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抓刺客

書名: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作者:雲深何處 本章字數:837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8


二十五章及笄禮

飛霞院。天色仍未亮,元霜就早早地起床。

今天是顧筠的及笄之日,元霜不敢有絲毫的馬虎。

“小姐。奴婢侍奉你更衣吧。”

“好。”顧筠睡眼惺忪。這還是五點鐘吧?她的美容覺還未睡夠呢!

“小姐的容貌已完全恢復。可為什麼還要以面紗示人呢?”元霜不解地問。若是小姐以真面目示人,必定是豔絕帝都的。

顧筠眯著眼搖頭,“嫌麻煩。”

門外來了兩個丫鬟,“小姐,奴婢為你梳妝吧。”

南宮瑜昨日就請示顧老夫人,說生怕元霜一個人打點不過來,拔了兩個丫鬟到顧筠院子裡。

府裡,就只有元霜見過她的真容,面對另外兩個丫鬟,顧筠也只好戴上面紗了。

一個丫鬟叫妙彤,另一個叫靜萱,看著都是手腳伶俐的。

顧筠看著那個叫靜萱的丫鬟,元霜提起過,靜萱曾經是顧雅的貼身丫鬟。

後來靜萱被顧雅嫌棄,毒打一頓後便趕去雜物房了。

顧筠有一搭沒一搭地和靜萱說話,繞著話問有關顧雅的事。

知已知已,百戰不殆。對敵人知道得越多,對自己就越有利嘛。

靜萱以前受盡顧雅的氣,對顧雅多有怨言。

而眼前顧筠如此的平易近人,靜萱不由得便什麼都和盤托出了。

三個丫鬟在自己身上倒飭著,完成後已是兩個時辰後的事了。

顧筠的及笄禮在顧府前廳的大院上舉行。

大院上到處張燈結綵,空地上擺了成排成排的桌椅。

本來小女兒家的及笄禮,請些世交好友來參加便可。

但是南宮瑜不同意。她向顧老夫人請示,說以前她待薄于顧筠,給顧府蒙了羞,她心裡非常內愧。

這次為顧筠辦的及笄禮,一定要隆重得體。這樣可以挽回顧府的形象。讓別人看到顧府一家和睦,母慈女孝,又可以讓顧筠感受到自己的誠意。

於是南宮瑜大包大攬,還親自確定觀禮者的名單,事無具細,盡心盡力。

南宮瑜這幾天的表現確實可圈可點,顧老夫人對她也開始改觀。

顧老夫人端坐著,滿臉喜色。她慈祥地拉著顧筠的手,“筠兒,都準備妥當了嗎?待會兒按照司儀的話做,不要緊張。”

“是的,謝謝祖母。”顧筠說完便溫婉一笑,恭順地站在顧老夫人身邊。她今天穿了一身正紅的正裝,戴上粉紅的面紗,看上去身姿綽約。

她一雙冷冷的眸子微抬,沒想到,南宮瑜請了這麼多的來賓,目測也有百來人。

她顧筠何德何能,得到南宮瑜如此的重視?

來賓大多都是些官家女眷,放眼望去,滿院的鶯鶯燕燕,衣香鬢影。

南宮瑜正和一位庸容華貴的婦人低聲說話。

顧雅也身在其中,她正處於一堆的官家千金中,不知說著什麼,突然嬌笑連連,其它千金也跟著笑起來。

上官惜月和柳依依二人組當然也在其中。

這時,南宮瑜請示顧老夫人,“老夫人,吉時已到,儀式可以開始了吧?”

“好,開始吧。”顧老夫人笑著點頭示意。

一堆繁文縟節後。

主持的司儀唱完祝酒詞,高聲吟唱一聲,“賜笄者醴酒——”

這笄者就是顧筠,這時,一個司儀手捧託盤來到顧筠面前,託盤上面的杯子盛著的便是醴酒了。

顧筠拿起酒杯,裡面的液體清澈透亮,撲鼻一陣濃烈的酒香。

顧筠將面紗拋開一角,露出櫻紅的嘴唇,她把酒懷放到唇邊,卻停頓了下來。

她的鼻子向來靈敏,特別是對藥物。她輕輕一嗅,便知這濃濃的酒香下,還摻著別的“料”。

曼陀羅?南宮瑜為她準備的酒,果然有問題。

如果她此時飲下了這杯酒,便會頭昏腦脹,卻不會致死,南宮瑜當然不會蠢到當眾毒殺了她,這後面必定還有什麼好戲安排給她?

顧筠心裡還真是期待啊,於是她咬破早已藏在口中的解毒藥丸。

南宮瑜見顧筠停著,滿臉關切地低聲說著,“筠兒,醴酒要悉數飲下,才喻意吉祥。”

顧雅心裡也急了,這賤人怎麼遲遲不肯飲酒,是不是覺察到了什麼?

於是也輕聲地催促,“妹妹還是快些飲下,不要誤了吉時。”

顧筠看著這對虛情假意的母女,既然你們如此心急,那她就好心配合吧。

於是抬頭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片刻後,顧筠輕晃著頭,腳步不穩,假裝體力不支地昏倒。

元霜看見小姐的異樣,急切地想要上來攙扶。

顧雅卻搶先一步,攔下元霜,兩手緊緊扶著昏倒的顧筠,心急如焚地問,“妹妹,妹妹,你這是怎麼了?”

我這不是為了配合你,昏倒了嗎?顧筠在心裡佩服著顧雅的演技。

南宮瑜也連忙走上前來,察看一番,接著松了一口氣,她對眾人說,“小女只是不勝酒力,暫時昏睡過去罷了。”

接著面宮瑜對顧雅說,“雅兒,快快扶妹妹回房歇息,好生照料。”

“是的,母親。”顧雅帶著兩個丫鬟,攙扶著顧筠往飛霞院而去。

元霜當然不放心顧筠,緊緊跟在其後。

南宮瑜看著她們的背影,直到走遠了,才接著招呼客人。

顧雅一路帶著顧筠疾步回到顧筠的屋子,命令兩個丫鬟,“快,將她扶到床上!”

“咚!”顧筠感到自己被帶到床邊,重重地扔到床上。

元霜這時急急上前,走到床邊,細心地為顧筠蓋好被子。

顧雅看著元霜的背影,這礙事的賤蹄子!

顧雅看了看房裡,拿起旁邊的凳子,高高舉起,往元霜後腦勺砸去。

元霜受到重擊,吃痛之下,回頭,她看著顧雅,“你……”話未說完,便癱倒在地。

元霜!顧筠心裡一驚,顧雅竟敢對元霜下手……她咬牙,忍著滿腔的怒意。

“快,把這賤蹄子拖到偏房裡去!”時間要來不及了,趁著那賤人還在昏睡……

兩個丫鬟拖著元霜下去了。

顧雅看向屋裡寬大的衣櫃,厲聲說著,“接下來,就看你的了。做得俐落些,事成後,重重有賞!”

顧雅心裡已經迫不及待地浮現出顧筠這個賤人被淩辱的畫面了。多痛快!接著,她帶著兩個丫鬟快步離開了。

第二十六章 人呢

顧筠聽見門“吱呀”一聲打開,接著又關上,幾人的腳步聲漸漸遠去。

幾乎在同一時間,衣櫃的門被打開,從裡面走出一個滿臉猥瑣的男人。

看見床上的顧筠,他兩手磨擦著,“哈哈,沒想到這小娘子身材還不差,老子今天要開葷了!”

接著,他滿臉淫笑地,慢慢靠過來。

顧筠聽見這把聲音,心裡幹嘔著。她猛地從床上翻坐起來,扭頭對男子怒目而視,“你想做什麼?”

男人沒想到顧筠突然坐起來,她不是暈過去了麼?顧筠問得氣勢逼人,男人一時被嚇傻了。

他看著顧筠的樣子,想著這不過是一個弱女子罷了,便放寬了膽子,邊說邊流下涎水,“小娘子,別怕,我來,自然是想和你做些好事。嘿嘿。”

說著,男人向顧筠伸出手。

顧筠聽著,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

小龍仿佛也感到了危險,躁動起來,發著紅光警示顧筠。

好啊,南宮瑜,顧雅,你們竟然如此惡毒!

人前裝作好意為顧筠大擺宴席,賺足好名聲;人後卻派個男人來,玷污她,毀她聲譽嗎?

“哦,那你叫什麼名字?”顧筠冷瞥著眼前的男人問。

“小娘子想知道我的名字,當然可以。我叫勇哥!”男子嘿嘿笑著,他看著顧筠的臉,雖然容貌被毀,但是身材倒是相當誘人……

“勇哥?”顧筠眼裡暗暗凝聚力量,深不見底的眼眸裡透著幽深魅惑,她看向面前的男人。

“哎?”勇哥回答著,接著,他渾身一振,看著顧筠眼睛的瞳孔瞬間縮小,他像被定格了的人偶,一動不動。

顧筠輕而易舉地催眠了男人。

南宮瑜派這麼一個精蟲上腦的廢物來,是太小看她顧筠了吧?

她心裡擔心元霜的安危,於是急忙跑向偏房。

“元霜!”元霜倒地在上,已不省人事。顧筠察看元霜的傷勢,接著翻出銀針,為她拖針。

不多會,元霜悠悠轉醒。她迷惘地看著顧筠,接著像是想起什麼事情似的,急急地說,“小姐,小心!大小姐她——”

“噓!元霜,你聽我說……”顧筠接著低聲吩咐著元霜。

顧筠說完,回到她的房裡。

她打開手心,上面有一個玉佩,和一條絲帕。

這是剛才她“昏倒”,顧雅去攙扶她時,她從顧雅身上扯下來的。

顧筠的心思轉得飛快,不多會,她杏眼帶上厲色。

南宮瑜、顧雅,你不來惹我便罷,這次是你們自己找上門來的,休怪她無情了!

顧筠轉而對著男子下命令,“勇哥,接下來,我說一句,你記一句,好生記住了!”

男子聽見,渾身一震,他如木偶般點了點頭。

顧府大院傳來陣陣絲竹之樂,樂也融融,一片的歌舞

昇平。

顧雅心懷鬼胎,哪裡有心思觀看歌舞。她看向飛霞院的方向。她從裡面出來已有半柱香的時辰了。那人,該得手了吧?

過了今天,府裡就只有她顧雅一個嫡女了,那個賤人,聲名盡毀,會被趕出顧府,這太子妃的位置就非她顧雅莫屬了。

顧雅獰笑起來。她看向南宮瑜,來到顧老夫人面前,輕皺娥眉,一副憂心仲仲的樣子,“祖母,雅兒擔心妹妹,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接著,顧雅向千金裡的柳依依使了一個眼神。

柳依依是顧雅的閨中蜜友,昨天,顧雅就告訴柳依依,今天會有好戲請她看。

這時,柳依依馬上意會到顧雅話中有話,於是也站起身,“不如我們一起去看望二小姐吧,這醉酒之人也要好好照料的。”

柳依依這麼一說,其它千金紛紛表示要去看望顧筠,以示關心。

顧老夫人也擔心顧筠,於是點頭同意。

南宮瑜也情急地說,“這樣的話,就有勞各位小姐了。”

顧雅得意地帶著一行人浩浩蕩蕩朝飛霞院而來。

顧筠聽見紛繁的腳步聲。嗯,她的好姐姐必定是帶了一群人來看她的熱鬧來了。

腳步在顧筠房門外停下了。

顧雅自言自語,“也不知妹妹怎麼樣了。剛才送她回房,她曾轉醒過來,說自己已無大礙,讓我不要來打攪她休息。”似乎擔心這樣進去會打攪到顧筠。

顧雅在心裡奸笑,杜撰著顧筠“轉醒”過來說的話。

哼!等會打開門,所有的人都會明白,顧筠讓顧雅不要來打攪她,是為了做什麼苟且之事!

柳依依輕聲安撫顧雅,“大小姐真是為二小姐著想。但是既然我們都來到這了,就進去看一看為好。如果二小姐出了什麼事,就不好了。”

時機已到!顧雅得到柳依依的附和,迫不及待地推開房門。

木質雕花的門由於過於用力,發出吱呀的一聲。門被打開,陽光隨之照進房裡,正正落到了床上。

“呀,妹妹,你這是幹什麼?好不要臉!”顧雅推開門的同時,將背得滾瓜燦熟的說辭脫口而出。

說著,她像被辣到眼睛似地轉過頭,仿佛看到什麼難以入目的事。

陽光明晃晃地照著床上躺著的人,顧雅看到床上的人時,如遭雷擊。

床上只有顧筠一個人!

“怎麼回事?”顧雅瞪大了雙眼,她顫抖著手,她和娘親安排的那個男人呢?

顧筠聽見聲響,睜開眼,她好笑地問顧雅,“姐姐,你以為妹妹在幹什麼呀,妹妹當然是在歇息了!”

“不可能!”顧雅不死心地走上前,一把拋開被子。

被子裡空空如也,沒有意料中的男人!她和娘親精心布下的局,那個男人也是花重金請來的,怎麼會不見!

顧雅大受打擊,已驚得呆若木雞。

哼,你當然什麼也找不到。

顧筠看著顧雅的表情,心裡快笑抽了。

“姐姐是在找什麼!還有你們這麼多人來我這,是想做什麼?”顧筠看向柳依依們。

柳依依把顧雅和顧筠的話揣摩了一遍,猜測著顧雅的計畫落空了。這顧筠還真不是省油的燈。

“二小姐不要動怒,我們只是擔心你,來看望你,看二小姐沒事,大家就放心了。”柳依依好意地柔聲說。

接著,柳依依拉了拉顧雅,顧雅被柳依依這一拉,才回過神來。

今天這件事,她和娘親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的。顧筠這個賤人,她不會輕易放過她……

“就是,大家好心來看望你,你卻如此惡言相向!”果然是品德有失,粗陋至極,上官惜月介面奚落顧筠的不識好歹。

“哦,那顧筠要謝謝各位的好心了。”顧筠說著,從床上起來。

第二十七章 抓刺客

“元霜,幫本小姐梳妝。”她朝偏屋喊著。

元霜從偏屋裡應了一聲,接著出現在眾人眼前。

看到元霜,顧雅嚇得往後一個趔趄,這賤蹄子,她明明……明明被她用凳子打暈了……怎麼這會兒好好的?

元霜幫顧筠梳理好頭髮,顧筠這才慢條斯理地站起來,對著眾千金說,

“顧筠已無大礙。謝謝大家的關心。不如我們現在一起回到前院吧,也好讓祖母和顧夫人放心。”

說著,顧筠給顧雅一個輕蔑的眼神。南宮瑜看到她安然無恙的話,會是什麼精彩的反應呢?

既然沒有好戲可看,也就散了吧。上官惜月和柳依依只好回應道,“如此甚好。我們還是回前院吧。”

前院裡,南宮瑜邊招呼著客人,邊擔憂著,“雅兒她們去了這麼久,也應該看到筠兒了。不知筠兒怎麼樣了。”

“顧夫人真是慈母典範。二小姐有顧夫人的照顧,真是三生有幸!”一個中氣的婦人逢迎地介面。

“哪裡,照顧小輩本來就是我們的份內事。”南宮瑜說得一臉的謙遜。

南宮瑜在心裡盤算著。按照她和顧雅的計畫,不多久,顧雅就會命家丁綁著姦夫和那個賤人出場了。

被眾千金當場抓奸,那個賤人當然百口莫辨,就算不被沉塘,也會被逐出顧府。南宮瑜已在府裡府外安排了殺手,無論是沉塘還是驅逐,都只有死路一條!

南宮瑜心裡惡毒地想著,便看見遠處一行人往前院走來。

事成了!她南宮瑜做的事,向來是滴水不漏的。

人影越走近,南宮瑜越是疑惑,怎麼回事?雅兒這孩子,為什麼不把人綁著押上前來,還讓這賤人如此輕鬆從容地走著?

直到顧筠近在眼前,顧雅在一旁對南宮瑜直搖頭。

南宮瑜壓下滿腹疑團,用眼神詢問顧雅,怎麼回事?姦夫呢?

顧雅俯身對南宮瑜耳語。

不可能!

聽到顧雅的話,南宮瑜面上滿是震驚,心裡一片驚濤駭浪。

她安排的人,怎麼會莫名其妙地憑空消失?

原本信心十足地要置顧筠於死地,現在卻被打亂一盤棋,不知下一步該怎麼著落。

顧筠朝顧老夫人福身,接著對著顧國公和南宮瑜福身,輕聲說道,“筠兒已無大礙,有勞大家的擔心。”

顧筠向南宮瑜眨眨眼,有勞你的掂記了。

“筠兒無事便好。”南宮瑜只得柔聲地回應。

顧筠看著賓客酒至正酣,是時候給大家一點樂子了。

她的手在裡面打著響指。這個響指,只有被她催眠的人才能接收到。接著,好戲要上映了。

“抓刺客呀,有刺客!”不知哪裡傳來一聲丫鬟的喊叫聲。

聽見有刺客,賓客們都嚇了一跳。

“去看看是怎麼回事!”顧國公對府兵下命令。是誰膽敢來他顧國公府裡放肆?

不一會兒,府兵便押著一個男人上前,男人被踢,一把跪在地上。

“你們好大膽,竟敢綁我?”跪在地上的男人一面傲氣。

眾人觀察著這個刺客,雖然此人滿臉的流裡流氣,但是身上的衣料皆是上乘,不像一個刺客,倒像一個紈絝子弟。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顧國公嚴厲地問道,“你是誰,竟敢來我顧府撒野?”

男人看著顧國公,“我叫何勇!顧老爺不認識我,但是你女兒一定認識我。說起來,我應該喚顧老爺一聲‘老丈人’才對!”

“放肆!不得胡言亂語!”顧國公大喝一聲,抬腳相向。這哪裡來的人,竟改亂攀親。

“我沒有胡言亂言,我今天來,便是找我的相好的!”何勇被顧國公踢了一腳,卻也不怒,“嘿嘿,我的相好便是顧小姐!”

眾人聽到何勇這樣說,不禁譁然。

顧府小姐,是哪個顧府小姐,竟敢私通男人?還把男人帶到府裡幽會?

一通通意味深長的視線在顧雅和顧筠身上來回打量。會是誰呢?

南宮瑜聽到這裡,心裡的石頭落了下來。這何勇是她收買的,他所指證與他私通的人,當然是顧筠了。

不知方才在顧筠那個賤人的房間裡出了何種變故,何勇沒有得手。何勇才臨時改變了計畫。

只要何勇現在指證顧筠那個賤人,她的目的還是達到了。

於是寬下心來,看好戲。

顧雅面對眾人的眼光,卻難以忍受。憑什麼讓她和那個賤人相提並論?

顧雅隨即一面羞憤地指著何勇罵道,以撇開自己,“你是哪裡來的登徒子。竟敢來敗壞我妹妹的名聲!”

顧筠聽見了,心下哂笑,人家還沒指名道姓呢,你就急急地把污水往她身上潑了!

“姐姐別急,聽聽這個何勇說清楚,誰是他的……相好唄。”顧筠從容地提醒。

當然是你這個賤人!顧雅在心裡狠狠咒駡。

“你講清楚,這是怎麼回事!”顧國公的臉黑成了鍋底。無論何勇指的是誰,都是顧府的女兒,一樣給他臉上蒙羞……

是誰?

人們紛紛伸長了脖子。

這事關閨閣醜聞,事關女兒家的名聲,當然要洗耳恭聽了。

何勇看向顧筠和顧雅,最後,他朝顧雅斬釘截鐵地說,“我的相好,當然是顧雅小姐了。顧雅小姐花容月貌,名聲在外,誰都相一親芳澤。”

何勇嘿嘿一笑,柔情地說,“雅兒,不要害羞,我今天來,便是讓顧老爺作主成全了我們!”

何勇此話一出,賓客也認為何勇所說的話合乎情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