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正文 第二十章 你以為我是在說誰呢

書名: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作者:雲深何處 本章字數:340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8


晨跑完畢,用絲巾擦擦汗水。她回到院子裡,換上一身普通款式的衣衫。

然後讓元霜把她的髮髻取下,只紮一個俐落的馬尾垂在身後。

然後用她特製的藥粉勻均地塗抹在臉上。不多會,原本膚如凝脂的面色,變成了健康的小麥色。

面紗仍戴著,原身的臉太招搖了,戴著能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下人們都在集訓,她再悄無聲息地從顧府後門外出。

今天是她出診的日子。

顧筠在京城最大的藥鋪回春堂裡掛牌,專治疑難雜症,但是診金也高得出奇。

她的目標很明確:錢。

即使如此高價的收費,來看病的人還是絡繹不絕。她醫聖鬼才的名號,早已在帝都打開。

顧筠與回春堂約定,凡要看病者,必須提前到回春堂預約,回春堂從中賺取一定的中間費用。

如有病人,回春堂收到診金後,派專人將寫好地址的信送到顧筠指定的客棧。

顧筠再去客棧取地址,如期赴約。

如此一來別人只知道回春堂有醫聖鬼才,卻無人知曉其廬山真面目。

今天約好的地方是帝都有名的旅遊勝地,帝都郊外的玉液湖。

這是一個官府承辦的風景區。只有上流社會的人才能進去的,而且要憑藉通行令。

通行令相當於現代的vip卡,沒有通行令,是會被擋在門外的。

顧筠出示了通行令,順利地進了景區內。

她找到約定的地點,給一名貴氣的婦人看病,寫好藥方便告辭了。

看著時間尚早,顧筠就沿著湖邊漫步,欣賞著湖邊的秀麗景色。

湖水澄明如鏡,湖面波光粼粼,折射著細碎的陽光。湖面上泛著幾條貴氣十足的遊船。

其中一條船上,一個玄黑的身影挨著船舷,正看著遠方某處出神。

顧筠優閑地踱步。

“你胡說!方才太子殿下明明是對我笑!”

再次聽到太子殿下這個稱謂,顧筠不由得停下了腳上。

她循聲望去,那不正是上官惜月嗎?

那個禮部尚書家的千金,半個月前她和其他千金小姐們來顧府“拜訪”她。被顧筠一本芳名冊打發了。

另外一個小姐正怒目圓瞪,“就憑你那副尊容?太子殿下是對依依姐笑吧!”說話者明顯是柳依依的擁護者。

旁邊一位弱柳扶風的女子不就是柳依依嗎?

她正矜持地淺笑著,“休得胡說,太子殿下天人之姿,他的想法豈是我們能揣測的。”說著還很羞澀地往某處瞟著。

“論容貌,還是我們惜月更勝一籌吧!”柳依依都讓步了,上官惜月的擁護者還不死心。

哎,一群花癡!連別人的一個笑都爭得臉紅耳赤。何必?

“皇甫若墨?”想起顧雅為了他把原身鞭打得毀容,顧筠眼裡閃過不屑的光芒,鼻子哼出聲,“這人,還是那麼愛招蜂引蝶啊!”

正說著,她突然感覺後背陣陣涼意,她警惕起來,有人在她後面?

“你、說、誰、招蜂引蝶?”一把涼涼的嗓音在背後響起。

顧筠嚇得渾身一個激靈。白日撞鬼了?不會這麼巧吧?

她緩緩回頭望去,那一樹繁花後面,一身玄衣的男子,不正是皇甫若墨嗎?

怪她今天出門沒有看皇曆!

皇甫若墨正負手而立,黑著臉盯著她,他還是那個妖孽的太子殿下!

綠玉妝成的柳枝隨風搖曳,在他身後也淪為陪襯。

旁邊站著的白衣,嗯,應該說右丞相府的公子蕭子楠。

他正笑意滿滿地看著顧筠,臉上溫潤如玉,春風十裡,不過如此。

顧筠心裡讚歎,這一黑,一白,好生登對!

這兩人都直直看著顧筠,顧筠有些猶疑。

不知她喬裝打扮成這樣,他們會不會認出她來?她要不要和他們搭話?

如果他們認出,揭穿她的身份,這就不太妙了!

“你說誰愛招蜂引蝶?”皇甫若墨再問了一次,他滿臉的威脅之色,那架勢仿佛隨時要撕了她。

顯然他是聽全了她剛才的自言自語。

哼,他以為他這樣,她就會怕了他?

本姑娘說的就是你,怎麼樣?

“哇!”前方爆出一聲驚叫,一隻供人觀賞孔雀正在遠處開屏,引得遊人歡呼雀躍。

顧筠巧笑倩兮的眸子一動,天助我也!

“本姑娘只是覺得,是這只花孔雀在招蜂引蝶罷了。這位公子,你以為我是在說誰呢?”她纖纖素手指著旁邊一隻開屏的孔雀說道。

反正無論是誰,都沒有見過原身恢復後的樣貌,她就裝作不認識好了。

既然不認識他,她此刻不是顧筠,當然不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堂堂的太子殿下了。

那她說話也無須顧忌太多。

她直直對上他燦若星辰的眼,邊說邊搖頭,言語間充滿譏諷,“嘖嘖嘖,這花孔雀,引得多少人為觀賞它而來。“

說著,還意有所意地瞄向那些為他的一個笑而起爭執的官家千金們。

”它卻偏偏端著架子,遲遲不肯開屏。實則是想要攢夠足夠多的讚美罷了!太虛偽,太浮誇,太自大了!”

“說的得太對了。這花孔雀嘩眾取寵,實在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遲疑了會,後面這四個字蕭子楠還是生生咽了下去。

嗯,萬一真的惹怒了墨就不好了。

他還要為自己的小命著想呢!

花孔雀?皇甫若墨聞言頓時血氣上湧,滿目嚴寒地看著顧筠。

虧她還敢再次把他和花孔雀相提並論!

他眸中燃燒著熊熊烈火,而她沒有指明道姓,他還偏偏發作不得!

皇甫若墨恨恨地看著顧筠一面的得意,這個女人,總是在觸及他的逆鱗。

沒想到她還是易容高手。

面前的女子除了身形不變外,梳妝打扮與平常迥異,連臉色都變成了小麥色,若不是那雙眸子一如既往地寵辱不驚,加上暗衛黑鷹的書信來報,

他真的會和她擦肩而過了。

上次一別,顧筠就再沒有在他面前出現,在府裡也沒提過半個他的名字。這個女人,當真是想要和他劃清界線了。

還有,她看蕭子楠是什麼眼神?皇甫若墨心裡陣陣的不豫。

她和蕭子楠一唱一和的調侃著他,實在可恨!

“你們說什麼花孔雀呀?”一個少女奔跑過來,手上拿著各色花束。

“若墨哥哥,你看,好看嗎?”

她這一聲若墨哥哥叫的甚是洪亮,不遠處耳尖的千金小姐們聽見了,紛紛上前請安。

皇甫若墨兩人被圍得水泄不通。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顧筠看了一眼飛奔過來的少女,給她一個感激的目光,然後迅速走開了。

這飛奔而來的少女正是蕭子楠的妹妹,蕭子晴。

她把三人的對話聽在耳裡,打心眼裡佩服眼前的女子。

敢如此和若墨哥哥對視叫囂的,天上地下恐怕就此一人了!

若墨哥哥已快被氣炸了,再晚一點怕是要失控殺了她了。

這樣一個有趣的人,被殺了,世上怕就後無來者啦!

不行,蕭子晴要救下她,所以她故意大聲叫喚若墨哥哥的名字。

皇甫若墨被鶯鶯燕燕嘈雜的聲音困得不耐煩,冷冷瞪了一眼蕭子晴,這兩兄妹,胳膊肘淨往外彎!

蕭子晴無害地眨眨眼,縮縮脖子,狡黠一笑,露出兩個深深的酒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