不妥嗎?

身為醫生,面對一個病人,望聞問切四診法中,觀其氣色是首要步驟,不看氣息還怎麼看病?

皇甫若墨考慮著,要不要把“毫無禁忌”這四個字換成別的更婉轉的詞時,顧筠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恕顧筠唐突,我,嗯,能否請太子殿下高抬貴手?”她盯著皇甫若墨舉茶杯露出的半截藕白的手腕問道。

她這是何意?皇甫若墨被問得雲裡霧裡,用眼神詢問著她。

顧筠解釋道,“實不相瞞,為了答謝太子殿下的相救之恩,我特意準備了一份禮物。但是此份禮物卻要在知悉太子殿下的身體情況下,才敢相送。”

雖然她對他的病情估計的八九不離十,本著嚴謹的醫學態度可是還是要切脈為好。

“怎麼,顧二小姐是要替本太子把脈?”為他把脈?她憑什麼!

難道她剛才的審視中,發現了自己身體抱恙?

顧筠抿緊

嘴唇,微微點頭。

客套話還是得說說的,“太子殿下身份尊貴,是東瀾國未來的明君,能為殿下診治是顧筠的榮幸。”,她頓了頓,“所以,請恩准顧筠為殿下把脈。”

是嗎?皇甫若墨挑眉,他怎麼橫豎看不出來她的榮幸感表現在哪。

孤鴻在一旁緊張地看著皇甫若墨,生怕他說出一個不字。

身為侍衛長,他不僅要保衛主子的安全,還要照顧他的身體,他容易嗎?

偏偏他家主子又是個脾氣執拗的。向來生病都不肯乖乖請御醫看病,連皇后的勸說都不聽從,都是靠著自然痊癒的。虧得他身體還算硬朗,才活到現在。

孤鴻覺得顧筠今天來得真是太是時候了。

顧二小姐醫術非凡,連蕭公子的流昱毒都能解,殿下的風寒之症更是不在話下了。

皇甫若墨半天不說話,顧筠不禁腹誹。

她都如此低姿態了,他還生怕她摸了他的手,吃了他的豆腐不成?

還是…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體?

或者他有某方面的原因,對診脈,看病之事很抗拒?

她也曾前後揣摩過白衣的話,如果她沒聽錯的話,後半句是,不要苦的?

這白衣之所以隔著她來表達對太子殿下的關心,並不是因為太子殿下得的是重病,大概是因為,皇甫若墨抗拒看病,而且不喝苦藥?

難道英明神武的太子殿下,實則是虛有其表,還怕吃苦藥不成?

要是那樣的話,她顧筠何德何能讓太子殿下對她刮目相看……

為保萬一,她只好花點心思,專挑了些甘甜的藥物備用。

不知為何,顧筠一臉誠懇,期待地看著他,皇甫若墨居然說不出半個不字。

雖然他自十歲那年,就再不准任何一個御醫碰他的的手,為他把脈。也對御醫大夫之流痛恨至極。

他的腦中飛快閃過一些殘忍殺戮的場景,伴著慘叫聲佔據他的記憶。

那些記憶觸及他內心的隱痛,皇甫若墨不由得閉上眼,再睜開眼時,眼前的顧筠神色依舊。

最後他點了點頭,仿若下了一個重大決定似的,向她伸出手腕。

只見孤鴻和顧筠同時松了口氣。

顧筠三根青蔥手指輕輕放在皇甫若墨的手腕上,他的手腕觸感冰涼,顧筠邊眼睛微眯地

切著脈象。

片刻後顧筠了然於胸地收回手。

皇甫若墨並不問把脈結果如何,安靜地看著她。

“殿下是否入夜之時身體抱恙?特別是在有風的時候?比如咳嗽、氣息不穩?而平日則無異樣?”

孤鴻聽見顧筠的話,忍不住插嘴,“是的,是的!”主子這幾天都是如此。

孤鴻點頭如搗蒜。他勉強忽略皇甫若墨要洞穿他的冰涼視線。顧二小姐斷症如此準確,不愧是神醫。

聽完孤鴻的回答,顧筠已經斷定了皇甫若墨的病症,她今天帶來的藥膳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顧筠已經有所斷定,還請殿下稍等,我要稍作準備。”她輕吐了口氣,辛苦準備的謝禮,終究還是順利送出去了。

早春剛抽芽的青草如水色蕩漾,鋪陳於腳下,仿若綠色的地毯。

而這樣一塊茵綠的草地上,卻很不應景地架著一個火爐,燒得正旺的柴火時不時爆出一聲響,火花頓時竄高了幾分。

在野外燒火做飯之事當然難不倒顧筠。前世她們隨著外出任務的軍隊,顧筠就常常擔任臨時的廚師角色。

顧筠此時正在給火堆加柴,用燒火棒在裡面挑動著,動作嫺熟俐落。

顧筠看著罐裡,裡面裝的是湯底才是重頭戲,她用了數十種名貴藥材加上各種肉類,連夜熬制。

到今天早上才剛剛制好,她把湯底放在密封的陶罐裡隨著轎子一併帶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